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4月13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網2001年4月13日】 撫順教養院打死不轉化的大法弟子

在撫順教養院殘酷迫害堅修大法不轉化的大法弟子, 其中有一名大法弟子已被打死。其餘堅定的大法弟子被送往精神病院進行迫害,強行注射破壞神經的藥物。


母親被關精神病院 嬰兒嗷嗷待哺

顧朋,女,27歲,河北省保定市煙廠幼兒教師。

今年春節後,兩次進京和平請願。第一次,和丈夫抱著6個月的孩子被關押在天安門地下派出所,四五天後由保定公安人員接回,罰款2萬元。丈夫進市看守所,她進單位消防間。後調離幼教工作,到食堂擇菜做飯,並限制人身自由。一月份,她走出煙廠警衛大門,抱孩子再次進京證實大法被抓。北京惡警用電棍沿其頸椎往返電擊數遍。顧朋正念在心,並不覺疼。不報姓名、地址,以絕食窒息邪惡,母子安全返回。到單位後,繼續絕食,要回過去寫的保證書,並要求公安釋放其愛人。

南市區610辦公室同顧朋父母商量(其父為市警校副校長)是把她送看守所,還是送精神病院。家裏同意後者。現她已送精神病院三個月之久,每天強行吃藥、打針、輸液。原來好端端的一個人被折磨得身體變了形,她總在地上走來走去。到底給她用的甚麼藥?

緊急呼籲全社會正直、善良的人們給予關注,救救顧朋這位身陷魔窟的年輕母親,救救嗷嗷待哺的可憐孩子!



「五一」之前不轉化,一律勞教

據可靠消息,江澤民又下達密令,讓各單位和居委會對各管片弟子辦「轉化班」,說「五一」之前不轉化的大法弟子,一律勞教。現周圍已有多名弟子強迫進轉化班。

提醒各地弟子,堅決不配合邪惡!

又:北京各個地區的街道辦公室成立了獨立的"轉化辦公室",強迫各個大法弟子(不管是曾去上訪過的弟子還是在家自己練功的弟子)寫保證(脫離法輪功),不寫者就被送進勞教所。有的弟子被逼離家,但有的地區甚至派人四處搜尋大法弟子。



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殘酷鎮壓法輪功

在今年中央召開「兩會」之前,甘南州凡是煉過法輪功的老百姓,不管現在還煉不煉,只要家中有大法書、磁帶,全部在地方報紙《甘南報》上公布名單,同時進「轉化班」。結果只有一人被所謂的轉化,在甘南電視台亮相「悔過」,其餘全部被勞教,遭受非人的折磨。而且甘南公安局公布只要舉報一個大法弟子就獎勵三萬元,江澤民一夥就是這樣拿著人民的血汗錢禍害人民。



清華大學大法弟子受迫害消息

清華大學講師、大法弟子虞佳因堅修大法日前被判刑三年半。

清華大學大法弟子劉文宇(熱能系博士生)和妻子姚悅(原清華大學微電子研究所碩士生,因修煉法輪大法被迫退學)於2001年元月一日凌晨五點被北京海澱區中關村派出所從家中抓走,經過三個月的非法拘押,現已從公安部門得到可靠消息證實二人已於日前被移交至北京市公安局,將面臨勞教或判刑。

與劉文宇夫婦一同被抓的大法弟子還有清華大學水利系研究生陳志翔(因當晚借宿在劉文宇家中),清華大學助教孟軍,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MBA研究生秦鵬。

他們五人現在都在被非法關押,都將面臨被勞教或判刑。據說"罪名"可能會是:從互聯網上下載過明慧文章。

敬請各界有識之士關注大法修煉者的遭遇。



河北省保定市大法弟子楊風菊遭受非人迫害

楊風菊,女,36歲,河北省保定市地毯廠幹部。

全家迫於政府打壓政策,讓其寫書面東西與所有親屬斷絕關係,免受株連。為躲避公安抄家搜捕,2000年11月24日又把她送到市第六醫院(精神病院)。醫生喪失醫德,未進行任何體檢及問話,將她騙至病房,按住強行注射、灌食等,一度情況比精神病人還厲害的症狀:神志不清,胳膊發硬,手哆嗦,頭縮進脖子,坐不住,躺不下,在地上來回踱步,好像得了狂躁症。在此度日如年,常以淚洗面,身心受到極大摧殘。以死抗議,院方才被迫和家裏聯繫放人。楊鳳菊在精神病院飽受折磨38天,花費3000餘元。

出來後進京講真相被抓,關保定市看守所。為抵制非法羈押,要求無罪釋放,女號所有監室30餘位大法弟子集體絕食。2001年3月8日絕食進入第6天,楊鳳菊出現低血壓,脈搏異常。四五個幹警將其拖出室外,按倒在擔架上。她警告說:「我煉功前有許多病,你們這樣強行灌食,出現生命危險要負責!」政委盧虹、隊長曹國強(女)同時回答:「行」。不容再說,走廊裏十幾個幹警一擁而上,按住身體,用硬物撬牙,將皮管插入鼻孔,灌濃鹽水約5分鐘。當晚楊鳳菊腹部疼痛難忍,噁心嘔吐,全身青紫,最後導致昏迷。送急救中心,第二天中午甦醒。出院後,胸膛、眼睛疼痛,鼻子經常流血,進食胃往外返(只能進流食),便血,牙齒鬆動。醫療費650餘元卻強迫其家人支付。



山東省龍口市虐待大法弟子

山東省龍口市大法弟子孫翠芳99年11月份在單位上班,下丁家鎮政府人員強行去把孫翠芳帶回政府關押多日,將近年關才放回家中,因家中沒錢罰了400元。2000年正月又到孫翠芳的家中強行把她抓到政府,並當著她的面毒打進京上訪的大法弟子孫安志,把孫翠芳也打的臉上身上滿是傷痕,才放回家中。幾天以後,孫翠芳與於希柳、陳豐君晚上冒著雪走到了招遠城,坐車又進京上訪。龍口市駐京人員對進京上訪的大法弟子索要錢財少則幾十元,多則幾百元都裝進了他們自己的腰包。將孫翠芳、於希柳一隻手向下,一隻手向上反背著帶上手銬站在外面凍了很長時間,並進行毒打。回到鎮政府後用電棍、膠皮棍、拳打腳踢又對他們進行了殘酷的毒打。把孫翠芳一隻手的大拇指虎口處的皮都用電棍電熟了似的,後又把他們送到拘留所拘留15天,在拘留所裏他們把1斤玉米麵作成7個小窩頭,每天只給大法弟子早、晚各一個和一點鹹菜,而真正的犯人卻能一天三頓吃上飽飯。

下丁家鎮政府2000年2月份將大法弟子呂仁娟長期關押後又強行在各村遊街,又對她進行刑事拘留。2001年2月份鎮政府又把大法學員抓去強行"轉化",又一次毒打孫翠芳、王文強、於希柳等大法弟子並給拍錄像。72歲的大法弟子郭福香因堅持修煉被政工書記曹承緒當著眾人的面用手掌抽打郭福香的臉。



安徽蕪湖弟子被迫害部份情況

1、原蕪湖輔導站站長於桂英在2000年因與功友交流、傳播經文被判刑一年。
2、目前至少還有兩人被關押在看守所,一人散發真相材料被抓,另一人只因警方懷疑他傳播真相材料,至今未放。
3、數人被開除工作,罰款3000元至5000元不等。
4、強制學員參加轉化班,數人沒去,拒絕轉化。有位張姓弟子在轉化班內拒不配合,高呼「法輪大法好」,於是被非法拘禁一個月。
5、有的弟子在家無故被抓被關押,數人被非法抄家、監控、盯梢和電話監聽。
6、2001年1月18日夜裏12點,各分局、派出所闖入一些堅持修煉的弟子家中,強行把人帶走,號稱是「全國統一行動」。有的弟子拒不開門,結果家門被惡警砸壞。



武漢短消息

湖北省大法弟子被勞教總人數 650人
武漢市大法弟子被勞教人數352人。其中男104人,女248人。骨幹6人
一年期254人,1-2年期96人,2年以上期2人
以上數字不包括學習班、拘留所、婦教所、看守所、判刑等人數

※ 3月15日湖北省勞動管理委員會"關於延長'法輪功'人員的勞教期限文件"中第一條:拒不承認"法輪功"是X教、不服從勞動者無條件延長,還有:不參加學習、勞動者延長;傳閱背誦"經文"的延長,並統一對外宣傳口徑。由於"法輪功"勞教人員猛增,需增加警力、財力、物力。做好思想轉化工作。

※ 由於此文件下發,"法輪功"在勞教所的學員均被以各種名義延期三個月。
※ 武漢市一部份幼兒園都被派發免費贈券,參觀所謂揭批"法輪功"有關展覽,江邪魔正將魔爪伸向天真爛漫的幼兒。



石家莊消息

1。兩會期間為阻止大法弟子進京上訪、反映大法的真實情況,石家莊熱電廠有關部門派專人專車24小對大法弟子孫金英家進行監視。大法弟子孫金英因堅持修煉大法已受到該廠開除廠籍 、留廠查看一年的處分。這些人每過一會兒就打電話或敲門查看孫金英是否在家,嚴重影響孫金英及其家人的正常生活。

2.2001-3-16凌晨石家莊市內連續發生4起爆炸,導致108人死亡。2000年下半年石家莊市內也連續發生幾起爆炸案。公安機關在這兩次系列爆炸案的偵破中把「心懷真善忍,修己利與民」的大法弟子也列為了嫌疑對像進行排查。3-16日上午市內各單位召開緊急會議通報爆炸情況時,也宣布「有可能是法輪功製造的爆炸」並部署對大法學員嚴密監視,致使社會上謠言四起。一些明白真相的人私下說,現在上面甚麼壞事都往法輪功頭上扣……,甚麼世道!

3.近期一些居委會對居民挨家挨戶進行「法輪功」情況調查,強迫人人登記、填寫對「法輪功」的態度,以此掌握大法弟子的情況進行監視、轉化、迫害。使一些不了解真相的居民站到了大法的對立面。

這些侵犯人權、強姦民意的做法就是江澤民的「以德治國」。難怪有些警察說:要是拿出對付「法輪功」三分之一的勁頭搞社會治安,準能搞好。現在把好人都抓進去了,外面淨剩壞人了,能不出事嗎?



北京學員失蹤四個月後得知被秘密逮捕

北京學員朱寶蓮、朱彤等,於去年十二月十五日突然失蹤,至今已有四個月,在這期間,家屬根本不知道他們的任何消息,去北京公安局詢問,也得不到任何消息。直到近日,朱寶蓮的姐姐,才從北京公安局證實,朱寶蓮等大法弟子,是被當局秘密逮捕,強行扣押。北京朝陽分局逮捕了朱寶蓮、朱彤等,後轉到北京市公安局,最近又再轉到朝陽分局,等待判刑和強勞。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