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女子勞教所喪失人性迫害法輪功學員

【明慧網2000年9月15日】長春女子勞教所,現關有近千名法輪功學員。大部份是因去年"7.22"以來進京向政府和平上訪,而被公安機關判定為"擾亂社會秩序罪",勞動教養一年。

管教公然宣稱"這裏是人間地獄"。在那裏不讓學法、煉功,他們失去了自由,被不修煉的其他犯人管著,走廊裏有"護廊",各號裏有"護舍",隨時在監視著學員們的言行,只要發現有學法煉功的,這些學員就將被打、被罵。有時候學員們臉被打得又青又腫。有時幾個學員一起被管教拿小竹板把臉打腫打破,但更難以忍受的是電刑。有時聽到電棍"吱---吱---"地響,大家就都知道這是又有哪位學員被管教用電棍電了。即使這樣,學員們一天也沒有停止過爭取合法的學法、煉功環境。讓我們看看這個"人間地獄"對我們大法學員都幹了些甚麼:

1、 拳打腳踢

有一名刑事犯人很能領會管教的意圖,只要知道誰學法煉功她就去打,她成了管教的打手,被她打的學員數不清多少。長得年輕白淨的王麗華,被她打得整個臉和眼睛周圍幾乎都是青黑色的;

2 、關"小號"

田秀花等一些學員因煉功被關進小號,帶著手銬,吃飯由其他犯人送,甚麼時候放出小號由管教決定,有的學員在裏面一關就是1個月左右。出小號後由於每天要煉功,睡覺前就被"護舍"綁上雙手睡覺,幾個月的時間裏幾乎都被綁著睡。

3、 綁在鐵床上

田秀花、徐功春、范秀瑩、王豔、楊娜利、黃敬茹、汪敏等學員都被姓劉的管教給固定在鐵板床上,甚麼也不讓鋪,頭也在鐵網上,手舉起來拿皮帶勒上,勒在床框上,兩隻腳也綁上,無論天多冷也不讓蓋東西。吃飯學員喂,大、小便學員給接,其中田秀花、范秀瑩、徐功春一直到10天才被放下床。徐功春在幾個月時間裏就被固定三次,每次都被固定10多天。當時屋裏空氣不好,常常聽到其他犯人的叫罵聲,打罵被固定的學員,可憐的學員手腳經常被反覆勒緊,手腳都腫了,而且還勒出很深的印,她們被綁在鐵床上還不能翻身,痛苦得幾乎整夜都難以入睡。當她們被放下床時,有的多少天胳膊、腳仍然疼得難忍,有的胳膊多少天都抬不起來。

4、 用電棍

陳榮輝被電得脖子都破了,出了許多血。當她弟弟來探視,見到這情景問她時,她說是幹活碰的。但她弟弟一看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回家後痛哭一場。

學員劉淑梅因煉了幾下動作,被劉、馬兩個管教同時用電棍電,當時管教邊電她邊讓她說"再不煉了",劉淑梅沒有回答不煉,凶殘的管教竟喪失人性地一直電這位學員長達40多分鐘,這位學員被電得血肉模糊不成樣子,臉立刻變成青黑色,腫得很大。她咬緊牙關心中堅定著大法,一聲不吭地忍受了過來。之後,半個多月她的臉都在冒著水。更為殘忍的是一個管教竟然拿著電棍放進劉淑梅的嘴裏電,劉淑梅的嘴立刻腫得很高,真是受盡了痛苦,慘不忍睹。

很多學員實在看不下去了,開始為這件事絕食,幾天不吃飯的都有,目的是為了不讓管教繼續這樣殘害學員。在勞教所裏絕食的自由也沒有,用一個管教的話說"讓你們活受罪!"不吃飯管教就強行給學員下管灌食,有許多學員的嗓子及食道都被管子觸腫了,還有的管教竟然將灌進的食物抽出來然後再灌取樂。

學員楊娜利原是葦子溝勞教所的一名幹警、三級警督,因去北京上訪被開除公職,她在獄中煉功也免不了挨打挨罵。一次劉管教竟電了她很長時間,身上很多地方被電壞。徐功春、田秀花、黃敬茹、韓春豔、陳榮輝、汪敏等一些學員被電過好幾次,有的身體被電得變成了焦糊狀。

這裏所講述的勞教所裏學員的遭遇,只是冰山一角。希望善良的人們能看一看《轉法輪》,了解一下法輪功的真相,就知道我們為甚麼能忍受住這非人的折磨而"堅修大法心不動"了。

但是在這裏我也要告訴你----那些喪失人性的虐待狂們,為了你和你們的後代子孫,住手吧,善惡有報不是戲言!

(大陸法輪大法學員 2000年9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