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莊勞教所的邪惡勢力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還在繼續

【明慧網2001年2月7日】 2001年1月22日石家莊勞教所四大隊邪惡隊長耿某帶著護士給一中隊絕食的大法弟子灌食,多數人都精神狀態很好就被強行灌食,有的被拽進辦公室,有的是幾個人抬著到辦公室強行灌食,給4班的李秋蘭灌食時,幾個監控把她叫到辦公室,她和隊長說:我精神很好,不用灌食。耿隊長兇狠地說:「李秋蘭,你又該挨打了。」說完就讓3、4個監控把李秋蘭按在床上,有的拽胳膊,有的壓腿,灌食時,李秋蘭說:「我絕食就是為了要求還我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等灌完食後,暴徒耿某向李秋蘭走來,李秋蘭本來想向他弘法,向前走了幾步,剛說兩句話,耿就狠狠地向她打了過來。李秋蘭說了句:「法輪功好,大法好」。耿惡狠狠地連打了最少十多個耳光。打的她坐在地上,李秋蘭說你打人是犯法的,是錯誤的,耿又開始用力的踢她,腰部和腿部最少踢了十幾腳,李秋蘭把腳搬上來就要盤腿煉功,耿抓住她的頭髮,還有兩個臨控把她拽起來,耿又打她的臉。一中隊邪惡隊長的宋某也打了她幾個耳光。打的她當時就吐了血。暴徒宋某說把她推出去單放在一個室。然後邪惡之徒一起把她推到浴室,到浴室後,又吐了幾口血。一直到吃飯時,大法弟子們要求放她回來。才放回來。回來後,看見她被打的臉部兩側紅腫,腫的很高,嘴也腫得很高,下嘴唇向外翻。也出了血,前額打了個包,兩腿都很痛,腿肚子踢的腫起來很高,也踢青了,腰也很痛。第二天眼睛還發青。

最近幾次絕食,有的不到兩天就強行灌食,暴徒耿某曾經說過灌一次食就上一次繩,灌食時耿叫勞教人員看著,如果灌完吐了,就叫回來再灌。2001年1月2日一中隊三班大法弟子絕食,精神都很好,就三天灌一次食,有的灌不進去,回去後,又叫回來灌,連灌兩次,插管不好插的時候,耿兇狠地說:「插不進去也得插,使勁插,下次灌大米粥,再下次灌玉米粥,向灌豬一樣的灌你們」。耿一向對大法弟子和勞教學員們說打就打,說罵就罵,特別是對大法弟子,很多人曾經因為不參加強制勞動,而煉功學法,就用膠皮棍打,打的臀部青紫色,學員趙志嬙、賈玉霞現在臀部還有硬塊,有時還痛,曾經很多學員被暴徒耿某上過繩、電棍電、警棍打、拳打腳踢。經常發出兇狠的目光,非常邪惡。還曾經指使惡毒的勞教人員打大法弟子。有的現在還有上繩留下的痕跡。劉菊花被打的現在還頭痛。四大隊的科長陳某、隊長周某也曾經是打人的幫手,2000年11月1日在集體煉功時,一中隊4班的劉素香被陳某連踢帶打,頭上打了個包,頭痛了好幾天,一班的夏風紅在她們班裏,兩個邪惡隊長和一個班長一起打。後來又叫到辦公室,剛進屋邪惡大隊長尚某說:「你再煉一個」。她又煉,尚大隊長上去就是一腳,把她踢倒在茶几上,她起來後,幾個惡毒隊長有的踢,有的打,有的拽頭髮。

後來在一次集體煉功時,一中隊四班的李秋蘭、張書芳又被暴徒陳某打了一頓。張書芳的手腕被扭的痛了好幾天。

2001年1月23日也就是臘月29日,一中隊的學員出去一起喊大法好,並打了「大法好」的橫幅。四班的學員被邪惡隊長宋某每人打了一個耳光。有幾個人是王某打的。在過年期間四大隊有很多大法弟子絕食。

在灌食時,精神好的大法弟子不去,暴徒耿行軍就讓監控和班長強行拉進去,看見監控不拉時,耿某就打罵監控。

(大法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