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蘭州、吉林惡警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網2001年1月6日】
黑龍江省佳木斯市

黑龍江省鶴北林業局職工賈永發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於99年11月3日被公安部門勞教,關押到佳木斯市勞教所。2000年11月9日佳市公安人員33人對被勞教的大法弟子棍棒毆打,強行轉化,對於到期釋放的未轉化的大法弟子加刑三個月。2000年11月3日晚,學員利用監獄停電之機,12個人跑出監獄。其中大法弟子賈永發被抓回,關小號,凍了一夜,不讓睡覺。4日中午又送到佳木斯市拘留所餓了一天。到了晚上,被獄中的犯人用涼水澆了半小時,不讓睡覺。警察逼迫他配合政府抓回其他跑走的學員,用電棍電,三次鞭打這位學員,並惡毒地用手指中間夾子彈,用鉗子夾指甲,長達20小時的坐老虎凳等酷刑均未得逞。於11月7日晚才將該學員從看守所關到勞教所,至今未放。

佳木斯女子勞教所進行的所謂封閉式管理手段,不讓大法弟子去外界見面,吃、喝、拉、撒均在裏面迫害長達七個月之久。

鶴崗市勞教所為迫使學員轉化,連續幾天對大法弟子用木方抽打。


北京市大興縣公安局一惡警(胸牌號058096)

其人為讓大法弟子說出自己的姓名和地址,用一切卑鄙、邪惡的手段,打人、用刑、恫嚇、用皮鞋碾大法弟子的腳,面對大法弟子燒毀老師的照片並一點點地撕,給大法弟子熏煙,用煙頭燙學員,用筷子或硬物在學員臉上、耳朵、眼睛、鼻孔、嘴裏瞎捅,不讓睡覺,罵一些刺耳難聽的話等等。並把絕食幾天的大法弟子在搜盡其錢財後送到一個偏遠的地方不管。


蘭州公安分局

蘭州大法弟子何力軍,2000年2月上訪,被城關分局草場街派出所警察威逼利誘其父母,從那裏騙走10000元錢說是押金。在北京揮霍掉9000多元,吃好的、玩好的、買禮品,其父母均為普通工薪階層,一年不吃不喝也拿不出10000元錢,真正驗證了江澤民對法輪功的:「從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斷絕、肉體上消滅」的邪惡政策。何被非法關押15天。7月份再次上訪,被關進北京房山看守所後,又對其進行迫害,非法關押15天,現下落不明。可能又踏上了上訪之路。

蘭州學員陸長空,99年11月進京上訪,被蘭州市城關分局非法拘留15天,該單位蘭州真空設備廠對其長時間非法監控,開除黨籍。2000年7月進京上訪又被城關分局非法拘留15天,期間每天進行不下十幾小時的強體力勞動。該單位以曠工為名,對其除名,並扣發一切工資。國慶前後,公安多次到他家進行非法搜查,致使其父母(不修煉)承受巨大精神壓力。該學員被迫離家在外,現下落不明。


河南海上平頂山市有關單位

河南海上平頂山市大法弟子張豔斌,在2000年4月份和愛人進京上訪時被接到駐京辦事處,後分別被單位遣送回當地。她愛人被非法送進看守所拘留一個多月,張豔斌因要生小孩所以被單位看管了一個星期左右,非法罰款3000元。因在接人途中汽車壞了,要修車,修車費是4000多元,一併算在該學員頭上,共罰7000元,沒錢交就從工資裏扣,每月給少量的生活費。該學員曾找單位領導交涉認為不該罰這多的錢,單位領導說:「誰讓你是煉法輪功的。」然後一直被非法監控,現在這位學員再次進京護法。


吉林省四平市勞教所

我們是從吉林省四平市勞教所裏出來的大法弟子,現將我們在該勞教所裏遭受非人待遇的親身經歷寫出來,以揭露邪惡,呼喚善良人們的良知與正念。

1、學員姜義武、張印森、劉勇因堅持煉功被犯人付國軍毒打一個多小時,呂管教和教育科的來了之後,將他們連同學員崔豔冬、崔旭、鄒青山等人一同強行拉到勞教所特殊會見室,將學員們按倒在床上,把胳膊、腿綁到床上,除大、小便和吃飯外,不給鬆開,這樣一直綁了6天。前三天還讓犯人看著不讓睡覺,有時學員剛一閤眼,就被喊醒,甚至用毛巾吸涼水潑,用木板、床板、皮管子毒打,強迫學員不煉,有的學員被折磨的走路都困難。崔豔冬胳膊被綁上木板,強迫平舉1小時,學員被累得臉色蒼白。

2、2000年7月份,姜義武因堅決不轉化而遭惡警崔春平的毒打,棍子都被打折了。有一次,姜義武因不忍心見學員劉慶華被打,挺身而出,替劉慶華挨了一頓打。姜義武還因不念攻擊大法的書而遭惡警王軍用棍子毒打,以致腿部充血變形,小便尿血,20多天不能走路。

3、學員劉勇因堅持煉功被從二層床上打到地下,導致數日手不能幹活(疊紙盒),在被強迫寫決裂書時,劉勇寧死不從.劉勇還因煉功兩次被毒打得面目皆非,臉腫得變形。

4、學員張印森2000年7月份拒絕轉化而遭惡警王軍、崔春平用拳頭、木棍、床板等毒打,把張印森的雙手綁住不讓動,堵住口不讓喊,向身上澆涼水,並強制他自己打自己。

(2001年1月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