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正義一定會戰勝邪惡


【明慧網2001年5月19日】 我叫周文琳(化名),是北京市的一名大法修煉者,得法以來身心受益很大,地方衛生所、鄉親朋友和我的親人都有目共睹。為了證實大法好,我於2000年2月在自家門口煉功,被石景山八寶山派出所非法抓走,並被送往石景山分局非法關押一個月(沒有履行任何法律程序)。從那以後我家再無寧日,每到4.25或師父的生日及7.20等敏感日子,不法警察就來到我家騷擾我與家人,經常對我非法關押(短的一天一夜,長的達3天兩夜)。

2000年12月9日上午我來到天安門廣場,一句話沒說就被抓了起來,這時我向遊人們喊:「善良的人們請把「真、善、忍」記在心裏!」惡警對我一頓拳打腳踢並把我踹到警車上,這時我想起我師父講的一句話:「不要主動被邪惡帶走」(《理性》),於是我又從車上沖了下來,好幾個惡警抓住我的頭髮一頓亂打,把我打昏了過去,等我醒來之後,警察又一腳把我踹到了車上……

後來警察把我從天安門派出所押送到房山區分局看守所。為了把學員的姓名地址騙出來以便送回當地進行進一步迫害,警察開始還用哄小孩那種方法誘騙,一看達不到目的,他們就開始連續瘋狂的抽我嘴巴,還強行讓我站馬步蹲樁,還用打火機燒我的下巴,並揚言,再不說出地址就給你上別的刑具,然後把你送到男隊去。

我奉勸北京各地區派出所不要用這種惡行威逼大法弟子說出姓名住址,對你們一點好處也沒有,你們地區也有大法弟子。究竟是誰給各地區帶來麻煩,是誰給你們帶來煩惱?是江澤民等壞人的邪惡命令,是你們自己為了一點蠅頭小利在執行邪惡命令造成的。

12月下旬我又被八寶山派出所5名警察強行從家中抬走,他們的行為比土匪還惡,因為他們傷害的是比好人還好的人,我為了讓還有善心的人們從欺世的謊言中清醒,去說真話,說實話,遭到的卻是毒打和漫罵,我認為我沒有權力讓每個人相信甚麼,但我有權力和義務把事實真相告訴給每一個還有良知的人。

2001年春節前夕,警察、街道辦事處、街道聯防等又來到我家干擾我的正常生活,並非法監控我數天,由於警察的屢次騷擾使家裏親人精神受到很大的傷害。我於2001年2月被迫離家出走,過著流離失所的生活,有家不能回。惡勢力不僅傷害每一位大法弟子,更殃及了他們的親屬。願大法弟子的親朋好友們也能站在正義的立場上替你們的親人說句公道話吧,讓我們共同抵制邪惡。

2001年5月3日我在京源路口南的公園內行走,被巡警盤查身份證,我說是附近的居民隨身沒帶證件,可以一起回家去拿,但他們強行把我往車上拉,把我上衣裏外扣子都拽下來,使我胸部局部外露。他們已嚴重侮辱了我的人格,嚴重侵犯了我的公民權利。巡警與八寶山派出所姓韓的警察強行給我帶手銬把我送到八寶山派出所,致使我雙手紅腫勒傷。在八寶山派出所他們又對我進行了強行搜身並搶走了我的個人物品,因我抵制警察的無理要求,八寶山派出所警察(一個姓郭一個姓韓)對我惡毒地毆打和漫罵,我無奈以絕食對警察的犯罪行為進行抗爭,終因警方自知理虧無條件釋放了我。但警方不甘心失敗,對我家人恐嚇和逼迫,讓他們監視我,然後準備把我送往非法轉化班進行強行轉化,他們妄想把好人轉化成壞人。我勸所有做所謂的轉化工作的人,你們不要再助紂為虐了,如不趕快省悟,必會遭報應的。善惡有報乃宇宙永恆的真理。

今天上午警察、聯防、保安等六人再次闖到我家要抓我,我可能又要流離失所了。為了維護國家憲法的尊嚴和公民信仰自由的權利,我和我的功友們依然按照「真、善、忍「的原則向所有的人們講清真相和揭露邪惡。希望所有還有正念的人們都能夠站出來共同制止邪惡之徒的進一步違法行為,不要為他們一時的謊言所欺騙,不要為他們瘋狂的報復所嚇倒,相信正義永遠會戰勝邪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