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煉的一點感悟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九日】同修們,對目前的這場魔難,我們應怎樣在法上認識,讓我們共同交流一下法的莊嚴、神聖,抹去我們對法的迷惑和誤解。

舊的勢力認為對大法的考驗已經合格了,只不過是師父利用它們的表現去擺放它們的位置而已。同時正法進程到了「忍無可忍」這一步,邪惡已經到了無可救無可要的地步,這場邪惡已經失去了存在的必然因素。

從前一些人認為上訪就要被抓、打、勞教。煉功人在一起就會被抓、被舉報,……,認為這一切都是必然的,就是這樣的,形成了觀念,產生怕心,也就出現了怕的因素。

師父在〈道法〉中講:「你們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其實『自然』是常人解釋不了對宇宙、對生命、對物質的現象而不負責任的自圓其說,他們也想不到那『自然』的本身是甚麼。由於受這種意識的影響,你們認為這一切魔難都是必然的,就是這樣的,產生一種無可奈何的消極狀態。」

師父都已不承認這一切安排,這場魔難還有存在的必然嗎?我們更不認可這場魔難,我們就是要把邪惡強加給我們的這一切統統「打」回去,讓邪惡自己去承受。這個「打回去」怎麼理解?

師父講:「對煉功人講,人的意念指揮著人的功能在做事;而作為一個常人來講,意念指揮著人的四肢、感官去做事,就像一個工廠的生產辦公室、廠長辦公室發出指令,具體各個職能部門各行其事。」(《轉法輪》

再看《轉法輪》中「功能與功力》一節,「師父給他鎖著,怕他把握不好自己做了壞事,所以一直不讓他施展他的神通,這樣的人是相當多的。」「有很多修煉的不錯的人,能把握好自己的,是允許有一部份功能的。」鎖是鎖人心的,正法中修煉出的偉大的神發出正信正念摧毀邪惡時,那鎖自然是開的,無求而自得,功能就受你的意識支配。這是佛法偉大、莊嚴、殊勝的體現。因為「除盡邪惡是為了正法,而不是個人修煉問題。」(《精進要旨(二)》〈忍無可忍〉)

這一時期的正法進程,我們做任何事就是為了除惡,正法絕不是為個人解脫。心在正法,發出正信正念,窒息邪惡,同時不就是神的一面、修好的一面在正法嗎?有的功友對這場魔難沒有從根本上認識,認為是必然存在的,產生了無可奈何的消極狀態,可師父是怎麼說的呢?師父說:「其實這是人的一面對法認識的不足所致,人為的抑制了你們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們已經修成的那部份,阻礙了他們正法。還沒修成的一面怎麼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經得了法的一面呢?」(《精進要旨》〈道法〉)

師父說:「修煉的人畢竟不是常人」,「是應該叫他們清醒了,使他們的環境變成一個真正修煉的環境,做一個真正的神。」(《精進要旨》〈和時間的對話》〉「人是改變不了覺者的」(《精進要旨(二)》〈強制改變不了人心〉)。修煉從裏向外修,生命在越來越向表面發展逐漸的變成一個神的過程當中,修到最外層,該去掉人表面這層思想,扭轉觀念。你精神上去掉對法認識的不足,達到了標準,物質方面就會同時體現出真實的、神的狀態。鏟除邪惡不僅是我們另外空間修好的神的一面正法,同時人的這面也是這層空間的護法神的體現,就是從微觀到表面合為一體,身神溶為一體。

師父講「你只要把自己當作真正修煉的人,會出現你意想不到的奇蹟。」(《法輪佛法(在歐洲法會上講法)》)有位同修要參加交流會卻被幾名警察堵在家裏,她就站在門口念〈論語〉,不一會警察走了,自己也就走了。到了晚上警察打電話問她幹啥去了,她反問警察為甚麼走了,警察說頭痛,問同修:你是不是在屋裏發功了。

前幾天我親身經歷了一件事,更加證悟了這層理。功友出門時碰到街上有「拒絕×教」的簽名一事,急趕過來商議如何做。開始我們想了好多人的辦法但都不行。最後一功友說:發出正信正念,鏟除邪惡,因為邪惡沒有存在的必然。「惡人沒有那些邪惡的因素的操縱就沒有精神支柱了。」(《導航》〈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只剩下人中的惡人表現,而「你如果要是帶了一定能量,你講出的話要起作用的。不是那麼回事,也給人家說成那麼回事了」,「一個常人是非常弱的,他所存在的信息都是不穩定的,很可能發生一些改變。」(《轉法輪》)我有這個願望不希望無辜的生命做邪惡的殉葬品,不許邪惡無法無天的敗壞眾生與大法。我們圍著站一圈念經文〈忍無可忍〉時,我想起一功友講一個故事:功友去給鄰居洪法,鄰居家三代供附體大蟒,鄰居動心想學大法。功友晚上睡夢中見大蟒又高又大來找他算帳,他喊師父,只聽宇宙中傳來師父的聲音:「做雙龍下海。」他就隨機而行,兩條龍從手臂伸出,制服大蟒。

師父講過人的願望很重要,我從內心發出無比堅定的呼喊:各層空間的護法神動起來,鏟除邪惡。此時我感到心與法的真實貼近,於是我們又集體煉了第一套功「佛展千手法」。前後不到一個小時,再去看簽名的人不見了。打電話告訴功友,只聽他淡淡說了一句:「我想到了,是這樣的。」也許有功友問真是窒息了邪惡還是這些人幹別的去了?修煉到最後都會出現對法根本上信不信的考驗。

邪惡必定銷毀,法必定正過來。同修們,這才是歷史的必然。在家的同修發出正信正念,在各個環境中講清真相,救度世人。一位同修發資料之前他發了一念:誰也看不到我。剛插完一份資料,門開了,屋內人大喊:誰插的誰插的?!沒有來的及躲避的同修就站在他對面,心想:我不就站在他面前嗎,他怎麼沒看到我。於是轉身就走了。邪惡沒有存在的必然,惡人不配抓、打、關我們。

被非法關在監獄的同修們發出正信、正念,你們是神,人怎麼關的住神,走出來吧,鏟除邪惡。

同修們,走出「人」來吧,在最後的一步從根本上扭轉人的觀念,不要怕,因為人類社會一切都是假相,邪惡都是紙老虎,隨你心意而動。正人要先正己,小到家庭環境,大到整體環境,發出正信正念,讓我們內心充滿光明,而不是充滿壓抑,因為這場邪惡已經沒有存在的必然。師父說:「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精進要旨》〈警言〉)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