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路


【明慧網2001年6月15日】二十多年來,心裏一直有慕道之心,接觸了許多的道法,總覺得混沌不清,不知所學。頻自問:「我怎麼回家?何處是我家?」我真的一點都不知道,不禁淚流滿面,悲從心起,回家的歸路真的是遙不可及嗎?

九七年十一月底,接到登山山友的來電,告知法輪大法。當我接觸到《轉法輪》後,看到書上所述「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深深震撼我的心靈,這與我以前所學的截然不同,才知道:人的最終目的,是返本歸真。我那心中的迷惑頓時如撥雲見日豁然開朗,忍不住喜極而泣,如獲至寶;於是報名參加了黃埔新村九天班的學法課程。

我自幼體弱多病,婚後先生常說我: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天是在吃藥。但是我的偏頭痛、飛蚊症、心跳急促、自律神經失調、腰椎旋轉、慢性骨盆腔炎、子宮肌瘤、水瘤、腎小盂變形等,一直未見改善,讓我對中、西醫都失去了信心。也練了許多種氣功,依舊如此,心中充滿了失望與無奈,甚至覺得人生乏味,苦不堪言,殊不知這是業力所致,不是吃藥、打針就可以好的。學法一個多月時,由於眼睛的酸澀,每天只是讀幾頁,未料身體卻漸漸地起了變化,原本經常性的頭痛,反應更劇烈,甚至嘔吐,但是大吐過後,頭也不疼了。泌尿系統也開始淨化了,剛開始反應強烈,我知道這是在為我淨化身體,過病業關。再怎麼難受也要挺下去,把那顆心放下,認真讀書、打坐、煉功,直至第五天,整個人似乎脫胎換骨。清晨,一睜開眼,覺得這個世界好美好美,輕飄飄的感覺,背也挺了,內心有一種說不出的喜悅,當然從此也告別了好幾個抽屜的藥品。

在心性上的體驗,是與先生之間原本對立、尖銳心態的改變。在三年前(也就是尚未學法前)一夕之間,我們由一個小康家庭,竟然轉變為負債累累;這對我而言,簡直是晴天霹靂。我把這一切全歸罪先生「外行人包甚麼特殊工程,弄得如此下場」,心中只有怨恨交織,彼此之間的關係也越來越糟,夫妻之間無話可說,各走各的形同陌路;學法後,我才懂得要「真正」的站在他人的立場為其設想,我試著以先生的角度去思量:他,也是為了這個家在打拼啊!而且我突然發現到,在修煉的這一路上,我應該好好的謝謝我先生,因為他讓我從安逸中真正認識到人生的殘酷和現實,如果沒有這一段坎坷的經歷,我可能無法深刻的體悟學大法後的喜悅和改變。因為「法輪大法」讓我能從自身角度,對他人尖銳的批評,轉而在面對逆境時,能以無私的胸襟包容、面對。這才很慚愧的發現,以前的自己只是一味地責怪別人的不是,老師說:女性的就應該柔。以往我老是咄咄逼人,得理不饒人,那麼強烈的執著心,不正是要去掉的心嗎?因此,我打從心底認真改變自己的態度,修正自己的言行,更加溫柔體貼,除了做好妻子、媽媽的角色外,心中那股怨恨之氣也隨之雲消霧散了。

十八歲的大兒子學了大法之後,讀書更加認真,主動樂於服務,把吃虧當成樂,在班上素有陽光男孩之稱,連老師對他都稱讚有加;十三歲的小兒子也跟著學習大法,時時刻刻把自己當個煉功人。這些轉變,都是始料未及的,我深知大法已在他們的心中萌芽,我對他們更加信任與放心!

在不斷學法中,更感於大法之洪大,心態上也越來越踏實。每當遇到矛盾挫折時,依法儘量往自己的內心去找,捫心自問心性是否有偏差?處事是否公正?待人是否誠懇?自己是個學法的人要不貪、不求,凡事以平常心處理,依此心態總能解決困難。常慶幸自己是何等幸運,能欣聞宇宙大法,更要好好珍惜,以法為師,真修、實修,早日回到我夢寐思念的家園!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