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4月30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網2001年4月30日】2001年4月25日新華社、公安大學附近出現大法條幅

2001年4月25日清晨,兩條六米多長的大法條幅懸掛在新華社對面一幢臨街的十層居民樓上。金黃色的條幅上寫著「還法輪大法清白」幾個鮮紅的大字,在晨輝中閃閃發光,十分醒目,引起路人嘖嘖讚歎。

4月25日清晨,北京西城區公安大學司法局東側的居民樓上也掛出了兩條長長的大法條幅,黃底紅字,甚為壯觀,引來不少行人駐足觀看。

4月25日晚,從豐台至大興、團河農場路旁撒滿了「天地蒼生」、「自焚真相」等大法真相資料,路旁樹上掛滿了一米多長的「法輪大法好」的金黃色條幅。路旁的牆上出現了「真、善、忍」、「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好」的紅色噴漆字。

4月25日清晨,在京密、京順等公路旁撒滿了精製的法輪大法宣傳圖片。圖片上有莊嚴的「真、善、忍」,還有鮮豔的法輪圖形、絢麗的飛天,和大法弟子集體練功的場面,還有披露江澤民集團犯罪記錄的照片,以呼喚人間正義!


大法廣播響徹在石家莊勞教所上空

隨著4.25的臨近,石家莊市的恐怖氣氛有增無減。市區每個晚上在每個路口都有人把守,幾乎可以說傾盡全力。然而4月21日凌晨4點,大法廣播的大喇叭居然在石家莊市北焦村響起。在北焦村附近有石家莊市第一、二看守所,市勞教所第一、三、五大隊及其家屬區,而大法的聲音就從這裏的最高處--一個約50米高的煙囪的40米高處響起。安放喇叭的大法弟子講,頂部有警燈在閃,放眼望去,十層樓就在腳下。這次安放的大喇叭功率比較大,方圓1公里都能聽得到。大喇叭裏播放著大法廣播電台的節目,還有師父的經文,是專門給獄裏的大法弟子剪輯的。到4點20分的時候,有大法弟子在喇叭下看到聚了許多人圍在周圍,有的人還沒有回過味來,有的在靜靜地聽。那煙囪沒有10分鐘是爬不上去的,也就是說至少響了半小時。


石家莊市第二看守所四名女大法弟子絕食一個月

據悉,被石家莊市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的四名女大法弟子,3月28日向市公安局寫了申訴書,要求立即無罪釋放,並從即日起開始絕食,至今已是第30天了。她們是劉菊華(唐山人,已轉捕,50歲),楊建美(石家莊人,已逮捕,45歲),靳鳳羽(保定淶水人,刑事拘留,39歲),楊淼(石家莊人,刑事拘留,26歲)。緊急呼籲社會各界給予關注,制止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數次「三個月」計劃破產後,江澤民犯罪團伙又生新企圖:五個月內完全鎮壓法輪功

據證實江澤民集團下發新命令,從5月1日至9月30日,利用五個月時間完全鎮壓法輪功。利用各種方法手段迫使法輪功學員寫出五書。各地、市接此命令後,現已把要抓捕的大法學員的名單列出,望各地區學員堅決抵制邪惡,讓他們的所有破壞企圖統統落空。


河北保定市雄縣公安局不法警員的犯罪記錄

河北保定市雄縣公安局於2000年1月15日將大法弟子曹書錦、劉秀敏、崔志強以散發真相材料為由公開逮捕,準備判刑,並將崔志強的小汽車沒收,不給任何手續。現這幾位大法弟子仍被非法關押。三月中旬,公安非法勞教了9個大法弟子。

2001年1月31日,公安將本縣南沙口村大法弟子王德剛一家三口以散發真相材料為由抓走,在看守所內警察所長王全樂指使刑事犯以轉化為名對王德剛毆打,打斷其一臂,至今未癒,更不讓家人探視。最近,縣公安局又在龍灣鄉開辦「法輪功學員轉化基地」。韓莊村的女大法弟子富妹,因不寫保證書,公安就逼其脫衣服,直到脫到只剩內衣,有一個人心尚存的警察才說不要脫了。這就是他們所謂的轉化。不法警察並對全縣大法弟子電話進行24小時監聽,對人24小時監控,不准串門,剝奪大法弟子人身自由。


濰坊市奎文區街辦譚小昌、考林緒的獸行

2000年10月的一天,濰坊市奎文區北苑街辦邢石村的舊倉庫裏來了許多警察、治安人員、街辦幹部。他們抓了一些人用車拉到了這裏,共有7、8個人,當時天很冷,一個女士只穿了一條薄秋褲和拖鞋。後來得知是煉法輪功的。

當天晚上他們都被關在臨時空出來的倉庫裏,裏面很黑,地上全是塵土,外面是鐵門,裏面只有兩張木連椅,也不說甚麼,就把他們7、8個人關了一晚上。第二天問時才說是辦「法輪功學習班」,晚上很冷,甚麼取暖的東西都沒有。一關就是許多天,這些人都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後來幾天街辦領導譚小昌、考林緒把男女學員都關在一個屋裏不讓他們上廁所,只給一個髒盆子,讓他們都在盆子裏方便,走在街上的人都在指責這件事是沒有人性的行為。

還有一個女士,聽說孩子才3個月,就被抓去,都好幾天沒吃沒喝了。她被街辦政法委書記考林緒用充滿電的高壓電警棍電了很長時間。在場的很多看管人員沒有一個動手的,很多人都看不慣這種獸行。第二天,一個工作人員就把電警棍藏了,這個善良的人沒有辦法只好這麼做。考林緒還指使治安人員每人必須打一個煉功人多少下,不打不行。有的人被拉出去30多里外漆黑的野外被毒打,有一個工作人員站在車旁沒動手,回來後被考林緒訓斥了一頓,大罵了一些難聽的話。在場的人看到這些違法行為感到不公和不服。


成都大法弟子陳桂君一家遭受的迫害

4月24日晚上9點左右,由於有人洩密,大批公安全副武裝的包圍了大法弟子陳桂君的臨時住所。公安們謊稱查戶口,屋裏的大法弟子們不給他們開門。公安居然從陽台翻上來,強行將陳桂君和她大女兒朱銳及另一功友(現已脫險)帶走,並抄走他們的私人電腦、複印機等。第二天早上,二女兒朱利去看望母親,被抓。至此,陳桂君全家五口均喪失自由並遭受著不同程度的迫害。

陳桂君和大女兒朱銳、二女兒朱利現被非法關押在成都市新都的某處(待查),老伴朱煜現被關在新華勞教所勞教,大女婿沈序清被關在劍閣某處(待查)。

陳桂君和老伴在新疆任勞任怨的為國家工作了三十年,成績是有目共睹的。女婿的為人及工作業績也是有口皆碑的。兩個女兒在醫院工作,她們被迫離職後(被非法勞教),她們治過的很多病人還掛念著她們。

陳桂君一家的如此遭遇,就是江澤民犯罪集團殘害無辜百姓的鐵證。


江蘇大法弟子被迫害情況

曹治雲,34,南京大法弟子,他姐姐也是被非法勞教的大法弟子。在幾乎整夜不讓休息、白天照樣幹活、罰跑等等折磨中,也沒動了他的心。因他是第一個要到期、態度相當堅定的大法弟子,警察說:讓你走了我們以後的工作怎麼做啊。於海永書記明著跟我們說:欲加之罪,何患無詞,要給曹治雲延期三個月。期間有一個看管大法弟子的人,經常去曹治雲那裏說些罵師父、罵大法的話,大概一個月上下,這個長得很壯實的人開始莫名其妙腿骨骨折。我們都知道他是現世現報。

鮑順源,37,南京大法弟子,南京地質學校辦公室主持工作的副主任,99年就被定為江蘇省的重點,南京市公安局早就對他講,只要有風吹草動,不是判刑就是勞教。2000年春節前因組織集體學法被判勞教。2000年底被電棍電時又被於某狠打了一耳光,以至那只耳朵一個月後還不能聽清楚別人講話。不久打人的於某騎摩托車出事跌壞了耳朵。

展興茂,37,江蘇省江都市人,去年從江都一分錢未帶騎自行車到北京護法,5天到天津,自行車賣了30塊錢去了北京。他說:做人就是苦,不就是多吃苦嗎?我就是來吃苦的,我堅信,我的師父一定會把我帶向圓滿。

陳漢昌,50多了,江蘇省啟東市人,被折磨時也堅強挺著,並幫助走向邪悟的人回歸正道。老陳說,99年跑到聯合國人權大會上胡說八道栽贓大法的就是一個啟東人,那人老婆也不是煉法輪功的。那人回來後單位的大法弟子問他為甚麼造謠,並讓他聲明是誣陷,但未能成功。我問是否有大法弟子將此情況反映給明慧網。他說沒有,也不知道當地哪個大法弟子會上網。

唐建興,蘇州大法弟子,家裏兩個小孩,現在一個上大學,一個上中學,愛人又沒工作,由於他被非法勞教,家裏失去了經濟來源,水、電都被停了,在幹部的逼迫下,他違心地寫了「悔過書」,一段時間後,恨自己被情所動,也向幹部聲明了自己要堅修大法,不承認違心寫的東西了。


河北省三河市暴徒毆打大法弟子的犯罪記錄

河北省三河市燕郊公安分局及開發區的一些不法之徒對大法弟子犯下了重罪。電廠的大法弟子郝亞芬進京上訪,多次被打,其中有一次打得很重,分局的惡徒用電棍擊打,還用拳頭打、用皮鞋踢,足足打了一個多小時,致便她小便失禁,分局的劉亞路和祁某都打過她。在開發區關押期間,城管的人又打了她一頓,打得也很重,臉都打破了,出了血,頭被打得不敢碰,一碰就疼,胸部被打得出氣都疼。同時被打的還有海洋局的大法弟子郭耀磷,冶金的大法弟子邢文柱,都被打得很重,他倆臉部被打得又紅又腫,青一塊紫一塊。

暴徒迫害大法弟子不斷升級,2001年3月1日開發區的警察和城管人員到所籍單位抓大法弟子,多數大法弟子都是被騙去的,不去的就被強行拖上車,拉到開發區強行辦非法的轉化班。壞人採取軟硬兼施的手段,企圖用強制的方式改變大法修煉者的正念。軟的是在生活上吃得好一點,硬的強迫大法弟子聽課、體訓、看電視、寫認識、強迫穿統一服裝,每天夜裏十二點才允許睡覺。大法弟子通過寫認識向他們講清真相,揭露自焚的漏洞,隨時向工作人員洪法,有很多有善念的工作人員相信了大法,相信了「真、善、忍」。我覺得我這次有做得不好的地方,不符合煉功人的標準,比如我也悟到不應穿它們發的服裝,但就是沒做到。還有從三河市裏來了五個壞人到班上攻擊師父、攻擊大法,我也沒有做到證實法,心裏想到了就是怕心太重放縱了邪惡之徒。執著心根本沒去掉,得法卻不能證實法還是個大法弟子嗎?後來一位二三公司的大法弟子被抓進來後不屈服於邪惡勢力,絕食抗議並堅持煉功,第二天就堂堂正正地出去了。她的主動窒息邪惡啟發了剩下的弟子,大家開始集體絕食抵制邪惡、捍衛大法。

暴徒祁某就在我們絕食的當天三月二十一日五點五十分左右,把大法弟子徐少尊、柳勇毒打一頓,把柳勇打得最重,歹徒用拖布棒子打柳勇的雙腿,用拳頭打後背和前胸及頭部,打了半個多小時,把拖布棒子都打折了。然後體罰,雙手平伸雙腿半蹲,有二個小時。別的大法弟子和幾個工作人員都看到了柳勇的傷,雙腿後面由上至下全都是青紫色,胸部被打得不敢咳嗽,一咳嗽就疼,持續了好多天。首鋼的大法弟子郝明剛也被一姓熊的歹徒打了一頓。


吉林省農安縣哈拉海鎮大法弟子遭受迫害情況

自從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江澤民犯罪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鎮派出所就開始收書,共收了一百多家的書,拿走三台錄音機,拿走不少佛像前的蓮花燈,有的被打碎了,派出所的警察每人分一台。

1、99年10月27號以後,100多學員被非法關押在所謂的學校班,每天,天剛亮就得報到,天黑以後才能回家,辦班十幾天。寫保證書的才放,不寫保證書的被毒打一頓。

2、2000年元旦時,糧庫的郭明和鐵路的鄒彥明被抓。其他大法弟子被鎮政府強行辦班三天。被抓走的鄒彥明和郭明在拘留所被非法關了97天才放,放時還得交1000元保釋金。

3、有一個大法弟子要租房子開小賣店,正在和親屬商量如何進貨時,被派出所發現,說是集會,還不允許開店,告訴房主,不許把房子租給他們。

4、公安因怕學員上訪,2000年正月初二就開始看著,一直到正月十三。正月十三派出所又強行辦班,不去每天罰50元錢。正月十五開始抄家。

學員A被抄的東西有:兩台大衣櫃、一個碗架子、面板和擀面杖、像鏡子、鐘、飯桌子兩個、糧食、馬一匹、家裏的一切東西都被拉走。

學員B被抄的東西有:組闔家具,一口大櫃,一個碗架子,錄音機,縫紉機,電視機,糧食,大抱繩,毛蔥 ,蒜,藥材,價值大約6000圓左右。

學員C被抄的東西有:兩垧地的玉米拉走後,罰3000元。

學員D,罰500元,被逼流離失所。 學員E,因進京上訪,從丈夫的單位扣錢3000元。 學員F,罰3000元。 學員G,罰3000元。 學員H,罰3000元。 學員I被抄家的東西有:電視,家具,角櫃。 學員J被抄家的東西有:彩電,組闔家具,取暖爐,沙發三件。 學員K,家裏所有東西都被抄走,罰5000元,不交錢公安不放人。

另外,2000年3月13號公安非法抓人,鄒彥明被抓,後被非法勞教,現已超期,至今未放。 2000年10月份,鄒彥傑、葉明珍家被抄,沙發床,電風扇,組合櫃,縫紉機,炕席都被抄走。警察是在家裏無人的情況下,破門而入的。

2001年元月18日,有16名大法弟子被抓到拘留所辦班,正月初二放人時,每人罰500元。


河北省三河市燕郊大法弟子受蘇秀琴一家的遭遇

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鎮法輪大法學員蘇秀琴因堅修法輪大法 ,為法輪大法講真相,2000年6月她去北京到天安門廣場打條幅,說實話"法輪大法好",被遣送回當非法關押。在關押當中,當地派出所與其單位保衛科科長突然闖入她的家,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非法抄家,沒收了大量的法輪功書籍及錄音帶和錄音機,下午這些不法分子補辦手續又進行了二次抄家,沒收了電腦至今沒還,還對蘇強行罰款一萬元。單位領導又強行停發了這位學員的工資。該單位黨委副書記和保衛科長還強行扣發這位學員丈夫的工資,斷絕他們生活上的經濟來源。


北京密雲縣一青年因被懷疑為法輪功學員被警察打成精神病

密雲縣一名十七歲的小伙子到北京打工,被警察當作法輪功學員抓了起來,經過一番毒打恐嚇以後,這名小伙子精神失常。現在一聽到警笛就渾身發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