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邪惡,回到正法的洪流中

石家莊勞教所第四大隊內情紀實

【明慧網2001年4月6日】 我叫黨蘭鳳,今年54歲,化肥廠退休工人。95年5月有緣得法。得法後,我的身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大法要求修煉人做一個好人,做一個更好的人。從此我努力改變自己過去為私為我的思想,不拿公家的一針一線,處處為別人著想。心性得到了提高,身體得到了淨化,常年不舒服、病態的感覺,短時間內全部消失。我認準法輪大法是真正的佛家修煉大法。

在99年4.25以後我曾幾次依法進京上訪,可是江澤民不讓我們說話,動用公安系統把我們抓起來,硬說我們是擾亂社會治安。我99年10月份再次進京上訪,剛走到天安門就被公安抓起來了經過一關一關的審訊,於1999年11月3日被非法勞教三年,關在石家莊勞教所第四大隊(尚長明勞教所)。在勞教所裏,隊長們對我們殘暴至極,使用各種手段殘害大法弟子。現在我把勞教所裏的情況告訴世人,這都是我的親身經歷。

一、攔路伸冤受酷刑

每天工作時間超出正常人幾倍,尚長明叫囂:「勞動教養,勞動就是教養!」──

勞教所就像人間地獄,每天工作時間超出正常人的幾倍,從早6點多到晚上12點左右,甚至到晚上1、2點。工作量也超出正常人幾倍,隊長還在面前監督著,讓快、快,慢一點都不行。大隊長尚長明(男,40多歲)公然叫囂:「勞動教養,勞動就是教養!」用惡毒的手段逼你幹活,根本不考慮人的死活。大法弟子看著不公,就開始向勞教所所部王政委(王秉芳)反映,許多天過去了,都沒有得到真正的解決。隊長在勞教所所做一切惡毒行徑都不敢讓外面知道,我們往勞教所所部寫信反映真實情況,隊長就安排人看著信箱,不讓投信。 有一次我寫了兩封信,需要給所部,由於我沒有自由,不讓出門,就託付趙紅岩(化名,得法的勞教犯)送給另一大法弟子。投信時被隊長發現,隊長王煥芳把信搶走了。上級來人調查,隊長們就乾脆把我們關起來,不准見面說話,而是安排勞教犯人,讓按照隊長教的說,不按隊長說的就嚴教懲罰(罰多做8小時工作)。

3月份我們在外邊煉功背經文,很多隊長帶著勞教犯人打大法弟子的臉,用腳踢.隊長耿行軍還有女隊長,找帶頭的叫到辦公室打,上繩;監控犯人段淑英、牛瑞芹、唐維蘭、牛俊芹打人最重。犯人高彥芳用殘忍手段虐待大法弟子,白莉莉把高彥芳打人的事向尚長明反映,尚的回答竟是:「該打!」

正定大法弟子王新彩也早就寫過信反映關於勞動時間問題。在3月初,王政委來四大隊,王新彩見到了,攔住問王政委:「我給你的信收到沒有?」隊長很生氣,怕王新彩反映他們的問題,就把王新彩支走了。王政委走後,隊長李振平氣急敗壞:「王新彩站牆根去!」還不准王新彩說話。管生產的支隊長窮凶極惡地把王新彩拖到教室裏,這時很多隊長正在開會,耿行軍(男隊長)上去就毒打王新彩,其他隊長也都蜂擁而上,拳腳相加。打臉還不解氣,又上繩(刑罰),王新彩被打得幾天走不了路,幾天後才好轉。這一切大隊長尚長明當面看著都不管。

二、拒絕站牆根遭暴打

集體罷工,尚長明發狠令:「不幹活就讓她們站牆根,想幹也不讓她們幹!」──

勞教所的工作都是不能公開的,大法弟子被抓到勞教所,就是遭受非法迫害。2000年3月,大法弟子開始拒絕強制勞動,集體罷工。尚長明大隊長竟狠毒地下令:「不幹活就讓她們站牆根,想幹也不讓她們幹!」逼我們每天站牆根,從早6點多起床,一直站到晚上12點,勞教人員收工,有時到1、2 點。惡警耿行軍每天監視著大法弟子,讓大家必須站得直直的,動一動就大罵或狠打一頓。有一次中午天太熱了,班長劉風菊(勞教犯人)讓我們到陰涼裏站著;二中隊(大王隊長,王煥芳)看見了,把班長惡狠狠地臭罵了一頓,二中隊一班小王隊長王貴芬下令:「中午吃完飯馬上讓她們站牆根,不能讓她們休息!晚一會都不行,就嚴教你(班長)!」大法弟子王新彩、喬雲霞等人臉上曬得掉了皮、流著黃水。

在站牆根時,我們認為修「真善忍」做好人沒有罪,不能配合他們。王新彩就坐地休息,王煥芳(隊長)看見後就叫王新彩站起來,被王新彩拒絕,她衝上去猛打王新彩的臉,打個不停;一旁的大法弟子見狀就手挽手開始高聲背經文,最後王煥芳灰溜溜地走開了。這時大法弟子們悟到不該配合他們的無理懲罰了,於是大家都不站了。

王煥芳(隊長)氣急敗壞,怒氣沖沖地找來大隊長尚長明及幾個男隊長,這幫惡鬼面目猙獰地圍著王新彩:「說!怎麼回事?!」王新彩傲骨錚錚,不為所動,拒絕回答他們的一切提問。他們就發瘋般地抓住王新彩的頭髮按到牆上,把電棍使勁杵在耳朵上惡聲惡氣地威脅她(有個男隊長叫陳立任,市郊黨家莊村人)……

站牆根沒有整垮我們,大隊長尚長明震怒,下令不但站牆根還逼大法弟子做操練隊。走正步的動作要求標準極高,哪個動作不到位,就罰大家都舉著胳膊,抬著腿幾分鐘(大法弟子小的20多歲,老的50、60歲);還強迫練跳躍運動,必須達到苛刻的標準。上午四個小時,只讓休息10分鐘。我的腿腫得不能走路,惡警耿行軍竟還強行逼迫走隊。

三、拒不報數遭魔暴

大法弟子傲骨不屈,尚長明再發狂:下令毒打大法弟子──

四大隊用盡了各種邪惡手段,千方百計對大法弟子進行迫害。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下,大法弟子仍從容面對,對大法始終堅定不移。看治不垮我們,尚長明氣急敗壞地下令:打!於是每天在練隊時,惡警耿行軍為邀功請賞,便輪流把大法弟子叫到辦公室瘋狂毒打。大法弟子大多都是被耿行軍、陳建國、劉隊長還有一個司機(個不高,大眼睛)打的,還有一些女隊長也跟著打,其中耿行軍和司機打得最兇。上繩、打耳光、揪頭髮、上電棍、用腳踢、打警棍、抽鞋底等,喪心病狂地用盡各種殘酷惡毒的手段凌虐。唐山大法弟子郭麗芸被打昏過去,緩過來後又遭更兇狠的毒打;保定大法弟子董春玲被連續上繩兩次;北京大法弟子白莉莉一連被打暈三次,每次三記耳光;王大領、易增燕、王金梅每人都被暴打三十多棍,皮開肉綻,根本動彈不得,是犯人們把她們抬出來的。

當時大法弟子的心都明白:今天活著就不知能不能活到明天。就在這種極端白色恐怖的高壓之下,大法弟子為了證實大法是清白的、師父是清白的,都甘願置生死於度外。

有一次晚上報數,邯鄲的王金梅認為,我是大法弟子,為甚麼和勞教犯人一樣,堅決不報數。惡警耿行軍喝了酒,魔性大發,兇神惡煞般揪住王金梅的頭髮一把摔到屋外欄杆旁邊。王金梅正義凜然地高喊:「耿隊長打人啦!」耿行軍氣急敗壞,惡狠狠地把金梅拖到辦公室,將門鎖上,很多大法弟子拍門都不開。只聽見裏邊傳出暴打聲、慘叫聲、耿豺狼般的怒吼聲:「老子寧可不穿這張皮(警服),也得修理你王金梅!」……王金梅被打得臉色蒼白,眼下還出現一大片青紫。後來幾個大法弟子去找耿行軍講打人是不對的,不能執法犯法,耿行軍不敢承認打人,竟然無恥抵賴說:「我沒打王金梅。」

四、惡警利慾熏心,瘋狂搜搶大法資料

二中隊管內勤的次隊長(女,中等個)心狠手辣,偷大法資料最多。每次她值班時都在窗戶外邊仔細查看,哪一個大法弟子在學法,馬上進屋就抓、就搶,有時還把床鋪下邊都搜查個底朝天。她曾從承德大法弟子郭鑫床上發現大法資料馬上就搶走,從石家莊大法弟子李改珍身上搜走了《洪吟》,四班郭麗芸正在看的手抄本也被奪走……這些大法的資料都是比我們生命還寶貴的啊!次隊長一心升官發財,根本不考慮這些,經常以陰險面孔出現,像惡犬一樣到處刺探哪有大法書、哪有大法資料。每次,次隊長搜走了我們辛辛苦苦自己寫的大法材料後,大法弟子們心裏都很難過;大法是指導我們做好人,做更好的人的,這些惡警為一己私利瘋狂迫害大法弟子,撕搶大法資料,竟公開與「真善忍」為敵,甘心充當江澤民的殉葬品、替罪羊,卻不知日後被層層滅盡的痛苦是永無終盡的啊!

由於在我的床鋪下邊搜走了一份網上材料,我被叫到辦公室嚴厲審訊。他們惡狠狠問這網上材料哪來的。我不告訴她,王煥芳(女隊長)就逼著我說,隊長叫罵著說了很多骯髒的話,郝彥平隊長(女)也在旁邊一會小聲問一會大聲喊,特別惡毒;後來又把石家莊大法弟子盧冉叫來,不准我和盧冉見面,兩名隊長(王煥芳、郝彥平)對她編造謊言,說甚麼黨蘭鳳已交代網上材料是你給的,盧冉根本不信這些謊言,非常堅定地說:我不想告訴你們。「一正壓百邪」,隊長威逼利誘也沒有追出材料哪來的。


五、血淚鑄就新天地,純善換得三春暉

在每天的嚴刑拷打下,大法弟子堅貞不屈地衛護著大法,同時仍無怨無恨、用純善之心感化著身邊的勞教犯與勞教所工作人員,處處體諒、關心別人。人心開始覺醒。有的工作人員開始對大法弟子問寒問暖,許多監控犯人在大法弟子煉功學法時主動為大法弟子「放哨」,甚至有的開始修煉法輪功。勞教犯人趙紅岩(化名),接觸大法弟子後,看到大法弟子處處為別人著想,從不打人不罵人,受到不公的待遇時還找自己,深受感動。在大法弟子的幫助下,趙紅岩走上了修煉的路。趙紅岩家是農村的,糖尿病四個加號,吃藥的錢都拿不起,由於修煉法輪功,心性得到提高,身體得到淨化,在短短的幾個月她的糖尿病由四個加號變成了一個加號。醫生知道她不吃藥了,就很嚴厲地問她:「你講實話,是不是也跟她們煉法輪功了?」她說「是」。醫生不相信法輪功,就又讓她化驗尿,經化驗沒有加號了,醫生還不相信是真的,認為她尿裏加了水,就親自取尿連化驗三遍,結果都沒有加號。這神奇的事就在醫生面前出現了,可那醫生卻威脅趙紅岩:不許說是煉法輪功煉的!

趙紅岩認為自己是大法弟子,應該講實話證實大法,所以後來講給了副大隊長,結果馬上被弄去搞廁所、上機台,幹最累最髒的活兒。但她仍繼續修煉,曾為了保護大法書,被二中隊一班小王隊長王貴芬打耳光,還要嚴教。後來見趙紅岩不屈不撓,她們很害怕,為掩蓋事實,把趙紅岩弄到別的勞教所去了。


六、迷途知返,揭露邪惡,溶入洪流

當度過了最艱難時期,我慢慢地淡泊了護法的正念,根子基點模糊了。9月份從邯鄲轉來一個女流氓,用卑鄙手段做轉化工作。我迷失了方向,寫了一些違背大法的材料,起到了破壞法的作用。於2000年11月被釋放後,通過交流,我認識到自己犯了不可饒恕的錯誤,深深痛悔,對不起和我們生死與共的大法弟子,對不起千辛萬苦為我們極大付出的師父!

現在我聲明,我寫的違背大法的材料和言論與行為一律通通作廢!我要堅定實修,加倍彌補,跟上正法的進程!!

大法弟子:黨蘭鳳
2001年1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