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4月24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網2001年4月24日】「您的文章不能刊登,因為其中包括「真相」二字」

為了配合師父正法的進程,讓更多有緣的人得法,最近一段時間來我都在採用在各大網站留言板上貼文章的方式洪法。前幾天我決定把師父的論語一文貼在搜狐的留言板上,結果怎樣也貼不上去。仔細一看收到的錯誤信息,發現內容大致如下:

「對不起,您的文章不能刊登,因為其中包括「真相」二字!」

我不禁為之瞠目。歷來小人當道,無論其多麼的邪惡,虛偽的面紗總是要的。像江澤民集團這樣明目張膽地禁止全人類所一致認同的道德標準-「真實」,我真的不知該說甚麼好了。如果中國的互聯網上不能容忍「真相」,那剩下的都是些甚麼呢?


安徽消息:為追捕大法弟子,南通警方將殺人案置之不理

2000年底,江蘇南通市有幾名大法弟子為躲避迫害來到合肥,繼續講清真相,揭露邪惡。南通警察動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派往合肥搜捕的人數高達幾十人。2001年1月底,有兩名學員在外出時被警察綁架。2001年2月初,有小陸一家三口在租房處被抓,其他幾人也陸續被抓。剩下最後一人,南通警方懸賞20萬追查。令人可笑的是為了集中人力迫害大法弟子,南通警方竟然連發生的殺人案都丟下不管。2001年4月初,最後一名離家出走的南通學員也被警察帶走。同時,蕪湖學員鄭權在此之前突然失蹤。據訊可能也被南通警察抓走。同時被抓的還有安徽建工學院學生柳剛。

江蘇省南通市公安局政保一科電話:0086--0513--3512265


湖北省沙市公安酷刑折磨大法弟子

湖北省沙市公安局一直在迫害大法弟子,本地所有被他們非法關押過的大法弟子的家屬均被其以各種手段敲詐勒索人民幣萬元左右。

繼一批批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勞教後,近來公安的迫害手段繼續升級。2000年12月下旬,大法弟子劉亞珍、陳友紅、陳靜江因散發真相資料被抓,被判刑3-4年。同時,杜慧芳、李德林、陶書娥等大法弟子被抓後,被非法關押近3個月。

2001年3月,又有7名大法弟子因散發有關「自焚案」的真相傳單被抓,他們均被嚴刑拷打,殘酷折磨,現仍被非法關押在沙市第一看守所。其中,鄧天玉的視網膜被打脫,一隻眼失明。許英被強行逼供,9天8夜不許睡覺,並被打得全身都是傷,身體關節部位至今不能動彈。3月6日-14日,楊先鳳(女)一直未合過眼,由一科的郭X、劉X、徐X、楊X、李X輪流看守,被其中4人輪流毒打(李X除外),徐X揚言「不要打成外傷,要打就打成內傷,打死了就說是自殺!」他們用辣椒水抹在楊先鳳的眼睛和嘴巴裏,並把點燃的香煙插入其鼻孔,再用毛巾堵住嘴、棉被蓋住頭,手反背著「架飛機」,然後再用鐵板猛抽嘴巴,並在她背上猛踩。她被折磨得遍體鱗傷,左臂兩處脫臼。

大法弟子萬選芳3月7日被抓,警察將她與一吸毒男犯一同關在朝陽派出所的禁閉室中,半小時後警察幸災樂禍的去查看動靜,卻發現那名吸毒犯毒癮發作,對萬選芳未造成甚麼傷害,於是就又換了2個男犯人,並對他們說:「多多關照此人!」犯人心領神會的進了禁閉室,此時情況十分危急,萬選芳在心中直呼「師父保護我」!就在那千鈞一髮的時刻,她的家人「湊巧」正好趕來,萬選芳才免遭強暴。

師父說過:「善惡必報」。我們知道法輪大法終有昭雪於天下的一天。


列車上下警匪一家:我在進京護法途中的經歷

我於2000年12月末的一天乘坐由加格達奇開往北京的K40次快車進京證實大法。由於我沒帶身份證,乘警長張海波(音)先是帶著偽善的笑容問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進京幹甚麼?」我不想在半路上暴露自己,因此不理他們。後來他們就兇相畢露,4-5個乘警要往餐車上拖我,我據理力爭:「我乘車有車票,只是沒帶身份證,為甚麼要強拖我去餐車?」(其實火車上沒有規定沒有身份證不准乘車),他們說上級有規定「凡是沒有身份證的都懷疑是煉法輪功的,不許進京」(這不是明擺著上級說話就是法律,置國家憲法於不顧嗎?)。我拒不上餐車,一個50多歲的好像是個官的人當著滿車廂的人,一腳踢在我的肋骨上(光天化日之下,沒有任何不良行為,憑甚麼打人?)。我當時氣就喘不上來了。後來他們幾個警察把我硬抬到餐車上,車廂的乘客都目睹了他們違法行為。那個踢我的人為了掩蓋他們的作賊心虛對乘客說我是個小偷,我對大家說:「我只是沒帶身份證,你們看我像小偷嗎?」

到餐車後,幾個大法弟子有身份證的、沒有身份證的都被他們軟禁在餐車上,車到山海關後,他們沒有任何理由強迫我們下車,我們拒不服從,他們就把我和另外兩名大法弟子從車上扔到站台上。我們被帶到山海關車站派出所,那裏的警察態度蠻橫,逼問我們從哪裏來的,我拒不回答他們,當時我心存正念,一定要出去進京護法。後來我隻身從山海關車站走出,匯入正法的洪流中。


山東濰坊市開發區新城街辦蔡景杉、李永傑、王保學等暴徒的犯罪記錄

2001年4月11日,濰坊開發區新城街辦蔡景杉、李永傑、王保學等約20人,在光天化日之下,爬牆闖入大法弟子代永學、張道中家中,企圖強行非法拘捕他們。當時大法弟子據理力爭,壞人沒有得逞。

4月18日晚11:30─12:00點,這些不法之徒再次手持電棍等凶器,乘黑夜爬牆撬門砸鎖而入,把代永學之妻王新君(大法弟子)打倒在地。當時鄰居從夢中驚醒,目睹並譴責了他們的強盜行徑。

濰坊開發區新城街辦電話0536-8880787
犯罪分子蔡景杉家電: 0536-8880086


湖北省沙洋勞教所203分隊迫害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學員

在湖北省沙洋勞教所203分隊,警察龔珊秀、歐陽代霞對待堅修大法的學員,一會兒裝出一副偽善的面孔「好言相勸」、一會兒譏笑諷刺,甚至流露著兇光罵人。在本沒有自由的環境中,還派吸毒人員24小時看管大法弟子。法輪功學員之間不僅不能講話,連目光都不准對視,上廁所也要打報告。

有次隊裏學員都去上課。名為上課,實質是誹謗「法輪功」。有一位名叫雷小芸的學員不去參與。結果,龔珊秀就叫兩名戒毒人員強行將她拖去,當時這位學員連鞋都沒穿。

去年12月,天氣寒冷。早上四點多鐘,學員陳國珍因堅持煉功,被看管的人把衣服都脫光了,只穿一條褲頭。還有一次早上,也是因煉功被警察叫到辦公室去,將其手反銬(也叫「背寶劍」,酷刑)。

徐細枝在勞教所裏因堅修大法不轉化,至今逾期不放。

勞教所裏只要是學法、煉功或抄經文就加期。

在203分隊,堅修大法不轉化就送二大隊實行超負荷的強體力勞動,完不成任務就罰站或做軍訓。


含冤入獄神奇脫困

一位大法弟子在洪法時不慎被捕,至少要被判三年。警察對她說只要「轉化」就放人,被她嚴詞拒絕。隨後這位大法弟子突發「眼疾」,雙眼通紅,視力不清。她的父親(常人)有此病,上火時會發作,但她從沒這樣過。警察害怕,只好將她放出。回家後學法煉功,很快自癒。


要回修大法的親人

某市二大法弟子(夫妻)堅持在自家門前煉功。一日,煉功時打出橫幅,不一會兒來了幾名公安要將二人強行帶走。二人心無雜念,口念師父經文,正在這時上來兩個婦女,幾下便將公安推開。過後圍觀群眾問這兩名婦女:「你們很支持法輪功嗎?」一名婦女莫名其妙:「我沒支持法輪功啊!」另一婦女笑而不答。

某公安局一所長將一大法弟子帶回後,送入拘留所。次日,大法弟子的兒子(修煉)來找所長,說:「所長,我是XX的兒子,想找你聊聊。聽說你把我媽帶回來了後,她現在不吃飯了。我先聲明我媽不吃飯絕不是因為煉了法輪功,我媽現在不吃飯是因為你們的非法關押。你們只知聽從上級命令,非法抓、關法輪功學員,但你們並不知道其中真正的緣由,你們也並不真正了解法輪功。法輪功絕對是一個好功法,煉法輪功的人也絕對是好人。我們不反對國家、不反對政府,這些親身受益者只是想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向政府說句心裏話,說句實話。這絕不是錯,也沒有觸犯任何法律。江XX為一己之私慾迫害法輪功,絕不會有好下場。當大法正過來時,這些迫害法輪功的幫兇只能是江XX的殉葬品。」所長聽後直點頭,認為有道理,就說:「那我把你媽領出來吧!」「這也是為你自己積德。」大法弟子說,第二天這位大法弟子母親被送回家。


吉林省白山市公安人員非法抓捕大法弟子

吉林省白山市江源縣灣溝鎮公安人員宋生順等人在上級領導攤派指標的壓力下,春節前(陰曆二十四)到大法弟子孫繼鳳、李新梅家,以縣長找她們談話為由將其騙至灣溝鎮派出所,此時那裏已有用被同樣手段騙來的三位法輪大法女弟子,當了解到她們一直堅持修煉後,公安把她們送至江源縣拘留所非法關押,每天強迫她們超負荷勞動,休息時間很少。二十四天後每人罰款一千元(沒給收據)後放出。

另:長春市寬城區興隆山鎮馬曉東2001年元旦之前在家中無故被抓走,被非法勞教一年,人被抓走後公安進行了抄家,抄走部份經文和揭露邪惡勢力的傳單。馬曉東現在朝陽溝勞教所,家中扔下一位老母親無人照看。


黃岡市黃州區勞教法輪功學員情況

湖北省黃岡市黃州區迄今已非法勞教法輪功學員共12人(時間自去年五至七月),他們是:徐細枝、劉菊花、林澤清、謝華、劉蓮花、劉志紅、俞福祥、龍桂全、胡軍(男)、陳三桃、付春梅、熊素珍。

還有兩名法輪功學員王建生、施偉因講清真相,去年九月被湖北省鄂州市公安局逮捕關押迄今。


現世現報一則

某日,一功友參加校友聚會,席間,一同學惡言詆毀大法,功友勸止。幾日後,又見此人,其神情惶惶然,曰:歸家後即感腹部不適,尋醫診之,乃「盲腸炎」,其父母問之何故,答曰不知,復又問是否有對大法言語不敬(其父母曾習大法),答曰:不過玩笑爾。父母豁然!斥之:真報應爾!功友聞後,深感世人之迷,更覺吾輩救度世人之重要也!望世人猛醒,善待大法,即為善待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