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家人的遭遇

【明慧網2001年2月5日】我一家都修煉法輪大法。自從人間敗類江澤民開始誹謗迫害法輪功以來,我丈夫的笑臉不見了。他要向政府討回公道,向中央上訪,就這樣借了錢去了省會南昌市,去了北京。在北京待了五十多天,回來後向功友們講了北京的情況,就這樣我和三位女功友也去了北京,我們一回來都被抓進牢裏去了。我們都是女學員還好一點,拘留十五天。可我丈夫在看守所裏被關了三十七天,被打得口吐鮮血。折磨得皮包骨頭。

從那以後公安人員三天兩頭就到學員家來騷擾,特別是去過北京的學員家,更是常有警察出沒,還叫當地幹部盯住我們,不准我們再去北京。公安人員執法犯法,說抓人就抓人。把我丈夫帶走是經常的事。有時當天放,有時關二天才放。記得2000年7月19日深夜,所裏來人又把我丈夫帶了去,我趕快起來穿上鞋子問:「又是怎麼回事?」他們騙我說:「沒啥事,叫去問個話就行」。可第二天他還沒回家。我就到所裏去要人,誰知他們又無緣無故把我丈夫再次送進了看守所。這次關了四十三天。那裏真是人間地獄,我丈夫受盡折磨。

他從看守所回家後,公安人員把我們夫妻看守得更緊。在這期間抄了我的家,把書全拿走了。因為我們夫妻保護書,他們再次把我丈夫關進了拘留所。我和幾個學員去了村長、書記家裏、所裏,跟他們講:「你們不應該這樣對待大法學員,你們敢說我們不是好人嗎?」他們就講:「你們不該去北京,去了也沒起到甚麼作用。」我們講:「我們是個修煉者,只是向政府要求給修煉者以合法的修煉自由,真沒有其它目的。」他們講:「是上面指示的,叫看住你們,不讓再去北京。因為是吃政府一碗飯,也就得為政府辦事。」我們學員就跟他們講:「做人最起碼還得講有個良心。」

去年底還有四天就是新年了,那天晚上我丈夫在家呆不住了,要用他的方式迎接新的一年。我知道他的心思,就和他商量這次我不和他同去北京,留下來向世人講清真象和揭露邪惡,另外在家帶女兒,讓他放心地走。我丈夫把臉轉向外面,流著淚水,又用被裏把淚水擦乾說「不要為我擔心,有法在,有師在,無論遇到甚麼魔難咱們都能承受。另外還要向世人進一步講清真象。」當時我只知道回答兩句:「我會為所有去北京的功友祝福,牢不應該是我們真修弟子坐的,還有很多事等著我們功友做。你走後我一定會進一步向世人講清真象和學法。」就這樣,第二天我送他坐車走了。

前幾天公安人員把我二姐騙了去。臘月二十七我去拘留所看二姐。並要求他們放上了年紀的二姐回家過春節,在那裏碰到一位女學員就和她談了談。她說:「1月17日在天安門廣場,一個穿紅色運動服的功友,拉起橫幅,邊跑邊喊:「法輪大法是正法。」便衣警察抓他,他很機靈,躲過了一些警察,結果還是被抓,那功友就是你丈夫呀。當天晚上,氣溫零下9度左右,警察把他衣服扒得隻身剩下一條短褲,把他掛在樹上。他身上都結了冰,天剛亮警察怕被人發現才把他放下來,讓他穿衣服。邪惡這樣做看他還不講是哪裏人、叫啥,就又打他。身上被打得出了血條兒,打得慘不忍睹,在場的都流下了淚水。」

村裏、所裏去北京把他接回市裏都不通知我,過了幾天,是在村裏工作的鄰居偷偷告訴我的。我去市、所裏找人,誰知他們又把他送進拘留所「學習」了。我趕去他們不讓我見他,說三個月不轉變再加三個月,再不轉變就送去勞改。太卑鄙了。現在也不知我丈夫又會被他們折磨成甚麼樣子?但我深知肆意迫害正法修煉者的邪惡江澤民之流即將下地獄了!

(大陸學員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