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莊勞教所四大隊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

【明慧網2001年1月9日】石家莊市勞教所第四大隊,非法勞教了石家莊周圍各地區、市的女大法弟子100多名,一年多來大家為了證實大法經受了種種磨難。最近我們學習了師父寫的《除惡》經文後,大家認識到應當把邪魔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曝光,並把狀告江澤民的上訴信和要求無罪釋放大法弟子的信遞交大隊,要求上報有關部門。這些代表邪惡勢力的人們嚇壞了,趕緊採取措施,把執筆寫稿的兩名大法弟子以找去談話為名,哄騙出去,然後秘密轉移不知去向,緊接著搜查我們的被褥及生活用品,妄想翻出大法書籍和資料。有的弟子拒絕搜查被毒打一頓。不過這更證明師父講的:「在邪惡的鎮壓中他們已經窮途末路」(《除惡》)。在大量事實和罪行面前,它們最害怕曝光,所以要作最後的掙扎。越是這樣,大法弟子越要用智慧、理性把它們的醜惡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共同來窒息邪惡。

石家莊市勞教所全體大法弟子


石家莊勞動教養所四大隊自99年11月2日第一批非法勞教法輪功學員以來,先後非法關押過約140名法輪大法學員,除被轉到其他勞教所及提前解教的之外,至今還有120名左右。他們中有工人、農民、知識分子、律師、醫生、編輯、公務員、個體戶等。勞教所的邪惡之徒動用了手銬、電棍、警棍、膠皮棒、警繩等戒具,採用強制勞動、體罰、毆打、電棍電、上繩、冷凍等方式惡毒地折磨大法學員、執法犯法、嚴重侵害公民權利、種種罪惡,罄竹難書。

一、強制勞動

首批大法學員入所後,便向管教、隊長們洪法、用「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遇事先考慮別人,充份體現了一個修煉者的良好風範,隊長及其他勞教人員都說:「法輪功學員就是好」。明知是好人,還讓好人受虐,強制大法學員勞動。從早晨六點至夜裏11、12點,除去吃飯時間,每天在車間工作十五、六個小時,有時還要幹通宵。隊長們露骨地說:「你們都是好人我們知道,強制你們多幹活,把你們累得夠嗆,目的是不讓你們煉功,這就是專政」。為了體罰學員,故意給大法弟子加大勞動量,讓幹最重的活。1月中旬,大法弟子朱紅正消業,發燒,兩隻手皸裂腫大不能彎曲,還要幹最重的打包、扛五、六十斤的大包往外運,每天十幾個小時,有時整夜不讓睡,靠著欄杆打盹,還被譏笑:「多懶, 站著都睡著了」。勞動條件也極其惡劣,一次處理一批洋垃圾,骯髒的羊絨衫剪成片、滿屋塵土飛揚,憋得人透不過氣來,一通宵不讓睡,有的發燒,有的累得直哭。

二、體罰、暴行

勞教所規定了「三不允許」,即「不傳抄、不看、不談」法輪功的事情,更不允許煉功。若有違反,輕則拳打腳踢,重則上銬、上繩、帶戒具。

1月8日,朱紅因煉功被陳科長搧臉、腳踹、辱罵、後被銬在樹上,因又煉功被中隊長劉俊嶺一手抓頭髮,一手打耳光,一連十幾個,打得朱紅大小便失禁。2月5日,大部份功友在院裏集體煉功被打,上繩,上銬。李鳳芹被上繩,使大便失禁,又上背銬,在後院凍了一天,范立新被史隊長打耳光,耿隊長、陳科長等7、8個人用警棍打,後上繩,又上背銬在後院凍了兩天。孫麗華被耿隊長打耳光,竟使一隻耳朵失聰半個月,後又被周隊長、孟隊長等拳打腳踢,打完後還不許告訴別人。2月21日,因梁淑香給范立新寫了一張便條被發現,尚大隊長帶七、八個隊長在辦公室把梁淑香踢倒,拳打腳踢,帶手銬。梁淑香腿部被踢傷,至今疼痛。當時功友賈玉霞,周榮華等聽說辦公室打人想進去問問情況,卻被大打出手,頭髮被一把把揪掉,臉被打出血。梁淑香、賈玉霞又被上背銬在後院站著凍了一天。晚上功友劉榮華、候海平質問尚大隊長為甚麼打人,尚卻矢口否認。三月中旬,因發現有大法書籍,侯海萍被拳打腳踢。

為了爭取合法權益,大法弟子要求8小時工作制及節假日休息,被勞教所拒絕。3月13日,54名大法弟子拒絕強制勞動。被罰站牆根,從出工站到收工,每天十幾個小時,並限制上廁所,洗漱,有的腿站腫了,有的暈倒。為了進一步折磨學員,又讓練隊列,每天6個小時練跑步,正步。大法弟子相繼煉功,背經文。遭到瘋狂打壓。賈玉霞被尚大隊長等拳打腳踢,又被拖進車間關上門大打出手,尚邊打邊叫囂:「這就是專政」。一個年近50歲的弱女子遭此暴行,竟痴呆了很長時間。范立新被耿隊長揪著頭髮從外院到裏院,從一樓到二樓再到一樓,拳打腳踢打耳光,下午又上繩。幾個男隊長對年過半百的劉菊華警棍電棍一起上,又上繩,把頭夾在周隊長的褲襠裏打,流氓卑鄙令人髮指,使劉菊華當時昏厥,打完後又戴背銬站牆根至晚11時,當時打得她頭痛頭暈,第二天量血壓為180,一直頭痛至今。張華娥,董春玲被叫到辦公室打,並連續上兩繩(稱回頭繩,極殘酷的方法),董春玲上繩時,小指粗的繩子被扯斷,第二次上繩,昏厥了幾十分鐘。至今張華娥肩胛處仍有兩道疤痕。朱紅被上繩兩次,上完後還在胳膊與後背間墊了三本書。李娜被膠皮棒打,電棍電,上繩,殿部青紫。王淑敏隊長還強迫她脫掉褲子只穿內褲叫其它隊長打,叫囂:「狠狠打,把屁股打爛」。王大領、王金梅、易增燕等人被耿隊長、陳科長用膠皮棒每人打了二十多棍,打得她們頭昏、噁心、面色蒼白。近60歲的李燕榮被兩次上繩,臀部被打得青紫。侯海萍、郭麗雲、喬雲俠、李秀敏等多人也被上繩。有的功友被鞋底、竹片、高跟鞋打臉,臉腫得睜不開眼,還被它們笑話:「看大法弟子被打得成了熊貓臉了」。袁玉閣被耿隊長叫進廠房用新鞋打臉,鞋都打壞了,打耳光打得一個耳朵出血。耿隊長還說:「這就是專政」。每個功友臀部一大片一大片青紫,身上一道道血痕,慘不忍睹。

見毒打酷刑沒使大法弟子屈服,勞教所又搞起人人過關,一個一個叫進辦公室談話,強迫幹活,不答應就招來一頓毒打。4月25日全體大法弟子在早晨報數時背經文,被暴力制止,劉菊華,劉彩華被逼撞頭以生命護法。4月27日,年近60歲的王鳳梅老人因拒絕參加強制勞動被勒令站牆根。4月28日近50名大法弟子脫掉勞教服,絕食,拒絕強制勞動。三天後被灌食。

三、指使邪惡之徒逞兇

勞動四大隊邪惡幹警不但親自動手施暴,還縱容、指使邪惡的勞教人員(因詐騙、賣淫、吸毒、偷盜被勞教的人)管製毒打大法學員。每個學員都有兩、三個勞教人員看管,這樣的人叫監控,每個屋還有班長。如果監控人員不管大法學員,則會被隊長打罵、罰款,如果監控人員賣力,就會獲得評"好學員",減期等獎勵。在管教人員的威逼利誘下,有的勞教人員完全成了邪惡的幫兇,它們阻止大法弟子煉功、學法,對大法弟子輕則打罵,重則體罰、毆打,甚至有權私自上銬。

1月中旬,朱紅、梁淑香、孫麗華因在院裏煉功,班長張霞帶幾個監控連拉帶推,幾個人推一個,身體蹭著地被拖進屋後又是劈頭蓋臉地打,並限制去廁所、洗漱,強制通宵幹活,還讓監控陪著幹,製造與大法弟子的矛盾。孫麗華因煉功姚美英坐在她身上,曾萍拽頭髮,段淑英抓頭髮、打耳光。每次大法弟子集體煉功背經文,邪惡的勞教人員就成了打罵鎮壓大法弟子的幫兇。年近60歲的李燕榮被因吸毒勞教的張新萍用腳踢臉,眼腫起老高,又踢兩肋。李燕榮1個多月不能直腰,喘氣都痛。

5月1日,拒穿勞改服、拒絕強制勞動並絕食的18名大法弟子被送到三大隊。6月9日又送第二批11名,隨行的還有監控人員。在三大隊大法弟子被封閉管理,每屋3-6名大法弟子屋與屋之間不許見面說話,屋裏有小監控,樓道有大監控,24小時管制大法弟子。對煉功的大法弟子打罵、上銬、對絕食的弟子進行灌食,有的被灌得吐血、鮮血噴監控一身。張華娥、范立新、易增燕、朱紅、賈玉霞等被吊銬在鐵門上,只能腳尖點地。有的昏厥,最長的達28小時。徐秀芝、李秀敏、范立新、王大領等被逼撞頭,以身護法,有的被連續7天上銬。在監控人員中,段淑英和季一霞尤其兇狠。季一霞揪大法弟子的頭髮,掐大腿根,拳打腳踢,強行灌食,有時其他勞教人員都同情的落淚,她卻說:「灌死才好呢」。劉菊華因煉功,季一霞揪住她的頭髮仰面摔倒在地,當場昏厥,還用拖鞋打頸部,鞋都打壞了,還讓大法弟子賠,並揪住兩個大法弟子的頭往一起撞,私自給大法弟子上銬。把牙膏塗在王大領頭上臉上,往嘴裏塞髒抹布。她還囂張地說:「打別人不行,打法輪功還評好學員,給減期,多好。」她用皮帶抽打張愛萍,抓譚秀英的陰部,盧佔平制止了她。隊長不但不處理行兇者,卻將三名大法弟子戴銬七天。因無理取鬧被判勞教的段淑英非常兇狠,不會幹活,卻成天要吃要喝。3月25日大法弟子集體煉功,段淑英等勞教人員也隨邪惡幹警蜂擁而上,抓大法弟子的頭髮,拳打腳踢,她抓著李娜的頭髮在有泥的地上拖著走,李娜一聲聲慘叫,渾身是泥。朱 紅,袁玉閣,孫麗華等多人都挨過她的打。因為她打大法弟子有功,中隊給她報了五天減期,結果大隊很快就批了八天。真是揚惡抑善,惡人逞兇!

四、特務轉化

9月22日,司法部組織了被轉化人員演講團來到石家莊勞教所,強制全體法輪功學員去聽四個特務的報告。

11月1日,剩下的大法弟子集體煉功,11月2日集體絕食,要求還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無罪釋放大法弟子,3日,張巧娣、劉素香、劉彩華等12名大法弟子轉送至五大隊,聽說在那裏她們繼續絕食,張巧娣送醫院,劉彩華因長期絕食,極度虛弱,被家人接回,劉素香已不能起床。在功友的紙筆都被沒收,嚴密監控的情況下,99名大法弟子用生命、用血和淚聯名寫了上訴書,控告以江澤民為首的邪惡勢力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造成90多名(現已增至107名)大法弟子死亡,上萬人被關押,更多的人被處份的罪行,通過正常渠道交給管教隊長,希望通過大隊部到勞教所,反映到最高人民法院。因為控告是一個公民的權利,我們沒有被剝奪政治權利,管教人員不但不給向上反映,反而用欺騙手段把兩個執筆的功友劉菊華、朱紅轉走,現下落不明。然後進行了嚴格的大搜查,抄走了我們的書及大法資料,進行更嚴密的監控。在這種黑色恐怖下,我們的心在流血。有的功友已寫好了遺書,決定在必要時以生命護法,侯海萍把遺書交給了隊長,孫麗華把給父母的絕筆信交給了隊長。

全國、全世界正直善良的人們,請關注這遭迫害的獄中大法弟子,給正義、善良、和平以聲援,揚善除惡,還法輪大法清白、還我們師父清白、無罪釋放被關押的大法弟子!

石家莊勞教所四大隊
全體大法弟子

附:做惡者名單
1. 大隊長:尚某
2. 大隊科長:陳某
3. 一中隊分隊長:劉俊嶺
4. 隊長:耿少軍
5. 隊長:史豔玲
6. 隊長:王淑敏
7. 周隊長
8. 吳隊長
9. 段淑英(勞教人員,因打法輪功學員已提前解教)
10. 季一霞(勞教人員,因打法輪功學員已提前解教)
11. 張霞(勞教人員,一中隊二班班長)
12. 徐岩(一中隊四班班長,勞教人員)
13. 張新萍(又叫豆豆,因吸毒被勞教的勞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