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巴彥縣大法弟子受迫害情況

【明慧網2001年4月28日】 黑龍江省巴彥縣監獄把元旦前夕去天安門的大法弟子非法關押了4個多月,先是關押在看守所,其中劉志鵬,明小光被非法勞教,其他10多名說不上訪的被轉到拘留所,然後公安局向家屬索要1000~5000元所謂保釋金方被放回。而放人時,看守所與拘留所對學員包括犯人無論財務證剩多少錢都無理扣下。其中石舉秋只在看守所呆了一天就收她200元伙食費,還有90元的財務證,不交保釋金的一律不放。有一個說不煉的單身漢,家裏沒人交保釋金便一直關押。該縣的孫茂儉2000年5月8日被勞教,送到一面坡拒不轉化,後又被送到綏化勞教所。

黑龍江省巴彥縣的孫學,46歲,運輸公司職工,二等功級殘廢軍人。未煉功前胃切除,基本上是食道與十二指腸連在一起,他的殘疾證上寫的是飯後傾倒症。疾病折磨得他脾氣暴躁,無勞動能力。國家每年給他補助4萬多元的醫藥費還不夠用,逢年過節他還要拄著拐棍去縣長家要錢,誰都拿他沒辦法,而且他家人的醫藥費也由他報銷。

自96年煉功後,他吐了三天髒血之類的東西,便出去一個雞蛋大的瘤子。人完全變了,不但病全好了,脾氣也好了,每天去勞務市場,多重的活都能幹。每年國家給補助的醫藥費都不要了,而且在他煉功後家裏還有1.8萬元的醫藥費票據。家人要去報銷,而他卻死活沒讓。家人要用殘疾證,他也沒讓。他這種高尚的行為卻被公安局的領導稱做「精神病」。

2000年2月他進京上訪,被縣第三派出所「接」回,在派出所被惡警用皮帶夾子這頭狠打,皮帶都打折了。開了15天的拘留證,卻關了一個多月還不放。後因集體絕食被放出。5月份傳法紀念日,他在家被抓,入獄因保護法輪章而被看守所的副所長任德尊、管教大張和犯人打得三根肋骨骨折,喘氣都能聽到骨頭錯位的響聲,尿不下來尿,小腹憋得像婦女懷孕一樣,後來他把法輪章含到嘴裏,壓在舌頭下面,他們就撬他的牙,把他撬昏過去了,卻沒發現。以為他嚥下去了,才放手。事後他為了揭露邪惡,要求上醫院,卻無人問津,只是把孫茂儉調到號裏照顧他,關了五個多月又因「浮腫」,家人說是腎衰竭而被放出。

巴彥縣的田曉東,35歲,八一農墾大學畢業,任巴彥縣第一中學生化教師初三班主任,三口人都煉功,丈夫孫茂儉大學本科畢業後在縣進修校任職。2000年春節與6名學員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了3個多月後因絕食4天被放出來。5月8日與20多名學員去縣廣場煉功,9日被抓,送到一面坡勞教所,拒不轉化,被送到綏化仍未放出。

田曉東,因與三個同修聊天時被抓,派出所所長范慶民(手機:0451-13945645678)為繳功,硬說是搗毀了一個法輪功黑窩點,三個同修被強行關押了3個多月。2000年6月21日他進京上訪被「接」回後關押起來。公安局的竇江拿了一個電話單子,審她都和哪裏聯繫,妄想查出甚麼,好邀功請賞。惡警把她弄到老虎凳上,狠狠地抽她耳光。她毫不屈服。關了四個月,家人交了保釋金才放出來。她單位的校長欒合軍,每天派三伙教師輪流看管她,早3點到晚9點,不讓上班,天天無理看著。嚴重侵犯她和孩子的人身自由,教師們也怨聲載道。後來她擺脫了她們,回到了娘家。春節期間派出所副所長高志強去她家,正遇她表弟替她燒鍋爐,便問:「田曉東在哪裏去了?」表弟說:「不知道。」他說:「不知道就抓你。」這孩子害怕了,就說了。結果他們就到她娘家去捉。僵持了好久,最終被家人拽回來。其父寫了如她去北京,他就給派出所交5000元的路費才罷手。她單位還總找她麻煩。孩子孫悅明:2000年6月與母親進京上訪,父母都被關,他在舅舅家上學。2001年3月,她所在的小學,進行「百萬簽名」,她不簽。第二天,被老師拽到條幅前強行讓她簽,無奈她簽了名,但後面又打了「×」。

高福志:因上訪被本地惡警打折了兩根肋骨。

何苗:去年春節前,臘月二十七,她正在商店裏忙,派出所叫她去,並說,田曉東、費夢琪都在。結果她去了,誰也不在。聽副所長的意思煉就送監獄。後來派出所內部發生了矛盾。吵罵聲不堪入耳。何苗趁機跑下樓去,在娘家過的年。初四,由於家屬疏通和負責她的各級領導互相推卸責任,派出所范所長又打電話叫她回來上班。2月14日上午副所長與公安局政保科科長李軍來到商店叫他去派出所談話,她拒絕了。他們又叫來兩個警察說要強行把她帶走。她當時手裏拿著剪子,想用生命維護大法,僵持很久,邪惡沒敢動她。後來她離開本地,而所長范慶民還多次打電話或到她家威逼、恐嚇、欺騙她的公婆,令其把她交出來。

李芸芝:大專畢業,在巴彥縣興隆中學教化學,家在湯旺河。99年12月,與6名大法學員到本地室外煉功。被抓送興隆拘留所,年前放出。初六與其他6名學員一大早在家被抓,關了3個多月,因絕食放出。第二次因發經文被抓,關了三個月,第三次又在湯旺河地區關押,日期不詳。

孫愛華:55歲。因上訪,公開煉功入獄兩次,共7個月。2001年春節派出所叫她去,被她拒絕。後來警察們把她胡亂抬到車上,拉到派出所。連打帶罵好幾個小時。直到她處於半昏迷狀態才被家人保出。

(大陸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