濰坊市濰城區於河鎮政府「轉化點」滔天罪行


【明慧網2000年11月13日】一、打人兇手主要名單:

王新民、滁永生、楊振東、陳龍山、陳永華、譚春起、郭星躍、李雲中、王世明、張建東、郭漢東、……

二、被打死、逼死法輪功學員名單:

玄成喜、張志友

三、被打傷的法輪功學員名單:李龍乾、張風英、張懷祥、李玲雲、李愛英、於秀華、徐淑珍、李建剛、孫可雲、陳樹彬、孟慶華、王桂芬、王桂蘭、陳進學、陳進興、張繼明、陳文禮、高繼升、高繼芳、高繼榮、陳紅英、陳紅玉、郭蘭芬、郭玉蘭、孫雲霞、陳樂河、李素芬、丁學花、王春燕、張樹才、李樹蘭、於言芹、陳文中、考靜花、……

四、迫害地點:

於河鎮司法所、兼綜合治理辦公室--即成立的所謂法輪功強行轉化點

五、迫害刑具、方式:

膠皮棍、方木棍、圓木棍、電棒、皮棍、笤帚、……
用涼水噴、用煙燙、釘大頭針、罰站、罰錢、夏天太陽暴曬、冬天凍、……

六、兇手材料:

1、王新民,男,50歲左右,家住濰坊市濰城區,原鎮政法委書記。
外貌及特徵:
胖高個,哭喪臉,酗酒如命,走路搖晃;貪污成風、好流口水;以權壓人,出名"打手";惡名遠揚,人人恨之。

2、滁永生,男,40歲左右,家住:濰坊市濰城區區委院內,現鎮政法委書記。
外貌及特徵:中等個,陰沉臉,戴一副近視眼鏡;言行處世道德極其敗壞,同學同事都恭其為"畜生";時常酒醉後照死裏打人,影響極壞。

3、楊振東,男,30歲左右,家住:濰坊市濰城區於河鎮委院內,現武裝部長。
外貌及特徵:矮個,粗胖,一臉橫肉,形如其人,有"土匪"之形,打人之毒不亞於"法西斯",名聲極惡。

4、陳龍山,男,25歲左右,家住:濰坊市濰城區於河鎮七甲張村,現通訊員。
外貌及特徵:矮個,青光眼,主子面前奉承表現,同事面前冷眼相看,專好管閒事,每次打人都"積極表現",打起人來就喪失人性,人人痛恨。

5、陳永華,男,30歲左右,家住:濰坊市濰城區於河鎮褂角村,現鎮綜合治理辦公室主任。
外貌及特徵:瘦高個,說話嬉皮笑臉,陰險狡詐,笑裏藏刀,人稱"笑面虎",在主子面前唯唯諾諾是奴才,在百姓面前橫蹄馬朝,因打人出色而升職。

6、譚春起,男,40歲左右,家住:濰坊市濰城區於河鎮委院內,原綜合治理辦公室主任。
外貌及特徵:黑高個,陰險毒辣,好醉酒後打人,打起人來如家常便飯,名譽掃地。

7、郭星躍,男,40歲左右,家住:濰坊市濰城區於河鎮委院內,現文化組織部長。
外貌及特徵:中等個,有點胖,以動"嘴皮子"整人聞名,喝酒後暗中搞人。

8、郭漢東,男,40歲左右,家住:濰坊市濰城區於河鎮郭家樓村,現司法所所長。

七、累累惡債:

1、99年6月,法輪功未定性之前,因中南海之事未解決明白,部份學員想到北京上訪,被無理抓回,以王新民為首逼張志友、李玲雲上繳2000元罰金,逼高繼芳、高繼容、李愛英上繳罰金500元,而這些上繳的"保證金"並未有任何收據全納為己有。

2、99年7月21日開始,因中央政府把法輪功定為非法組織,故法輪功學員上訪:

A、陳進學與其妻王春燕,孟慶華、郭玉蘭、陳樹彬、揚某某等9人在昌樂被便衣截回進行所謂的轉化(罰站、罰錢、逼寫保證、、、、、)

B、郭蘭芬、丁學花及女兒在天津被拉回進行毒打,(動用木棍、笤竺、拳打、腳踢)李文中暗中從郭蘭芬處逼要1000元罰金,貪為己有;丁學花的丈夫高繼升在家,因怨其沒看好妻子,把他拉到鎮上毒打,背心都被血印透,還罰2000元保證金。

C、張志有與李玲雲從北京拉回後遭毒打,身上大面積被打黑,還逼其寫保證書,罰款2000元。

D、李愛英在家煉功,被無理抓去,動用兩根電棍進行長達1小時的刑訊逼供,直到電到沒電為止,嘴腫的說話艱難。

E、張懷祥、張樹才、李龍乾等也因在家煉功,被抓到鎮上毒打,用的木棍被打斷多次,笤竺也被打散好多把,打的嘴等多處出血,身上腫的腫,黑的黑,王有健其妻被打的住院,到現在仍未恢復。

F、在打罰的同時,還抓所有煉功的學員開批鬥會,逼念報紙,記者採訪逼著學員說假話,罵老師,罵大法,逼著交書,等一系列殘無人性手段。

3、99年12月初,以王新民為首的敗類們又一次對大法弟子們進行迫害:

先把張風英、李龍乾、陳進學、李愛英、陳文禮等抓到鎮上,威脅他們拿錢放棄煉功,如不答應就進行毒打。而後又抓其他的學員,逼迫他們凡繼續煉的50多名學員每人交600元,如不交者一律關押、毒打,錢以後再給。其實,邪惡的謊言完全是騙人的,善良的學員被騙交的保證金被以王新民為首的敗類們貪為己有,它們吃喝玩樂用的全是法輪功學員--這些善良的老百姓們辛辛苦苦掙來得血汗錢,就這樣被它們無端地揮霍了,而王新民一人就利用這些保證金堵上了自己在基金會幾萬元的欠款。

4、99年12月初,孟慶華,李玲雲進京上訪,在濰坊市車站被強行拉回鎮委,當晚,把他們綁在派出所樹上直到天亮,長達4個多小時,零下3、4度,全身都被凍麻,失去知覺,然後又遭毒打,打的死去活來。張志友、陳進學、陳文禮、李愛英、陳進學的妻子也被懷疑與二人有來往,也遭受毒打,還逼他們互相打,每人上繳1000元保證金。

5、2000年1月,李龍乾因進京上訪被抓回鎮委,以王新民為首的敗類們在酒足飯飽後對其進行了一次令人髮指的毒打:用電棍,膠皮棍等刑具喪失人性的不住的持續一個多小時毒打,腿部動脈血管等好多被打斷,血淌了一大灘,就是這樣他們仍繼續打。有一幫兇陳立國因不忍心下手,還挨了王新民的踢,打暈了又潑上涼水打,最後潑上涼水也沒醒,才送到醫院去搶救,4個小時沒血壓,醫生都害怕能不能救活,經長時間供氧才脫離危險。另一面又欺騙家屬不讓看望,還逼他交納5000元保證金,不交就關押。同時利用這一套法西斯式的高壓方式對濰坊抓來得李建剛、孫可雲、於言芹等4位學員進行打罰,其實它們的目的就是為了賺錢。

6、2000年2月份,又凋來一位更為邪惡的敗類滁永生接管王新民之職,當即下令,威脅法輪功學員:如果再繼續煉功,再進京上訪,家裏凡是喘氣的都給弄來;凡是能挨住打的,罰起錢的就去,出去後胳膊腿都給打斷。其邪惡兇狠肆無忌憚。

7、2000年4月份,大法弟子張懷祥為證實大法步行上訪,身無分文,頂著寒沙狂風,昏倒數次再爬起來,每天120多里路,沒白沒黑,整整9天到達北京,千辛萬苦,不遠千里,他為的是甚麼?不就是為了說句真話,說句公道話嗎?而迎接他的是以滁永生為主的敗類們的毒打:讓他爬在地上,用膠皮棍、木棍進行毒打,這還不夠,王新民又用大頭針往他指甲裏摁,滁永生用煙頭往他手背上摁,一天連續3、4次的打,身上皮膚被打的黑紫,腫的老高,打夠了又把他送去拘留,拘留完後又毒打、、、、、、同時陳進學與妻子、陳進興、陳文禮、張繼明三更半夜被拉到鎮上,因懷疑他們與張懷祥有來往,採取同樣的打壓罰,迫於邪惡的淫威,每人被迫交了2000元,張懷祥因交不上錢,逼其每天到鎮政府幹活,期間李玲雲、李愛英、陳樹彬步行12天到達天津,被拘留15天後拉回鎮委,它們用同樣的卑鄙手段毒打他們,連續3、4天,每天至少2、3遍的打。李玲雲被打的一走路都摔倒昏過去,臀部也被打的鼓起大泡,不斷流膿流血,回家都是讓人背回去的,本屬城關街辦的陳樹彬也被強行拉到鎮上代管,這樣就可撈得1000--2000元的好處費。張志友因妻子上訪未上報政府,也被拉去遭受毒打,打完後還逼其上繳2000元罰金。

8、2000年6月,它們把幾名法輪功學員抓來進行威脅,其中陳進學與王春燕正值麥田澆地,未按時去,被它們強拉到鎮上,索要500元罰金,沒錢交就扣押,最後罰了50元現金,在它們轉身回去之時,滁永生對王新民說:這回又有酒錢了。醜惡的嘴臉盡顯無疑,連50元錢都不知廉恥的索要。王桂芬與城關的於秀華、徐淑珍步行進京到滄州被抓回後,也如是採取要命毒打,打昏後再潑上水,用電棍電,王桂芬當場被打的住院搶救才脫離危險,每人還罰了2000元。於河因又一次所謂的教育轉化,與城關街辦(打死陳子秀的地方)進行黑幫交易,撈得一筆相當的黑錢。3位60多歲的老人竟遭受如此殘酷毒打,實在是天理不容啊!這樣的心還能是人的良心嗎?和狼心狗肺有何差異呢?

9、2000年7月20日開始,滁永生等敗類們把陳進學、張風英、張繼明、李龍乾、陳文禮等人抓去,強行關押,逼他們幹活10多天,後放3天假期間,獨自留下陳文禮,因其黨委書記與滁永生私下有意迫害他。邊毒打邊用水龍頭噴。期間陳紅玉,王某某因上訪從北京拉回毒打,還索要5000元錢,在王某某沒來之前就把他家彩電抄走了。李文中還暗下把陳紅玉藏在女廁所裏,索要2000元錢,不讓滁永生知道,互相之間勾心鬥角,黑吃黑,魚肉百姓,這難道是人民的公僕嗎?孫雲霞也遭受了同樣的打罰,逼其丈夫索要5000元錢。

10、2000年10月5日開始,以王新民和滁永生為首的敗類們對大法弟子們進行了又一次的迫害,其邪惡程度在濰坊乃至全國罕見,敗壞至極實屬空前,僅9天時間,就有2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10名大法弟子被數次打暈,1名被打的住院,長時間關押學員,高額罰款(10000元、5000元、3000元)

A、原屬北關街辦的玄成喜,因牽連其發真相材料,被於河拉去毒打,7、8個人如狼似虎的敗類把其圍住,扒光外衣,讓他趴地上,採用一切刑具,連續40多分鐘輪番毒打,打暈後再潑上水,還不過癮,在它們酒足飯飽之後,又進行了長達2個多小時的毒打,直到打死為止,就這樣,60多歲的老人被這些邪惡兇手們活活打死了。這些卑鄙陰險的敗類們又伙同北關秘密召開黑會,誣陷玄成喜撞牆自殺,背著家屬強行火化,逼其家屬不能透露,而兇手仍然逍遙法外,繼續做惡。

B、李玲雲與丈夫張志友到北京上訪,被強行拉至滄州,張志友因多次遭受鎮政府敗類們的毒打,迫於它們的兇狠毒辣,被逼無奈只好跳車,不幸身亡。在滄州被強行火化。即使李玲雲喪夫,它們仍不放過她,現仍關押於鎮政府,還逼其交5000元罰金。

C、李愛英與丈夫到北京走親戚,正遇敏感日,在濱洲被強行堵截,她丈夫不煉功,但它們也不放過,對他進行了殘酷毒打,直打的渾身發紫,然後打李愛英,滁永生等用膠皮棍等工具對她沒頭沒臉的毆打,碗口粗的木棍被打斷多次,逼問還煉不煉,她閉口不語,於是就更加抽打,打的牙都鬆勁,眼圈被踢的黑紫,頭上電的都是小紫泡,身上又黑又腫,被打暈了,又用自來水噴醒,繼續打,連續3、4遍,其邪惡至極難以表述。

D、被抓的其他大法弟子李慶芬、楊某某被打的大小便失禁,還逼她丈夫交了5000元罰金;李龍乾被打的尿血,大小便艱難;張風英牙被打掉好幾顆,大小便失禁;高繼升被打的難以承受,往牆上撞頭,撞的血流不止,被強行銬在椅子上;孟慶華被打的站不起來,爬回關押屋中;高繼容、陳紅英、王桂芬、王桂蘭、陳樂河都遭毒打,有的身上打的起泡,黑紫一片;丁學花因"不舉報丈夫進京",被李雲中、王世明等強行抓去,一氣打的住院;陳進學、張繼明、張懷祥、郭蘭芬、陳紅玉等也相應被打壓。

至今,李龍乾、李愛英、張風英、李玲雲仍在被關押中,不斷遭受毒打,還要幹活,交錢,揚言:每人至少一萬,不交錢就勞教。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鐵證如山,天理不容。你們的罪惡史已經為世人所知,你們已經成為世界罪人,你們的罪名已經推上世界舞台,你們必將接受世界公審!!!在事實面前,你們這些所謂的當權者還有良心嗎?你們身為人民幹部,理應為人民服務,為人民著想,對人民好,而恰恰相反,卻視人民為敵人,把好人當壞人,貪污腐敗的不去管,拐賣搶騙的不去抓,專打這些純樸善良的好人,所做的事,敗壞的程度令人髮指!嗚呼哎哉!真不是人幹的事啊!這樣的敗類和鬼、畜生有甚麼差異呢?被打被罰的大法弟子大都是五、六十歲的老人,他們不就是講句真話,說句公道話嗎?爭取一個合法煉功的環境嗎?而且他們都是真心體驗到修煉的真正內涵,都是身心受益的,而你們卻大動干戈,勞民傷財,不計其餘鏟除這些善良百姓。請問你們還有人性嗎?難道你們沒有父母、沒有親朋好友嗎?他們到底犯了甚麼法,哪條罪?你們這麼打這麼罰?可他們卻毫不怨恨你們,反而勸說你們不要聽信謠言,相信真理,難道你們就不為所動嗎?我們相信你們會受到全世界人民的指責和審判!!!

濰坊市濰城區於河鎮政府電話:0536--8169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