濰坊高密市袁春輝等暴徒迫害法輪大法弟子紀實

【明慧網2001年2月5日】自7、20以來,高密市邪惡之徒緊隨江氏其後,對本地區大法弟子進行殘酷迫害,現將部份事實揭露如下:

隋清鵬,高密市農機廠工人,因通過正常渠道向政府反映法輪功真實情況,被刑事拘留3次。在拘留期間,高密看守所所長違犯在看押期間不准打人的規定,經常暗示號子裏的刑事犯對其進行殘忍折磨,逼其蹲馬步,堅持不住就用硬物擊打小腿、膝蓋等處,打得好幾天站不起來,身上用煙頭燙的傷痕累累,還經常在他身上過電。因隋對非法拘留絕食,除了承受號子裏犯人的毒打外(因所長說,如果隋不吃飯,其他的犯人也不准吃飯),還對其進行強行灌食,由於長時間不吃飯,灌食也灌不進去,所長就令其他犯人抬起隋來往地上摔,像打夯一樣,還整日戴著腳鐐,直到把隋折磨的只剩一口氣時,才通知其所在單位派人拉至醫院。就在隋的傷還未好、因灌食多次插管造成不停地咳嗽的情況下,又被南關派出所的幹警以談話為由騙出,被躲在牆外的十多名惡警強行塞上警車,在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下被判勞教三年。家中只留母親一人,連其母親探望兒子的權利也被非法剝奪。

王平,高密城西村人,原高密化纖廠工人,因煉法輪功被廠多次扣留,2000年6月,因在外煉功被送至看守所關押。關押期間,每天被逼幹十幾小時的活,吃不飽,睡不足,且被管教人員唆使犯人多次毆打。一個月後,被廠裏開除。2000年10月,因進京上訪,被非法勞教。勞教期間,家屬不准探望,現不知情況如何。

劉心蘭,家住高密市雙羊鎮黨委家屬院,因煉法輪功99年7月被居委會關押7天,2000年7月因想進京上訪,又一次被派出所非法關押5天,並被送往高密拘留所拘留15天。之後又被送往居委會看管,居委會提出三點要求:一,轉化後方可回家。二,不轉化5天後繼續送市拘留所。三,趕出家鄉。(因其戶口沒在家鄉)並說賣掉房子,拿上押金錢。

其家人因承受不了種種壓力,丈夫寫了離婚協議書,孩子寫了斷絕母子關係書,逼她簽字,就這樣,搞得她家沒個家樣。

王開城,姜莊鎮西城村人,因2000年夏天向高密信訪辦反映法輪功真實情況,被公安局非法刑事拘留一個月後又轉為治安拘留。2000年10月,在天安門向世人說明法輪功真相,被公安帶回送勞教三年。

他的家屬受到派出所的無理糾纏,被逼交錢,並被逼迫每天到派出所報導,正常生活受到極大的干擾。

王傳珍,鐘素蘭:因遵照《憲法》賦予公民的神聖職責,進京上訪,反映法輪功真實情況,被公安抓回,在高密市看守所內受盡懲罰:一個大木頭架,逼人躺在上面,只有脖子、腰部、腳處有三根木棍支撐著身體,其餘部位都懸著,就這樣讓她們在上面呆了八個多小時。並於2000年雙雙被強行勞教。

王傳珍曾於99年12月2日被高密市公安局強行罰款一萬元。又於2000年8月25日再次被強行罰款1000元。

王豔英,高密化纖廠配電室工人,因煉法輪功被廠開除。開除後,廠方曾多次扣留她。並扣款5000元人民幣。99年10月,因進京上訪,被廠方非法扣留21天,後送拘留所拘留38天,和王平關在一起。廠保衛部的混子部長蘭湧採用流氓手段搜身,搜到大法書後竟囂張地說:市裏讓放人,我也不放。他的言行所為使在場的人都感氣憤。2000年7月,王又被抓到廠裏,在絕食絕水三天的情況下,王跑出了魔窟。其在化纖集團工作的妹妹也受到牽連。

2000年10月,蘭湧、杜授權到王的弟弟家去找她,沒找到,竟毫無人性地說:哪怕找個死屍回來,我們向上面還有所交代。現在她流落他鄉。

現已知的高密被勞教的大法弟子名單:
王開城 欒方啟 欒啟娥 劉瑞鳳 王傳珍 毛永芳 陳秀
戴秋震 隋清鵬 張磊 許正宏 張可明 張可文 毛星月
毛桂清 仲素蘭 葛秀美 王平 聶傳霞

高密惡人:康莊所所長袁春輝。

袁春輝邪惡之極,迫害大法弟子手段卑鄙、殘忍。2000年農曆10月21日,康莊鎮有四名大法弟子進京上訪,到天安門請願向世人說明法輪功真相,被警察抓走。袁春輝將她們押回的路上,竟銬住她們的手吊在車上。押回康莊所後,袁將四位大法弟子隔離關押,一個一個地審訊。惡狠狠地打她們的臉,三個打手打了兩次之後,袁還嫌不夠,叫打手出去,自己用一尺半的尺子狠毒地打她們,一邊打一邊罵:你給我誤了大好前程,我叫你家破人亡。

並將家屬也叫到派出所,逼每個家屬交上上千元錢再放人,交不上錢竟將她們的家屬也關押,宋會珍、劉田香的家屬被關押了一天一夜,孫可珍的家屬被關押了4天4夜,由於孫可珍家中沒錢,孫至今還被關押。

關押期間,袁春輝不准她們吃飽,用銬子把她們銬在床頭上,整天整夜在地上,連家屬送去的大衣都給扔了出來,關在3-4平方米的小屋裏。

四位大法弟子姓名:宋會珍,孫克珍,劉田香,楊秀榮

(大陸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