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4月21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通知】師父於2001年4月10日在明慧網發表了題為「建議」的重要新經文。請大家儘快設法將經文傳給每一位大陸大法弟子。合十。


永年縣部份公安人員迫害法輪大法弟子真相

自江氏一夥非法取締法輪大法後,永年縣少數公安人員為了討好上級公然「以權代法」牟取暴利,嚴重侵犯了大法弟子多項合法權利,現經查實,公布於眾,讓人民來認清這些人執法犯法的偽善面目。

大法弟子本著和平,善意,向政府,世人講清真相以來,永年公安非法反覆拘留3個月後非法勞教,嚴重違犯了公安處罰條例6條(2)拘留時間1---15天的規定,並非法處以500---5000元不等的嚴重罰款。40人余次(均無收據)。

在江澤民的「政治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身體上摧殘」的精神指導下,對不轉化者,寧可家破人亡,也不放過一個,決不手軟,至今為止非法勞教的有:

劉海峰(何營村 2年) 候曉霞(石北汪村1年)
何世國(北護駕村2年) 李便群(陳溝村 2年)
劉蓮香(杜劉固村2年) 謝寬金(杜劉固村1年)
劉竹香(頭業村 3年) 王俊英(李溝村 2年)
楊玉秀( 1年) 李立紅(杜劉固村1年)
喬崗 (城關鎮 3年) 閻金嶺(洞頭村 2年)
王春化(北杜村 1年) 楊捧蓮(席莊村 1年)
劉書芬(名關鎮 2年) 候雙芹(名關鎮 1年)
趙素雲(名陽村 1年) 程引風(名陽村 1年)
粟香婷(七里店 1年) 夏美雲(名陽村 1年)
趙蘭風(名陽村 1年) 等共21餘人

非法刑事拘留的大法弟子:
朱利民 李建華 趙振京 程麗敏 慶雲 張聚安 劉清的 劉志華 程培聚 張永芳 李建民 張春風 劉建鋒 趙代萍 高紅的 王民景 鞏雙芹 李相會 張紅旗 宗敏 武蘭君 等44餘人次

非法行政拘留的大法弟子:
呂利芬 趙傳傑 趙傳科 張金星 程小平 李麗娟 劉四旗 趙彩霞 董美榮 李芹中 郝英坡 岳社國 李振中 高殿貴 郝志順 變娥 張風娥 候蘭芹 周美玲等69餘人次

王世嫌:原610辦公室主任,政法委副書記。在職期間與公安局政委劉朝彬,政保股股長陳聚山等人每逢特殊的日子如:(4/25 7/20 10/1 元旦 春節等)指使鎮政府,街道居委會人員跟蹤學員,夜間上房偷聽,24小時學員家監控,以辦「學習班」為藉口刑事拘留學員,騷擾學員及家屬的正常生活。

王世嫌在「學習班」上狠毒對學員們說:「你家有一萬元罰你九千九百元,剩下一百元讓你們喝玉米麵糊,餓不死就行,你們家有值錢的電器全部拉走。

有時和學員談話中說:」甚麼是受賄?喝幾瓶酒,吸幾條煙也算受賄?」所以每逢特殊日子王就大發橫財,王用學員家屬的血汗錢養肥了自己也買通了他的升遷之路,用大法弟子的身軀作為階梯等上了計劃委員會主任之肥缺。如此靠打壓法輪大法起家的人在領導崗位上只能是禍國殃民。

王,劉,陳等為了保職,晉升,不斷從北京走後門請客送禮,以每個學員2000元的代價銷掉永年上京弟子人名,由於直接助長了北京公安人人為錢亂捕亂抓的行為,敗壞了社會風氣。

在本縣迫害學員家屬交500---5000元的罰金,給政府造成極壞的影響,給家庭造成了無法挽回的精神痛苦。其三人罪大惡極。

經王世嫌批准勞教大法弟子21餘人,非法刑事拘留大法弟子44餘人次,非法行政拘留大法弟子69餘人次。

劉朝彬:永年縣公安局政委,邯鄲人,為了早日飛出永年縣,唯有借打壓大法學員實現目的,所以做事笑裏藏刀,陰險毒辣,並伙同王世嫌,陳聚山等人非法勞教大法弟子21餘人,非法刑事拘留44餘人次,非法行政拘留69餘人次。

劉朝彬經常喝酒亂性,酒後無德的惡習,只要喝上一點酒,便在拘留所辱罵大法及摧殘學員,在今年春節下雪最冷的時候,劉效仿馬三家看守所的流氓手段在永年大加發揮,野蠻的讓女學員脫掉棉衣在冰天雪地裏凍了近一個小時,期間有學員在拘留所煉功劉便對所長及看守施壓說:「發現誰煉功拉到雪地赤腳挨凍。」因為有20多名學員集體絕食4天抗議非法關押,指使看守人員不聞不問,還惡毒的說:「再餓他們十天半個月再說,他們身上都有功。」

在北京,永年駐京辦,劉及姓魏的幫兇把駐京辦變成了毒打學員的魔窟。它們從密雲看守所駐京辦押解學員時,在汽車上問學員還煉不煉,學員說煉,就用皮帶猛打頭部,滿頭被打的鼓起大包。魏幫兇嘴裏問著學員包痛不痛,手卻使勁摁,增加學員的痛苦來取樂,在經過天安門廣場時用皮帶勒住學員的脖子說:「這樣就跑不了。」在駐京辦內劉朝彬和魏幫兇輪流專用腳踢學員的下巴,脖子等處,劉朝彬因踢學員用力過猛被反彈坐在床上,如果不是大法學員,下巴早被踢碎,人早被打殘。在駐京辦的所有學員人人都遭到了劉與魏的暴打和折磨。學員身上帶的錢,BP機等物全部被二人掠走,並對學員說:「這些人夠滷一鍋的,送他們去狼窩(拘留所)」。劉不通過任何手續,就在辦公室隨口就定勞教學員幾年和任意延長拘留時間,非法辦案。在敏感的日子親自出馬自恃是公安局政委的牌子不出示任何有效證件非法搜家,翻家。經常白吃白喝,收受學員家屬的財務等。

陳聚山:永年縣正保股股長,與王世嫌,劉朝彬等人狼狽為奸,助紂為虐。
陳聚山經常帶領政保人員,在沒有任何證件的情況下,知法犯法多次搜家,並強行拉走學員的大法書籍,大法資料,法像,煉功音樂,講法錄像帶,電視,錄像機,錄音機多台等生活用品,充份起到了馬前卒的作用。

陳聚山在拘留所因一名19歲的女學員拒絕照相,陳聚山指使惡警打學員,並強行摁在地上跪著照相。我們不禁問一句,陳聚山你有就沒有子女嗎?竟如此折磨一個19歲的女孩子,良心何在。

陳聚山在拘留所弄虛作假,他知上級部門要到拘留所檢查工作,便迫不及待的打掃房間,並用手機不停的聯絡,打探檢查領導已到了何處,檢查領導的車開近了,就強迫學員聽他高聲讀污衊大法的書籍和他從報紙上收集的反面報導,好讓領導知道他的工作好,掩蓋虐待大法弟子的罪行。

陳聚山變相收受學員家屬財物,在流傳已久的高檔煙酒商店,學員家屬在其中購買的名煙酒只讓商店開發票,以供他本人或其家人來領取或退換成現金,對外聲稱不受賄,如此受賄的不止其一人。在陳和指導員尤考會,司機尤先鋒,陳曉陽等人對學員輪流值班審問,輕者帶手銬十多小時不讓睡覺,重者打耳光,用腳踹等手段折磨學員,有學員家屬說:「政保股的人中午不回家吃飯,就等人來請吃請喝。

現出獄的大法弟子合法要被押的現金,手錶,提包等物品,他們至今不還。

大法弟子在獄中,以堅不可摧的信念抵制邪惡,助師世間行。其中李溝的王均,陳溝的李便群進京合法上訪,被抓進監獄後,絕食抗議17天,每隔一天從鼻灌食一次,其中幾次強迫帶手銬,至今不渝。皮棉倉庫的劉志華,因貼大法標語,向世人講清真相被刑事拘留,絕食要求無條件釋放,十多天後竟無人問津,19歲的女學生只因在牆上寫了一句「法輪大法好」就被帶上手銬腳鐐。去年學員在拘留期間正值寒冬臘月,一個多月不讓喝熱水,水管停水6、7天,學員用雪洗臉,大部份學員便血。去廁所時間稍微長一點就往廁所裏扔雪,稍不順心就罵人,甚至連僅有的採光窗關閉了兩天。如此迫害學員天良喪盡。

在此我們正告少數邪惡公安,看守和配合邪惡灌食的獄醫等,我們將收集有關人證,物證,在法輪大法平反之日將你們押上審判台,接受法律的公正裁決。

同時,也希望公安的家屬,能儘快勸說親人懸崖勒馬,不要被暫時的利益所動,執迷不悟危害家庭及親朋好友。

現把迫害學員的部份名單列舉如下:
王世嫌(後馬營村人):原610辦公室主任兼政法委副書記。宅電:6818788
劉朝彬:永年公安局政委,邯鄲人 。宅電:3024118 BP:198─3100299 手機:13803296899
陳聚山:永年縣政保股股長。 宅電:6827189
尤考會:永年縣政保股指導員,六星村人。
陳曉陽:惡警
尤先鋒:司機 。北杜村人。



揭露邪惡

李季光(化名),女,48歲,原某某廠職工,因工廠效益不好,97年徹底停產,我就開始了流浪生活,沒有經濟來源,沒有房子住。因為身體不好,有胃病,氣管不好,每年打針吃藥是常事。我是96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自修煉後,病消失了,身心健康,越活越有精神。99年7月江澤民把「法輪功」定為×教,因為我身心受益,我想政府不了解真實情況,我要向政府介紹法輪功修煉者的真實情況。所以我於2000年2月進京上訪說一句真話。xx市xx派出所把我送到拘留所拘留15天,15天後,派出所提審,只要說「堅持煉功」就加期兩個月。因為我是單身,又沒有住房,派出所片警認為把我放出去後沒法看我,怕我進京,如進京就會連累他們,使他們經濟受到損失。因此,我在拘留所被非法拘留近7個月(2000年2月23日-----2000年近9月12日)2000年7月,夏季氣溫高達40℃,拘留所內超員關押,監室內空氣不流通,我因缺氧一直是頭暈、嘔心,瘦成皮包骨頭。拘留所的管教人員通知派出所,希望他們把我接回去。可是派出所置之不理。黑龍江省喇嘛甸化工廠的大法弟子張鐵燕就是因為缺氧窒息而死,很多有類似症狀的法輪功修煉者都被陸續接走。派出所為了自己的利益,減少自己的麻煩,寧願讓我死在拘留所裏,也不把我接出去。直到2000年9月12日,拘留所內已經沒剩幾個法輪功修煉者,他們才來接我。

接出後直接到街道,片警和街道工作人員逼迫我寫保證書。隨後叫來我的姐姐和姐夫,我姐夫在他們威脅下寫了一份看住我的保證,這樣還不行,他們仍然要我寫保證,我不寫,他們就說還把我送回拘留所或送到勞教所,我說:隨便送哪兒,保證我是不會寫的。

因為廠停產了,我沒有單位管,區委書記於xx承包管我,為了他的名利不受損失,我被關押近七月,都是於書記做出的決定。

2001年1月20日,因為快過年了,我去姐姐家看望母親。當晚我正在洗衣服時,街道徐主任和王副主任,還有兩位警察來到我姐家,先問我是不是李季光,還煉不煉功,我說煉。然後他們說區委書記在街道等著我,想跟我談一談。我說:這麼晚了,我不去,要去也得明天再說,他們不同意,一定要現在就去街道。這樣僵持了很長時間,最後他們四人連拖帶拽把我拖下樓,當時我就穿著一條單褲,一件毛衣,腳穿拖鞋。最後拖鞋也被弄丟了,我光著腳被他們塞進車裏。強行拉到街道,區委書記根本就不在街道,那只不過是個藉口。過了一會兒,片警王x來了,他問我這段時間都在哪住,有第三者證明。我告訴他,這是我的私事,我沒有犯法,沒有義務回答你的問題。後來街道李書記找我談話,讓我寫保證書,悔過書,或揭批之類的東西,我不寫,他大發雷霆,揚言這個態度就送你去勞教等等。我在街道關了兩天,22日,王勇和街道的兩位工作人員一起到廠裏我存放行李和東西的房間,翻到一張手抄的文章──《同修,你還要沉默多久》。當晚,他們就把我送到拘留所,拘留15天。到期後,王勇來提審,問我還煉不煉。我說煉。王勇說,只要說煉就不放你。接著就加期兩個月。2001年2月17日,政保大隊董大隊長陪同兩位區領導說要和我談一談。他們希望我通過這段時間的反省對「法輪功」要有個認識,最好寫保證或揭批之類的東西,就可以回家看望並照顧母親。我說:「我沒甚麼認識,也不會寫甚麼保證,我就是因為要過年了看我的母親,你們把我從家裏拽到這兒來的。」聽我這麼一說,他們就打斷了我的話,說:「不對,沒甚麼事能把你關在這兒嗎?」口出穢語,我一看不讓我說真話,那麼我就不說了,他們看我態度堅決,就讓我回監室了。2001年4月10日,管教叫我說:區領導要跟我談一談。我一看其中有一位是上次來的兩位領導之一,剛開始,那位領導態度和氣地說:「區委於書記委派我來看看你,你母親80多歲了你也不想管她了,寫個保證就可以出去照顧你的母親,盡你的孝道。」我說:「不是我不管母親,是你們不讓我管。我也不想到這兒,這次是你們從我母親跟前連拖帶拽,硬是把我們母女分開,把我關在這裏。他馬上打斷我說:「根本就沒這事兒!」我說:「上次你們就不讓我講出事實,你還罵我」。他一聽這話還不承認。就這樣他才聽我講述了從家裏抓出來的經過。他不相信,我說:「跟我一個監室裏就有6個大法弟子是從家裏被帶到這兒的,只要說煉法輪功,就拘留。」他們說:「不相信」我說:「那我還不相信你們。去年我就因為進京說了一句真話,這次你們又騙我說區委書記找我談話。我不是不想相信,而是你的言行讓我不能相信你們。」他們讓我寫保證,悔過或揭批之類的東西,我不寫。現仍在超期關押。



對付邪惡轉化的辦法

我們被關進邪惡地轉化班的時候,採取了默誦老師經文地辦法,不讓邪惡地聲音往耳朵裏灌。請告訴大家堅持正念,背誦經文,並且按照老師新經文的要求,揭露邪惡,講清真相,維護大法。

2001年4月20日



遼寧本溪消息:

本溪市大法弟子李豔芳,女,25歲。於2001年2月27日在一家私營看護班正常工作時,突然闖進幾名惡警,無任何理由強行將李(已懷孕)和另一大法弟子帶走,現被關押在本溪市看守所。希望社會各界給予關注、支持。

2001年4月20日



揭露四川省綿陽市新華勞教所「轉化」內幕

我叫徐濤(化名),現年27歲,四川攀枝花人,因三次進京上訪講清實事真相,,卻被判勞教一年,於2001年1月從綿陽新華勞教所解教。

下面特將我們在裏面被迫害和轉化的實情揭露出來:

2000年5月9日,我和本市的另兩名功友,被送進新華勞教所。剛到入所教育大隊就被列為「頑固不化的保護分子」。每天每人都有幹部安排的兩名犯人24小時跟蹤,不准我們和其它犯人及功友講話,不准煉功。當然,勞教所的惡劣環境更是非人所能想像的。出於「正法」的目的,我們各自每天半夜都起來煉功,這並不影響別人休息,但都被強行摁倒在地,最厲害的一次是天不亮就實行了強制手段:我雙手被銬在石柱上,另一功友被五花大綁,勞教所內稱「捆警繩」,方亮雙手被吊在晾衣服的鐵桿上,而且雙腳離地。犯人還不時氣急敗壞的用手和腳踢打侮辱我們。有功友因體力不支還出現了十分鐘左右的休克,這時,入所隊的幹部才放開我們。事後又對我們三人進行輪番審問,面對我們當時洪法的熱心與坦誠相待一時束手無策。

第二天,入所隊的幹部們採取了卑劣的手段,用貼標語,辦板報和強制入所隊一百多名不知情的犯人喊口號。每天上午和下午讓我們三人站在台上成為入所隊的「批鬥對像」,其中有一名犯人因拒絕喊口號而被提到台前,也成為批鬥對像。當時我舉起雙手作「頭前抱輪」,被衝上台前的兩名犯人按翻在地。當時只聽到下面嘈雜的聲音和有人喊「打死他」。也許是我的這一舉動感動了上天,當時天空烏雲密布,斗大的雨點傾洩而下,於是這場批鬥大會草草收場。

第二天一早,我被送進新華勞教所四大隊磚廠進行他們的第三步轉化措施。於是更邪惡的一幕開始上演。

新華勞教所四大隊被當地人稱為「魔鬼中隊」,因為在這裏的人將「享受」人間地獄般烈火的煎熬。四大隊磚廠是四川省最大的磚廠,這裏的每個犯人每天工作時間最少十幾個小時,最長的是二十四小時工作,全部是重體力超負荷的人工作業。很多犯人講2000年3月初才實行所謂的文明管理,以前幹不動活就有監工和管教用馬鞭打----一切違法的行為在這裏都是合法的,也沒有人能夠告倒他們,因為他們是政府的暴力機構。在這裏出現自傷自殘的事更是屢見不鮮,而強迫犯人超時無償性的勞動所創造的價值,便是新華勞教所盈利的方式。

磚窯裏的溫度高達七八十度,工作用的勞保用品要自己用錢買,有的犯人沒錢就只有把衣服袖子割爛當手套。更可氣的是新華勞教所拉磚用的二輪大鐵車大部份的車輪都是變形的,而一車磚的重量高達一千三四百斤左右。我曾親眼看見出窯組的犯人在夏天高溫下穿著濕棉襖進洞下磚,五分鐘左右濕棉衣便會熱的冒煙,我也曾被強迫關在窯洞裏下磚,幾分鐘後汗如雨下,身體嚴重脫水,五臟六腑猶如烤熟了一般,後因體力不支,被犯人強迫拉磚,一千多斤重的磚是我體重的十多倍,根本無法拉動,又被犯人臭罵了一通,使我的『身』『心』都受到極大的摧殘,現在回憶起來仍不寒而慄。

當時的管教幹部又趁機幾次勸我寫悔過書可免皮肉之苦,我沒有答應,再大的苦我都能忍受,因為我知道------修煉法輪大法沒有錯!

晚上回到寢室還要打掃操場衛生,還要被強迫「嚴管」:從晚上八點半在操場和其他幾名法輪功人員罰站到深夜十二點才准回寢室睡覺。第二天清早四點鐘又被迫起來打掃操場衛生,五點鐘開早飯,半小時後天沒亮又出工繼續白天「非人的機械式作業」。

在工地上,樂山的童功友昏倒了;樂山的站長賀尤佳也被迫寫了悔過書;攀枝花米易的黃天才因為受不了二十四小時作業的折磨也被迫寫了悔過書。這些消息傳到我耳邊時,我心裏唯一的念頭就是:我不能倒下,因為我是大法弟子。

一個星期、兩個星期每天都「吃著牛馬食、幹著牛馬活」的我開始力不從心了。後來因為我用絕食的方式要求合法煉功,拒絕出工。我於2000年6月又調回了入所教育大隊。

我希望所有有正念的人都能重新去了解法輪大法,為甚麼江澤民犯罪集團導演的一幕幕自殺和自焚事件會遭到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受益者的反對?為甚麼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善良的民眾會被抓、被打、被拘留、被拘役、被勞改、勞教、判刑,煉功有錯嗎?向世人講清受益的真象錯了嗎?告訴世人法輪大法是正法而不是x教就應該把牢底坐穿嗎?

如果江澤民一夥的行為是合法的、是對的,為甚麼害怕法輪功學員上訪?為甚麼對法輪功學員「軟硬兼施」的進行所謂的『轉化』呢?又為甚麼把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受益者(人民群眾)推向政府對立面進行著百般的栽贓陷害與斬盡殺絕呢?難道這就是維護所謂的「人權」嗎?難道「棄善從惡」「棄明投暗」苟且偷生般的「識時務者」真的是「俊傑」嗎?

當然,真相總有大白的一天,善人終會名垂青史而惡人總有遺臭萬年的報應,當歷史翻過這一頁時,留下來的世人會看到偉大的佛法在人間展現。

大法弟子
2001年3月30日



我們為甚麼堅信法輪功

米易縣20萬人口。1994年米易縣法輪功輔導站成立。並在縣民政局註冊登記。法輪功學員的修煉活動一直在政府的管理之下,各級政府領導對法輪功學員都有了解,知道他們是好人。

1999年7月22日以後,縣各級政府在中央及上級的高壓下,對堅修法輪功的學員採取各種殘酷鎮壓。有幾百人次被關押過或進過強制轉化班。有10人被勞教過,9人被判刑。粗略統計如下:

米易縣撒蓮鄉周成會,女,55歲,被判8年。
攀蓮鎮典所村四組張家榮,女,37歲,被判5年半。
米易縣撤連鄉宋軍,女,34歲;王元品,男,56歲;
丙谷鎮莊得靈,男,60餘歲;張正煥,女,50餘歲;
桂榜鄉張紅英,女,35歲;
草場鄉李銀奇,男,38歲;
坪山鄉中學教師曾世華,男,36歲,他們分別被判了1-5年的刑期。現在米易看守所仍關押著10多人,他們因2000年12月14日張貼大法真相時被抓的。

那麼,甚麼原因使我們在如此強大的壓力下仍堅信法輪功呢?這是因為我們在法輪大法的實修過程中不斷領悟和證實到的法輪大法是宇宙根本大法,是超常的科學,
決不是說教與唯心。

如被判了1年半的丙谷鄉學員莊得靈給我們講過他的情況,沒有修煉以前他有許多種病,特別是結石病,每年要花很多錢都解決不了問題,修煉以後自行排出一百多粒結石,所有的病不治自癒。在修煉的過程中多次看到和感受到法輪和老師的法身的真實存在,同時還有其它的超常感受。所以,當大法遭到邪惡鎮壓後多次進京上訪,多次參加法會,並盡力講清真相。

坪山鄉中學教師曾世華第一次去北京上訪回來後,在壓力下「轉化」了並被錄了像。政府還把他的錄像在電視上播放。結果不久,曾世華悟到自己錯誤又去北京上訪現已被判3年,但仍很堅定。

這種例子還很多,如丙谷鄉的陳正芝、范盛美,丫口鄉的曾夢福等。這正如我們老師所說的「強制改變不了人心」。

作為我本人來說,在修煉過程中也有許多執著心沒有完全放下。有些地方做得不好,但我會以法為師,不斷修正自己。我修煉不是因為身體原因,而是自己本來就相信有佛、道、神的存在,相信善惡終有報。在這幾年修煉中,我逐漸證悟了李老師在《轉法輪》一書中講的許多超常的現象及狀態都是千真萬確的。如法輪、氣機、天目、灌頂、周天和玄關等等現象。過去我都有多次親身的體驗。

而現在,我幾乎24小時都能感受到佛法的偉大和殊勝,對法輪大法及李老師也就更是無法言表地崇敬和愛戴。正如老師講的法輪大法的博大精深「只有修煉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層次中才能體悟和展現出來,才能真正看到法是甚麼」《精進要旨》之《博大》,「法輪大法學員對於宇宙真理的認識是理性與實踐的昇華。人類無論站在任何立場上否定高於人類社會一切理論的宇宙法理都是徒勞的」《精進要旨》之
《再論迷信》。

當有人想說服我放棄大法時,我真誠的對他們說「你們真的錯了,不管我們老師是不是救世主,但全世界那麼多人堅修大法,那麼多人心靈的昇華及切身受益,這是有目共睹的事實,歷史上的正法度人都是歷經磨難,但歷史也證明迫害正法的人終究會償還自己所造下的一切惡果。那麼你們又怎麼能強迫我放棄信仰呢?」

人們常說的「好漢不吃眼前虧」「識時務者為俊傑」「雞蛋碰不過石頭」等等,我都明白,但是今天我們許多學員頂住壓力,冒著生命危險,反覆告訴世人法輪功的真相,告訴法輪功是人們現在和未來的希望,信不信不在你自己嗎?「人生的路自己走。人自己的一念也會定下自己的未來。」「珍惜吧,宇宙的法理就在你們面前」。

大法弟子 楊順法 2001/4/13



大陸消息

瀋陽市張士教養院組織了四個「幫教團」準備在5月1日前後對各區大法弟子進行邪惡的所謂「幫教」活動,張士教養院弟子提醒瀋陽市大法弟子注意邪魔在作最後的掙扎,千萬不要掉以輕心,不要輕易被邪魔帶走,要多學法,多在法上悟。

2001年4月19日



河北淶水縣大法弟子正在遭受迫害

淶水縣拘留所、看守所關押了許多大法弟子,他們強制學員每天勞動十多個小時,有的弟子因手被凍壞不能幹活,他們就下手毒打,然後給帶上手銬、腳鐐。有的因受不了他們的毒打和精神折磨違心地寫了「保證書」,並上了電視說是「轉化」了。因寫了保證書,家裏去要人,他們說轉化了也不放,如果想回家,就拿5000塊錢來。

現被關押時間最長的弟子已有10個月。最近他們又從半路、家中抓走幾個學員,並遭邪惡毒打。

淶水公安局電話:局長室:4523689
淶水政法委書記電話:4522028
淶水公安紀檢書記電話:4522039

淶水縣大法弟子
2001年4月



黑龍江省巴彥縣公安局新任局長李慶久的醜行

黑龍江省巴彥縣公安局新任局長李慶久曾在巴彥縣興隆分局任職。曾因貪污一買消防車的鉅款而被某報曝光。然而不知何時這位貪官竟調到縣公安局任三把手,如今又爬到一把手的位置上。現在他對法輪功聲稱要嚴打,說以前放出去的手續都不健全,以後要層層負責,嚴格把關。至今還有四名大法學員分別關在拘留所和看守所。其中兩個已寫了保證,但因家裏沒錢抽,至今已關押了五個多月了。縣「6.15」辦公室的主管張玉靜說:「我這個主管法輪功的怎麼連張連生啥時放的都不知道!?」顯然對下屬的工作態度大為不滿。


名為轉化班,實為非法監獄
──揭開河北省唐山市「法輪功」轉化學校內幕

一、河北省唐山市「法輪功」轉化學校(原紡織大學裏)是唐山市公安局和唐山市公交公司辦的又一個邪惡至極的魔窟,其本身並不是執法單位卻私自關人打人,收錢,名為「轉化學校」實則更勝監獄,並且入所後強行交納每月1500-2500元現金,直至轉化為止,轉化後還需交納5000元取保候審費。有些單位的學員,就先付錢後再從每月工資中扣除。名為轉化學校,其實一共才上過幾次課,其餘時間一個人一個房間,由5-6個人輪流看管,吃喝拉撒睡都在房內,門被管教人員24小時反鎖,玻璃窗用布在外面遮蓋上。管教隨時在外拉開布簾監視大法弟子在屋中一切,夜間也不許關燈,大法弟子一個人就在這間與世隔絕的房間中至轉化為止,更談不上人身自由,家屬來看望根本不告訴本人,更談不上接見了。

管教人員用滑稽、下流、邪惡的手段對待大法弟子,進行洗腦、顛倒黑白是非、造謠、欺騙大法弟子,順它者猖,逆它者怒。如:指使所謂被轉化的人到大法弟子房裏按著大法弟子的手強行燒師父的書,還將師父書上的像撕下來,偷摸放在大法弟子床下後反過來說是大法弟子將師父的像放在屁股下坐著,還說你這大法弟子怎麼竟把師父的像放在屁股下,對你師父這樣不尊敬,你師父不承認你是大法弟子了……將道家儒家和法輪功混為一談,誤導、譏笑大法弟子。

師父教導我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更高境界的人,我們中華民族也有做人的傳統美德,而這所名為學校中的「管教」卻逼迫別人做出連人都感到嗤之以鼻之事,又有何資格為「師」?以何為「教」?

大法弟子陸芝健(音),女,29歲,大學本科畢業,在河北省唐鋼設計院工作,於3月19日被單位強行綁架到河北省唐山市轉化學校。為抵制這種邪惡的迫害伸張正義,到該校後一直絕食絕水至今,現身體非常虛弱,但該校始終不放人。

因不配合它們經常遭到那些「管理教師」的打罵,該校還將陸芝健女士的母親接到學校,妄圖勸說陸女士順從他們,還蠱惑其母說:陸芝健絕食絕水出現生命危險就說是煉法輪功煉的。其目的是掩蓋它們邪惡逼迫的真象,嫁禍於法輪功。

現在該學校在裝修,準備省裏來參觀,預備辦2年。大法弟子有判刑的、有在看守所無限期關押的、有判勞教的、有在精神病院的。如今又出來如同監獄一般的非法轉化班,其實他們是利用職權假公肥私。一個普通職工較好的收入為幾百至一千元,況且現在下崗的無任何經濟收入的非常多,這個轉化學校每月每人收1500-2500元直至轉化為止,轉化後還需交5000元取保候審費,真是一個好的不得了的買賣,那麼這筆收入到哪去了?難道用於經濟建設了嗎?

該校自去年12月份開辦以來,已有80多人被強行關押,已被轉化的有60多人,轉化率號稱達100%,上過中央4台。

河北省唐山市「法輪功」轉化學校(原紡織大學分校,建國路立交橋東500米) 電話號碼:0315-3713316
校長:尹校長(唐山市公交辦公室主任) 趙技(唐鋼)
教師:張阿寧(唐山市學校教師,此人曾跟過師父二次班)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