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我們的一位小師妹


【明慧網2001年1月30日】 今年元旦前,位於石家莊市南高基大街8號的勞教所第四大隊空前緊張,所有被關在裏面的大法弟子都突然不准探視,說是節日期間,怕外面的人對裏面的人發生影響,引發甚麼失控事件。現在我們才知道,這其實是掩人耳目的藉口。因為裏面99位大法弟子早就開始集體絕食了,抗議各種非法迫害活動,要求還法輪大法以清白,還師父以清白,無條件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從元旦前到目前為止已半月有餘。被關押的人中就有我們的小師妹亞亞,她被關在石家莊勞教所第四大隊。

由於消息被嚴密封鎖,我們不知道裏面更多的情況,不知道絕食的功友們此刻正在承受著甚麼樣的苦難。去年上半年,石家莊勞教所第四大隊瘋狂迫害被押的大法弟子的罪惡曾被曝光。我們知道,功友們被逼迫每天18小時超負荷勞動,因為向獄方提出8小時工作要求,她們被強迫整天不間斷不休息地跑軍操、站軍姿,進行精神與肉體雙重摧殘。看守人員或親自動手,或指使逼迫那些被關的社會渣滓對大法弟子拳腳相加,棍棒鐐銬,酷刑凌虐,導致53名大法弟子集體絕食。我們記得功友們被弄背地裏折磨時的慘叫,記得被獄警逼迫對功友瘋狂施虐的惡囚歇斯底里的吼叫:「我要在你們身上練成殺人的手!出去後好報仇殺人!」記得功友們渾身上下久久不能癒合的深深的青紫傷痕,記得它們野蠻地強行灌食時功友們從喉嚨、從鼻腔裏噴濺出來黏結在胸前和掛在頭髮上淋漓斑斑的血塊……現在它們又奉命學習推廣瀋陽馬三家勞教所更為邪惡的經驗,尤其是那裏對女性功友滅絕人性的極端凌辱的禽獸行徑。它們會怎樣對待現在絕食著的99位功友,這讓獄外的所有親屬功友們十分揪心。

亞亞是在去年的7月份被送到那裏去的。她的被勞教出人意外,也沒有任何手續。亞亞的母親說,從那天起直到現在就再沒見過自己的女兒。每次去勞教所送東西,向那裏的看守人員流露出類似意思時,看守都陰著臉問老兩口煉不煉法輪功。就因為這個他們被剝奪了探視女兒的權利,連那些殺人放火的真正罪犯的親屬的待遇都不如。

每當回憶起自己的掌上明珠,母親都要極力抑制心底扯肝慟腸的嗚咽。母親快40歲才有的她,老兩口就這麼一根獨苗兒,她今年剛23歲。小時候她身體非常弱,不是病就是災,卻又十分懂事。嬌怯稚嫩,讓人不由得就去憐惜呵護。她真是父母的命根子,老兩口總是生怕萬一不慎,她會有個好歹。就這樣她漸漸長大了,早早就上班了。父母更操心了。社會如此不安全,人們的道德在淪喪,到處是刑事案子,殺人害命、偷盜搶劫、詐騙吸毒,尤其許多年輕人思想不健康。女兒上下班要獨自走長長一段路,父母每天提心吊膽;女兒每次出差去外地,父母的心就懸到嗓子眼兒,直到她平安無事地回來……

她一家是1994年得法的。從那時起,籠罩在一家人心頭的所有不安一掃而空。時時感到慈悲的師父的指導和看護,大人孩子都活得坦蕩和充實。也是從那時起,亞亞成了一個人生目標非常簡單明確的人,就是要修煉大法,返本歸真。從此她時時處處按照宇宙大法「真善忍」要求自己,努力同化這個法。她紮實勤懇、任勞任怨地工作,雖然年紀不大,又是女孩子,但單位領導卻把她倚為業務骨幹。她曾憑借自己的勤奮和善心為單位完成了許多重要業務,成為業績和貢獻最突出的人之一。業餘時間她還勤奮學習各種知識豐富自己,她學習了電腦和財會。她還是一名熟練的有經驗的好司機。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她從來不要單位送給她回扣或其它形式的額外酬勞。她甚至經常要求領導把自己多得的獎金轉分給其它職工。她真正看淡了名利錢財,活得那麼輕鬆而有意義。她的父母和親友都為她受到人們這樣的歡迎而高興。

然而1999年7月發生的正邪大顛倒,一下子打亂了她正常的工作、學習和生活,正如億萬大法弟子所遭受的一樣。7月20日凌晨,石家莊六位大法弟子突然被逮捕,亞亞立即和功友們一起到河北省政府問情況。不久得知這是全國性的陰謀活動,省裏也出來人說這是中央定的,不服氣你們去北京。亞亞當即和熟悉的功友一路越過公安武警設置的重重關卡,輾轉趕到了北京。但當時的北京到處在抓人,到國家信訪局部門的道路完全被堵死,滿目肅殺,一片恐怖,她們好不容易才倖免於難。到10月份,某人一句話,法輪大法被誹謗,亞亞決定再去北京,本著《憲法》賦予的權利,到北京向中央反映自己掌握的事實有甚麼錯呢?然而她到了北京,仍然沒有走到信訪局,就被守在路口的警察截住,強行押回來拘留了半個月。

接著是參加石家莊大法弟子年三十晚上的河北劇場集體煉功,再次被抓,非法拘留一個月。

所有國家公民表達自己意願的正常渠道都被堵死了。上訪被抓,煉功照樣也被抓。在這種情況下,亞亞就想去天安門廣場打橫幅。只有這種方式才能把自己的心聲當面表達給世人。2000年5月的一天,她和另一位功友手拉「法輪大法是正法」的橫幅出現在天安門廣場,由於她們選擇的地點比較空曠,所以她們的橫幅沒有甚麼遮擋,非常醒目,許多人都看到了。亞亞清清楚楚地看到有外國遊客衝她們照相,她就把橫幅拉得更嚴整一些。警察拼命向她奔跑過來,氣喘得很粗重很急促,它們氣急敗壞地扭住了她們。

這次回來她被派出所關進籠子「監視居住」一個半月有餘,遲遲不放。後來突然轉移了關押地點,再後來它們通知說亞亞被送去勞教了。

亞亞被勞教這半年時間以來,她的音容笑貌時常出現在功友們的腦海裏。她長得並不高大,實際看起來還很單薄瘦小。大家在一起煉功或學法交流,甚至沒有人拿她當甚麼「重量級」人物。她說起話來語氣十分輕快、愛笑,笑起來樣子十分可愛。在被派出所歷次非法關押期間,她都不以為苦,甚至表現得還很自然。她從沒有間斷過學法煉功,環境再惡劣都沒有阻擋住她。這裏辦事處或者派出所主管大法弟子的人來審問她、威脅她、試圖轉化她。對氣勢洶洶魔性十足者,她不為所動,一聲不吭;對態度尚好、抱著請教態度的人,她總是簡明扼要用師父的話或自己在法上悟準的法理回答,決不用悟不准的東西亂說;對那些想來爭辯、企圖欺她年輕、用常人的甚麼經驗道理和她繞來繞去的人,她不隨它思路走,不陷於爭論,往往對方的破綻自己就暴露出來了。沒有人能站到她的上風,因為她心沒動過。倒是那些人往往漸漸地感到了自己的無理、無趣和可鄙,沒有意思起來,悻悻地走掉。

這就是亞亞,不顯山不露水,似乎可以永遠默默無聞的亞亞。她的事蹟給我們很深的啟迪。從她身上我們看到了一個修煉者的簡單和輕鬆。當我們屈指算來,本地哪個功友悟道悟得真好,哪個功友做得真好時,可能沒有人提到亞亞。但是人們發現,在正法的偉大進程中,大法弟子每一步的護法行動,每一次走出來的壯舉都沒有丟下過亞亞,她總是走在最前面的功友們中間。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心中有著對大法堅如磐石的信念,就會堅修大法緊隨師。時時處處拿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在法上悟到了、悟準了就去做,就不會有那麼多人的左顧右盼、繞來繞去的東西,就能夠簡單直接體現出大法弟子的明淨、從容和輕鬆,緊隨師尊的正法安排。

相比之下,我們該是慚愧的。時不時地在滔天惡浪中我們還有修煉真難的感喟,時不時還有無可奈何的閃念。這是為甚麼呢?因為我們還有對人的知識、經驗、見識、能力等等東西的執著,這些東西被人視為精神財富,對修煉卻是乾擾和障礙,它使我們陷於自己的認識和「悟」之中,或者使我們依賴於某些悟得好的功友,有意無意跟在人家後面。而那些所謂的認識和悟,只不過是大法的無邊法理在那一層顯現的一點而已,如此是不是影響了我們對大法和師父的直接的、完全的、徹底的正信、真信呢?這可能就是我們不夠純正、不夠理性、不夠明慧、不夠金剛不破從而顯得步履重濁的原因之一。

平凡的從不引人特別注意的小師妹亞亞就不存在這樣的問題。此時此刻亞亞的確可以做我們的一面鏡子,照出我們許多不足。

而如今,亞亞她們在黑暗邪惡的勞教所裏再一次長時期集體絕食,這必然又是一次撼天動地、令邪惡為之膽寒的輝煌壯舉。為了護法,為了法正人間普天同慶的那一刻早日到來,她們想那麼做就那麼做了。我們所有獄外的大法弟子,是否都感受到了她們用生命給予我們的激勵呢?我們都是一體的,都是大法中的粒子,還有甚麼執著放不下的呢?

曾經看到過一位獄中功友寫的日記的片斷。他寫道:「……今天被提審,在走廊上見到小師妹也被女警察押去哪裏。看著她這麼纖弱的人也被這樣摧殘,心中的酸楚和難過一下子堵在了一起。走近時,她也發現了我,蒼白的臉上竟露出了燦爛的微笑,那樣的聖潔、那樣的沉穩和堅定!甚麼是日月同輝?甚麼是天花爛漫?雖然警察不准我們說話,但又何須說甚麼呢?……」

獄中功友寫的不是亞亞,但我們認為亞亞必定也是這個樣子的。我們無法聽到她說的話,那麼她和那些在絕食之中生命垂危的獄中功友們,如果能夠的話,她們會對我們說些甚麼、囑咐一些甚麼呢?我想,那只能是「緊隨師尊、放下執著、走出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