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濰坊市坊子區迫害大法弟子紀實

【明慧網2001年1月2日】自去年7.22以來,濰坊市坊子區政府、公安部門某些邪惡之徒緊隨江氏其後,對本地大法弟子進行殘酷鎮壓,其罪惡累累,罄竹難書。

現僅舉幾例受迫害弟子之情況,以訴其罪:

王汝珍,女,48歲,坊子區坊子鎮西王家村人。因祖輩遺傳,年輕時即患孝喘、支氣管炎、肺氣腫等多種疾病。受盡病痛的折磨,嚴重時生活都難以自理,且高昂的醫療費用使家庭負擔沉重。這一切常使她痛不欲生。96年春天,她有幸學習了法輪大法,從此開始了新生。身體奇蹟般康復。不僅自己行走自如,還能料理家務,照顧丈夫、兒子和年邁的雙親。

法輪功被取締後,她堅持修煉並進京以自己的親身經歷證實大法,因此多次遭到騷擾和無故關押、扣留。2000年10月25日,又一次被無故關押在坊子鎮財政所進行所謂的教育轉化。期間,年邁且癱瘓在床的雙親因無人照顧雙雙跌倒在地,生命垂危。王對看管人員提出回家看一看雙親,鎮政府卻因王不肯轉化而無理地拒絕了她的要求,直到11月22日王父去世都沒能見上親生女兒一面。

王偉華,女,濰坊市坊子煤礦職工家屬。因患頑疾煉法輪功痊癒,自此成為堅定的法輪功修煉者。

2000年7月上旬去北京上訪被遣回後,關押在煤礦派出所。該所人員用手銬將其銬在露天柱子上在烈日下整整暴曬了一天,並不斷地用尖酸刻薄的語言對她進行人格侮辱。同年10月,王偉華因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再次被煤礦派出所抓走,並對其進行殘酷虐待,被毒打的全身黑紫,多次昏死,喪心病狂的打手用冷水將其潑醒再打。以至被送往當地看守所時,因傷勢過重,看守所拒絕接收。2000年10月28日,王偉華被判勞教3年,現羈押於濟南女子勞教所。

呂超,女,21歲,坊子區坊子鎮西王村人,山東工程學院職教系學生。因煉法輪功並進京上訪被校方開除遣回坊子原籍。此後多次遭到無故關押、監視,因在監視期間看法輪功書籍,被西王村書記范德勤發現而遭其扯發暴打,呂超奮起與范爭奪大法書籍,被范稱為「法輪功鬧事」並遭治安拘留。

2000年6月,呂超與其他法輪功弟子被坊子鎮政府誆騙至西王村關押,後轉入鎮
財政所強行轉化。5天未摘隱形眼鏡的呂超向監管人員要隱形眼鏡水遭拒絕並被惡毒咒罵,被剝奪自由,剝奪正常工作與生活權利的她以絕食抗爭,4天後被強行灌食,呂超不從,鎮工業鎮長孫孟超一腳將盛奶的盆子踢到她頭上。被強行灌食兩次後,抽出的管子滿是鮮血。誓不向邪惡低頭的呂超被注射了催眠藥,毫無人性的鎮領導與派出所人員見催眠藥無效,竟將呂超銬在鐵椅子上,日夜不鬆銬。因頭上沾滿奶粉招來成群的蒼蠅,其母王素美(54歲,法輪功學員,與女兒一同被關押)要求鬆銬為女兒清洗頭髮,一聯防隊員因同情呂超暫為其打開手銬竟因此激怒領導而遭開除。

因鎮領導的無理干涉,呂超曾五次失去工作機會,兩次被從工作單位強行帶走,並因一次去工作單位而被稱作「逃跑未遂」送看守所羈押……

呂超現仍被無故扣押在鎮財政所,已一月有餘。

另:呂超之母王素美也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而遭到多次迫害,並於2000年10月28日被判勞教3年送往濟南女子勞教所。

馮豔(化名)濰坊市坊子鎮退休教師,因修煉法輪功遭受百般折磨,拘留、關押、辱罵、罰款等等。單位一年多不發給工資,家中一貧如洗。2000年10月25日,又被強行抓走,關進一個滿地荒草的大院進行所謂的幫教,強制看污衊老師及法輪大法的錄像、報紙等,因不寫悔過書,竟將其趕到滿地是水的洗手間睡覺。期間,因女兒結婚,馮要求為女兒送行,鎮政法書記趙祥勇對馮又打又罵,並叫公安將其銬在冰冷的南屋凍了8個小時。直到其女兒穿著婚紗前去請求,才允許馮在公安人員地押解下回家呆了2小時。

這些大法弟子處處遵照師父的教誨,嚴於律己,善心待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然而濰坊當局和公安的邪惡之徒卻良知喪盡,他們讓大法弟子睡在冰冷的地板磚上,把大法弟子趕出去淋雨,把親友送去的食品吃個精光,甚至揚言甚麼:「沒讓你們到院子裏凍著,沒給你們灌屎湯子已經是對你們太好了……」「不和法輪功決裂就送去判刑……」

坊子鎮迫害大法弟子邪惡之徒名單:
鎮長:孫洪超
書記:李新華
工業鎮長:孫孟超
政法書記:趙祥勇
原政法書記:霍 某
人大主席:於新民
經委主任:楊 蓬

(大陸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