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4月6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網2001年4月6日】
  • 石家莊大法弟子絕食絕水15天生命垂危

  • 青島大法弟子王素芹被當地公安威逼致死

  • 無私善舉,證實大法

  • 清明前濰坊白浪河畔飄揚著大法條幅

  • 「你說我做得對嗎?」

  • 山東龍口市迫害大法弟子

  • "找江澤民,那是我們老大。"──黑龍江省齊齊哈爾消息

  • 山東省沂南縣大法弟子受迫害情況:

  • 惡警威脅:「我們找黑社會殺你全家!」

  • 廣州消息

  • 偏遠的山區迫害大法弟子事例

  • 珠海大法弟子被抓下落不明

  • 一大法弟子的遭遇

  • 揭露清原縣政法委侵犯人權,肆意踐踏憲法

  • 尋找海外潮州籍學員,呼喚善良的潮籍華人關心家鄉父老

  • 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 北京市公安局崇文分局惡警王仲伸

  • 惡有惡報

  • 現世現報一例

  • 嚴重教訓的警醒

  • 石家莊大法弟子絕食絕水15天生命垂危

    我們是石家莊市勞教所四大隊大法弟子,被無辜關押在此已經一年多了。為了證實大法我們在此受到了許多迫害,就不一一述說。自3月1日兩會即將召開之即,我們共有90多名大法弟子集體絕食,以此形式為大法申訴。

    至今還有20多名已絕食絕水15天,被強行鼻飼。功友范立新,靳麗紅,胡勝滿等人決心以此形式為大法申訴,堅持下去,要求還大法清白,釋放所有被關押大法弟子。

    第十二天,范立新在所醫體檢時測血壓為零,被強行輸液,但接下來輸液被她拔掉,以示她為大法而捨盡一切的決心。所裏把家屬接來勸說,她仍然堅持不吃,少許飲水。現將她的情況告訴功友。如果我們發生不測,如果政府以自殺為由破壞大法,挑起事端,我們首先嚴正聲明,我們不是自殺,而是被邪惡迫害所致,以此為大法申訴。

    請將我們的聲明公諸於世,抵制邪惡的迫害,配合我們在裏面的絕食。

    謝謝,希望能上網,給人權會去信。

    石家莊市大法弟子:范立新、靳麗紅、趙志嬙、胡勝滿
    2001年4月3日


    青島大法弟子王素芹被當地公安威逼致死

    王素芹,修煉大法之前曾身患絕症,醫院斷定只能活兩年。自修煉大法以來身體很快康復、癌症不治自癒,五年來不但告別了醫藥、病魔,人也變得年輕了。7.22以來,曾多次到北京上訪、護法,逢人便說大法好。

    不久前,老人在家打坐一個多小時狀態很好,突然幾個公安闖入強行要帶她辦班去。突來的驚嚇使王素芹渾身顫抖,頭不停地搖晃。自此以後王被24小時監視,不准外出、不准買菜,並不斷有恐嚇電話:"病好了就到轉化班,沒好趕快到醫院。"並強行讓她在家打點滴、不准她學法、不准她煉功。公安還多次到她家強迫其寫保證書,王未從。這樣一個無辜的老人,在公安不斷的威逼、恐嚇下不久便離開了人世。


    無私善舉,證實大法

    前不久的一場大雪,將北方一小村的交通與外界隔絕,村裏村外大雪封門,村長號令村民各自掃清自家門前雪,可是村民遲遲不動,急壞了村長。突然村裏出現了一群人,他們不分男女老少,各個幹勁十足,把村裏村口的雪清理的乾乾淨淨,原來這些是煉法輪功的村民。村長豎起大拇指說:「好!好!電視天天說人家法輪功這麼不好、那麼不好,看看關鍵時刻還得指著這些人。以後你們在村裏怎麼煉都行。」


    清明前濰坊白浪河畔飄揚著大法條幅

    清明將至,濰坊白浪河畔飄揚著大法條幅,黃底紅字的「真善忍」「法輪大法好」,仿佛在召喚行人的善念,白紙黑字的「還無辜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學員的生命」,仿佛在悼念濰坊地區被邪惡奪去生命的18位學員。


    「你說我做得對嗎?」

    我與愛人到朋友家去做客,同時也給他們講關於大法的真相。他們很感興趣,並提了很多問題,我們都一一做了回答。第二天,朋友的妹妹下班回來後問我:「你說我做得對嗎?」我說:「怎麼了?」她告訴我:「我把自焚真相拿給朋友和同事,他們都搶著看,他們說越看電視越覺得不對勁,還是你們分析的有道理。我的一個好朋友把真相拿回家給她姐姐看,沒經你的允許就把東西給人了,實在是對不起。」我說:「你做了一件最對的事啊!」


    山東龍口市迫害大法弟子

    99年7月20以來,下丁家鎮把上訪的人員或他們認為可能上訪的人都關起來,逼迫他們說不煉功。十幾個學員上訪後都被政府抓起來了,挨個毒打。幾個人被打得幾天不能動彈,用電棍將一個學員手都電熟了。

    2000年9月,龍口市政府又叫下丁家政府辦班,下丁家政府無故又抓了幾個人,將他們一關就是80多天。2001年2月28日,下丁家政府進家抓人逼著去看錄像。堅持繼續修煉的便被一頓毒打。陳貞偉將一個學員打的遍體鱗傷。政府還把學員家裏親屬的工作停了來威逼學員。


    "找江澤民,那是我們老大。"──黑龍江省齊齊哈爾消息

    齊齊哈爾大法弟子田秀玲,袁秀華,譚丙芝,田桂清,遲海(現在三所)2001年1月中旬去北京和平請願,在半路被截回,現在齊市第二看守所關押。魏小玲,孫友鳳,劉傑因進京被認出,現在關押在二看。

    李秀芬等80多人現已到期,雙合勞教所不給解教,現關押在哈爾濱女子戒毒所。

    大法弟子李士剛,因不寫保證,惡警張晶超(龍沙區安順派出所外勤,迫害大法弟子的幹將)春節前,到李家中要強行將李帶走,並揚言說:"我有的是辦法,今天你必須給我寫出保證,"並美其名曰要「挽救」這個家庭。李士剛說:"我待你如上賓,我在家和孩子玩,並沒有犯法,為甚麼抓我?"張惡狠狠地說:"你說,你99年上北京幹甚麼去了?"李說:"上訪,找江澤民。"張猙獰地說:"找江澤民,那是我們老大。"說著就去拿大法的書,並要抓人。這時李士剛想:我要用生命去保護書,因為那裏有我的師父,不能讓邪惡帶走,要鏟除他們。他沖到樓道,敲開鄰居的門說:"我是煉法輪功的,邪惡到我家裏來迫害我,讓你們看看,這就是真象,我死了就是他迫害的。"並指著張說:"把書給我放下!"這時惡警張晶超慌忙說:"好,好,我放,我放,我放,我走,我走。"出門後陰著臉說:"我們還有見面的那一天。"


    山東省沂南縣大法弟子受迫害情況:

    薛梅吉,女。因進京證實大法,2000年3月份被無故帶到沂南縣界湖敬老院,強行洗腦,因不轉化被送縣精神病院數天,放出後仍不放過,2001年3月又被非法關進所謂的轉化班。

    黃軍芳,女,69歲。2000年正月進京護法,被帶回後關進沂南看守所,因煉功被帶上手銬腳鐐,並遭打罵。2001年3月又被無端非法關押於沂南縣看守所。

    張志花,女。2000年正月因進京證實大法被關押。2000年4月因沒被所謂的轉化又被非法關押於沂南看守所,其間,多次被中隊長李學軍等人打罵,進行所謂的軍訓。

    任樹全,男,沂南縣岸堤鎮人。自1999年7月20日以來,因修煉法輪功多次被罰款,金額共計1萬多元,並多次被關進所謂的轉化班。現被迫流離失所,有家難歸,家中上有90多歲的老父,下有13歲的兒子無人照管,並被非法監視居住,不准親戚照管老人及小孩。

    朱岳峰,男,沂南縣大王莊鄉農民。1999年冬因進京上訪被拘留一個多月。2001年3月被強行關進所謂的轉化班,因不寫思想認識,只寫法輪大法好,被非法拘押於沂南看守所。

    山東省沂南縣惡人榜
    張在偉,沂南縣岸堤鎮委副書記,迫害大法學員的惡毒劊子手
    宅電:0539-3741197


    惡警威脅:「我們找黑社會殺你全家!」

    春節前夕,東北某大法弟子家突然來了一夥人,揚言「你家有大法橫幅」。在沒有搜查證的情況下,抄走了煉功帶,大法書籍,和少許資料,並將其帶到佳西派出所,派出所於所長用流氓語言進行謾罵,並指使手下幹警大打出手。於某惡毒地說:"使勁打,打死你們煉法輪功的,抬出去就完事兒,我就有這個權力,法院不管,檢察院不查你們煉法輪功的就是沒人權,這是上面定的。"

    惡警郭維山不分青紅皂白,就打了該弟子一個耳光,當即就把弟子右臉打壞,這些沒人性的惡警還說:不許亂說我們打你了,如果把我們弄下崗了,我們找黑社會殺你全家!


    廣州消息

    廣東省直屬機關單位的大法弟子被強迫參加每期12天的"轉化學習班",不轉化者被迫繼續參加第二期,3個月內仍堅定實修者將送三水勞教所。"上級文件"要求"轉化班"由所謂專家、學者講課,文件中甚至對如何觀察人的一舉一動以達到轉化目的都作了詳細的分析。學員家屬則被召去開會以"協助幫教"。

    市屬機關單位則強令弟子參加學習班前先交1萬元。

    廣州某研究院今年元月前後有數位大法弟子進京上訪,被押送回廣後單位停發其工資,限制人身自由並強制"未轉化者"參加學習班。天河公安分局及沙河派出所多次到學員家抄家。

    據悉,"上級"已給各單位下了"轉化指標",各級領導亦已立下"軍令狀"、"保證書",若再出現進京上訪者,單位領導將受重罰。


    偏遠的山區迫害大法弟子事例

    揭露中國四川省南江縣下兩區,下兩鄉派出所、政府、武裝部迫害普通民眾事實一則:

    南江縣是四川盆地邊緣山區,當地的老百姓生活貧苦,靠天吃飯,經常被政府各種攤派和農稅提留搞得直不起腰,苦不堪言。

    中國政府迫害法輪功,偏遠的山區也不能倖免,甚至更勝一籌。

    在1999年7月20日後,下兩派出所開始充當江氏的爪牙,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的迫害。其一男性弟子遭毒打後機智逃脫,後又被抓回毒打,慘叫聲在層層山嶺中迴盪。當地一句話叫"猴兒搬樁樁",意思是不整死不算數。現在該弟子是死是活不得而知。

    今年3月初,下兩鄉有些地方群眾收到了寄來的法輪功真相資料。鄉政府、派出所、武裝部等像發了瘋似的,瘋狂地向貧民老百姓進行恐嚇,強行沒收信件、錄口供。有的被關押,有的被抄家、罰款,在當地搞得昏天暗地。鎮鎮、鄉鄉、山山嶺嶺、村村戶戶,人傳人、心傳心都在悄悄地議論一件件迫害法輪功的事情。

    下兩鄉三村二組農民王賢國(不是煉功人)收到真相資料後認定法輪功是好功法,正遭政府邪惡迫害時,他用口向人講真象,不幸被一惡人舉報。政府、派出所帶著民兵包圍他家,挖地三尺也要叫他交出真相信件,否則人頭落地。他家鍋碗瓢盆、背筐、羅鬥、雜草房、牛棚、豬圈都翻遍了,都沒收到,可邪惡並不甘心,推推搡搡又吼又叫把他押進派出所關押數天。關押期恐嚇、折磨他,天天逼他交出來,他說燒掉了。當權者大權一揮,大印一蓋決定燒了也不放過,罰款兩萬到五萬元。大隊出面保他時說,暫時放你一馬,你回家籌款吧,不然的話,就等再進派出所,不是勞教就是勞改,你自己撿。

    王賢國回家一尋思,把家裏所有的家當賣了,也籌不上幾百元。五萬元往哪裏籌啊!要錢沒有,要命倒有一條!急得頭就往牆上撞,想一死了之。現在王賢國這位純樸的農民正遭當地政府的無度迫害。我呼籲所有善良的人們關注此事,給王賢國以支援,制止邪惡的手伸向無辜的百姓。李瑞環在十五大中不是這樣講的嗎?幹部是人民的公僕。為甚麼南江縣的幹部形似土匪、草菅人命、殘害無辜?


    珠海大法弟子被抓下落不明

    珠海大法弟子閻紅專3月17日份外出派發真相資料時被公安抓捕,至今下落不明。

    珠海市迫害法輪功惡人榜
    珠海市公安局政保處處長:賴處長、李開主、宋雲祥、朱健文
    珠海市香州區區委書記:丘樹宏
    珠海市斗門縣縣委書記:吳軍
    珠海市三灶區領導:唐穎、覃文國、郭新奇


    一大法弟子的遭遇

    一大法弟子,女,在天安門證實大法後,被關在北京某看守所,剛走進房裏,發現裏面的人神志不清,語無倫次。馬上警惕起來,不吃飯不喝水不洗臉不刷牙。幾天後,看守認為她是河南人,就送她去河南。途中,警察讓她擦臉,剛擦完,該弟子就覺得迷糊起來,隱隱約約聽到警察說:藥量大了,這離鄭州有多遠?另一個說:快到了,先送醫院搶救吧。後來該弟子就甚麼都不知道了,在醫院被搶救了九天後被送進監獄。


    揭露清原縣政法委侵犯人權,肆意踐踏憲法

    趙東(化名):男,43歲,2001年3月7日準備到吉林橫道河姐姐家看望老母親,在清原縣火車站被鎮領導和村幹部非法攔住,經縣政法委批准,被送到大沙溝拘留所進行非法關押。縣鎮兩級政府違反了《聯合國人權公約》第3條:每人都有生存自由和安全的權利;第7條: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和不受歧視地接受法律的平等保護;第9條:任何人不得被任意逮捕、拘留或驅逐出境。同時也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縣鎮兩級政府在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下,對一位合法的公民進行非法扣押並進行長期拘留,無視中國憲法給予公民的合法權益,無視《聯合國人權公約》,肆意踐踏憲法和人權。請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民關注法輪功人員在中國的不幸遭遇,進行和平公正的第三方調查,敦促中國政府履行自己在《聯合國人權公約》的承諾。


    尋找海外潮州籍學員,呼喚善良的潮籍華人關心家鄉父老

    自99年7月20日大陸政府殘酷鎮壓法輪功學員以來,潮汕地區(汕頭市、潮州市、揭陽市)2萬多(僅潮州就7000多學員)修煉「真、善、忍」宇宙大法的善良學員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摧殘,幾十人被非法勞教,非法拘禁、關押的人數更多,血淚斑斑……日前,警察陸續強入民宅或在路上攔截學員,使用手銬,將學員強行綁架至戒毒所等地方辦封閉式「轉化班」。搞得當地人心惶惶,怨聲載道。

    潮州古塔是嶺南三大古塔之首,具有悠久的歷史。潮州人勤勞智慧,團結一心。海外潮人更是艱苦創業,熱愛家鄉,情同手足,名揚海內外,堪為華人典範。今家鄉「唐山」父老鄉親受此無端劫難,吾輩為潮人後代深感痛心疾首。呼籲海外潮人認清學員的善良和政府的無道,關注此嚴重事態,敦促潮汕當政者以德依法治潮,切勿助紂為虐、殘害鄉親。

    今發信息,尋找海外潮人學員,將大法真相和當前潮汕地區學員的受迫害的情況轉告海外潮人聯誼會及其他潮籍華人團體,以期妥善解決當前的危機,使潮汕地區重現祥和繁榮景象,並為潮汕地區子孫後代的幸福出力。

    中國大陸潮汕地區大法弟子


    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某大學有一對夫婦要出國,需要找一名誠實可靠的家政服務人員來照顧他們上初中的女兒。他們找到煉法輪功的同學,請她幫忙找,條件是一定是煉法輪功的──因為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都是時時處處為他人考慮的人,這樣的人來照顧自己的女兒一百個放心。

    由此可見江澤民之流枉費心機,白造謊言,矇騙不了有頭腦的善良群眾。


    北京市公安局崇文分局惡警王仲伸

    北京市公安局崇文分局惡警王仲伸,在看守所因學員不報姓名、地址,就伙同牢頭極盡惡毒地迫害弟子,逼其說出姓名、地址,把一學員拳打腳踢兩天兩夜,把頭按在水龍頭下面用水灌,使人喘不過氣來,並把全身濕透。


    惡有惡報

    孫志信,男,40多歲,石家莊市談固派出所所長,是談固派出所迫害大法弟子的元凶,在石家莊該所對大法弟子是出了名的狠毒。孫某曾指使他人殘酷折磨過許多大法弟子。他曾把大法弟子康秋英用手銬吊起來,並親自參與毒打,致使康秋英的手腕被手銬卡得肉往外翻,流血不止,2000年6月30日,竟非法勞教康秋英一年(石家莊勞教所第四大隊);曾吊銬毒打大法弟子何維成、李宗琴夫婦,致使老人肩背、左臂、右大腿多處淤血,2000年3月14日非法勞教何維成三年(石家莊勞教所第五大隊)。

    日前該惡警突然得了嚴重的心臟病,由於病情嚴重,不得已去北京做了手術,現勉強維持生命。知情人都說:「這是毒打法輪功學員的報應。」

    在此我們再一次告誡那些執法者:不要再步其後塵,不要再昧著良心當江澤民的墊背,趕快懸崖勒馬!

    編者註﹕石家莊談固派出所地址:躍進東路所長電話:0311─5066224─3541;指導員崔建江戶籍室。所長室電話:0311─5052085


    現世現報一例

    我因進京上訪,講清真象被關押在北京東城區看守所一筒三所。2月13日晚送進來一名在天安門證實法的大法弟子,他一直沒有說出姓名和地址。他進了號裏後,一名姓祁的刑事犯對他進行毆打。誰知一腳踹過去,就聽姓祁的刑事犯大叫一聲,大腳拇指的骨頭給折了。第二天,祁犯悄悄走到那位大法弟子的面前說:你真行,我再也不打你了,天理是公平的,惡有惡報,當場兌現。


    嚴重教訓的警醒

    有一個學員,99年剛煉功兩個月7.22事件就發生了,她也不煉了但能說大法好。2000年元旦前夕她與丈夫吵架被丈夫打了,她便找了幾個學員去了北京,同時給家裏留了長達5-6頁的信。後來在監獄裏承受不住了,她不但寫了保證書而且上了電視,說了破壞法的話。然而她剛剛出獄三天在一次下車時把股骨頭摔骨折了,據說得1萬多元才能治好,弄不好還得落殘疾,災難發生後她翻然醒悟說自己幹了大壞事。

    還有一個學員的兄弟媳婦在這位學員上訪入獄後把該學員的丈夫叫他們給保存的大法書、磁帶等與家人給燒了。沒幾天她便煤氣中毒了。其實好幾個屋裏都有煙也住了好幾個人,唯獨她自己被嗆得不醒人世。大小便都便到被子上了。本縣搶救不了被送到市裏搶救4天才醒過來。30多天後,這位學員絕食出獄了她還沒出醫院,且醫療費花了2萬多元,直到現在還沒恢復正常。其他參與燒書的人也遭到了不同程度的報應。望世人引以為戒,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