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5月2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網2001年5月2日】正義之聲在四川上空播放三小時

4月27-5月1日期間正值四川某地廟會。據悉,該地部份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在廟會期間,警痞、便衣武警處處可見。28日凌晨5:30分左右,該城上空突然奏響正義之聲,大法電台的聲音如利劍般刺破了黎明前的沉寂。事後,警察、便衣在放有喇叭的賓館周圍神情慌張地轉來轉去,卻沒有發現離賓館500米遠的另一個弘法喇叭,善良的人們仔細聆聽著,沒有一個人報警,大法廣播足足播了三個小時,有效地傳播了真相!


5月1日東北某市大法弟子再次集體走出來

5月1日國際勞動節,東北某市大法弟子再次集體走出來證實大法。在該市最大的公園內放飛氣球,氣球懸掛寫有「法輪大法好」、「法正乾坤」、「法輪大法是正法」等內容的條幅。法輪大法廣播電台的聲音也在公園內響起,內容為「4.25真相」。

上午,該市政府門前大廣場正在進行福利彩票有獎銷售,人流如潮湧,臨廣場的十層樓上掛出了九米長紅底黃字「法輪大法好」條幅,在陽光下璀璨生輝、格外耀眼。


清華大學90年校慶 大法弟子散發1千多份真象材料

4月28日正逢清華大學90年校慶。大法弟子得知江澤民將在校慶儀式上出現,為了窒息邪惡,當晚北京幾位大法弟子趕到清華大學校內散發1千多份窒息邪惡的真象材料。


安徽哺乳期大法弟子被誘騙進轉化班

2001年4月25日上午,我單位(合肥市建設銀行四牌樓支行)以領工資為名,讓我抱著正在吃奶的孩子去一趟。去了之後就不許我回家,連電話都不許打,說要送我去」法輪功轉化學習班」(每月食宿費1200元)。我父親前不久剛動過大手術,身體很虛弱;我母親因散發真象材料被關押在女教所,無法照顧父親;我孩子只有四個月。我對單位領導說,像我家目前這種情況,送我去「轉化班」也太沒人性了,再說這種轉化班本身就是非法的,用盡手段逼迫我們放棄對真理的信仰,把堂堂正正的修煉人「轉化」成可恥的騙子,世上還有比這更荒唐的事嗎?單位領導卻說,沒辦法,這是「上面」壓下來的任務,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否則單位領導們將被層層撤職。還說,他們不是沒有辦法把我從家裏強行帶走,因為考慮到我父親的病情,怕他受刺激,才讓我抱著孩子先去轉化班。

單位領導把我送到轉化班。那是一個工廠的招待所,人來人往,環境嘈雜,絕不是四個月嬰兒可以呆的地方。他們又找來我丈夫,讓他下午回家把我和孩子的日常用品全都帶來。我丈夫問轉化班何時結束,回答說無限期,如果我不離開這裏,孩子也只能在這裏。我決意離開。結果下午兩點多,我在層層看押者的眼前神奇地走出了轉化班。

哺乳期的母親是受法律保護的。我原本可以在家中哺育孩子,照顧父親,卻要被送往非法轉化班變相監禁。這就是江澤民統治下的「人權最好時期」的真實寫照。


吉林大法弟子被勞教 孩子流落街頭

吉林省延吉市男子勞教所現有一位法輪功學員叫李虎哲,他在勞教所期間,他的兒子才十幾歲,因無人照顧流落街頭。請社會各界呼籲政府機關釋放李虎哲,去照顧流落在外的無辜少年。


湖北沙洋勞教所203分隊及武漢戒毒勞教所女子六大隊迫害法輪功學員情況簡介

陳益群是湖北咸寧學員,1999年12月28日早晨在咸寧貓耳洞拘留所煉功,遭惡警曹迎酒的毒打,並被罰跪一個多小時,後被送入沙洋勞教所203分隊勞教一年半。

在203分隊法輪功學員們成天被關在房子裏不讓出來達三個月之久。她們毒打學員時,讓吸毒犯將她們的嘴塞上東西,蒙上被子打。去年2月10日學員的經文惡警搜走,學員們集體索要沒有結果,就40人集體絕食。當絕食進入第五天時,陳益群身疲力乏,口吐苦膽水仍被劉醫生拉出去出工。

沒過多久我們就被轉到武漢戒毒勞教所女子六大隊,在那兒陳益群、楊東香等人拒絕背勞教所條例,堅持學法煉功。惡警們經常拍桌打椅、惡言辱罵,且每晚不許睡覺、罰站一宿直至天明,持續達一星期之久。有一咸寧學員要煉功,就將她拖到雪地裏,只穿一件單衣凍。

王莉是湖北武漢學員,去年4月3日也被送往武漢戒毒勞教所女子六大隊勞教。去年七月的一天,王莉聞知其他學員的經文被勞教所惡警抄走後,前去要還,但惡警不給。遂和陳益群等學員絕食十多天。絕食期間多次被強行灌食,並且每天還要從事繁重的體力勞動。王莉、陳益群、魏月秀三人不配合邪惡,經常在勞教所大廳、操場煉功,惡警們就授意吸毒犯嚴清、孫建麗、陳力、徐春枝等人多次對她們進行毒打。有次出早操時,陳益群不但拒絕出操,還在操場上煉功,頓時遭到徐春枝等十多名吸毒犯的毒打,被打得鼻青臉腫,而惡警們竟都熟視無睹。


河北省博野縣不顧農時 抓捕學員

河北省博野縣靶場(在博野縣城西南方向東風路西),縣委、公安各領導利用國家正在嚴打之際,打著辦學習轉化班的幌子,放著大要案不辦,給自己開脫。農民忙於春播春種的大忙季節,把一些忙於農活的人們非法拘在一起,逼迫農民有家不能歸有地種不了,北劉陀王鳳霞被抓進轉化班,已失蹤兩個星期,家人每天哭著要人。政法委書記說:你們自己找人去吧?找回來我們也不去抓了。這是一個書記講的話嗎?人是你們抓來的,現在人生死不明你們一點也不關心,社會主義國家的幹部呀!

小店鄉、城東鄉對法輪功練習者隨抓隨放。有的還讓農民帶上幾百元的飯費去辦班。還有的到練功人家張口要一萬元錢。學習班的工作人員20來人每天陪著學習班的人吃魚吃肉。現在國家正在嚴打,這些人變相的大吃大喝這合民意嗎?到底是誰使人家破人亡有家不能歸。減輕農民負擔,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安徽消息

淮南某縣因怕「4.25」大法弟子走出來證實大法,強行辦轉化班。學員們無所畏懼,向他們講清真相,並揭露「自焚」疑點,啟悟了他們善良的本性,使他們站到了正義的一邊,將學員釋放並恢復工作及補發工資,有力地窒息了邪惡。

合肥合鋼公司三姐弟被強行抓走,辦轉化班。大姐是從單位被強行帶走的;二姐是晚上由家中撬門破鎖被強行帶走;弟弟也被抓走。合肥另一大法弟子因東市政法委開車前往住宅抓人,該大法弟子從家中走出來,現流落在外。


延吉公安迫害未成年大法弟子

吉林省延吉市有兩位年輕的大法弟子,年僅16歲,到北京去上訪,2001年1月6日被當地小營派出所接回後,將他們分關在兩個屋,對孩子們毆打,並將他們關了兩天,不給飯吃,兩個孩子坦然面對,毫不懼怕。怕他們出現危險,最後偽善地拿麵包哄他們吃。6日那天,同時將他們的母親(不煉功)誘騙到派出所,逼問她是否給孩子們錢讓他們上訪,母親說不是,派出所所長、副所長(一條腿拐)對她大打出手,母親一氣之下說"我告你們",所長惡狠狠地回答"到哪兒都告不贏",他們毒打了她一個多小時,那位母親頭髮掉了很多,臉被打腫了,就這樣她被無辜地拘留了十五天。8號這兩個孩子被送到了拘留所。因派出所說是坐飛機將孩子們接回來的花了錢,並因他們幾次上訪給他們帶來麻煩。派出所向孩子索要2000元賠償金,孩子的姨被逼得賣了房子來支付這高昂的費用。

延吉市一學員,因上訪被處罰拘留,十五天已到,不但不放人,反倒索要1000元賠償金,老人沒錢,他們將就強行扣他的400元的月工資,一直扣到1000元為止。他老伴患肺癌,家人僅靠這點工資生活,沒有這點工資怎麼生活,怎麼治病?學員的老伴無奈之下怒斥派出所沒有人性。

延吉市公安局政保科慣用手法是在提審時將學員一隻手從肩上拿過來,另一隻手到腰部,用手銬銬住,手銬下面夾一本書,然後變著法折磨學員,一銬一個多小時,兩個小時不等。


吉林省九台市飲馬河勞教所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九台市飲馬河勞教所對法輪大法弟子嚴刑拷打,並用幹重體力活、限制言論、散布謠言造成學員間對立、打罵、坐板時間長等手段進行嚴管,並以減期作為轉化方式之一,吉林省內各地分流一些大法弟子關在此,僅吉林市就二十人。


長春黑嘴子女子勞動教養所繼續迫害大法弟子

長春黑嘴子女子勞動教養所現在一有活就加班加點,強迫大法弟子勞動,睡覺的時間只有3-4個小時,有時吃飯時間特別緊,有的沒吃完就不讓吃了,整天在極恐怖的環境下渡過。管教連喊帶罵,給每個人定生產任務是超負荷的,很多學員都完不成。一大隊長就讓繼續加班幹活,有的累哭了,有的累得第二天起不來床。不決裂就用電棍打,三大隊的李士霞不決裂,用手銬把人反扣吊在床頭上,用電棍打,當時給打暈過去了,用電棍電的脖子上起了大泡,3-4個月也不好。

請世界善良的人們繼續關注長春黑嘴子女子監獄迫害大法弟子的情況。


山東省臨朐縣龍崗鎮政府強逼百姓買轉化材料,大肆搜刮民財

以龍崗鎮政法委書記夏傳慶為首的所謂人民公僕,自法輪功遭鎮壓以來,採取關押、打罵、高額罰款、抄家、沒收糧食等卑劣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還多次以辦"轉化班"為名強行關押學員。最近一段時間又強逼百姓買(法輪功)轉化材料大肆搜刮民財:只要以前煉過法輪功的人,不管現在煉不煉,都必須買所謂的轉化材料,每本100元(成本僅幾元),不買就抓或恐嚇。此舉在當地造成極壞影響,不僅敗壞了國家形象,還激化了人民內部矛盾,當地百姓敢怒不敢言。


安徽省黃山市大法弟子被誘捕勞教

據悉,安徽省黃山市女大法弟子邵春風於2001年2月,被當地派出所以她給其10歲姪子教功為理由,從家中騙出,再次遭逮捕。目前被判勞教一年,關押在合肥。呼籲社會各界關注,制止迫害。


廣州孕期大法弟子被抓

廣州大法弟子石教鈺於四月十四日左右在其住處(廣園新村)被警察帶走,現今下落不明。小石已有五個多月的身孕,其丈夫(廖曉洪,也是大法弟子)於幾日前失蹤。小石被帶走後,有一阿姨(大法弟子)前去她家進行探望,也被住在她家的警察帶走,幸機智走脫。後又有大法弟子吳少沖到她家後被帶走,現不知被關押在何處。請遇到這些大法弟子的善良人給予他們幫助。


廣東惠州公安濫抓無辜

廣東惠州大法弟子楊光,於今年元旦到天安門打橫幅,在廣場上被抓後當即被打斷一根半肋骨,在北京被關押半個多月後押回當地看守所,被判兩年勞教。就在其要被送勞教之前,其父病危,被特批在警察的押送下回老家探望,在他結束探親準備跟警察回勞教所時,突然意識到大法弟子無罪,應主動衝破邪惡強加給我們的罪名,於是決定不回勞教所,在其走脫後其父奇蹟般地脫離了病危。後來該弟子被通緝,警察為查問其去向不斷騷擾其家人,他家的保姆(非大法弟子)也被抓去關押了一個星期(本想關十多天,後被保出)。其以前廣州的同事夫婦(大法弟子)也因被疑與其失蹤有關被查找,其中林旭晟已被警察帶走,現被關押了整一個月,據悉被關在惠州,但其家人未收到任何通知,其妻也被迫流離失所。後又查到楊妻也是大法弟子,要強制拉她去轉化班,幸提前走脫。現夫婦倆有家不能回,家中五歲﹑三歲的兩個孩子只能由親戚照看。

在此正告惠州公安,大法弟子修煉無罪,和平伸冤無罪,不僅應該擺脫你們的邪惡控制,還要向你們追清所有你們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奉勸你們懸崖勒馬,不要再對大法弟子苦苦相逼,立即釋放被無辜關押的大法弟子,否則你們馬上就會得到應有的報應。

在此也提醒大法弟子的親人,你們的親人修煉「真善忍」不僅無罪,而且是最正的,請你們清醒地認識由於他們遭受迫害而給你們帶來的痛苦,請你們堅決地站在正義的一邊,主動抵制迫害,一起盼望光明的到來。正如師尊所講:「無論誰迫害大法,他都是人在跟神鬥,最後的結果是明顯的。


山東壽光大法弟子被抓

山東壽光大法弟子呂新增、牟樂雲(夫婦)深夜被闖入家中的惡警抓走,現被關押在壽光市看守所。

相關惡人: 壽光市公安局內保科科長毛德星


現世現報一則 濰坊市虞河路派出所,是濰坊市迫害大法弟子七個最邪惡的派出所之一。最近,全所公安人員病魔纏身,都已經到了輪不開班的狀況。全所上下病號不斷,怨聲載道。

這就是破壞大法邪惡之徒可恥下場的開始,望看到此消息的濰坊市其他公安人員引以為戒,為自己的未來留條路,不要最終成為江澤民的陪葬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