我這一輩子等的就是這個大法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各位您好!

我叫權洪大,在韓國經營小企業。

能夠在這裏見到大家並能夠聆聽各位修煉體會,對我來說是個十分幸運的事情,也是能夠促進自己修煉的一個難得的機會。下面向各位彙報自己兩年來修煉的情況,望各位同門弟子多多指正。我發言的題目是,我這一輩子等的就是這個大法。

我從年輕時代開始搞企業,忙忙碌碌前半生。過了不惑之年,人生的虛無感卻成了我的精神壓力。我出生於虔誠的天主教家庭,在社會上也曾接觸過和尚,仍無法擺脫空虛,學過書法,吹過短笛,也曾練過太極拳和丹田呼吸,也曾接觸過甚麼咒文辛酉,覺得現有的宗教好到是好,但總覺得「還不理想」。這樣苦苦求索十餘載仍沒有尋覓到我要找的真理,我就想,我所追求的真理也許不在這個地球上,算了,與職工們一道搞好廠子來了此餘生吧。在這種想法的支配下,我除了工作便沉迷於煙酒和其他娛樂之中,了度春秋。

1997年4月,我認識了一位中國留學生,他是來看望在我廠上班的他的叔叔的。晚上我與他共進晚餐,我以為自己有宗教觀,懂得一些正統道德便開口侃了10多分鐘。這位留學生朋友一言不發,靜聽我的陳述,他突然插上一句,中國也有那樣的思想。之後,他就說,現在中國有超越一切現今宗教學說的大法,說著向我介紹了法輪大法。聽他一說,我便感動不已,心想,我要找的不就是這個嗎?激動之餘我就在餐廳裏立即跪下,道一聲:「師父!」便向他磕了頭。那位留學生慌忙站起來扶我說:師父只有一位,如果今後權社長修煉的話,我們都是學員。這時,我第一次聽到了師父的尊名,也頭一次聽到了法輪功。那位中國留學生告訴我,修煉法輪大法修心性是關鍵,並說他要過一個多月帶著中國延邊出版的韓文大法專著再來。

一個多月後,當那位中國留學生重新邁進我的辦公室,久等一個月的期待與高興頃刻間化為烏有,著實令我失望,因為他給我的那本書上有萬字符號,我大聲叫道:「哎呀,這是佛教書啊!」我當著他的面說,你把這書拿走,我不看。留學生朋友卻笑著說,就是不想修煉法輪功也不妨看一看再說。說著就把書放到了我的辦公桌上。一個月前,我以為自己找到了苦苦尋覓的東西,可如今那種期待卻化為烏有,失望之餘那天我就拿酒發洩,自己給自己灌酒,最後四肢麻木,意識不清。

第二天,當我走進辦公室坐在沙發上,我的面前放著那本書。我也搞不清楚自己為何拿起了那本書。當我打開那本書時,「論語」映入我的眼簾。我讀完「論語」第一段的五行字,猶如醉夢方醒,驚嘆聲情不自襟地脫口而出。我禁不住昨天對留學生朋友的無禮而深感內疚,急忙往漢城打電話,向他道了歉。之後,我就捧起書一口氣讀完了「論語」。讀完「論語」,從心底驚喜地嘆道,「這是真法!我要找的就是這個大法!」當時任何語言都無法表達我激動的心情。興奮之餘,我從《轉法輪》的第一講開始讀了起來。師父的句句教導打開了我的心扉,我對人生的所有疑問迎刃而解,越讀越相信李洪志師父傳出的是一部真法,是超越了至今大覺者們所傳的那些東西,是宇宙大法。讀完《轉法輪》,我的人生觀,世界觀都來了一個徹底的轉變。

當修煉一個多月的一個夜晚,我為迎妻子遠行歸來走到門外時,感到頭頂上有個甚麼東西似的,回頭往上一瞅,一個圓圓的五光十色的東西在夜空下盤旋著。我頭一次見此情景時,懷疑是否我的眼睛看錯了,回頭再瞅仍是那樣五光十色大放光彩旋轉著。當時我只是想,這可能是幻覺吧,也沒當回事。後來我見到留學生朋友談了此事,他告訴我說我看到的是法輪。那麼這不是師父在鼓勵我勇猛精進嗎?師父說佛家講緣分,那麼我不也是與李洪志師父有緣,與法輪大法有緣嗎?從那時起,我暗自下決心好好修煉,成正果,得圓滿。

修煉就是放下常人放不下的心。得到尋覓已久的真法,按當時的熱情好像甚麼都能馬上修起來。可是當真正邁入實修,每一關都是心性修煉,每一關都充滿了矛盾和苦難。師父叫我們甚麼時候都不要忘記自己是個修煉人,並教導說,「真、善、忍他是衡量好壞的唯一標準。你要同化這個特性,你才能夠長上功來;你同化不了這個特性,你就永遠也長不上功來。」(《轉法輪法解》,香港版第14頁)

從此我的心中就有了衡量世間和衡量自己的標準「真﹒善﹒忍」。但真正去掉自己原先那骯髒的思想並不像說的那麼容易。在這裏舉幾個例子。我現在在大邱辦工廠,社會活動自然少不了。因此吸煙、喝酒又有點好色。當讀完《轉法輪》開始修煉後,總想去掉這些不好的東西。但業務上的關係,仍免不了遇到這些東西,朋友們把這些都當作理所當然的人生樂趣,我也一樣,覺得作為男子,作為搞企業的人,這些都沒甚麼可說的。可修煉了以後,我知道這是在造業,這種惡習非改不可。可是一捲入朋友們的社會活動就很難自拔。師父在《轉法輪》裏教導我們「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地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中國大陸版,第2頁)。我想,今日幸得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真法,不去掉這些常人的執著心如何修成?如果連煙、酒、色這些關都過不了如何圓滿?雖然認識到了這是個問題,也決心去掉它,但去這些執著心卻經歷了很長一段時間。

自從我去年8月參加新加坡法會回來後,終於戒掉了煙和酒。在修煉之前,我是幾乎每天凌晨1、2點鐘才回家,每天吸3盒煙的人。但開始修煉後,我想到了老師的教導,想到自己是個法輪功修煉者,自然在所到之處約束著自己,方便於大家,師父教導我們無論到哪都得是一個好人。經常凌晨才敲家門的我,如今早早歸家並且老老實實;以前一切由我敲定,還經常為一些雞毛蒜皮的事動輒呵斥妻子,如今妻子嘮叨沒完,甚至在職員面前奚落我,我也能做到不發脾氣,善意地去解釋;因此,我的妻子真是心花怒放。她深知我的這一切變化都是修法輪功修的,因此當初不信法輪功、對談論法輪功有抵觸情緒的妻子逐漸地改變了立場,如今積極支持我搞弘法活動。

今年在水源搞一次交流會,10月10日在大邱搞了全國各地學員參加的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當時妻子和同修們一起積極參加了大會籌備工作。而且逢人就說,老權是煉法輪功煉出來的,法輪功真厲害,竟把老權這樣的人都改變過來了。

我戒掉煙酒的消息一傳開,在朋友們中間簡直成了一道熱門話題。許多朋友見到我就問其真偽,有的甚至親臨我廠拜訪。我經常藉機向來訪者弘法。當韓文《中國法輪功》《轉法輪》出版後,我備下100套用來贈送有緣人。

在這裏我簡單地舉個例子。現在的人大多數惟利是圖,給對方造成傷害。我的廠子被人傷害不止一、二次。當這些問題出現時,我就記起師父的話,不把它當作偶然,把它當作是心性修煉的一個關,因而從不跟人家去爭鬥。甚至工廠遭受了很大的損失,也能看得淡之又淡。職員們都覺得不可思議。以前我辦企業的目的是養活好一家人,但現在這個立足點變了。到現在我還不知道甚麼叫做慈悲,但對錢財,對人家的認識卻有了根本的轉變。

今年為工廠職員們獨立的問題,我與妻子鬧了一場矛盾。當然,從不修煉的立場去看,我的提案是無法理解的。要是從前的話,我一槌敲定,誰都不能說個「不」字。如今我是個修煉人,不能那樣做。我堅持我的觀點進行解釋,結果妻子憤然走出家門。一輩子生活在一起這還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以前的話,以前的話,想像不了會有這個事情。當我心中怒氣要發作的時候,我便想起了師父的話,這是對我的一次心性考驗。於是我反省是否自己做得過火。要是從前,肯定把她拖進屋裏,大罵著揮起拳頭。但是我忍下去了。默默地忍下去那滋味兒是很苦的。過別的關的時候也是有這樣的感覺。我沒有忘記自己是個修煉者。後來妻子回了家,通過對話我們消除了這次矛盾。

比起各位同修我還是個新學員,可以說修煉才剛剛起步。師父教導我們修煉一是靠吃苦,一是靠悟;吃苦我倒是能做到一些,但悟性總是跟不上去,即使悟到了一些,但去執著心經常有反覆或時間過長。應該一切從法上找答案。尤其學員內部發生矛盾的時候,多是埋怨對方,向內找做的不足。

自己通過修煉在低層次上體會到的一點是,即使是一時去不掉自身的壞東西也都得有將其除掉的想法。我覺得我通過修煉在不斷的改變著。還有一點自身的體會是,用真正的大法修煉者的標準要求自己與我是修煉中的人而放鬆自己是天地之差的問題,也是能否勇猛精進、可否往高層次上上的問題。

如今對我來說,如果不修煉法輪大法就沒有人生的意義。是李洪志師父給了我極其珍貴的法,帶領我走上了修煉的路。只有實修才能不辜負師父的一片期望。我想,只要按照師父的教導去做,注重心性修煉,不斷去掉常人之心,不斷提高層次,總有一天會功成圓滿的。

借此機會我向各位同修簡要介紹一下韓國法輪大法傳播情況。法輪大法傳入韓國已有4年了。由於韓國學員對弘法的認識不足,加之各種因素,韓國弘傳法輪大法還不理想。我也是較晚才認識到了這一點。現在已與全國各地的學員們聯繫,組成了韓國法輪大法學會籌備委員會,並在因特網上開設了韓文的法輪大法專欄,將韓文的大法著作介紹給有緣人。今年,有關中國新聞媒體做了大量報導,法輪大法在韓國已家喻戶曉。以我所在的大邱前山公園為例,今年五月,包括我的女兒共有四人去那裏搞了煉功點向人們弘法,第一天人數達十餘人,第二天二十人,第三天三十人,現在基本保持五十至六十人。當然,包括漢城的各地學員都在熱情地弘法,但煉功點仍然很少,韓國還屬於初期階段。然而,有師父的法在,我們相信有緣的韓國人都能得法。為此我們要積極弘法,相信明年適當的時候我們韓國也能召開這樣的法會,將期待著與各國的學員交流。

最後,向召開本次法會的日本學員致意,並決心以法為師,勇猛精進!

謝謝各位!
韓國學員 權洪大
1999年11月20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