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正道 高德大法


【明慧網2001年9月14日】一、尋尋覓覓,有幸終於得聞大法。

1998年2月21日,我幸運地一口氣讀完了《轉法輪》

這看似平常的一天,卻是我生生世世、苦海輪迴、久久期盼和苦苦守候的日子。

為了這一天的到來,雖然我不清楚,在我生命的長河裏、在千萬年苦苦的等待中歷盡了怎樣的艱辛和磨難;但我明白:生命痛苦輪迴的全部意義就是為了這一天。為了這一天能夠幸運地得聞並開始修煉此人間正道、高德大法───法輪大法

末法末劫亂世,在人類道德急速下滑、物慾橫流的社會裏,隨波逐流難以自拔的我,從此找到了人間的真正淨土;凡塵中,卑微渺小原本墮落行將毀滅的生命從地獄中被撈起,從此被賦予了全新的希望和生機,走上了一條返本歸真、同化"真善忍"的正法大道。

在讀到《轉法輪》之前很長的一段時間裏,我處於對生命的意義和歸宿痛苦地思考而又不得其解的極度迷惘和困惑中。

出國前,我原是國內一所大學的在職博士研究生。表面上優越的學習和工作條件的背後是我那顆執著名利、追求物慾、得理絕不饒人的爭強好鬥、自私骯髒的心。

由於從小生活在老師同學以及家人的讚許聲中,自以為品學兼優,凡事清高、處處自我為中心。考上博士生後,每日所思所想便是如何借助導師對我的期望、其在國內的聲譽和同學的網絡在社會上出人頭地。

每天,我為自己得到的蠅頭小利而興奮不已,又為失去的絲微利益而苦惱算計。我活得很苦很累,以至於身心疲憊。特別是1997年一次大型的學術會議後,我開始對自己種種出於顯示、妒忌、爭鬥、為了私利不惜傷害別人的行為有了懷疑。夜深人靜,時常為自己種種執著和自私的表現恐慌痛苦不已。

一方面,我深陷在對"名利情"強烈執著的泥潭裏難以自拔;可另一面,本性尚未全滅的我,在內心深處似乎並不甘心就此沉淪。

我曾嘗試著到廟裏朝拜,與寺院的僧人和主持交談,閱讀各類所謂的"經書",並曾考慮要到寺廟皈依。希藉由此可以得到我對人生困惑的些許答案。

然而,那種"尋而不得"的苦是剜心透骨的,由此我更加迷失。

在寺廟裏,當我眼見滿嘴叨叨咕咕、忙著所謂"開光"的僧人,頻繁地向排著長隊的觀光遊客伸手要錢時,我徹底地失望。在種種嘗試都不能如我所願後,苦於不知甚麼才是真正的人生出路,我只好日復一日地再次隨波逐流,並用"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信條麻醉自己,以此換來一時的心安理得。

1998年初,一位博士生同學死於一場車禍。噩耗傳來,如同晴天霹靂。昨日還在一起高談人生大計,闊論未來美景的活生生的生命轉眼間就再也沒有了聲息?!這當頭的一棒,由不得我不對自己負責地冷靜思考:冥冥之中,究竟是甚麼力量在主宰著人的一生?大千世界,脆弱渺小的人的生命從哪裏產生,又將歸宿何處?

2月初的一天,我跪在一尊菩薩像前虔誠地拜問:如果這種種自私的表現不是我的內心真實本性、並令我如此無地自容的話,那麼甚麼樣的為人和生活方式才是生命真正的出路?天地之間如果存有先知覺者,懇請您引領我的路!

當時的我,為自己發出的這虔誠的一念感動得淚流滿面。那一刻,我真切地感受到了天地間的震撼。正如師尊在《轉法輪》中所講的那樣"……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誰看見了,都要幫他,無條件地幫他。"

佛性尚存的我動了這一真念,偉大的主佛就開始了不講任何條件的慈悲救度。

於是,此後的一週,我"偶然"地路過報亭;

於是,一向對氣功不以為然的我"偶然"地看到了一張海報,內容大致是:"法輪功願意結識有緣人";

於是,便有了我認真地問自己:"甚麼是法輪功?""有緣人?誰是有緣人?我算不算有緣人?"

於是,便有了一向晚睡晚起的我,一番思想鬥爭後,第二天一大早及時趕到教功地點,看到了寧靜祥和的打坐場面;

於是,便有了我一手接過《轉法輪》,隨即在路邊的石板坐下,如飢似渴地逐字拜讀。

在這種種看似"偶然"的背後,不知是怎樣深藏的珍貴機緣促就而成;也不知費盡了師尊怎樣慈悲的看護和點悟。

於是便有了我生命中最幸運的時刻:我得到了引領我返本歸真的"天梯"---《轉法輪》。

二、玄而不虛,大法"字字真言"、"句句天機"。

第一遍讀完《轉法輪》,豁然開朗、相見恨晚。字裏行間隱約閃現的法輪,更讓我知道,此書絕非尋常。書中"重德、強調心性修煉、同化‘真善忍’、不失不得,遇到問題向內找"等等論述更是令我耳目全新。

"今後我們所闡述的都是高層次中的法。還有,我想要為修煉正一正名。我在講課當中,要談到修煉界中的一些不良現象。"(《轉法輪》第7頁)

"那麼甚麼是佛法呢?這個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它就是佛法的最高體現,它就是最根本的佛法。"(《轉法輪》第12頁)

"真正修煉得修煉你這顆心,叫修心性。"(《轉法輪》第23頁)

"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第26頁)

"在這個宇宙中有個理,叫做不失者不得,得就得失,你不失,要強制你失。"(《轉法輪》第28頁)

等等等等。

《轉法輪》書中的這些論述深深地打動著我,實在是"字字真言"、"句句天機"。

第一次"疊扣小腹",我真切地感受到"法輪"進入小腹部;

第一次"頭前抱輪",我強烈地感受到兩眉之間往上一點的位置"肉往起聚,聚起來往裏鑽";

第一次看講法錄像,我似睡非睡,身體進入了麻醉狀態,隱約間,感覺到有人在調整我的身體四肢。

煉功中種種切身的感受更是讓我明白:法輪大法的法理的確真實存在、玄而不虛。

一向習慣於對別人抱怨、挑剔的我通過不斷地學法和修煉,明白了:

《轉法輪》---指明了宇宙眾生的最終歸宿。這部賦予眾生全新希望和生機的曠世巨作,闡述了開天闢地、萬古以來從來沒有人講過的真理、天法;他是真正引領所有生命返本歸真的人間正道、高德大法。

三、無怨無恨,坦然無悔面對磨難。

業重如山。一個業力滿身的人,要想修成正果,脫離輪迴的苦海,是一件多麼嚴肅的事情啊。

得法僅三個月的我,剛剛學會了前四套動功,第五套靜功怎麼煉還不知道,家庭的磨難接踵而至。一向書生文雅、平時對我體貼備至的先生,為了阻止我煉功,惡語相加、拳打腳踢、甚至操起了菜刀;見仍舊不能改變我的決心,就以斷絕我的經濟來源、到導師那告狀、離婚等等進行威脅;最後不成,他知道我是孝順的女兒,就回到我的家鄉,要去搬來我的父母對我施壓,但最終被父親婉言拒絕;吃素三十幾年、自以為對佛教修行有所了悟、並一直期望我能繼承她的衣缽的婆婆,為了阻止我煉功,用惡毒的方式跪在我的面前,詛咒我,並用她的鞋底掌我的臉;而公公,則是跑到煉功點上,用他能想到的方式對我進行人身侮辱……

面對這些我在讀到《轉法輪》之前根本不可能遇到和承受的磨難,我無怨無恨,不曾掉過一滴淚。因為我知道那是我深重如山的業力所致。我的親人正在為幫助我消去這些業力而承受,"因為業力落到誰那兒誰難受,保證是這樣的。"(《轉法輪》第139頁)

在這些磨難期間,以前一向很少做家務的我,下了班就主動積極地做飯、洗衣、帶孩子。不論公公、婆婆、先生用盡怎樣的方式折磨阻止我煉功,我都在心裏告戒自己,煉功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一定能承受過去,絕不放棄煉功。

這磨難期間的一天清晨,我被一陣強風從夢中吹醒。我清楚地感受到,伴隨著這陣強風,在另外的空間,死去了一個有手有腳、有身體、但完全充滿黑色業力的我;同時,我這邊的身體就像完完整整地蛻去了一層殼似的輕鬆。那一刻,我知道,度人的師尊就在我的身邊,無時無刻地看護著我。真正地為大法弟子的修煉負責。我落淚了。

我手上帶的手錶在沒有任何碰撞的情況下,從中間截面裂開。當我悟到那是師尊在點化我,要我多學法,對法理的認識不能膚淺,不能僅停留在"表面上"的那一刻,一陣熱流貫通全身,我不禁淚流滿面。覺者慈悲的呵護絕非人的語言能夠盡述。

此後的兩個月,我有了一個機會參加了另外一個城市舉辦的九天老師講法學習班。其間我有了第一次盤腿的機會。在咬緊牙關堅持了一個小時的雙盤後,我體驗到了從未有過的舒暢和輕鬆。

轉眼到了1998年7月,公公、婆婆申請到加拿大探望他們另一個兒子的簽證批了下來。他們一走,我修煉的家庭環境明顯得到了緩和,我也有了相對寬鬆的環境煉功,學法。

另一個磨難讓我感到大法的真實和超常。也是剛剛得法不到三個月的一天,當我用腳去踩動摩托車時,我連人帶車飛出好幾米遠去,啟動後的摩托車歪倒在一邊,而我卻分毫無損地站在一旁。我內心一點害怕的感覺都沒有,反而清醒地慶幸自己過了一個大難,師尊在保護著我這個剛剛入門的弟子。

四、大法正我身心,勤勤懇懇,不再計較個人得失。

修煉大法以前,由於對名利情的強烈執著,我身體上的毛病日漸多了起來。只要天氣稍有變化,我便容易出現感冒發燒症狀,成了醫院的常客。一旦咳嗽就是好幾個月甚至半年不好,給教學工作,學習以及家庭都帶來極大的不便。一年下來,我的病歷卡是厚厚的一疊,病痛的折磨使得自己身心疲憊。

自從學法煉功後,我再也沒有浪費過一分錢的醫藥費用。大法淨化了我的心靈,清理了我的身體,使我成為一個無病一身輕、健康快樂的人。

得法之初的我,雖然對法理還不能有很深刻的認識,但對於書中不要計較個人得失,要人做好人的道理卻是銘記不忘的。

一次,領導出面,希望我第二天承接一項別的同事臨時推脫的為期60幾天艱鉅的專業教學項目。此項目之所以艱鉅,一是該項目與外籍教師合作,要用英文授課;二是教學時間緊、任務重;三是教學結束時,學生要參加統一的分級考試,考試結果直接影響學校的聲譽和未來該項目的合作計劃。

按照我以前的一貫作風,我會首先抱怨,憑甚麼讓我臨時接手這麼艱鉅的工作任務,然後充份權衡我的個人得失,並會為自己付出的任何額外的勞動去盡力爭取我認為的合理權益。心裏可能還會因此而不平:就算我克服一切困難,做得再好,成績最後也是領導的;何況這次任務這麼重,可報酬並不高,等等,這些與我切身利益相關的問題……

然而,這一次的確不同了。畢竟,我讀過了《轉法輪》。

想到了書中要求人遇事多為別人考慮的道理,我想,既然領導因為有困難才來找我,我應該爽快地答應。我應該更多的考慮如何盡自己所能,全力搞好教學,完成這項艱鉅的任務,也希望自己辛勤的勞動能維護學校的榮譽。在此後的60幾天,我主動提出利用每個週末給學生補課。對期間閃現的有關掛念個人得失的思想念頭和想法我都從心底裏進行排斥和抵制。

現在回過頭去想,可能覺得這些關難實在不算甚麼,可是在當時要開始改變長期以來形成的"凡事私利當頭"的觀念,也是經過一番激烈的思想鬥爭的。其實這種思想鬥爭的過程恰恰是用《轉法輪》的法理清洗自己,學會放棄常人為私為己的念頭、逐步昇華和提高的過程。

60幾天後,學生的考試成績比往年的還好,而且平均分在同時參加統考的各高校中列居榜首。

常人中的工作不是修煉,但修煉人提高了的心性,確實可以在工作中表現出來。而這種通過修煉而提高的心性,對社會對國家對人民只能有百利而無一害。

得法以後,由於堅持參加早上的集體煉動功,我在學校的派出所裏被掛了號。單位作政治思想工作的領導曾找上家門,勸說所謂這個功發展太快,各地公安部門都在調查關注,小心不要被壞人利用等等說法。我都用自己煉功後睡眠改善、身體健康、工作更加投入、不再斤斤計較個人得失等身心所發生的實際變化的事實回答他們。

對生活對工作態度的根本轉變,使得我與同事、領導的關係變得融洽了。

受到大法法理的啟示,我對國內假帳橫行,業主為了謀利,肆意用虛假經濟信息誤導大眾的現象進行剖析,用英文撰寫了解決這一問題的根本出路是要解決人心的問題、要提高專業人員的職業道德以及建議在高校開設職業道德教育課程的文章被登載在國內的英文報紙中國日報(CHINA DAILY)上。專業導師對這一觀點表示了讚賞。

法輪大法修正了我的身心,使修煉者注重道德昇華,展現給世人的實實在在是一方人間靜土,一條人間正道,一部高德大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