濰坊市濰城區七個轉化點滔天罪行


【明慧網2000年11月27日】濰城區大柳樹鎮轉化點

2000年1月共有20餘名學員在此遭受了非人的虐待。

官莊村:學員刑新蘭、於齊富夫婦等六人因修煉"法輪功",在家無故被強行抓到鎮政府。"鎮政府官員"用警棍沒頭沒臉的渾身抽打;用帶釘子的皮鞋底抽打臉部;用皮鞋踢……,殘酷折磨了三天三夜,強行罰刑、齊夫婦2.8萬元,方才放他兩回家。其他學員也被迫交了不同數額的罰款才被許可回家。刑、齊夫婦因經常被騷擾10月份離家至今下落不明。

柳南村:潘愛玲與刑、齊夫婦一起遭受同樣的毒打,並被迫罰款2.5萬元。同村的耿貴蘭被毒打三天後,被迫交了400元。

柳西村:王來貴遭受毒打後,被迫交上了1000元的罰款。潘敬花,遭受迫害後,交上了5000元的罰款。

柳北村:玄興蘭,女,56歲,被鎮政府官員一拳打暈,不省人事。

潘家村:潘立金等五名學員遭受了同樣的毒打和罰款。

柴家河子村:吳成收、王仙夫婦被無故從家中抓走,遭受毒打,兩根警棍被打斷,強行罰款2萬餘元,仍堅定不移。他哥哥帶著他們15歲的孩子去給他倆送飯,可憐的孩子卻也遭到了毒打……。今年7月夫婦二人進京上訪至今下落不明。三甲村:孫學軍,2000年1月因進京上訪被抓回用警棍等毒打,後罰款5萬元才放回家,9月因散發真相被抓又遭毒打,現已被勞教。大柳樹鎮政府一天就非法獲取罰款12萬餘元,這些敗類們用學員們的血汗錢吃喝嫖賭、購買手機等揮霍無度。影響極其惡劣。

濰城區望留鎮轉化點:

王金鳳,女,農辦幼兒教師,30餘歲,望留村人。2000年8月3日進京上訪被鎮政府抓回毒打,後跑掉。10月中旬在家無故被抓到鎮政府,用繩子把她綁在十字架上,仿佛當年的耶穌。用皮管子抽打大腿和屁股,打得身上血肉模糊,大面積黑紫腫塊,她實在承受不住,絕食7天,用玻璃割了手腕,吞下了大頭針和玻璃片,被它們送到醫院搶救,王金鳳的父親花了8300元錢買出了她。10月下旬,無故從家抓走刑事拘留30天,至今未回家。

郭秀菊,女,30餘歲,鎮職工。2000年8月3日進京上訪,被打手鄭全恩、孫玉金、劉波等4人用皮管子毒打,罰款1萬,扣罰3個月工資。10月下旬被無故拘留30天,至今未放。

楊繼廣,男,40餘歲,莊頭村人,10月無故從家帶到鎮政府毒打,直至打昏,送到鎮醫院搶救,脫離危險後又遭毒打,昏死後,又送往濰坊市醫院搶救。劉傳亭,女,60歲,槐行村人,10月因發真相資料被治安拘留15天。

濰城區軍埠口鎮轉化點:

10月29日晚從北京拉回劉志剛等六名功友,關在軍埠口派出所的一間小屋,逐個毒打,慘叫聲令人髮指,後送到拘留所刑事拘留30天,至今未放。在村委裏還關著進京上訪的家屬和在家的功友及家屬,不讓睡覺,吃涼饅頭,並毆打家屬及功友,逼他們交錢,不交錢就不放人,至今還關押著3位未交錢的功友,現已轉移到鎮政府關押。軍埠口鎮戴書記窮凶邪惡,毆打學員家屬,說:"對待法輪功就是株連九族,誰讓你們不看好人,讓他們去上訪。"李保文,女,鎮政府官員,勒索每一位學員,聲稱不交錢就不放人。

玄愛香,女,52歲,濰坊市開發區人。2000年10月26日和平請願,29日被軍埠口進京接上訪人員的車順便接回,開發區公安局去接人,李保文向它們索要3000元錢,未得逞,便將玄愛香押送到村委,罰她戴背銬,拳打腳踢一頓,讓老人在地上坐了一夜。第二天,村裏保安楊某採著玄的頭髮打臉,逼她交錢,家屬交了2000元錢,才被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