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邪惡心不動

【明慧網2001年3月20日】 面對邪惡曠日持久的,令人無比噁心的瘋狂大表演,面對國內弟子無盡的承受,無法形容的苦難。每天被同修偉大的正信正行震撼得淚流滿面,時時刻刻的,為自己不能為窒息邪惡做得更多更好而焦慮,這曾是我很長一段時間的狀態。後來我認識到,這就是被邪惡所帶動的一種表現,是自己的正念不夠的結果。這種心動和焦慮只能說明自己對法的莊嚴神聖有迷惑和誤解。

帶著想要儘快地消滅邪惡,解救國內同修的急切心情,我和大家一樣,盡可能捨盡一切的投入到講真相的活動當中。而就在這過程中,師父讓我漸漸地明白,我那顆不安的心就是自己不能讓修好的一面來正法的最大的障礙。其實我們有效地說明真相、揭露邪惡,就在起著減少迫害的作用,就在起著配合師父正法和度人的作用,就在起著消除邪惡的作用。

靜下心來去讀法,靜下心來去讀師父的新經文和講法,時時被邪惡帶動的心終於平靜了下來。每一件事都有它背後複雜的,深藏的原因,牽扯著關乎全宇宙生命的,生死攸關的正法進程,「芸芸眾生滿蒼宇」,有多少都是師父想要救度的?這其中的艱辛哪裏是用盡寰宇之內的詞語所能訴盡的呢?

做為一個大法的粒子,不能站在法的立場上去冷靜的面對法正宇宙所帶來的,正邪之間驚心動魄的交鋒在人間所展現出來的幻象,我是愧對大法弟子的稱號的。實質的東西師父一個人全都承受了,作為被師父無條件的慈悲所給予了無限美好未來的生命,我們有資格覺得大家承受的太多了嗎?真正偉大的覺者,法的粒子,宇宙的保衛者,面對想要破壞「真、善、忍」大法的、張牙舞爪的邪惡,會有激動、忿怒、不平、焦慮嗎?

躁動的心還曾使我不時地對邪惡生起仇恨。後來我悟到,這正是邪惡今天一切瘋狂表演所要達到的目的,使我們在走向圓滿的道路上,不能達到心不動的境界,從而破壞師父正法的進程,邪惡則藉以延續他們殘喘的生命。

此時想到,在邪惡難來臨之前,師尊最後的一句教導是「在任何艱難的情況下都穩住心,一個不動就制萬動。」而直到現在,已是法「正大穹」了,我們那顆心是否都達到了不動的標準了呢?

我理解,唯有實修才能去執著;唯有去執著才能悟法理;唯有明法理才能心不動;唯有心不動自能滅邪惡。

以上為個人體悟,有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指正。

合十
多倫多大法弟子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