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佛法使我告別了不堪回首的病痛

【明慧網2001年6月13日】我叫楊玉岩(化名),今年55歲,從小體弱多病,隨著年歲的增長又得了頭痛、風濕等病。特別是我剛步入不惑之年,頭疼耳鳴加劇,厲害時頭好像要爆裂似的,眼睛也霧濛濛的看不清東西,心情煩躁、氣短胸悶,渾身浮腫,多方尋醫問藥不見好轉。漸漸的風濕病、憋氣越來越厲害,頸椎痛、肩周炎、脊椎等全身疼痛也纏擾著我,蹲下起不來,起來蹲不下,完全是一個僵直的人,甚至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我怕冷怕風,渾身出虛汗衣服都被濕透,越出汗越不敢見風,一見風渾身就痛得難受。怕冷就加衣服,越多穿越出汗,越出汗越怕風,形成了惡性循環。每天穿著汗水濕透的衣服,又不敢換,風吹著就憋氣,晚上汗水都浸濕被子。在三伏天穿著秋衣秋褲都覺得風嗖嗖的。冬天穿兩身棉衣,圍大圍巾,頭戴帽子,在別人眼裏我臃腫不堪怪怪的,晚上蓋兩床厚厚的棉被還是冷,身體涼得如同冰塊,愛人和孩子看到我的痛苦也愁眉不展。每天孩子給我搓半天,還憋氣得躺不倒,徹夜難眠。住院治療,中草藥、西藥不知吃了多少;針灸、拔罐,各種偏方都用遍了,都無濟於事。那時我40多歲別人看有60多歲。牙也痛了好幾年,痛地厲害時滿地打滾,拔掉了六顆牙。那幾年每一分鐘我都在病痛中煎熬,漫漫長夜何時到頭?

94年後我的生活更加艱難:幾次憋得出不來氣,死去活來的,醫生也束手無策,為此孩子和老伴也淚流滿面……百病纏身的痛苦折磨得我生不如死,看到同齡人能把家裏料理得很好,我羨慕極了。我內心渴望著健康,但健康對我又是那樣遙不可及……後來我隨老伴來到大城市,跑遍了大小醫院,這些病仍不見好轉,多年的痔瘡、貧血又發作了,真是沒活頭了!住院手術後又出現了水腫,貧血手腳發黃、臉色蒼白,憋氣時坐也不能坐,站也不能站,躺更不行,十幾個人給我搓、按摩頭、肩、腰、背等處,還用木錘使勁壓肩縫,累得他們一個個滿頭大汗,但他們一鬆手,我就憋氣得真要去見閻王了。醫生說我缺氧趕緊給我輸氧,但又不頂事,他們只得搖著頭無可奈何地說沒見過這種怪病。

沒辦法,出院後找了位有名的鄉醫給針灸,每天脖子、前後心、背、手、胳膊、氣管等處渾身紮滿了針。扎了一個多月後,憋氣、風濕等病仍不見好轉,家人又在我手心、腳心等處拔罐,胳膊彎拔出了白沫,背上拔出黃水,左鄰右舍每天都能聽到我痛苦的喊聲。情急之下家人又找來巫婆看病更不行,那時我隨時處於死亡的邊緣。我變得愛哭、易怒、心胸狹窄、脾氣怪僻異常,不願接觸人,害怕聽噪聲,就連聽見別人說話的聲音我的心都煩得要掉出來,只能完全把自己封閉。蒼天啊,為甚麼讓我這樣活著?我動了輕生的念頭……

99年2月是我永生難忘的日子,我的生命真正沐浴了法輪佛法的光輝,在死亡線上掙扎了十幾年,今天終於獲得了新生。第一次去聽師父講法錄音,是抱著治病的目的去的。當我聽到師父講:「你抱著各種有求的目的來學功、學大法,那你甚麼都學不到的。(《轉法輪》第2頁)」「我這裏不講治病,我們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轉法輪》第2頁)」我馬上端正心態,放下有求之心,越聽越愛聽,滾滾熱流通遍全身,舒服極了。聽完課我明白了:我的種種苦難原來是我生生世世做了壞事造成的,遭罪就是在還欠下的業債,善惡有報是宇宙亙古不變的真理。回家時我渾身特別輕,走路也快了。原來上樓一步步地抓著欄杆挪著上,上幾磴就累得氣喘吁吁。可那天六七十磴樓梯一氣兒就上來了。一進門家裏人高興地說:你怎麼這麼精神了!

《轉法輪》書中博大精深的法理,使我震撼──這不是一般的氣功,是修煉。只有修心重德,去掉自己所有不好的心、做壞事的想法,才能好病祛難。我嚴格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身體得到了淨化、再淨化。我每天認真讀一講,有時二、三講,後來看到了奇妙的景象,當我翻開《轉法輪》時,每頁呈紅色,有時從字縫中射出金光!我驚喜萬分,淚水奪眶而出,我深深體會到了偉大師父那綿綿無盡的慈悲……刻骨銘心啊!一個多月後,我的各種病症全部消失,再也不用吃藥了,心胸也寬廣了,心情好、精神好、氣色好,家庭和和睦睦快快樂樂,別人看我比原先年輕了二十多歲。是慈悲的師父和偉大的法輪佛法把我從病痛的深淵中救了出來,告別了那不堪回首的痛苦,身心之巨變使我對法輪佛法堅信不移。不知不覺中衣服穿少了,敢吃涼東西了,數九天都是用涼水洗頭、洗腳,別人看我儼然一個「鐵人」。久違了的笑容又回到了我的臉上,體力出現了二十多年來從沒有過的良好狀態,我輕鬆地承擔著一切家務,把家裏收拾得乾淨利索。過去是一家人把精力財力都投入到我這兒,而如今是我好好照顧他們,全家人也都笑在臉上,喜在心上。所有神奇的這一切還不足以證明法輪佛法是真正超常的科學嗎?

修煉人都有心法約束,遇到矛盾找自己。無論在任何環境中,都要放淡執著心做個好人,當別人對我不公時我就對照師父的話:「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精進要旨.境界》)世間沒有任何力量能阻擋我對這美好崇高境界的追求,我努力用一顆善良的心、祥和的心態對待周圍的人和事,我的一言一行代表著法輪佛法的形像!

主佛的慈悲是洪大無盡的,對世上每個生命都愛護備至,只要你真心向善,佛法便以慈父般寬大的胸懷容納你,救渡你,帶領你回歸真正的家園。如果不是修煉了偉大的法輪佛法,也許我還蜷縮在封閉的角落裏任由病魔肆意吞噬;如果不是修煉了偉大的法輪佛法,也許我早已不在人世了。我用盡人類的語言也無法表達對師父洪大慈悲的感激,作為弟子所能做的也唯有精進實修、助師正法。當看到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對大法的誹謗和誣蔑,給民眾帶來深重的災難和不幸時,我的心沉重得在滴血,我要用大法延長來的生命去講清真相,喚醒世人。2000年除夕夜我去集體煉功,還未煉就被抓捕,扣上「擾亂社會秩序」的罪名,被非法拘留了18天。為了向世人證實法輪大法的神聖與莊嚴,揭露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所散布的彌天大謊,我於2000年12月11日在天安門廣場,發出我心底最純正的呼聲: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被抓後,在某縣看守所被非法刑拘了35天,受盡折磨。江澤民等邪惡之徒想用強權酷刑改變大法弟子對大法的堅信是徒勞的,在名利、榮辱甚至生死面前我都不會動心。作為浩瀚宇宙中的生命,有幸生在大法洪傳之時,能為捍衛宇宙真理而付出是多麼值得!但我看到有些人為了一己私利而背叛自己的良心、無所顧忌地幹著迫害大法和大法修煉者的壞事,我心裏充滿了悲哀,要知道無論甚麼人在世上幹了甚麼壞事都得在痛苦中償還,更何況迫害的是偉大的佛法和佛法修煉者?

我之所以寫出這一切,是因為對所有生命的珍視。如果有人能從我親身受益的體會中,消除惡毒謊言造成的對大法的誤解,那是令我最欣慰的──無論是給予大法支持,還是能正面宣揚大法,對一個人生命的永遠都至關重要,因為宇宙大法是我們所有生命構成的根本。願你公正善良的一念給你帶來美好的一切!

石家莊大法弟子楊玉岩(化名)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