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煉中清醒---用神的一面正法

【明慧網2001年3月23日】 隨著師父正法進程的推進,使我在修煉中──教訓與經驗中漸漸清醒起來了。

記得有一次晚上與同修出去,在打電話的時候看到電話廳上貼的「法輪大法好」的不乾膠被壞人用筆劃掉,並在下面寫下了一些不好的話,看後只是想,這人太可憐了,並且叫同修過來看。同修看到後二話沒說,用手將那些不好的字一個一個地摳掉。我感到臉一熱,是啊!在看到有人污衊大法時為甚麼沒有想到去鏟除呢?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師父說「做到是修」(洪吟《實修》)。在同修的交流中,自己也曾豪言壯語,可為甚麼在真正遇到問題的時候去不能清醒認識呢?這一切之所以發生在我的身邊,讓我看到絕不是偶然的,看似法理清晰的我實質上內心並沒有真正的清醒,依然在麻木之中。師父講「無論是在國內也好,在國外也好,表現出來的都是一樣,都存在走出來、走不出來,對正法這件事情用的心大小」(師父在大湖區講法)。我悟道,所謂走出來,並非自己的身體能不能走出來,更重要的是能不能真正的把心放在法上,使自己從內心走出人來。師父在「忍無可忍」中也談到,「忍是可以為真理而捨盡一切」,我反觀自己的不清醒是來源於自心的種種執著心的障礙,以前所認為的可以為真理(大法)而捨盡一切並沒有真正從法中悟道,而是在人心的衝動驅使下而為,其實質是源於對法的一種「情」。悟道後我感受到了一種心與法的貼近,破除了那曾迷惑很久的殼。我對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無論在任何時間、地點都不能容許邪惡對法的迫害,不給邪惡任何漏洞可鑽,把自己完全融入到正法的洪流之中。

有一天,我經過一個地方時,看到一個黑板上寫了誣蔑大法的標語,我想,絕不能讓邪惡再這樣延續下去,之後找到同修大家商量此事怎麼辦。師父說:「如果邪惡已經到了無可救無可要的地步,那就可以採用不同層次的各種方式制止、鏟除。」我們大家悟道,我們每個弟子都已經不是一個簡簡單單的人了,修成的那面都是具足佛法神通的神了,鏟除邪惡不應流於形式,更應用神的一面來正法。鏟除邪惡因素在另外空間的存在,同時要圓融好人間一層的法(將標語擦掉)!於是我們大家非常嚴肅地打坐,每個同修都感覺到一股熱流通透全身──師父在加持一切。在法中的我們看到邪惡原來是那樣的渺小而不堪一擊。我們決定第二天去擦掉它。當晚睡覺時,我和另一位同修都聽到了一種淒厲的哭聲,這是邪惡形將毀滅的最後的哀嚎!早晨,我與另一位同修走出家門,路上我內心升起了一種無量的慈悲,感覺到了對生命的慈悲與挽救是多麼的重要,再沒有以前對邪惡的那種痛恨與惡念了。在我們做這件事情的時候,同修落淚了。

在當天早晨煉功中,三位同修都看到了同一景象:多日不見的太陽破開迷霧與烏雲,照亮了大地,展現了藍藍的天。這真是「天清體透乾坤正,兆劫已過宙宇明」。

(大陸弟子供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