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去掉最後的執著 不讓邪魔鑽空子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三月六日】在鋪天蓋地的正法洪流中,我們很多同修在證實大法、講清真相、揭露邪惡、洪法與救度世人中做的都很好。每一個真修弟子對大法堅如磐石的心和經歷都可以寫一本書。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一再肯定「所有能夠走過來的弟子,都是偉大的,都了不起。」(《導航》〈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可是目前出現一些現象,我想談談我個人的認識,就是要堂堂正正修煉徹底去掉最後的執著,不給邪惡勢力留任何空子可鑽。

我們本地有很多同修在邪惡全面的鎮壓下,為了我們偉大師尊的清白、為了宇宙大法,能放下生死,不怕開除黨籍、不怕開除公職、不怕抓、不怕打、不怕坐監、不怕勞教。他們衝破層層嚴密封鎖,多次到北京去證實大法和用各種方式證實大法,有的同修多次坐監,確實在證實大法、洪法與救度世人的同時建立了自己的威德。但是有個別同修不斷的說:「某月某日修煉要結束了」,等等。

其實我們也都知道,天上的眾神們都不知道結束的時間,只有師父在掌握著。我們不要考慮這些問題,我們只能用最純淨的心態去做最神聖的事。我很理解那些同修的心情,他們是想盡各種辦法和方式讓大家出來證實大法。但是修煉重在心,我們修煉法輪大法的弟子都是自覺自願的修煉大法、衛護大法,沒有人強逼我們修煉,我們是為正義而走出來證實法的,我們是「宇宙的保衛者」、我們「將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負責。」(《導航》〈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應該是沒有任何雜念的。用執著的念頭來達到甚麼目地顯然是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你今天說「四•二五」要結束,明天說「七•二零」要結束,到那個時候沒有結束,你心裏還能坦然的去證實法嗎?在這一點上我是深有體會。

去年二月二十五日我在北京聽到有人說:「×日在日內瓦國際人權會上我們師父要在那裏講法。」我信以為真,回來後,就不負責任的在一次三十多人的切磋會上說了此事,我還天天盼著這一天的到來。可是等到人權會結束了,我們師父也沒有在那裏講法。當時我心裏很難受,後悔莫及,認為自己造了業,我就站在師父的法像前請求師父的原諒。師父要的是「堂堂正正修煉的弟子、金剛不破的偉大的神」(《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修煉是嚴肅、神聖的,而不是神神叨叨的。

師父在〈佛性無漏〉中講:「我不做的你們就不要做,我不用的你們就不要用,我在修煉中怎麼講的你們就怎麼講。注意吧!不知不覺的改變佛法一樣是破壞佛法啊!」師父的話就是「法」,我們就應該嚴格按照「法」去做,不能把個人的認識強加給別人,更不能給「法」隨便下定義。這件事情不是一般的問題,應該嚴肅的對待,找一找心性哪裏有漏,是不是執著甚麼。還應該把口修一修,師父說:「我們張口講話,都按照煉功人的心性去講,不說些搬弄是非的話,不講些不好的話。作為修煉的人要按照法的標準來衡量自己,應不應該說這話。」(《轉法輪》)作為大法弟子,我們要時時刻刻「以法為師」,從大法的角度上衡量一切問題,真正的溶於法中和全身心的投入正法中。堂堂正正的修煉,不給自己已證到的抹黑。

最近還聽一個同修說某地的大法弟子們過年前後都在做「普天同慶」的旗子,我聽後甚麼話也沒有說,心裏很不平靜。我認為在目前邪惡最猖獗的時候,應該抓緊分分秒秒的時間向世人說明真相、揭露邪惡,在這個特殊時期做「普天同慶」的旗子是嚴重的執著圓滿的表現。後來我和幾個同修在切磋中談到這件事情,他們也認為那樣做是不符合大法的要求的。

師尊在〈走向圓滿〉中講:「你們知道嗎?目前舊的惡勢力對大法迫害的最大的藉口之一就是說你們的根本執著在掩蓋著,從而加大此難,要把這些人找出來。你們執著大法符合人的科學,那它們就控制邪惡的人造謠說大法是迷信;你們執著大法能治病,它們就控制邪惡的人造謠說大法不叫人吃藥,死了一千四百人;甚至你們說大法不參與政治,它們就叫邪惡的人造謠說大法與李洪志有國外政治勢力等;你們說大法不收費,它們就說師父斂財。你們無論執著甚麼,它們就叫邪惡之徒造甚麼謠。甚至你們擔心大法被破壞,它們就製造假經文。」我們確實有好多的執著心和人的觀念沒有放下,還有很多的弟子有形無形的執著圓滿,「人為的滋養了邪魔,使其鑽了法的空子」(《精進要旨》〈道法〉)。它們就控制邪惡之徒在鑽個別人執著圓滿的空子,它們就不顧天理人道的造謠陷害,自編自導自演天安門「自焚」事件,污衊說是「法輪功」學員追求「圓滿」。因此好似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喪盡天良的借故大做文章,掀起了一場「揭批法輪功」的群眾運動,搞所謂的「百萬群眾簽名」運動,連小學生都不放過,來污衊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惡毒攻擊「法輪大法」從精神上控制、矇蔽群眾。

這些天來,我一想起邪惡勢力已到了窮途末路,卻還要做垂死掙扎,變本加厲的陷害我們師尊、殘酷迫害大法弟子;和一看到師父給我們講過的法時,我都淚流滿面,心像刀割的一樣疼痛。我深深體會到是我們弟子們沒有聽師父的話、沒有好好的溶於法中、沒有去掉人的根本的執著,才讓邪魔有空子可鑽。由於我們弟子們沒有修好,讓師父再次為咱們承擔、為咱們操心。同修們,讓我們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讓師父少為我們操心、少為我們難受、少為我們痛心。

師父在〈去掉最後的執著》中教導我們:「其實這也是到了放下最後執著的時候了。作為一個修煉者你們已經知道了、也做到了放下一切世間的執著(包括人體的執著),從放下生死中走過來了。那麼執著圓滿是不是執著哪?不也是人心在執著嗎?佛會執著圓滿嗎?其實真正接近圓滿的修煉者是沒有此心的。」「你們是走向佛、道、神的未來覺者,是不求世間得失的,那應該甚麼都放的下。此時你們如果沒有執著圓滿的心,邪惡就無法再鑽最後一個空子。」同修們,讓我們把一切全身心的交給師父、交給大法,捨盡一切人念,徹底的放下生死走出人來,真正同化於大法之中,「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揭露邪惡,早日讓邪惡之徒製造的一切謊言大白於天下,讓邪惡之徒再無法再鑽最後一個空子(其實誰也動不了法)。

以上是個人對目前出現幾種情況的膚淺認識,如果有不對之處請提出來,一定虛心接受。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