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大陸新學員的修煉體會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六月六日】我是今年3月初真正開始學大法的,雖然學法不到三個月,但我也感到了大法的真實和偉大。下面講幾件我經歷的事情,希望世人早日認識大法,走到大法修煉中來。

我愛人是大法弟子,派出所和街道經常到我家來做轉化工作,他一直沒有動搖,堅修大法心不動。我經常聽他講大法的內容。在元旦前的一天,他們又到我家來做轉化工作,我愛人剛好不在家,他們以為有機可乘,要我交出大法書籍,還揮舞著拳頭對我大聲喊叫,脖子臉漲得通紅,還硬逼我說李老師的名字。我從未經歷過這樣嚴厲的場合,但還是壯著膽子對他們說:「我雖然沒修大法,但大法的內容,我聽我愛人說過,都是叫人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我愛人煉了法輪功後,身體越來越強壯了,脾氣也變好了,我感謝李老師,感謝大法,我決不會直呼李老師的名字!」同時我也盡最大的努力保護好了大法書籍。他們空手而回。事後我為我的這種行為感到自豪,但當時我還沒有真正開始修煉。

今年3月6日,大法在我身上展現了奇蹟。我愛人借來了師父在美東、美西講法的經書,因為要及時歸還,所以就抓緊學習。他朗讀,我就在旁邊聽。20多年前,高考複習很緊張,我肩上長了個包也沒空看醫生,後來雖然大學考上了,包也收口了,但大部份膿毒被封在裏邊了,一大塊疤堆積在肩上 ,鼓起來很高,半邊身子的經絡一直扯得很難受。去了很多大醫院,醫生都說沒有辦法,就這樣被痛苦折磨了二十多年,有時痛得直流淚。學美東講法到一半時,我感到身體內那一塊一塊的髒東西被能量往外拉動,另有一團一團的黑氣往外散,渾身上下都有能量進入體內,有時身子還被推得一晃一晃的,身體不斷地往前傾。我愛人說不要管它,是老師在給你清理身體。學完美東講法後,我看了看肩上,驚奇地發現,原來堆積起來的疤不見了,變平了,還破了小口子,冒出了少量的淤血。第二天早上起來,我們學美西講法,也有繼續清理身體的感覺。我們一連兩週又接著學《轉法輪》,漸漸地清理身體的感覺弱了,疤也完全好了 ,身體再也沒有扯得難受的感覺了,全身感到從未有過的輕鬆。後聽學醫的大法弟子說,這叫浸潤性瘤子,中醫叫疽,瘤子在體外,根散布在體內,很容易惡化。如此可怕的事,竟如此輕鬆地解決了,真神奇!我感謝師父,感謝大法!從此,我走上了堅修大法之路。

在修煉中也出現了幾件事。在學習《義解》後,書上的「橫心消業修心性」這幾個字在右眼角處反覆顯現,且有很強的能量往腦中打,我知道是師父叫我加倍精進,努力趕上。在學習《訪故里》時,我情不自禁地熱淚盈眶,沒有背就記住了。在學《憶長安 》時,有一種似曾相識的親切感。師父「5.19」在加拿大講法發出後,我反覆地學習,感到經文中有無盡的內涵。我想我雖然是新弟子,但也要參與到這萬世不遇的正法壯舉中來,在我們集體打手印除惡時,其他弟子都感到能量往外射,而我卻感到能量從掌上源源不斷打入體內,我又一次體會到師父的慈悲:我是新學員,能量不夠,但由於我堅定地參與了鏟除邪惡的戰鬥,所以師父對我特別關照,並沒有要我實際除惡,而是在不斷地給我補充能量,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其實師父只看弟子一顆修煉的心,一切的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啊!當天晚上回家,我清楚地看見,一把鋼尺在我身邊,緊接著出現了慈顏常笑的彌勒佛,耳邊還響起了大法音樂,隱隱地聽到師父慈祥的聲音:彌勒伸腰,抻……,我只知道是師父再一次鼓勵我精進,但我愛人有他的悟法,只是要我不要執著這些,勇猛精進就是了。

(中國大陸新弟子 2001年6月3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