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是壓不倒的」

【明慧網2001年3月13日】 我是陳桂敏(化名),58歲,修煉法輪大法五年多,我們全家人深切地感受到,李洪志師父傳授的法輪大法使億萬人受益。

99年7月21日,我和老伴兒去北京上訪,一路上幾次乘火車換乘汽車,以免直達北京被警察攔截,結果遇到三次停車,警察手提警棍上車檢查,問乘客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是不是去上訪。我們在唐山車站,兩張到北京的車票被沒收,十多名女學員買的是到天津的車票,也在唐山站被趕下車,並和我們一起被帶走。當天晚上,我的兩個姪女來到我家,我市公安局的警察去抓我時,把她們帶走,並進行非法審問。

7月22日,我們到了北京,準備和其他學員一起上訪。在八一公園夜宿時,遇到便衣警察去抓人。有一些學員去長城和望兒山躲避,也遇到警察搜山。十月的北京秋雨連綿,天氣很冷,學員們互相鼓勵,互相幫助。

9月28日清晨,一大幫警察把我和十多名學員帶到上地派出所,其中有一名10歲的小學員,被迫和父母分散了。警察沒收了大法書,讓我們在房前蹲著,對六、七十歲的老人連踢帶打。我和老伴兒被打了兩個嘴巴,猛踢一頓後,手背在後面,銬在柿子樹上。有一位學員被銬在房上,打了很長時間。另一位學員被銬在電線桿上。警察不讓我們上廁所,還罵得很難聽。提審後,我們被送到建信賓館。在那裏,學員的錢全部被沒收,其中有我和老伴的830元。我們一天沒吃飯,第二天,我們一路上被銬著,押回鐵嶺。我的手腕上全是大血泡。我被拘留15天,又加15天,還轉刑拘30天。在看守所裏,我們還因為煉功被辱罵、鞭打。

我的大女兒於10月19日帶著孩子去國家信訪辦上訪,守在門口的便衣警察把她們團團圍住,大聲問:「是煉法輪功的不?是上訪的不?哪來的?」當得知她們是某地人後,便從中推出一名該地的警察說:「你的。」然後把她們強行推進出租車裏,扣留在北京四天三夜。幾十人被押在一個小會議室裏,不准出入。每人每天必須要交5元錢,說是租用會議室的費用,還要自己負擔出租車費。22日夜,當地所的警察專程到北京,把她們押回家鄉。在拘留所裏,大法學員絕食上訴,結果學員被送到教養院。管教說一位姓肖的學員被送到精神病院去了。在教養院裏,警察用電棍電學員的臉,逼她們寫保證書

我的二女兒在去上訪時被抓,押回本市看守所。晚上9點後,警察用黑布蒙上她的頭,大聲喊:「拉出去槍斃。」推她上車。停車後,兩名警察架著她上樓。電棍響,警察叫,不擇手段地逼供。警察輪班睡覺,輪班審問。第二天夜裏,我看到女兒戴著腳鐐艱難地走回號裏。十幾天多次提審,腳脖子都磨破了。她在號裏堅持煉功,兩次被戴上脖掐子。脖掐子是兩個彎曲的粗鐵棍,用大鎖頭鎖在脖子上,連著一條鐵鏈子鎖在地板的鐵環上。學員戴上後,只能趴著,大小便都不能自理。

11月26日,讓我交2000元保證金,放我回家。有一天,派出所兩人、街道兩人到我家逼我寫保證書,搜走了大法書和錄音帶,把我帶到派出所審問。2000年元旦早上7點鐘,派出所來4人,叫我去政保科,卻又把我送進了拘留所。區政法委書記說:「給你們辦學習班,直到說不練了,罵你師父為止。」12名學員一天沒吃飯,被扣留在拘留所裏。到了第四天,我們十名學員在一起談體會,證實大法好。我說:「拘留所是押好人還是押壞人?外面下著大雪,我被騙來非法拘禁。我的二女兒、女婿都被拘押,65歲的親家母被教養,留下11歲的小外孫一個人在家,出了差錯誰負責?為甚麼對我們這樣不公平?公民的權利哪去了?我們要上訴:還法輪大法清白!撤銷對師父的通緝令!釋放所有被關押的大法弟子!」

後來,我和一功友被銬上手銬,我又一次被刑拘37天,直到春節前一天才放我回家。2月16日,我去看守所給女兒送東西,一回到家,老伴兒和外孫就說街道有人來抓我,我不能回家,當時,我們決定再去上訪。我們剛剛到北京,便被兩名軍人攔住。一名叫我罵師父,我姪女說:「我不會罵人。」他們把女孩叫到一邊審問。這時,一輛小客車開來,車上都是軍人。有人喊:「把你們扔到車上抓走。」後來,又把我們放了。我們便去了信訪辦。在距離信訪辦大門很遠的胡同口,百餘名便衣警察分三道防線截著,20多名學員在一起,無一人能進去。我和老伴兒姪女挽著胳膊都沒能進去,卻被抓走了。2月22日,我又被押回當地看守所。因為在號裏煉功,許多學員都遭到了野蠻的刑罰。

3月29日,我被送到馬三家子勞動教養院勞教一年,每天做花,繡花。後來,改為上午學習,下午勞動。在教養院裏,王大隊長用電棍電王惠,一邊電一邊問轉化不。黨豔華也被電過。管教讓鄒桂榮蹲著,不讓睡覺。潘奇在女一所吃了很多苦,又轉到二所。宋秀婷寧可失去生命,也不破壞大法。有的學員被送進教養院之前,也吃了很多苦,其中周敏七天沒吃飯。一位姓崔的學員挨打時,棒子都打折了。半夜12點前不讓她們睡覺,讓她們聽惡毒的謠言和欺世的謊言,強迫轉化,不轉化就給加刑。潘奇被加刑三個月,每個學員都被迫寫「揭批」、「悔過書」、「保證書」。我暫時被謊言所矇蔽,「轉化」了。

6月份因停水兩天,學員用臉盆打水。井的周圍都是牲畜糞便,幾十名學員發高燒、瀉肚子,有的被送進馬三家醫院,有的在所裏掛吊瓶、吃藥。王大隊長逼學員吃藥預防,我沒吃,因為我前一天發高燒,頭重腳輕,肚子難受。我想我是煉功人,在消業,堅持了一宿,第二天就好了。後來,有一個工人來安電風扇時說院長去馬號井化驗兩次水。他說這井水沒人喝,只是牲畜用。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了,封鎖消息,沒人再提。

7月3日,我被送進女一所三大隊二中隊後,聽到、看到的堅修大法的學員真了不起。我痛恨自己,不能原諒自己,決心用自己的言行加倍彌補自己的過失,不再被惡毒的謠言、欺世的謊言所矇蔽,以前寫的「揭批」、「悔過書」、「保證書」無效,聲明作廢。

在女一所三大隊二中隊裏,學員必須整天聽惡毒的謠言、欺世的謊言,直到轉化為止,不轉化的學員蹲小號,不讓睡覺,讓蹲著,又有的讓撅著,其中有李景華、林樹立、劉梅等。沒轉化的學員和普犯一起做服裝,晚上加班到11點,50多歲的學員都得堅持。王馴芝的愛人從天津勞教所郵給她一封信,楊大隊長當時只給她一張照片。大法弟子的公民權利完全被剝奪了。

10月1日,我被釋放,回家後被街道監視。我的老伴兒被拘留了15天,刑拘30天後又加拘留15天。現在,我的大女兒流落在異國他鄉,二女兒被判3年監禁,在瀋陽大北監獄服刑,兩個未成年的孩子被迫和母親分離。我們一家人流離失所,飽經磨難。為甚麼大法弟子遭到如此殘酷的迫害

從看守所到教養院,管教都說我們是好人,就因為學了法輪大法才被抓、被打、被勞教、被判刑。我要告訴所有不了解真相的人,就因為我們學了法輪大法才變得這麼好!

我熱愛這片國土,我愛我的國家,正因為如此我才講出知道的真相。為甚麼是非不分、黑白顛倒?我希望全世界善良的人們給予我們支持和幫助。人心是壓不倒的。我感到很幸福,我願意做大法弟子,不惜用生命衛護大法。不管抓我多少次,我都堅修大法無怨無悔。我堅信法輪大法「純潔不變,金剛不破,永世長存。」

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千古奇冤!

大陸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