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中達到圓滿的標準

【明慧網2001年2月17日】 一、法輪大法改變了我人生軌跡

剛剛記事時,知道奶奶是念佛的。奶奶經常講這樣一句話:"你們這一代人最幸運,能碰到佛主親自下世度人,要記住佛主在千年之交下世,千萬別錯過這修佛的機緣。"奶奶在我幼小的心靈中,埋下了修煉的種子。

長大後,非常喜歡看佛經和各種修煉的書,關於這種書籍有幾大箱子。去過天主教堂,也讀過聖經。進過佛門當過居士,研讀過大量佛經,可是總感到不是我要找的師父,也找不到一條真正修煉的路。

忽然有一天在一本古書上看到了關於未來佛的預言,當時我欣喜若狂,就像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一樣。尤其是這幾句話到現在還記得:不像僧,不像道,頭戴四兩青絲帽,不進山,不進廟,在家修煉,而且是"即世成佛,以氣功形式傳法"。從此,我放棄所學的一切,有開始練氣功。先後學了十幾個門派,找了十幾年,也沒有找到真正的師父。

1996年10月1日,機緣終於成熟了。我借出差之際來到了在某市的姐姐家,一進屋,李洪志大師的法像閃閃發光。我一眼就認出了,這就是我要找的師父,激動得熱淚盈眶。手捧這部天法,幾天幾夜未眠,看完了所有的大法書籍。這時我終於明白了一切,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人生的軌跡,從此我走上了正法修煉的路。

二、在考試中提高,在磨難中昇華

從1999年4.25以後,考試一個接一個,磨難一個比一個更大。正如師父在大曝光中所說的:「我們把常人社會的形勢改變一下,大氣候反過來的形勢下,看誰還說大法好,看誰的心態在變化,這一下子不就表現得淋漓盡致了嗎?」在鋪天蓋地的輿論的攻擊下,在邪惡者瘋狂的鎮壓下,面對被抓、被關押、被勞教、被判刑,以致失去人生命的嚴峻考驗的時刻,大法真修弟子毅然地站了出來,踏上了維護大法、證實大法的路,在法正乾坤的偉大時期,把自己溶入到正法的洪流中去,成為正法的一個粒子。

我曾先後幾次因上訪被關押,最後一次是因多次組織交流被抓的。當地已決定判5-7年。在開庭審判的那天,我心中發出正念:「師父,不是弟子怕坐牢,為了維護大法,哪怕是失去人的生命,也決不會絲毫動搖我對大法堅定的信念。在壓力面前,由於一些大法弟子自身的執著,有些人被眼前暫時的磨難震住了,不知怎麼去做。師父,我要出去助師世間行,讓更多的弟子從人中走出來。」正念的力量是神奇的,當地因證據不足僅關了幾個月就把我放了。此時我才悟到師父講的「人從來都沒有自己說了算過」的洪大法理內涵。

放出來後,當天就與來看我的弟子交流。針對當前的一切情況,我們各自談了自己對證實法、維護法、圓融法的認識。

宇宙大法在人間遭到空前的迫害,作為弟子的決不能為了自己的安全躲起來。通過學法,我認識到,無論是被抓、被關押、被勞教等等這一切決不是偶然的,這些與修煉者自身的根基、業力、層次連在一起,過關的目的是在磨難中經受考驗,在考驗中提高與昇華。師父說:「這麼大的法傳出來,一切的一切能不做安排嗎?」我們所經受的考驗師父在講法中早就告訴我們了,只是由於我們的執著心障礙著看不到而已。師父講過:「修煉就是大浪淘沙,剩下的才是金子。」「生死非是說大話 能行不行見真相」。通過交流,我們找到了差距,挖到了自己怕執著的根源,從理性上認識大法,在法中提高上來。我們應該珍惜這萬劫不遇的法正乾坤的機緣,慈悲偉大的師父為我們承受了無數的業力,就剩這一點魔難檢驗我們對大法根本上堅不堅定,師父就是要在這魔難中看我們的這顆心。同修們不要忘記我們當初冒著天膽下來得法的洪願,更不要被人間的假現實所迷惑。在魔難中,在考驗面前,修掉自身的執著,在正法中提高與昇華。

通過一場場廣泛的交流,又有更多的大法弟子正法走入洪流中來了。

三、從人中走出來,走向圓滿

從2000年5月21日師父的經文「心自明」發表以後,整個天象發生了巨大變化,正法的進程更快了。師父在「走向圓滿」經文中更明確地告訴我們如何去證實大法。通過組織大法弟子學法交流,很多大法弟子悟到已經到了與人決裂的時候了,只有從人中走出來,在維護法、證實法、洪法的正法過程中修去所有人的執著心,達到不同層次不同的要求,才能走向圓滿。許多從法理上認識上來的學員,紛紛從人中走出來,溶入法正乾坤的洪流中去。

一天晚上做了一個夢,夢到我往一個大水缸裏加水,水缸都滿了我還在加,忽然水缸裂開了。我猛然醒來,悟到是師父在點化我,讓我換大容器。早上起床後給在某市的姐姐打了一個電話,了解一下那邊的情況。姐姐介紹說她那裏也有去北京護法的,但是大部份都沒動。我非常為那些走不出來的弟子著急。當時我悟到:這事既然讓我知道了,就與我修煉有關係,我應該打開在本地區做大法工作的框框,應該走出去。因為大法是全宇宙眾生的,沒有甚麼地理界限。於是當天搭車趕到那裏。

在交流中,我發現只要是在純淨心態下去談,不帶任何觀念,站在法的基點上去交流,師父講法中的話就源源不斷地從大腦中湧出來。我深深體會到佛法的偉大與神聖。只要是有助師世間行的願望,師父的法身就給安排的非常好,所到之處,通過學法交流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工作的成功,確實體現出了師父法身的具體安排與大法的威德,作為弟子首先把自己溶於法中,才能發揮一個大法弟子的作用。如果沒有師父法身保護化解危難,幾次險些被抓走,我更體悟到:一個修煉的人如果沒有師父法身的保護根本就修不了的。說句心裏話,我提高最快的時候,就是「助師世間行」的時候,同樣一句法理,一天能悟到幾層內涵,那變化與提高的速度連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的神奇。法在不同層次有不同的體現,也有不同的要求當你心性達到那一層的時候,那一層的法理就給你展現出來。

在助師世間行的過程中,我對「從人中走出來」的法理有了更深的理解。從人中走出來,不是簡單地從家中走出來去做一些說清真相或到天安門去證實法了,不是從人中走出來了,就是走向圓滿了,其實這只是走出來的第一步,我們應該從人的所有觀念中,所有執著不放的人心中走出來,在向世人講清真相,在向世人洪法,在證實大法的過程中修去所有人的東西,達到真修弟子的標準,我們才是真正的從人中走出來了,才能真正地走向圓滿。

四、在正法中發揮一個大法粒子的作用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邪惡已經無處可逃,在做著最後的掙扎。所以,殘酷的鎮壓不斷升級,考驗越來越嚴峻,真修弟子已經到了去掉最後的執著的時刻了。

2000年7月初,我走出來助師世間行不久,妻子因散發大法真相資料被判了3年勞教。家中只剩下一個12歲的女兒和8歲的兒子。這時夫妻情、兒女情都翻出來了,由於當地正上網通緝我,回家等於是白白送上門被抓,有家不能回。決裂人的考驗來了。

"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堅定正念"。通過學法我更明白了「人各有命,誰也左右不了別人」的法理的內涵。兩個孩子雖然小,但都已得法了,小孩有小孩的修煉形式,這也是他們要過的關。有師在,有法在,有佛主看護著他們,安排著一切,有甚麼放不下的呢?當我把情坦然放下來的時候,當我把家拋棄開的時候,雖然失去了人間的家,可是「返本歸真」的真家更近了。當把親情去掉以後,自己的親人更多了,每一位真修弟子,都是有緣人,那都是自己的親人。這時我才真正明白甚麼叫昇華,感覺身體輕飄飄的,到現在才真正體會到溶於法中的狀態是那麼美妙、殊聖與偉大。自己就覺得像一滴水溶入到大海中一樣,頓時感到力量無窮,真實大海有多大力量,自己就有多大力量。不管是多大的關與難,都絲毫不能阻擋正法洪流滾滾向前。

從師父的"忍無可忍"經文以後,天象發生了更大的變化,從表面上看邪惡變得更瘋狂了。2001年元旦前後,江澤民一夥黑幫亂黨的鎮壓已經達到喪心病狂的程度。只要是學過法、煉過功的一律強迫寫"保證書",不寫者全部被抓被關押,給正法帶來更大的破壞。

我們修煉的目的不是為了返本歸真,回到自己的家嗎?作為真修弟子,牢牢地抓住人的家不放,能回到先天自己的「家」嗎?為甚麼邪惡的破壞就那麼容易得逞呢?就是因為我們很多弟子抓住了人的家不放,把家當作「避風港」,其實,「避風港」並不避風。這些放不下的一切人的東西就像纜繩一樣緊緊地栓住了自己手腳,躲在家中不動就等於束手就擒。即使不被抓也是被困在家庭的牢籠中,就好像一個物體靜止不動時,隨時就可以任人擺布,如果這個物體運動起來,運動的越快能量越大越不容易被控制。正因為我們修煉中的人有放不下的執著,才能被邪惡鑽空子。如果我們大法弟子人人都從人中走出來,成為正法的一個粒子,都行動起來,一個粒子就像一個點,點動成線,線動成面,面動成體,那麼我們就可以達到整體提高,這力量是無窮的。每一個修煉者就像一滴水,匯合在一起就是正法的大洪流。那些邪惡阻擋在正法的洪流中瞬間就會被淹沒、被鏟除。只有整體提高人人發揮一個粒子的作用,才能強大法在人間的體現。

師父說:「天象變化下面要是沒有人去動,還不能給常人社會帶來一種狀態,也就不稱其為天象的變化了。」我們真修弟子決不能坐在家中靜待天象變化、等待圓滿。我們應該把自己這顆粒子匯入到正法洪流中,在正法的過程中修去人的所有執著心,修得執著無一漏,才能圓滿隨師還。

大陸弟子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