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經濟學者:柳暗進入花明 大法賜我新生


【明慧網2001年6月12日】我從1996年11月中開始接觸大法,起先當作一般氣功,只練動作,而且練得並不認真。直到1997年4月底讀了《轉法輪》,對大法有比較深入的認識之後,才開始按大法的要求修煉。在一年多的修煉歷程中,我的身體從百病纏身變成身輕體健,心靈從緊張狀態中掙脫出來,人生從柳暗進入花明,生命從下滑轉而上走。是老師幫忙消業,使我身體得到淨化;是大法的啟示,使我心靈輕鬆祥和。感謝老師與大法賜我新生。

在學大法以前,我患有頭痛、胃痛、便秘、失眠、小便失禁、腰酸背痛、黏粘、糖尿病等等毛病,學大法後各種病痛神奇地消失了。頭痛的毛病嚴重地困擾了我二、三十年,發作時除了頭痛之外,全身一直冒汗、流淚、翻胃、目眩,而且無法思考事情、無法休息、也無法入眠。為了我這頭痛的毛病,母親不知求了多少偏方草藥,也不知到過多少寺廟求神卜卦。20多年前到醫院做過檢查,查不出毛病,只知道腦子沒長瘤,就按照醫生的建議開始服止痛藥。但病況越來越重,十多年前開始每隔二、三週就發作一次,每次的疼痛都會持續好幾天。在這幾天之內,每隔五、六小時就吃一次止痛藥。同一種止痛藥吃多了就會失效,所以多年來嘗遍了許多種止痛藥,而且隨時隨地都可能突然發作,必須隨身攜帶止痛藥。

1988年因婦女病而開刀,之後每隔一、二個月,腹部就會劇痛一次。痛的時候全身大冒汗,各種姿勢都無法稍減疼痛,痛完後總是有種從死中活過來的感覺。曾因為此一毛病而就醫,醫生判斷是黏粘,是手術的後遺症,難以治癒。

1989年夏天又發現患有糖尿病。起初,血糖值在150左右(正常人在100左右),依靠藥物。後來,藥量越服越大,但血糖值卻越來越高,1996年初已經上升到250以上,糖化血色素的指數也高達10左右。醫生勸我注射胰島素,但當時工作繁忙,加上從小害怕打針的心理,使我極度排斥胰島素的注射,也就未曾正視病情的惡化與醫生的警告。多年來,我一直希望自己的糖尿病可以治癒。西醫認為此病只能控制,無法治癒,所以我一直未認真接受西醫的治療,而不停地嘗試偏方與中藥,心理也多少一直存著些微的希望。然而隨著病況的逐漸惡化,治癒的希望一絲一絲地破滅,最後也慢慢地接受糖尿病只能控制的說法。

1996年5月因為一場大病到醫院就診,在做過諸多檢查之後,發現胰臟已經無法分泌胰島素,必須依賴體外的胰島素,才能使血糖下降。為了改善健康狀況,只得無奈的接受事實,從該年9月開始每天注射兩次胰島素。猶記得剛開始注射時,每天早晚打針都要經歷極度的恐懼。但當時相信胰島素注射是最正確且唯一的醫治方法:一方面,血糖控制下來以後,健康狀況必定會改善;另一方面,血糖得到控制,飲食可以比較正常,不必再為了多吃東西而過著永無止境的擔心害怕日子。想到這些美好的事情,也就抱著認命、無奈、但燃著希望的心情,硬著頭皮按時自我注射胰島素。

本以為心理的折磨可以換來身體折磨的稍減,然而事與願違。打針之後沒多久,就陸續產生不少嚴重的副作用,例如嚴重的腹脹、便秘、頭痛、水腫。腹脹有時嚴重到無法坐著;而在兩、三個月之內,體重從45公斤膨脹到52公斤;後來打針處開始出現紅腫,並發癢不止。醫生認為有些現象與胰島素注射無關,擔心是別的毛病,因此10月底以後又開始進行大腸鏡、內科超音波、婦科超音波等各種檢查。幾乎天天都跑醫院,但卻檢查不出一個所以然。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籠罩在生命隨時可能消逝的陰影中,經常處於自責的狀態中,整天與藥物為伍,有時一天看三、四個醫生。1992年以後,又花了許多錢去學氣功。起初有些毛病消失了,但後來又逐漸浮現,胃痛與黏粘則未見明顯改善,而糖尿病卻越來越嚴重。

這樣的生活狀態,直到修煉大法以後才有所轉變。

在我才剛開始練功,還不知道要讀法,對大法還未深入認識,也還不知道何謂淨化身體時,便出現了淨化身體的反應。首先,在1996年12月間出現了2次與黏粘症狀相同之右腹疼痛,疼痛的程度真是到了椎心刺骨那般。第2次從下午3-4點持續到晚上9-10點。不過,此後至今近兩年未曾再痛過,間隔如此之久未再發作,這是從未有過的現象。

繼而是向藥物告別。雖然從1996年11月底就開始練功,繼續吃藥打針,直到1997年4月底以後,身心狀態改變很大也很好,知道病痛已經好了,才停止胰島素以外的其它藥物,5月18日之後更停止了胰島素的注射。

另一個轉變是飲食正常。過去之所以許多東西都不敢吃,是因為糖尿病者要控制飲食。現在既然糖尿病已經祛除了,也就甚麼東西都吃。

在停止打針後的一、二週,打針後的各種副作用,例如腹脹、便秘、水腫都消失了,體重也從52公斤急速降回45公斤。打針之前經常出現的極度疲勞、頭昏等高血糖症狀不再時常出現了;頭痛、腹痛、胃痛、腰酸背痛的毛病也未再出現。

不只各種病痛消失了,排泄也都正常,而且精神清爽,體力充沛。每天大約只睡6個多鐘頭,白天不停地工作,中午也很少午睡,但卻不覺疲累。身體四肢變得很輕,整個人感覺十分輕鬆。過去雖然打胰島素,也睡得很多,但是卻無法如此健康地生活工作。想想一個需要打胰島素的病人,怎麼可能在不打針且飲食正常後,反而身體精神狀況更好呢?這是不是很不可思議?若非發生在自己的身上,還真是難以置信。也有許多人看到我修煉大法之後,病痛都消除了,很為我高興,恭喜我從死亡的路途逃出來。

總的說來,修煉法輪大法使我的心性提升了、百病消失了,從而使下滑的生命轉為向上走,使枯萎的人生轉而欣欣向榮。我的心中不再那麼畏懼麻煩的事或難纏的人,也不再有那麼多的牽掛與不平,生活因而變得自在。而當我也逐漸做到心平氣和而忍,又能不與人爭名奪利時,心也變得祥和下來,生活也變得自在祥和。我曾對母親說43年前您生了我,但43年後李老師賜我重生。感謝師父安排我得法,讓我有幸能做大法的弟子。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