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4月26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網2001年4月26日】 高音喇叭窒息邪惡

4月初的某天,大法弟子在張市宣化看守所放置了一個高音喇叭,播放內容為「有關邪惡轉化大法弟子的罪惡手段」,大約播放了半小時之久,有力地窒息了邪惡。



堅定正念,邪惡自滅

前一段時間,一位大法弟子白天在發放真相材料時,被抓到派出所。當時,他還有部份材料沒發完,他想怎麼才能把這些珍貴的東西送到有緣人手中。晚間,兩名看管的警察把他的雙手銬在暖氣管道上,到對面的房間看電視。他輕輕一捋,右手就從手銬中脫出。這位弟子就左手戴著手銬從窗戶跳了出去。翻了一座山到附近的縣裏,發完了剩下的材料。4月24日,該弟子再次被抓,他想決不能被邪惡帶走。警察到他以前租的房子裏搜查,車裏就剩司機看著。這時司機回頭發現吉普車後輪車胎癟了,就開車到一個最近的修理部去修。這個修理部卻不能修。司機只好開車到遠一點的修理部去。這位大法弟子打開車門,再一次衝破邪魔的干擾,融入正法的洪流中。任何時候只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堅定正念,邪惡自滅!



山東平度市委書記張相逢重金懸賞抓捕大法弟子

進入4月份以來"還大法清白""法輪大法好"等,噴滿平度大地,這可嚇壞了市委書記張相逢,便下令瘋狂抓捕學員,重金懸賞在外流離失所的弟子,小學生都知道抓一個噴字的賞四千元。

大法弟子趙洪敏因學員說出她關係到真相材料的事被抓,於4月21日在平度公安局秘密失蹤。望善良的人們關注她的安全。

有消息說山東省平度市原大法學員綦書傑於4月14日被抓後,已被邪惡公安轉化,近日來他領著邪惡公安到處抓在外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請在外的弟子注意安全,望善良的人們不要配合邪惡的破壞。

平度市委市政府唆使小學生亂寫亂畫攻擊大法。為了孩子及你們的未來,望各位善良的家長管好自己的孩子,不要參與迫害大法的犯罪。



山東平度市殘害百姓

山東平度市兩目祝溝鄉政府及派出所部份惡行:

於2000年臘月初9晚上11點左右,這些惡人開始瘋狂抓捕學員,他們有的把門砸碎,有的翻牆進去,不管學員穿不穿衣服都強行抓走,共抓十餘名學員其中有兩名已不煉的,先拉到派出所打完後再集中在鄉農機站進行殘酷迫害十幾天。這些敗類用燒紅的煤烙學員的臉,把學員綁著,只讓穿一件秋衣褲赤腳站在冰雪上再澆上盆冰水,去年臘月的天氣很冷,學員腳上的肌肉被凍傷。半月後才能下地走路。惡徒用煤銑、木板打學員的臉,被打得臉血肉模糊,臉嚴重變形,用煤鉤鉤打學員後背和脖子,把學員綁著打倒後用腳踢臉,只要堅定說煉的學員就天天被打、被凍,鄉政府幹部穆春揚在打學員之前說:"我'閻王爺'又來了。便開始毒打學員並在眾人面前污辱女學員,並和一姓潘的毒打一女學員的前胸及乳房,姓潘的用火鉤鉤學員的陰部。由於學員經受不了邪惡敗類的嚴酷折磨,被迫寫了保證書,每人又被非法罰款3000-5000元。其中一政府官員說:"只要你們不煉法輪功,男的去殺人放火,攔路搶劫,女的去賣身都行,政府不管,煉功就不行。" 一工委主席對學員說:"認認我,我姓王,我黑道白道有的是人,我叫你死在哪兒你就死在哪兒,你信不信。"請看:吞噬著人民血汗的官員們都幹著甚麼?張相逢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惡人榜;
平度市委書記; 張相逢 電話; 7362355
平度市長公開 電話: 7361000
平度市市人大; 楊寶芹 電話; 7368668
平度市政法委 電話: 7364722 下令重金通緝流離失所的學員。
平度市公安局政保科; 石維兵 電話; 8319300 已把九名大法學員送進精神病院,十多名學員被送勞教,上千名被扣押拘留罰款,兩名學員被迫害致死。

打手: 於斌 孫玉海 等
平度兩目鄉政府官員;邪惡之徒 穆春揚 潘X X
派出所打手:張軍建用燒紅的火鉤烙學員前額,傷疤至今還有。
惡警:李堯國 於濤 呂勇言 張發仁 張德剛 龍X X 覺X X



來自重慶女子勞教所的報導

2000年12月28日,為了破除邪惡的包夾制度,晚飯後在壩子中很多弟子背誦《論語》,馬上包夾的‘藥教’連拖帶打將法輪功學員拖回舍房,其間,大法學員被打被拖仍在背經文,回舍房後有人堅持煉功被‘藥教’毆打,後被帶銬子關小間,之後絕大多數學員以絕食抗議(五天)全體學員被囚於舍房內幾天。2001年1月27日強行叫法輪功學員收看焦點訪談,在播出誹謗大法之時大法學員說出了「窒息邪惡」「法輪大法是宇宙真理」等話,一時被幹部、’藥教’打罵,用不乾膠封纏嘴。2001年1月8日中午集合中全體大法學員起身背誦「法正」並開始以不報數來抗議對我們的迫害。24小時包夾制度限制背法、煉功、說話,同時又被連拖帶打回舍房。此間的幾天,每天都有大法學員因背法、煉功被毒打,有學員因擦黑板上的誹謗大法的文章被用細繩反綁、反銬(俗稱蘇秦背劍)等。有大法學員絕食幾天,後強行到所部開「認清形勢------」大會,會間二、三中隊部份學員講出「法輪大法是正法,師父是偉大的主佛」「破壞大法天理不容」等,被幹部、藥教堵住嘴封膠,抓頭髮,扭手,卡脖子等,此後全體大法學員被罰站。每天16─17小時直到2月22日。其中被銬最長的二十多天,有被戴十五天的,半個月內不能洗漱,夜間和衣躺地,沒有遮蓋,開門睡覺,大小便用盆裝,放在身邊,直到裝滿才倒。24日強行要每個學員穿所服,戴勞教學員的胸牌,不穿的被「藥教」扭手、拳打腳踢、甚至脫光衣服只剩下內衣。26日集合時部份大法學員背《論語》又被毒打,一些人被戴銬(腳踮起來,背後反銬)七天後解銬罰站(從起床到晚上半夜查夜)。


另在2001年1月7日勞教局、司法局組織一個姓金的人來做「轉化」工作,大法學員正當提出「我們不聽謊言」,一功友被打,被扭手、捂嘴,甚至被戴上手銬按在地上聽……



廣州東山區政法委非法關押轉化大法學員

廣州東山區政法委非法關押了約20名大法學員,在梅花園廣州軍區第四招待所,這些學員是春節前和「兩會」前被綁架、抓捕到此處的,最長的關押已近四個月。學員中已有兩人被送去槎頭勞教所,一人被送去黃埔戒毒所,一人回家受監視看管。目前仍然關押16名學員。有關人員稱「不轉化者」將無限期關押,送往花都強制「轉化」。

為封鎖消息,規定此處的一般工作人員不得歸家,實際上也受到「關押」。有關部門害怕工作人員知道了真相和事實反而被學員轉化,不敢讓工作人員與堅定的學員多交談,雇請臨工或下崗警察頂替正式工作人員。此處原為「東山區法制培訓中心」,現正式成為多次迫害大法學員的基地。奉勸主辦單位東山區政法委,東山區公安分局及各街道辦事處、居委會的工作人員:不要正邪不分,善惡不辨,助紂為虐,積極執行上邊的違法要求和命令,迫害大法學員。善惡必有報應,害人亦害己,這是天理!

惡人名錄:
李志昌:東山區政法委主任        
梁添新:下崗警察 13610025705
張文勝:東山區政法委副主任
梁瑞光:警察
張玉東:東山區綜合治理辦公室主任 13922136891 
王廣傑:警察
許鎮波:東山區政法委副科長                
梅花園四所辦公室020-87700210轉26205



湖北省人民醫院附屬一醫院院長出賣醫德和良心

湖北省人民醫院附屬一醫院(現改名武漢大學亞太醫院)院長黃叢新,以及精神病科主任王高華(男),副主任王曉洋(女)。自從99年7月20日到目前為止,一直充當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的幫兇。為了賺取黑心錢,出賣醫德,出賣良心,和市公安局相互勾結,把精神病科變成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監牢,使它們的犯罪成為合法化!僅我們知道的情況,醫院已先後關押了四名學員,至今還有一名姓姚的學員失蹤,被它們迫害得生死不明。其中又屬副主任王曉洋邪惡至極,她口口聲聲說:「我就要當壞人,誰敢把我怎麼樣?」殊不知善惡有報,等待她的將是正義的懲罰!

在此我們呼籲全世界有正義感的民眾都來幫助法輪功,制止它們這種慘無人道的迫害!

武漢市武昌區解放路238號,郵編430060
總機(027)88041911 88041919;院長辦公室 (027)88046360;傳真(027)88042292



廣東省惠州市違法迫害大法弟子部份情況

楊利紅、周利、季秀梅、雷建明等大法弟子因進京上訪或向群眾散發講清真相的材料,被判勞教兩年,送去廣東省三水市執行,至今未釋放。

陳強等6位大法弟子因堅定修煉大法,被惠州市政法委等部門強行關押在惠州市勞教所,舉辦轉化班。轉化工作仍未結束。

李衡軍因進京上訪被關押在惠州市看守所16天;李觀萍、陳敬松等弟子因進京上訪或向群眾散發講清真相的材料,從2000年1月至今一直被關押在惠州市看守所。

惠城區黨委、政府及政法委等於2001年1月下令將惠城區的大法弟子強行關押,有工作單位的由工作單位關押,沒有工作單位的送進戒毒所關押,不准回家,至今已有3個月時間,仍未放出。鄧愉平、黃偉英被關押在惠城區農村信用合作聯社辦公大樓內;季成、張海寬、馮果夫、李淑君、鄒梅新、李桂英等十位弟子被關押在惠州市衛國機械廠招待所,其中一位弟子父親在家鄉病危,多次打電話要其回家,惠城區政法委、惠州市政法委等部門不准其單獨回家,要回家必須有公安人員陪同,而且要承擔公安人員的所有費用。這位弟子由於家庭經濟緊張,至今未能回家探親。

對上述四種以外的弟子都有監控,監聽電話,監視行蹤,並且落實了責任人;惠州市黨委組織部等部門要求是黨員的大法弟子寫保證書,保證不參加修煉、不參加大法的任何活動。



近日,長春市各地區居民委主任開始對其所管轄區域的大法學員進行登記,請各界給予關注。


「五一」期間北京又將舉辦「轉化班」

據悉, 「五一」期間北京又將集中堅定的學員,舉辦所謂轉化班,"轉化"期間一切費用都由學員負擔。

政府的行為不但違背天法,也違背人間的憲法及法律,希望大法弟子共同抵制這些迫害。



山東高密市大法弟子邱淑梅被迫害情況

邱淑梅,女,22歲,山東濰坊高密市柴溝鎮邱家大村人。因修煉法輪大法,於99年7月22日被山東高密市柴溝鎮政府無故關押七天,並以拘留、勞教相威脅。邱淑梅不予理睬,放出後立即進京上訪,返家後被柴溝鎮派出所送往高密市拘留15天,高密市公安局對其體罰、毒打,柴溝鎮派出所警察李某、馬某多次恐嚇其家人,致使邱淑梅的雙親臥病在床。2000年10月8日,邱淑梅又被柴溝鎮政府抓走,無故關押了一個月,並遭柴溝司法所惡警田華多次毒打,罰款2000元。2000年12月10日邱淑梅再次進京上訪,因不報姓名地址,被北京市公安局遣送至外地,返家後又被高密市公安局抓走,刑事拘留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