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4月25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網2001年4月25日】
1. 長春警察施暴兩名大法弟子被打墜樓而死
2. 師父新經文的廣播迴響在大連教養院的上空,窒息邪惡
3. 河北某地掛起上千條大法條幅
4. 馬三家欺世盜名的新陰謀
5. 傳阿榮走向反面,請相關大法弟子注意安全
6. 黑龍江省雙鴨山遍布「法輪大法好」
7. 「我們是煉法輪功的!」
8. 「4.25」臨近公安如臨大敵
9. 長春加緊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10. 北京石景山惡警的禽獸行徑天理難容
11. 廣東電白大法弟子潘冬梅在獄中受辱
12. 四川省雙流縣迫害大法弟子回頭浪子被迫流落在外
13. 一個孤寡老人的遭遇
14. 湖南衡陽孕期女學員被抓在監獄中流產
15. 河北懷柔看守所迫害大法弟子點滴
16. 善惡不分,浙江武義縣公安局迫害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反而被「立功」
17. 揭露北京海澱看守所邪惡內幕
18. 北京邪惡的瘋狂(三則)
19. 北京弟子被送到良鄉轉化
20. 吉林市大法弟子被超期關押達9個月
21. 黑龍江省通河縣十一名大法弟子依法起訴迫害者被抓
22. 山東濟南消息
23. 揭露邪惡
24. 濰坊弟子被關朝陽看守所
25. 火車上學法被抓
26. 揭露邪惡
27. 揭露大慶市龍鳳公安局馬雲峰
28. 吉林省大安市邪惡勢力繼續作惡
29. 注意安全小經驗
30. 關於上網的一點體會
31. 善惡有報的警示
32. 惡有惡報一例


長春警察施暴兩名大法弟子被打墜樓而死

長春市開發區王洪翔、肖金玉、張鍵、賈生林、白明旭、黃立娟、劉磊、田秀蘭和孫桂芝等在室內做真相材料時,三、四十名警察強行撬門砸鎖。有五人被用袋子套上頭部,惡警用鐵棒、皮帶、電棍等凶器將大法弟子打昏後,才住手。劉磊和田秀蘭從七樓窗戶跌下致死。其他七人被非法關押。

江澤民一夥又添一筆血債!


師父新經文的廣播迴響在大連教養院的上空,窒息邪惡

2001年4月22日晚間十點半左右,大法的聲音再次迴響在大連教養院的上空。為了讓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弟子們儘快聽到師父新經文《建議》,幾個同修冒著再次被抓的危險,將喇叭放置在大連教養院的旁邊,之後同修都安全離開。此次放廣播有力地窒息了邪惡,同時大大鼓舞了處在極其險惡的環境中的被關押同修。


河北某地掛起上千條大法條幅

4月16日早,1000多條大法條幅出現在河北某市的各鄉鎮大街小巷、樓群、樹梢、千年古塔,人們爭相駐足觀看,尤其是一座古塔上的條幅格外耀眼,從塔頂垂下四條九米長的豎幅,在朝陽的照射下,金黃色條幅上閃亮著紅色大字:「還法輪大法清白」、「還李洪志師父清白」、「法輪大法是正法」等。大法條幅懸掛時間最短的到8點10分,最長的掛了一天。與條幅相配的是粉紅色標語。有意思的是有幾部份弟子同時行動,卻彼此不知道別人是誰。

在該市,至少80-90%的村莊小批量發過傳單。今年1月份,在穿過該市的鐵路沿線曾一路掛橫幅掛了2公里,直到中午才被摘下。


馬三家欺世盜名的新陰謀

內部可靠消息:遼寧省馬三家勞動教養院根據上級指示,近期準備安排中外記者到該教養院「隨意」採訪被勞教的法輪功學員。這是一個精心策劃的陰謀,目的是掩蓋其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行,欺騙世界輿論,粉飾其惡名,並進一步撈取政治資本。

據悉,它們準備事先把沒被轉化的大法學員轉移到別處秘密關押(整個教養院面積非常大、羈押場所非常多),只留下所謂已轉化的人,由女魔頭蘇境帶隊負責接待。請適時將江澤民犯罪集團這一陰謀向國外媒體曝光,抑制邪惡。


傳阿榮走向反面,請相關大法弟子注意安全

河南鄭州市原大法弟子司美娥,曾化名阿榮、李華,三月底突然失蹤,現據消息她已走向反面並造成很大損失,故緊急通知所有和她有過聯繫的當地及外地同修注意安全。


黑龍江省雙鴨山遍布「法輪大法好」

黑龍江省雙鴨山市礦務局拘留所非法關押的十五名大法弟子,正念一出,全部從囚籠中走出。次日,大街小巷就噴滿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等標語,有力地窒息了邪惡,據悉黑龍江省省委書記徐有芳近日為此要來雙鴨山檢查處理。

吉林省長春市農安縣萬金塔派出所2月20日至3月30日內,多次到大法弟子周亞超家(周亞超現被關押在長春興隆山農業科學中專學校)勒索,謊稱拿4000元,就可放人,並揚言不交錢,就要封他家的商店,直至勒索到錢後才罷休。長春興隆山農業科學中專學校有三十多位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多名弟子家屬被敲詐勒索。

據悉江澤民犯罪集團撥款四百多萬元,妄圖八月底前在長春市朝陽建所謂轉化基地。他們這種不顧成千上萬的失業工人生計無著,反而為迫害好人而恣意揮霍百姓血汗的行為,應當受到全中國善良民眾的嚴厲譴責。


「我們是煉法輪功的!」

某日,兩位大法弟子來到一自行車商店,要買一輛自行車,選好款式後,問好價格是150元。後來又多加一個車筐,店伙計說要再加10元,兩位大法弟子同意了。隨後又是調試,又是試騎,又調了調車座,忙了半天總算妥當了。大法弟子騎著新車很高興。騎在半路上,忽然想起來甚麼似的說:「哎呀!忘了給他們車筐錢了。」於是一名大法弟子又騎回那家自行車商店,對老闆娘和伙計說,你們忘收車筐錢了。這時那個老闆娘才想起來,是一忙忘了收車筐的事了。於是她感慨的說,「現在像你這麼實誠的少!」在交錢過程中,那個大法弟子趕緊說:「我們是煉法輪功的,別聽電視說的那套!」老闆娘回答說:「我才不聽他們的呢!」

那個大法弟子隨後又把隨身帶的一份大法真相資料送給了老闆娘,讓她好好看看。老闆娘高興地接了過來。

那個大法弟子轉身走的時候,就聽老闆娘在給她的伙計講「他說他是煉法輪功的……」


「4.25」臨近公安如臨大敵

隨著「4.25」這個敏感日子的臨近,黑龍江省雞西市出動大量公安和武警人員,他們全副武裝,日夜巡邏在街道和一些較重要的十字路口,無故對大量行人、車輛及出租車進行盤查,發現「可疑」人員即強行帶走,鬧得雞飛狗跳,人心慌慌。被盤查的路人敢怒不敢言,私下卻紛紛指責這一視市民們為敵的卑劣行為。


長春加緊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長春市4月16日開始加緊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外五縣是重點,一直到師父生日。他們還專門雇佣5000人幹壞事。中央成立一個打擊辦公室,主任是江的兒子。

另外,綠園區街道委主任拿著表格挨家挨戶讓學員填表,要求說不煉了。寬城區4月10日也開始了。


北京石景山惡警的禽獸行徑天理難容

我是2000年12月去北京天安門正法,在天安門廣場喊出「法輪大法好」時,當場被暴打,之後被送北京石景山看守所。

由於我們不配合邪惡,不報自己的姓名、住址。惡警們就對我們動用各種酷刑,不論男女老少,大法弟子們被折磨得慘不忍睹。有一位三十歲左右的女大法弟子,長得非常漂亮,由於用刑後她還是不說姓名,男惡警們就扒光她的衣服把她四肢都分別綁上,然後給她拍裸體照,照後拿著照片給她看,罵她,並揚言把照片拿給世人看……

他們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這種禽獸之事,只因江澤民撐腰。我們呼籲聯合國人權組織和全世界善良的人們都能站出來制止這場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行徑!!!


廣東電白大法弟子潘冬梅在獄中受辱

廣東電白大法弟子潘冬梅,女,22歲。到北京證法,4月3日在天安門廣場被抓到朝陽長營看守所606號,4月4日轉到605號,4月5日-4月8日在612房被綁在架子上,注射,灌食,綁住她72小時,管教不准她大小便,72小時過後被鬆綁,但是上身胳膊已早失去知覺,大小便順褲而下。4月8日-4月10日,預審利用晚間和白日休息時間多次提審她,採用疲勞戰術,不讓她睡覺休息。4月11日上午11:30-下午2:30分,032004號預審員提審時,把潘和另一個男大法弟子銬在一起,預審強行褪下男性大法弟子的褲子,拉到面前強迫要她看,潘堅決不從,預審又強迫要潘褪褲子讓在場的人看陰部,遭拒絕後,預審氣急敗壞竟殘忍地用打火機燒潘的下頦,把她的下巴燒起很多燎泡,那位男大法弟子被燒得更慘,把他們倆的臉面燒得烏黑。隨後不顧弟子傷痛,用又髒又硬的公文紙擦掉兩學員面部的黑煙。警察的這種行為,引起了同號大法弟子和刑事犯的共憤。

預審員:周長旺:031536號,康建軍:032004號


四川省雙流縣迫害大法弟子回頭浪子被迫流落在外

四川省雙流縣華陽鎮派出所和當地政府對進京上訪的學員罰款2-5千元,並非法拘留、勞教、判刑,有的學員反覆多次被拘留,還強迫參加「轉化學習班」,現在最長的班已經有兩個多月了。

四川省雙流縣彭鎮鎮政府,自99年7月以來,對凡是堅持修煉大法的學員進行罰款。有一位孤寡老人因為堅持修煉被罰款1.5萬元,有一個學員被罰款1.6萬元;一位在「4.25」時得法才3天的學員也被迫繳納了1千元的保證金,至今未予退還。其它的就是罰款5-8千元不等。學員的身份證被沒收,170多家學員的房產證被非法扣押。他們還通過威脅抄家、拘留、送勞教等手段將罰款弄到手。最近,那位在「4.25」時得法才3天的學員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被派出所騙出家門抓走,在派出所遭到毒打後逃脫,可是派出所卻將他家裏的13桶汽油(價值上萬元)抄走,並將其母親、妻子、弟弟全部抓走,其弟弟遭到毒打後被非法拘留11天。

該學員在得法前偷雞摸狗是他的專業,還幹過吃白粉等事,由於造業太多,得了一種怪病-每天早晨乾嘔發吐。後來在他父親的引導下開始學法煉功(其父親的甲亢也因為修煉得到康復),現在變成了真正的好人,是李洪志師父和大法給予他的這一切。可是因為堅持做好人,他們父子現在有家不能歸,只能流落在外。


一個孤寡老人的遭遇

我是一個體弱多病的孤寡老人,一直靠每月一百多元錢維持生活,有病也沒錢醫治,使我失去了生活的勇氣和信心。自從1998年2月,學煉法輪大法後,身體好了,也不用吃藥了。按照師父講的宇宙特性:真、善、忍來要求自己,使自己變成一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

我為了證實大法,向黨和國家說句心裏話:「法輪大法好!」。2000年6月,我又借了500元錢,去了北京,來到天安門廣場。看見前邊拉開了「真、善、忍」的橫幅,我心裏別提多高興,情不自禁地,三步並成兩步地來到橫幅前面,就像看到師父一樣。我說:「師父,我也來了」。然後,我開始做第二套功法。

警察把我們非法拘押,送到雙鴨山駐京辦事處。辦事處的一個女工作人員先是勒索了61元車費,然後又搜走了身上的二百多元錢,最後還索要3000元罰款。長勝鄉一位姓周的老太太也被搜走270元,又被迫交了3000元罰款。由於我家裏拿不出高額罰款,不准家裏人接,被駐京辦事處非法關押了12天,後來又送到拘留所,拘留15天。片警繼續索要3000元錢,而且必須寫保證書,它們不僅斷絕了我的一百多元生活費,還要再送拘留所。就是這樣,他們逼得我無家可歸,流離失所。我犯了甚麼法,這不是往死路逼人嗎?


湖南衡陽孕期女學員被抓在監獄中流產

南方某城市某學員被關押已兩個月,絕食近兩個月,在強行灌食時,被敲掉一顆牙齒,家人提出保釋被拒,找律師論理也沒有結果。湖南衡陽某女學員已懷孕被抓進去,丈夫在上級領導的壓力下提出離婚,該學員在監獄裏流產。湖南某市公安將一位懷孕學員打成殘廢。


河北懷柔看守所迫害大法弟子點滴

我於2000年12月12日進京護法,被抓到天安門派出所。在那裏的鐵籠子裏已經裝滿了功友,裝不下的還有很多功友都在外邊站著,排兩隊,大家都齊聲背《論語》《洪吟》。就在這時,又抓進了一些功友,有個功友女的三十多歲,被一幫警察拳打腳踢,當時就被打倒在地,有的功友被打得鼻嘴出血,後來因功友太多,就把功友一車一車送往各縣城。

我被送到懷柔縣看守所,這裏的警察非常邪惡,他們不讓學法煉功,我因煉功被警察看見了。把我和另一功友叫到外面就打,當時有個功友是北京的,被打倒在地,用腳踢踩,被打得滿臉是血,後來他們怕別人看到臉上有血,就叫功友把臉血洗了才讓進號。第二天,聽說有兩個號用電棍電功友。當時有個老太太,被送醫院搶救,後果不詳。

有兩個號功友背《論語》《洪吟》被警察發現了,就把所有功友叫到外邊,領頭背的功友被警察打倒在地,用腳踩不讓起來,剩下的功友被強迫「開飛機」,一直兩個多小時,警察凍得不行了,才讓功友上號裏。

選進來的功友因絕食,警察給帶上手銬,還強行灌食,有的功友不配合他們,就撞牆,昏過去了。他們還不放過,等醒過來還灌食。它們用各種酷刑殘害功友。想讓大家說出地址,誰也沒說,最後它們沒辦法了,就把我們放了。


善惡不分,浙江武義縣公安局迫害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反而被「立功」

浙江武義縣公安局將向世人寫信說明法輪功真相的鄭旭紅、鄭衛紅姐妹倆非法拘留並強制送到莫干山勞教所(勞教兩年,以前明慧報導她們被判刑兩年有誤,請更正)。公安人員對她們進行了毒打,她們剛進勞教所時非常憔悴虛弱。公安人員還揚言要判她們十幾年,但是縣檢察院拒絕起訴她們。

公安人員還非法多次關押了她們的父母、鄭衛紅的婆婆等家屬,她們的母親是一名小學高級教師(現已退休),工作勤勤懇懇,是當地有口皆碑的好教師,她的先進事蹟曾經在縣廣播台進行過宣傳。公安人員連六、七十歲的老人也不放過,多次將他們關押在鐵籠子,還毆打老人。

金華市公安局對武義縣公安人員的這種非法行徑還進行了「褒獎」,授予他們一等功,他們就更囂張了,揚言要株連她們的家屬。她們的弟弟鄭旭軍一直是品學兼優的學生,後來考上博士研究生,他也是一名大法弟子,被學校開除後一直流離失所。

我們呼籲善良的人們都能夠關注目前中國國內這種邪惡的迫害。

武義縣公安局地址:浙江省武義壺山鎮 花園殿巷97號 郵政編碼:321200
總機:7663545
辦公室:7663039

武義縣柳城派出所地址:浙江省武義縣柳城鎮 城東路86號 郵政編碼:321203
電話:7881131


揭露北京海澱看守所邪惡內幕

我於2000年10月26日去北京證實大法,後被警察送往海澱看守所,在那裏邪惡利用犯人對我進行洗涼水澡,一洗就是二、三十盆,洗完後又對我坐飛機;一連四天四宿沒讓我睡覺,一打瞌睡就扇你的耳光,再就是用指頭捻捅我的鼻子、耳朵,鼻子都捅出了血,公安審問用自行車插銷打我,用電棍電我,我的右臉和上嘴唇腫起來老高,當時都出了水,又用迷魂藥往嘴、鼻子上噴我,用最骯髒的語言誣蔑我們偉大慈悲的師父,現我向世人公開他們的罪惡,揭露他們的邪惡面目。


北京邪惡的瘋狂(三則)

北京各區近期紛紛舉辦法輪功學員強制轉化班,強迫所在區域的法輪功學員參加,導致許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出走。僅從下面三則就可以看出舉辦這種轉化班的邪惡的瘋狂。

1、某街道辦事處強逼學員參加轉化班,一學員拒絕參加,辦事處對該學員說:不去也得去!這些天來,有拖著去的,有抬著去的,有推著去的。

2、豐台區蒲黃榆一老太太,老伴因腦血栓正住醫院,派出所硬要老太太參加轉化班。老太太說老伴患重病不能去,派出所說不可,甚至要老太太的閨女停止上班代照看病人,好讓老太太去參加他們的班。閨女說工作脫不開身,派出所還不肯罷休。其親屬氣憤地說:實在要去,就讓派出所寫下保證,參加轉化班期間,病人如有三長兩短,他們必須負法律責任!

3、某辦事處人遊說一學員的家屬,想通過家屬讓學員參加轉化班,這位家屬一時糊塗同意了。沒想這位辦事處人員竟在人家中立即舉臂忘形高呼:「理解萬歲……!」。真是,「為了轉化又竟然歇斯底里!」


北京弟子被送到良鄉轉化

北京新一輪的轉化又開始了,凡是被註冊過的都要分批分期送到良鄉,如果寫了保證就被放回,如果不寫就被直接送去勞教,更殘酷的鎮壓又開始了,現在已是直接從家裏抓人了,很多弟子不堪忍受這一切,被迫出走,流離失所,無家可歸。


吉林市大法弟子被超期關押達9個月

於立新,原中共黨員,吉林市人。因身體患有19種疾病,從97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病疼完全消失。只因99年10月去北京上訪,想把修煉大法後身體的巨大變化,親身體驗,向中央領導反映一下。被公安部門送回,虛構罪名被當地看守所超期關押達9個月零17天。2000年10月份又去北京上訪,被抓後至今還被關押在看守所。

於立新被關押期間,管教唆使犯人每天要打她一遍,一直打了一個月。讓她蹲了三天三夜不讓站起來,還用繩子綁在床上不讓下地。從關押至今不讓其父母、親人及她6歲的女兒見上一面,受盡了非人的折磨。

於立新自從修煉法輪功以後,在單位連續幾年被評為先進工作者,就這樣一名35歲的青年幹部,只因修煉法輪功,求得健康的身體,做一個好人。一夜之間多年的先進工作者,變成了一名在押犯,並無任何結論,非法關押。泱泱大國天理何在!中國的人權何在,法律何在。請善良的人們為年青的於立新喊一聲冤吧!


黑龍江省通河縣十一名大法弟子依法起訴迫害者被抓

黑龍江省通河縣濃河鎮十一名大法弟子近日通過正常途徑,向當地司法機關依法起訴公安機關違背憲法對待大法弟子的非法行徑,卻被當地公安機關抓入牢中,用手銬腳鐐對待大法弟子。另外據說通河縣將於五月份強行舉辦轉化學習班。希望大法弟子以法為師,窒息邪惡!


山東濟南消息

據知情人可靠消息,在山東省女子勞教所(濟南市漿水泉路20號,電話0531-8931747)關押著五、六百法輪大法學員,這裏的管教人員正在殘酷的折磨迫害大法學員。

(1)強行超負荷勞動,每天學員被強迫勞動10小時以上,因「業務單位催貨「,常常加班加點,一天工作十多個小時,有時多達17小時,早上6點離開宿舍走進工房,晚11點收工,吃飯就在工作台上,只給幾分鐘吃飯時間。除了上廁所的幾分鐘可以活動活動,中間很少休息。多數人因長時間坐在凳子上不活動,兩腳,兩腿浮腫。這裏沒有節假日,沒有星期天,許多人累得精疲力竭,身體虛弱。4月初,學員因為長時間在地下室做工,又加之做工使用的是有毒材料,造成了多達半數學員工作中毒,上吐下瀉。

(2)剝奪了學員做人的基本權力:平時不准隨便說話,幹活期間十多個小時也不允許說話;不准隨便上廁所,必須按他們規定的時間排著隊挨號上廁所;管教人員隨意檢查、扣壓學員與家人的來往信件(這是所裏的規定),所以學員與家人的來往信件常常收不到。

(3)強行「轉化」,如不轉化,就讓已轉化的人輪番「談話「,搞疲勞戰,學員不准坐著,得蹲著聽,不聽就銬上。讓已轉化的人迫害學員也是他們一貫的作法,那些已轉化的人,可以任意對不轉化的學員拳打腳踢,搧嘴巴,並經常用惡語傷害她們。

(4)濫用法律,一個問題判兩次:有一個學員因不轉化,三年勞教沒結束,就被判刑十幾年。

這裏被關押的學員多數是因上訪被抓來的,有的是因為不「轉化」而被抓來的。她們沒有任何違法亂紀行為,只是為了修心向善做好人,為了通過正常渠道向政府說幾句真話,卻被判勞教三年,並受到如此非人的虐待,請世上善良的人們關心這些無辜的受害者,並注視這個踐踏人權的罪惡地方。


揭露邪惡

河南省淮陽縣朱集鄉派出所所長王安忠,楊建忠,他們找來一幫地痞流氓,劉彬,張喜英[王安忠情婦]等十多人,到處亂串,每舉報一名大法弟子1000元獎金。他們以縣公安局局長來調查情況為由,把學員騙到派出所拘留,張口要5000元,否則就送進監牢,有的學員家裏被抄,財產被車裝走,學員說:"光抓好人,小偷怎麼不抓?"他們說:"小偷不值錢,法輪功值錢。"所裏有正義感的人不願配合,他們就利用手中的權利分保任務,完不成就不發工資。

電話:0394-2930019


濰坊弟子被關朝陽看守所

王紅,女,32歲,山東濰坊人,英語教師,於2000年12月初在北京掛橫幅時被抓,現關押在朝陽看守所。王紅曾騎車進京上訪,半路被截回,後又幾次進京護法,她曾同陳子秀同關一號。


火車上學法被抓

北京一大法弟子去外地出差,上週返京途中在火車上學法讀書,被發現。火車到京後即被警察帶走,至今未放回,家也隨即被抄,書籍與電腦被抄走。提醒回京或進京的大法弟子在路上學法時需注意,不要給邪惡可乘之機。


揭露邪惡

南陽市臥龍區政保大隊隊長郭萬如,於4月13日無辜把唐金喜從家中抓走,現被關押在第一看守所。


揭露大慶市龍鳳公安局馬雲峰

馬雲峰是大慶市龍鳳公安局政保科長,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敲詐勒索是他慣用的伎倆。每當有證實大法的學員被抓或拘留,他都以勞教為名,對其家人進行威脅勒索錢財。請看下面事實:

公安戰線上的敲詐勒索腐敗墮落社會上的敗類分子馬雲峰,對法輪人員進行吃、卡、要。下面舉幾個具體例子:

.2000年6月份,楊某第一次出去在龍鳳廠前街心公園煉功,被抓送進監獄幾天後,她愛人去找馬雲峰。馬雲峰將事先填好的勞教表格,拿出來給她愛人看,她愛人看後嚇壞了,回到家取一萬元錢,給馬雲峰送去了,馬雲峰收下了,也沒給開收據,也不勞教了,那次13天放回來四個,都是一樣的手段,都交一萬元錢,一塊放回來的。大慶也沒有這樣的文件,不是敲詐是甚麼?

.2000年初,畢某進京上訪,送進監獄一個多月後,馬雲峰通知她愛人,你家誰誰得勞教,主動讓她愛人請客,一頓飯竟花了三千元錢,還要額外給好處費,同時又交一萬元錢罰款,也沒給收據,人也放回來,也沒勞教。錢在馬雲峰眼裏是萬能的,所吃、卡、要實屬敲詐勒索。

.2000年5月,馬某進京上訪,親屬是公安局的,同樣得請馬雲峰以及有關部門吃喝,一頓飯也花二千元錢,吃完飯每人一條好煙,罰款一萬元也沒給收據。

.2000年6月,楊某進京上訪送進監獄後,家裏人聽說馬雲峰認吃喝要錢,人托人請馬雲峰吃飯,同樣給馬好處費,交五千元錢,也沒給收據,馬雲峰自己說的就是政策、就是文件。

.2000年6月,粱某進京上訪送進監獄1個月後,馬雲峰通知家人去交罰款一萬元錢,其愛人也聽說馬雲峰認吃喝要好處費,她愛人去公安局見到馬雲峰說:「做買賣還講個討價還價呢,你要一萬元,我給你五千吧,同時又拿出600元錢給馬雲峰說:這600元給你吃頓飯吧」馬雲峰不由分說將600元錢放了起來。馬說:這兩天就放人,當時屋裏就馬雲峰自己,公安人員竟作出這麼可笑的事,把公安局當成了交易場所工作當成買賣做了。國家一再三令五申以法治國,哪還有甚麼法呀?都成馬自己家的了。

.2000年9月鬱某印「法輪功」書被送進監獄後,同樣放出勞教風,誰誰得勞教,交三萬元錢罰款也不勞教了,可能大慶罰款是最多了。

.2000年10月,兩名大法弟子出去貼「大法」傳單,被抓後,其中一家沒聯網的電腦也被他們搬走了,像土匪似的,讓家裏交伍萬元錢,並告訴你家誰誰得勞教,後來家裏人請馬雲峰吃喝,又送好處費,降到三萬元,家裏沒有那麼多錢只交了兩萬兩千,也沒開收據,錢交到了,也不勞教了,不是敲詐是甚麼。

馬雲峰對大法弟子犯下的累累罪行,罄竹難書,地獄的大門已經向它敞開。


吉林省大安市邪惡勢力繼續作惡

自7・22以來大安市非法關押大法學員達120多人次。送長春勞教9人,送九台勞教6人(其中1名男學員)。60餘人被迫交3000元保釋金(保釋期為一年)。公安非法收取保釋金20餘萬元。至今有30人保釋金到期,公安以必須寫「不煉功、不進京」為由,逼迫學員放棄修煉,否則不退還保釋金。一週前一名女學員姓王因去索要保釋金,公安逼迫她承認撒過傳單,去過北京,該學員不配合邪惡,又被非法關進監獄,沒有任何手續。據說公安以此種手段沒收了6位學員的保釋金,準備日後公安內部私下分。大部份弟子表示寧可不要保釋金,也不放棄修煉,堅修大法心不變,助師正法回家園。


注意安全小經驗

經驗一:如果有邪惡包圍,儘快銷毀通訊錄及手機卡,銷毀呼機,手機不存電話,平時就不要把呼機的呼號寫在呼機上,手機卡的編號(在SIM卡背面)刮掉,最好設上密碼(PIN碼)。

經驗二:在可能有危險的地方出入時注意車牌。國家安全局的車為「京OAXXXX」,公安局派出所為「京OBXXXX」,看守所為「京OEXXXX」,交警為「京ODXXXX」

另外近幾天出北京的小轎車也查的很緊,不論高速還是輔路。


關於上網的一點體會

本人曾使用過天網防火牆(個人版)及 ZoneAlarm(2.1.44版),經過安全性測試(比如到國內網站sky.net.cn測試)及在實踐中對探測數據包的攔截等方面,覺得後者明顯優於前者,是難得的好軟件。ZoneAlarm(2.1.44版)為免費軟件,使用方法明慧文章有詳細記述。


善惡有報的警示

項城市政保股下鄉村抓大法弟子車翻人傷,現今住院,不能上班。迫害大法就是在迫害自己,望善良的人們了解法輪功。


惡有惡報一例

山東省濟寧市殷獻之(原濟寧市輔導站副站長)在王村勞教所被邪惡轉化後,配合濟寧公安列名單轉化、迫害其他弟子,其妻梁先倫也配合公安到處找大法弟子,在當地破壞性極大,有很多弟子被其迷惑從而做出了大錯事。在其配合公安的邪惡過程中,其妻梁先倫曾出現過偏癱症狀(約持續20分鐘左右),其仍然不知悔悟,後不久真正偏癱、不能說話,現仍住在醫院。

配合公安誘導學員邪悟的還有周大奇(原輔導站副站長)等。在此嚴正奉告它們:宇宙的法理在制約一切,善惡終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