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是一條金光大道

一位土木工程師的修煉心得


【明慧網2001年8月13日】我是土木工程師,博士,修煉九個月來,我的身心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在得法前,雖然表面上我在工作、家庭、生活等等方面都能稱心如意;但是在我的心底卻是一片茫然,就像掉入了絕望的深淵。

自孩提時,我在學校中一直是那種聰明、聽話、善良、活潑的幸運兒,在迷迷糊糊的成長過程中,就不知不覺地產生了一種莫名其妙的強烈的使命感,對人生、社會、哲學、宗教都有著濃厚的興趣,並真誠地探索追求著,我常常感到我這一生是為了一件甚麼大事而來的,但不知這件事是甚麼。

來美讀書後,對於周圍和世界有了自己的思想,對於世風日下,國運坎坷越來越感到不安,我憂國憂民憂世,但又深感自己的無能為力;常常一個人長跪不起,經常獨自抱頭痛哭,我拚命讀書,想從書中找到答案和解決方法;我去拜佛,祈求國泰民安;我去教堂,想找到自己的解脫。

除繁忙的上班和生活外,還投入地關心國內貧困地區兒童的上學;常常因為那些孩子們的事東奔西忙,工作到深夜,但是,作為一個凡人,除了為了良心而做點微薄的事以外,我又能怎麼樣呢?有一次,我把一整年的積蓄捐到國內支持小學教育,受到的是各方面的冷言和打擊,其中的過程和感受無法言表,我無奈地在心底呼喚著,祖國怎麼了?人都怎麼了?!

多年來,我的等待是漫長痛苦的,甚至是無望的,看著同學們一個個地結婚生子買房過生活,自己卻在等待著。漸漸地,自己的抱負之心在無望中轉變成消極和麻木。

九八年十月,我有緣得法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大法的無邊正氣,通天徹地,宛如春風,吹亮了一顆無望的心,那真善忍的宇宙諧音,猶如清泉,開始滋潤著一個曾經迷失了的靈魂。

一踏上法輪大法這塊人間淨土,我就感到無比的親切和踏實;這一次,我不禁又蒙頭大哭,就像一個迷了路的小孩,終於回到了久違的家,我如飢似渴地讀了一遍《轉法輪》,便聽從師尊的教導,放棄了以前的氣功和太極拳,從此走上了一條修煉大法的路。

修煉法輪大法後,我不僅在精神和思想上得到了昇華;在身體上也明顯地健康了起來。長年的腹瀉病在短期內完全康復,最令我驚奇的是,我腳上的骨刺也不治而癒,下面就講講我的骨刺。

由於早期在學生時代養成的習慣,長年來一直參加多種體育運動,加上一段時期工作上的原因,大約在五年前,右腳底漸漸發痛,後來發展到腳痛難忍,走路、站立、甚至睡覺都痛,貼膏藥、泡腳、換鞋、少走路還是沒用,最後,不得不去看醫生。

醫生聽了我的敘述後,就馬上給我的右腳拍了X光片,醫生說,我的腳可能由於過度疲勞,已經開始長骨刺了。X光片出來了,看著清晰的黑白大底片,我的心一涼,黑黑沉沉的底片,白白尖尖的骨刺,那小小的骨牙像是一根針刺痛著我的心,難道這小白刺將伴我一生,永遠地折磨我;那將給我的身體和生活帶來多少不便和痛苦!

離開醫院後,醫生的囑咐還常常在我耳邊停留,你得調整一下生活,他說,如果墊片不能阻止疼痛,就要長期注射可的松;更甚者就要挨上一刀。接下去的話每每讓我毛骨悚然。可幸醫生又說,但可能性不大。

鞋墊安上後,腳痛減少了很多,但不久左腳也痛起來了,多年來,鞋墊們就成了我的緊箍咒,出門就必須帶著它們,還老怕不小心把它們給弄丟了。在家各個地方要準備幾雙硬底拖鞋,去朋友家的頭等大事就是找拖鞋;要是沒好的拖鞋穿,不一會,腳痛就會強迫我坐下來,光亮的木地板更是像曬燙了的沙灘,不穿拖鞋簡直就不敢走上去。

有幸修煉法輪大法後不到三個月,有一天,無意中我發現腳有些天沒痛了。鞋墊拿掉後至今已有好幾個月,腳痛已經跟我告別了。

修煉法輪大法使我身心健康、讓我感到無比的幸福;更幸運的是,我和太太都在同一時期得法,我們都惜法如命,我要說的是:是大法,挽救了一顆無望的心;是大法,充實了一個迷失的靈魂;是大法,讓我明白了以前的一切;是大法,讓我懂得了自己今後的路。法輪大法是一條金光大道!

(學員修煉心得交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