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部份案例

【明慧網2000年11月7日】 1. 張國民(舒蘭市)手臂上被用煙頭燙傷。至今仍留有疤痕,體罰面壁坐一宿至天亮。
2. 王曉東(樺甸市)臉部、頭部被打得都變了形,鋪板打碎了兩根。
3. 某功友(吉林市,姓名不詳)其妻(後娶)殘疾,無生活撫養能力。將小孩送勞教所門口後,不知所蹤,目前小孩被送孤兒院,又一幕人間慘劇。
4. 潘兆文(吉林市)嘴上被逼叼著鞭炮,拿打火機威脅道:「還煉不煉?」由於他對那些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管教說:你們真可憐!於是被強行加期三個月。
5. 姜乙烘(舒蘭市)拘留期間,管教指使犯人體罰毆打「騎摩托」近40分鐘(腳尖著地,腿半蹲,胳膊伸直,做出騎摩托車姿勢),又「旱鴨浮水」(肚皮著地,四肢上翹)腰被腳踏著,耳被人拽著,用拳猛擊頭部。在勞教所被管教用電棍擊打40多分鐘,擊至電池用完才罷手。
6. 付洪偉(舒蘭市)在吉林勞教在勞教所被用大頭針刺入指甲縫,用煙頭燙腳,用紙捲成卷插入鼻孔用火機點燃,被逼吞帶火煙頭。
7. 勞教所頒布「紅頭文件」,到期不轉化的加期三到六個月。再不轉化再加,直到轉化為止,也就是說堅定修煉的都被改判無期了。
8. 吉林市勞教所現關押50餘名法輪功學員,死亡兩名:李再亟(吉林市)、王樹家(舒蘭市)
9. 唐士臣(舒蘭市水曲柳),今年7月上訪回來後,當地派出所把家中電視、摩托車等物搶走。揚言:交3000元錢贖回。使本來拮据的家庭雪上加霜。
10. 陳玉龍(舒蘭市慶豐鄉)上訪回來後,被當地派出所所長打耳光,耳內出血,甚至連旁邊的女功友也分別被打耳光。
11. 李慶紅(舒蘭市水曲柳鄉)上訪回來後,家中電視被派出所搶走。
12. 吳相麗、安豔銘(舒蘭市水曲柳鄉)上訪回來後,在派出所被銬在暖氣管上,並罰跪。
13. 張貴榮、劉景凡(舒蘭市)在家看經文時被抓,以「擾亂社會秩序」為名拘留15天,張貴榮家中電視被公安搶走。
14. 楊淑雲(舒蘭市)上訪時身上帶的1萬多元被搶走,未開任何收據。
15. 張庭琴、卞玲雲(舒蘭市)上訪時身上所分別帶的700元和1100多元被警察搶走,未開任何收據。
16. 王國平(舒蘭市)在上訪期間被北京警察毆打,(還有徐孝平、邵桂榮兩名功友)警察殘酷地把鐵桶扣在其頭上,用鐵棍擊打鐵桶,又把頭插入便池內,並在其身後猛踢。後扒下三人衣服,(男只留褲頭,女僅穿背心褲頭)用自來水猛沖三人。在逼打情況下,晚上王國平從8樓墜下致死。
17. 在舒蘭市拘留所,2000年7月份大法弟子被管教逼迫為黑社會老大幹活,篩沙子。
18. 張樹山(舒蘭市)在看守所被犯人拔指甲,痛不欲生。
19. 舒蘭市白旗鄉政府,把法輪功弟子關到養老院辦學習班,對學員進行罰款、勒索,然後用這筆錢去飯店揮霍。
20. 付春生在吉林勞教所被犯人用鞋刷子蘸痰刷牙,導致牙齦口腔出血。
21. 許佰義,在吉林市勞教所因出現消業狀態後拒絕服藥,被管教及7-8名犯人帶手銬強行灌藥,致使手臂、口腔大面積潰爛,長達十幾天吃飯困難。
22. 王忠富、鄭風祥在吉林勞教所因堅修大法不寫決裂書,在管教的縱容下,被犯人用鋪板連續互打近1小時,持續三天。
23. 吳德修,在吉林市勞教所,因堅持煉功被管教用高壓電棍連續擊打20多分鐘直至沒電為止,
24. 謝貴臣,在吉林市勞教所被管教員用拳頭連續十幾拳擊打頭部,致使雙耳冒黃水。
25. 吉林市勞教所為了達到轉化法輪功學員的目的,逼迫大法弟子進行強制軍訓,和強行重複勞動,每天軍訓連續長跑幾十公里,而後在寒風中立正近半小時。長跑過程中把棉衣脫掉後放在一起,到跑完後,立正時迎風而立,每天進行6-7小時,天天如此。與此同時,每天嚴格控制飯量,因出工幹活軍訓體力消耗極大,也正因如此,勞教所利用飢餓及重體力勞動逼迫法輪功修煉者寫決裂書,達到他們不可告人的目的。
強行洗腦,搞精神壓迫。具體表現在管教強行讓法輪功修煉者集體背讀、朗讀勞教部門的有關所規所紀及有關教改的材料,每天讀、背近6個小時之久,導致很多人嘴起泡、裂口,使頭腦混亂,從而達到洗腦的目的。
30.李強在吉林市勞教所,因學法,被勞教人員強制帶刑具7天,晝夜帶手銬。
31.薛貴在吉林市第三收容所被犯人強迫用嘴舔對方的生殖器。當時是深秋強行將薛貴衣服脫光,在打開的窗口邊煽風,邊用大號水桶灌滿冷水幾十桶從頭到腳沖洗迫害,手段殘忍。
32.吉林市勞教所有意識強制法輪功學員不讓吃飽飯,連半飽都沒有。這些學員在搬運白菜時揀地上掉的白菜吃,揀其他犯人扔到地上的蘿蔔皮大家分著吃。
33.長春女子勞教所
長春市女子勞教所採用強制轉化的辦法,即「電棍政策「一個接一個的用電棍過篩,沒挨電棍的幾乎很少。三大隊的近百餘名功友均在今年7月份集體過篩子,均被用電棍擊打。一女孩付豔華(公主嶺)因不堪忍受非人折磨,於晚間用眼鏡片切腹自殺以示抗議。法西斯的暴行令人髮指。現在所內仍對未轉化的功友施以電棍強制。
34.六大隊一女功友被電棍擊打得已無知覺。
35.三大隊劉樹震(舒蘭市)因不轉化,電棍擊打也不起作用,照樣堅持煉功,被多次關進小號,被銬吊起或身體成大字型在床上,每次都持續10多天,吃喝拉雜由他人負責。家人接見時,已經折磨得皮包骨,慘不忍睹。勞教所還逼她家屬簽名,說人死了和它們無關。真是與惡魔無別!
36.長春女所現關押六百名法輪功學員,而且已經死了好幾個了,所謂的百分之九十幾的被轉化就是建立在這種殘酷的法西斯獸性手段之上的!以上實例僅為小小的一部份,以後會繼續提供更多的案例,希望社會關注。

大陸法輪大法學員
2000年11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