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下充滿罪惡迫害的高陽勞教所

河北省「紅旗」單位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紀實

【明慧網2001年4月26日】 例1:張錦英,42歲,保定市人。

2000年11月30日從保定押送到高陽勞教所。上午11時許,在會議室搜身,衣服脫得一絲不掛。她說:「你們這是侵犯權,我們要告你們!」管教卻一本正經地回答:「你們法輪功沒有任何發言權,告也白告,上邊的命令一個紙片也不能帶進勞教所。」搜查了20多分鐘,她站在一旁被凍得全身打哆嗦,兩個幹警從她手中搶走經文後才允許她穿上衣服。當晚半夜被叫醒,說提審。將其帶至大院外的一間空房子裏,脫掉鞋襪,坐在地上把腿伸直,兩個人1。8米左右的彪形大漢──楊大隊長、季主任各跺一條腿,兩個女警各按住一隻肩膀,其餘人等掂著手銬、電棒站在一邊。問:「在所內部不許煉功,不許弘法,做得到不?」答:「做不到。這麼好的大法應該讓有緣人都知道,這是對人的最大慈悲。」一男隊長說:「她最頑固,不動大刑不行。」兩個人一人一隻電棍各電一隻腳,專電腳心,張痛得滿地打滾。惡警們壓不住,說她怎麼這麼有勁,多叫人來。一會來了十幾人,給她上銬把上半身吊起,雙腿仍平放在地。電擊時,她只能在原位左右劇烈擺動。手銬扣進手腕,雙腳外側磨爛,致使手腕的骨頭露出,其慘狀不忍睹。接著又電嘴,咝咝不停地電擊體肉發出焦糊異味,折磨一個多小時後,一大隊長還嫌不過癮,狠毒的說:「她硬,讓她嘗嘗高壓電!」馬上抱過來一個鐵箱子,將兩根銅絲分別擰在張的兩個拇指上。惡警們獰笑著搖手把,邊搖邊說:「張錦英,你不是煉嗎?你現在煉一個我看看。」隨著惡警們起勁的搖電機,她全身不停地顫抖,痛苦的慘叫伴隨著牙齒咯咯地作響,如此酷刑持續了3個多小時之久。第二天,她與另外6名不寫保證書的大法弟子被關進小號。她們在一間四面透風、零下20度左右的陰冷大房間中忍受煎熬,手腳被凍腫。

惡警們做賊心虛,2001年春節前,每當提審,都特意在這間大空房放上錄音機,把音量放到最大,以掩蓋旁邊審訊室迫害大法弟子傳出的慘叫聲。張被關進小號近兩個月,這樣的情形出現過十幾次。她們背誦大法抵制錄音機噪音,周隊長氣急敗壞,猛踢大法弟子的腿部和下身,並揪住一功友的頭髮使勁的來回往牆上撞。2001年2月27日夜2時許,惡警們又以張「尋短見」、「自殺」為名進行審訊,使用電擊、「坐飛機」等酷刑長達26小時,飽嘗了常人難以想像的巨大痛苦。

2001年4月17日,張錦英父親的百日祭典,准假三天。她終於逃出魔窟,迎來自由勝利的曙光。現以離家出走,決定向世人講清真相,直到法正人間的那一天!

例2:韓俊苗,45歲,保定市雄縣人。

2000年11月30日半夜審訊,因堅持說:「法輪大法是正法,一定要煉,據不認罪。」惡警們用電棍、電機電其手心、腳心、脊背、頭等身體各個部位,百般折磨。她寧死不屈,對這幫小丑輕蔑地說:「我不怕你們電!」惡警們馬上換了膠皮棒和鐵卡子皮帶,兇狠的發洩私憤,打得她吐出一口口鮮血。12月6日又半夜抓去「坐飛機」,拷打了3天3夜,最後吐血暈死過去,送醫院搶救脫險。如此夜審酷刑她經歷了6次,而且次次升級,變本加厲,她堅決不寫「決裂書」。為抗議高陽勞教所法西斯暴行,她以驚人的毅力站立了80多個小時,不吃不睡,最後被強行注射大劑量安定。

例3:張榮傑,38歲,保定市人。
孔慧娟,30歲左右,保定市某縣人。

2000年12月1日,為制止邪惡濫施酷刑,給後來的同修創造一個良好的環境,她倆以死抗爭,在後窗戶上吊。當人發現時兩人均已眼球突出,舌頭外吐,經過20多分鐘緊急搶救才得以生還。喪失人性的惡警們對他們逼人赴死的罪惡行徑毫不在乎,還給張榮傑起了個「吊死鬼」的綽號加以譏笑。2001年2月9日,張因不背所謂「守則」,被拉到刑訊室「坐飛機」,用高壓電棍電擊其手、腳,臉、嘴,之後她很長一段時間不能正常行走,腿總是一拐一拐的。

例4:張娥,53歲,保定市淶水縣人。

2001年3月26日,在第二批強行轉化班上,她堅決不做誹謗大法和師父的問答題。29夜審,將其銬在鐵管子上,狠狠的電擊她的嘴,強迫她罵大法和師父。張娥一正言辭的說:「我師父是最正的,大法是最好的,我決不會背叛師父和大法!」這幫窮極惡盡的打手們更加用力折磨她,近4個小時。

例5:徐秀芝,32歲,保定市人。

2001年1月18日,在看守所院內高呼:「法輪大法是正法」遭到惡警們的拳打腳踢,全身到處可見青紫和血印。2月9日因不背「守則」,被拉到刑訊室「坐飛機」,電擊手背、脊背。一流氓惡警嘴裏叼著煙,說:「我說煤球是白的就是白的,你不說就接著電你。」各種不堪入耳的話講了很多,極盡調戲、侮辱之能事。

例6:李慧茹,42歲,保定市人。

因不背「守則」,2000年12月14日被半夜提審,6名惡警讓她「坐飛機」,電擊全身,邊電邊叫嚷:「我給你消消業!」李奉勸他們:「你們這樣迫害好人是在造業犯罪,希望你們不要執法犯法,應該實事求是,法輪大法蒙冤。」

例7:黨會英,45歲,保定市人。

2001年2月初,楊大隊長陪同保定市法院、司法局的人到女子中隊參觀。黨向楊道:「你不是說頑固到底死路一條嗎?甚麼時候槍斃我,通知我一聲,我給家個信。」楊被這突如其來的揭露弄得惱羞成怒,顧不上自己的「身份」,破口大罵,如同一個潑婦,說黨給所裏抹了黑。參觀的人剛走出監視,王大隊長一把將黨從床上揪了下來,劈頭蓋臉就是一個耳光,打累了還要逼著給她道歉。2001年1月28日,黨在看守所院內高喊:「法輪大法是正法」,被惡警當場毒打後又拉出去專電擊嘴。回來後被電得血肉模糊判若兩人,五官變形,嚇得犯人躲進廁所裏哭起來。十幾天黨吃不了東西,只能吃一點流食,後來黃、紅濃血疤層層脫落,至今嘴上還留下很大的黑疤。3月20日高陽勞教所開始辦第一批強行轉化學習班,她拒絕完成誣陷大法的問答題,並說法輪大法是正法。幹警們氣急敗壞,說她煽動鬧事,當夜開始對她進行嚴刑拷打,受盡折磨,她寧死不屈,堅決不寫「決裂書」。到目前為止,她仍拐著走路。

例9:淑萍,26歲,張家口市某縣人。

她被轉送到高陽勞教所時已經懷孕4個月,因堅持自己的信仰,為大法鳴冤,被嚴刑拷打。用電棍電其腳心、腳面和嘴。因為她堅定,又被抓到刑房「坐飛機」。嚴刑拷打20多個小時後腰疼、噁心嘔吐,妊娠反應劇烈,痛苦不堪。她還善意的跟惡警們講道理:「你們還有沒有一點點人性,這麼對待一個懷孕婦女?」有個惡警卻說:「誰證明你懷孕了?你死了送火葬場一燒,叫你家人送85元錢認領骨灰盒去吧!」

例10:吳桂花,58歲,張家口市某縣人。

吳桂芳,56歲,張家口市某縣人。送入高陽勞教所當天晚上,惡警們就對她們進行審訊,用電棍威逼老姐妹倆寫「保證書」。因姐妹倆堅定,喪失天良的惡警們馬上下了毒手:電擊姐姐時讓妹妹看著,電擊妹妹時讓姐姐看著。她們的腳心被反覆電擊,爛成一個個血洞,血肉模糊。姐姐的手背還電裂了好多口子,一攥拳頭鮮血就流出來。她們走路還要人扶。入勞教所兩個月都是半夜去受刑,「坐飛機」簡直是家常便飯,次數難以統計。

例11:於鳳雲,45歲,承德市隆化縣人。

2000年12月4日因在勞教所裏煉功,被拉出去「坐飛機」。當時抗議其勞教已絕食3天。王大隊長惡狠狠的叫道:「於鳳雲,你活膩了是不是?電棍電你的時候好受嗎?」於說:「法輪大法是正法,信仰自由,我煉功犯了甚麼法?」王大隊長頓時火冒三丈:「好你個於鳳雲,給我拉出去狠狠整她,叫她嘗嘗高陽勞教所的厲害!」說著就劈里啪啦的打了她幾個耳光。然後,她和馬麗、葉某等十幾個隊長一擁而上進行毆打。打累了,把於鳳雲蹲銬了48小時,其痛苦難以忍受。一男隊長又接著打耳光,用電棍電擊嘴、腳心、手背。於鳳雲咬緊牙關說:「我堅修大法心不動,隨你們的便!」這幫惡警又拿起皮帶,邊打邊叫囂:「不打服了你不罷休!」於疼痛的渾身顫抖,後來暈死。送醫院搶救後來的路上,馬麗眉飛色舞和其他隊長說:「等把這些法輪功都治服了,咱們到大飯店慶賀去。」回監後,功友們幫於檢查傷口,只見全身紅的、青的、黑的連成了一片,雙腿、雙腳、雙手腫的像麵包一樣,腳腫得無法穿鞋,站在地上好像要裂開。

例12:徐雪靜,38歲,承德市隆化縣人。

送進高陽勞教所當晚半夜,把她弄到審訊室,脫去鞋襪,逼其寫保證書。她說:「我修的是宇宙大法,我有甚麼錯。」楊大隊長原形畢露:「你已經違反了所規所紀,現在要對你執行紀律。」說著就用電棍在她身上來回電擊,折磨了很長時間後,又在腳上潑涼水,楊說這樣通電才痛快。電擊的咝咝聲此起彼伏,令人毛骨悚然。該惡警奸笑著用大腳踩著徐的身上,不讓其掙扎。煉功前,徐患有心臟病,現3號電流不斷通過,心臟難以忍受,徐被這幫惡警折騰的死去活來。

例13:郭福銀,40歲,承德市龍海關化縣人。

送入高陽勞教所時搜身,從行李中翻出一本《轉法輪》,她用力搶回。被隊長們長時間毆打,臉被打腫,身上踢得青一塊紫一塊。當夜又被提出去寫「三不」,郭據理力爭說:「我送勞教所是被騙來的,我煉法輪功是公民的自由,是我的權利,沒有任何錯誤,你們動不動就打人,這是最無能的表現!」楊大隊長不知廉恥的說:「我們是國家的機器,江澤民說取締法輪功,你就不能煉,你煉就是反黨!不服就讓你嘗嘗我的厲害。」話剛說完,就開始用刑電手背、腳心、腳面、臉和嘴,把嘴都電爛了。郭寧死不屈,後被關進小號。

例14:劉金榮,36歲,承德市隆化縣人。

2000年12月3日,因不寫保證書,和於鳳雲、郭福銀、徐雪靜被關進小號。當晚煉功被發現,遭惡警拳腳相加,又將她們帶進刑訊室,蹲銬30多個小時。她們絕食抗議這種非法行為,惡警們就強行灌食,用塑料管子往鼻孔裏使勁的來回猛紮,每個人口鼻都是血。一女惡警還說:「叫你們絕食,一個個都給你們治殘了,看你們還煉不煉。」

例15:蔣彩萍,42歲,石家莊市人。
劉燕,42歲,石家莊市人。

2001年4月初,四人從石家莊勞教所轉到高陽勞教所(另外兩名功友不知姓名),被當地管教稱為「四大金剛」是最堅定的。高陽勞教所當晚就對她們用刑,把平時迫害大法弟子的電棍當作殺手锏,對她們進行滅絕人性的折磨。光著腳澆水電擊,暈死過去後往臉上潑涼水,醒過來後繼續電。從晚上12時一直用刑到天亮,四人最後都虛脫了。緊接著就去「坐飛機」。除一名老太太坐了48小時,其餘3人都坐了72小時。4月6日,石家莊又送來20多名大法弟子強行轉化,她們無一倖免,同樣被高陽勞教所這幫滅絕人性的惡警們迫害的不成樣子。其中7人重傷,1人生命垂危,均被送往醫院。

(大法弟子整理2001年4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