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會診最多活三個月修煉大法奇蹟還生

一位白血病患者的故事

【明慧網2001年6月13日】胡慶雲是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一庭幹部,原中共黨員。胡慶雲從一個偏遠的小縣城的搬運工人考上大學,並分配在省城的政法部門工作了十六年。雖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和一個眾人羨慕的工作,但身患多種疾病,腸胃炎、咽喉炎、鼻炎、頸椎骨質增生、腦血管供血不足,再生不良性貧血,長期服藥,醫藥費挺多,自己也沒有過上甚麼舒服的日子。

1997年胡慶雲不幸患上了絕症--急性白血病,而且還是白血病類中較難治的一種,同時還有再障(沒有甚麼造血功能),在搶救治療中又並發了乙肝,丙肝(肝炎中最難治的一種)、肺結核等疾病。經過江西醫學院一附院、江西省人民醫院、上海瑞金醫院、上海第二醫科大學等五家大醫院多次會診和搶救治療,中國科學院院士王振義教授親自臨床會診了兩次,最後,眾專家們得出結論,說胡慶雲所患的白血病是無藥可救,最多只有1─3個月的生存期。在上海瑞金醫院搶救治療時,專家們勸胡慶雲儘快回江西,否則只有抱著骨灰回去,這樣,上海派一名護士長將胡慶雲送回江西的醫院來等死。1998年2月,也就是上海的專家們結論的最多活三個月的最後期限,江西醫學院一附院的專家告知家屬,說胡慶雲最多還有三天的生命,請家屬作好辦理後事的準備。當時,胡慶雲的血液和骨髓中的壞細胞(亦稱血癌細胞)已從化療前的30%上升到65%,醫藥和醫學根本起不到作用,壞細胞越治越多,身體完全失去免疫力和抵抗力,體重也下降了三十六斤,不能吃飯(只能吃流汁),在病床上拉屎拉尿,全身疼痛難忍,而且不能動彈。在生命終結的最後時刻,胡慶雲得到寶書──《轉法輪》,開始了學習,並按書上的要求開始修煉。奇蹟就發生了,他的生命開始得以延續,突破了醫學和專家給下的結論即最後的生命期限。一個多月以後,胡慶雲開始在醫院的病床上煉功;煉了二個多月後,胡慶雲的身體逐漸好起來。由於病情得以控制,1998年6月初胡慶雲出院。出院後一直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沒有再去醫院化療、輸血或其它治療措施。在短短的幾個月裏的住院期間,醫藥費高達32萬餘元,用了這麼多錢,病情不見好轉,幾次都差點死在醫院裏。實踐表明,修煉法輪大法已在胡慶雲身上產生了顯著的效果,他走出了醫院,又活下來了。醫學和專家救不了的生命,也無法延長的生命,而修煉了法輪大法後卻創造了這一奇蹟。關於胡慶雲的「病情」和治療情況,上海第二醫科大學中國科學院院士王振義教授、上海瑞金醫院血液科主任沈志祥教授、上海瑞金醫院血液科副主任孫關林教授、江西醫學院一附院血液科副主任劉茂發教授、邵毅教授和伍世禮教授等人是清楚明白的。由於修煉法輪大法,胡慶雲從病魔折磨的痛苦中解脫出來,生命得以延續,解除了家庭沉重的經濟負擔和精神壓力,也給國家節省了大量的醫藥費(按正常治療一個白血病人每年需要10-20萬元,特殊情況的還無法計算,即使這樣也無法保全生命的)。1999年1月在南昌第一次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上,胡慶雲第一個發言講述自己修煉後的生命歷程,以及大法在他身上展現的奇蹟,全場長時間鼓掌。他女兒在法會前說:「爸爸,別人不發言你一定要發言,因為你的生命是大法給的,你一定要歌頌大法。」

萬萬沒有想到,1999年7月底,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瘋狂鎮壓法輪大法,殘酷迫害大法學員。7月21日,胡慶雲被公安機關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投進了監獄,與一些刑事犯罪分子關在了一起。在監獄裏,不允許煉功,不能學法,每天都是喝冷水,洗冷水臉和腳,洗冷水澡,不幾天,就開始牙齒出血、鼻子出血、全身有出血點,「全身出血」的狀況越來越嚴重在監獄裏昏過二次,堅持了二十天,到1999年8月9日又一次「昏倒」,胡慶雲被送到江西醫學院一附院血液科「搶救治療。」醫院一檢查,說血像很低,「白血病」較嚴重,要趕緊採取治療措施。後來胡慶雲被取保候審出來,恢復了正常的學法煉功,使醫院認定的「白血病發作且嚴重」的生命又得以繼續延續下去,身體又開始走向康復。後記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在南昌電視台、省電視台、南昌日報等新聞媒體上發假新聞,誣陷胡慶雲是煉法輪功才得的白血病,謊說甚麼是政府用藥治好了他。被取保候審出來後,胡慶雲知道對法輪大法的誣陷後,迅速寫了上訴材料交給政府及報社,要求更正。江澤民犯罪集團不但不理,還威脅他,對他日夜監視,胡慶雲被迫通過明慧網將事實真相告訴世人,揭露江澤民犯罪集團對大法的誣陷迫害。因此他被以「非法經營罪」再次投進監獄,並於2001年1月10日被非法判以7年重刑。胡慶雲的近況,是死是活?不得而知,可以肯定的是遭受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的惡毒迫害。就連這樣的一個被醫院判定「必死」的「絕症患者」也不放過,在政治上、經濟上和生活上進行不斷的迫害和打擊,更何況其他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呢?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