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劉素香在石家莊勞教所的遭遇

【明慧網2000年11月29日】 大法弟子劉素香,45歲,衡水地區阜城縣崔家廟鄉丁莊人,全家九口人修煉,受益很大。特別是她母親,修煉前得了十多年的牛皮癬,到處求醫,吃了很多藥,也不起作用,反而越來越重。全身長很厚的皮,滿身裂口,又疼又癢,坐立不安,每晚都掉很多皮,特別是一到夏天就更受罪,滿身都是口子,出很多血,蚊蠅圍著轉。自從得法修煉後,一年多的時間不治自癒,皮膚完全恢復正常。

劉素香沒上過學,得法後能通讀《轉法輪》

99年7月22日,大法被定為非法組織,劉素香和家人多次出來證實大法被抓,現在他們全家有七口人分別被關押在勞教所、看守所和派出所。

99年12月25日,劉素香去北京上訪,被北京公安人員抓走。因不說姓名、地址,被上背銬長達8小時,還用腳踢、把頭往牆上撞,每5分鐘、10分鐘緊一次銬,往手下墊書、往嘴裏塞師父的照片,不吃就緊銬,後來在別人那裏知道了她的地址後,通知當地來接,被送到到阜城縣看守所關押一個多月,絕食四天,罰款1700元。當時阜城縣看守所關押的二十多個大法弟子大部份都被罰款。有的達兩、三千元。在這期間,劉素香的兩個弟弟在阜城縣看守所關押,母親、弟妹等四人在崔家廟派出所關押,晚上不讓睡覺,整夜都坐著,還讓她的母親穿著秋衣秋褲在外面凍著。後來用汽車拉著母親、弟弟、弟妹等十幾個大法弟子遊街。他們全都被五花大綁,掛著牌子,一路走迫害他們的暴徒們一路用大喇叭喊叫。

2000年2月,崔家廟派出所把劉素香從家裏抓走,先讓兩人用掃帚把師父像捲起來打她的臉和頭部,把掃帚都打壞了。又換了三個人打,還把師父的照片放在地上推她往上踩、往照片上扔煤球,不踩不扔就打。還讓她穿著秋衣秋褲、光著腳在外面凍了兩、三個小時。

在師父生日前,她和妹妹到北京證實大法,被抓,崔家廟派出所去接。途中把姐妹倆銬在一起塞到小車的後備廂內,透不過氣來,走了七、八個小時。到派出所後,七、八個男人用泡濕的木棍打,讓她們跪在地上打屁股、打手心。打的臉都變形了,臉、手、屁股都成了紫色。打了三、四個小時,棍子都打斷了。又讓她們跪在棍子上叼瓶子,最後讓趴在床底下。還有六七個大法弟子也這樣過關。逼著寫保證,不寫就打,有一個人被打得暈了過去。後來她妹妹因煉功被罰跪一個小時,手裏端著一盆水。劉素香關押一個多月,她妹妹關押至今。

劉素香在八月份因傳大法資料再次被抓,關押在阜城縣看守所。因背經文被銬一夜,出現心慌、渾身出汗,近休克狀態。鬆開銬後問她還煉不煉,她說煉,又和兩個功友一同被銬了六天六夜。後來又讓她帶著腳鐐走了七圈,把腳都磨破了。又帶了十八天。在帶著腳鐐期間一直沒停止煉功。

9月29號劉素香被判勞教2年,在石家莊勞教所四大隊。因保護大法資料被銬了六天一夜。11月1日因集體煉功被陳科長連踢帶打,摔倒在地,頭上摔了個包,打得腿疼、頭痛、頭暈兩天。2號大部份大法弟子絕食,要求還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釋放所有被關押的弟子。

劉素香在幾次證實大法過程中,遭到毒打,但她絲毫沒有動搖堅修大法的心。她說:「師父為救度我們承受很多,走的路最正了,現在大法遭受著不白之冤,我是大法受益者,要用生命來保護大法,證實大法,修得執著無一漏,堅定地修下去,希望善良的人們都能得度,返本歸真。」珍惜吧,佛法就在你們面前。

大陸弟子整理
2000年11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