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前佛教居士對法輪功的認識


【明慧網2001年11月9日】我是一名法輪功學員。

在未學煉此功法之前曾在淨宗皈依。其間兩、三年的時間裏確實也讓我受益很多,幾乎認為此法門是我一生唯一的追尋目標。也曾因為唯恐在家無法達到一心修行的心願,有過出家的念頭。

在空閒時間裏,偶爾就到寺院中參禪打坐,順便留意下半生的歸宿,但都令我感到很失望,總覺得部份出家人對名、利、錢財都看得很重,勾心鬥角的現象也就在所難免。有些大和尚到年老還必須以輪椅代步。當時想想我也已過了半個世紀的人生,很快就上了年紀了,如要讓別人來照顧,是很不合情理的,所以漸漸地就淡忘了出家的念頭。

從此,為了健身,我開始煉太極拳。回家看佛教中的經書,還自以為修得不錯。直到有一天,在非常殊勝的機緣促成中,我認識了法輪功。才知道我們以前的修行過程中確實有非常多不正確的方式,要真正達到標準,那可差遠去了。

《轉法輪》50頁中李老師說:『在高層次中修煉,要講一個專一的問題,要把住一門去修,修煉哪一門,一定要把心放在哪一門上,直到在這一門中開功開悟,你才能轉入別的功法再修,那是另一套東西了。因為真正傳下來一套東西,是經過相當久遠年代留下來的,它都是一個相當複雜的演化過程。有人憑感覺煉功,你的感覺算甚麼?甚麼也不是。真正的演化過程在另外空間,極為複雜玄妙,差了一點也不行,就像精密儀器你把其它零件加上一個馬上就壞了。你所有各個空間的身體都在發生著變化,非常玄妙的,差一點都不行的。我不是給你講了嘛,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隨便地把別人的東西拿來了,往裏一加,帶有別的信息,就干擾了這一法門的東西,你就會走偏,而且會反映到常人社會中來,會帶來常人的麻煩,是你自己要的,別人就不能管,這是個悟性問題。』第113頁又提到:『我們講修煉要專一,你不管怎麼去修,都不能夠摻雜進去其它的東西亂修。有的居士,他又修佛教中的東西,又修我們法輪大法的東西。我告訴你,最後你啥也得不著,誰也不會給你的。因為我們都是佛家的,可這裏有個心性問題,同時又有專一的問題。你只有一個身體,你的身體產生哪一門的功?怎麼給你演化?你要去哪裏?你按哪一法門修你就是去哪裏。你按照淨土修,那你就是去了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你按照藥師佛的修,那麼你就去了琉璃世界,在宗教中就是這樣講的,叫做不二法門。』

由於不知道不二法門的重要性,一般宗教信徒或居士,甚至出家人都犯了相當大的錯誤。而我現在專修法輪功。他是屬於性命雙修的功法,也就是說除了修煉心性外,又可改變本體,讓修煉弟子身體的細胞逐漸地被高能量物質代替,真有說不出的無限好。當然,如果我現在還是修這個、煉那個的話,那豈不是白修了嗎?萬一有人找錯了法門,那此人這一生不就毀了嗎?可不可怕呀!?

就如同《轉法輪》111頁中雲:『本世紀所產生的宗教,何止是本世紀,前幾個世紀在世界各地有許多新教產生,這些大多都屬於假的。大覺者們度人,都有自己的一個天國,釋迦牟尼、阿彌陀佛、大日如來等等,這些個如來佛他們度人,都有一個自己主持的世界。在我們這個銀河系,這樣的世界有1百多個,我們法輪大法也有法輪世界。有些假的法門度人往哪度啊?他度不了人,他講出來的不是法。當然有一些人創立了宗教,初期的目的他不想當一個破壞正教的魔。他在不同層次開功開悟了,看到一點理,可是他離度人的覺者差遠去了,他很低。他發現一些理,發現常人中的一些事是錯的,他也告訴人家怎麼去做好事,開始時也不反對其它宗教。人家最後信奉他了,認為他講得有道理,然後越來越相信他了,結果這些人崇拜他,不崇拜宗教了。他自己名利心一起來,叫大眾把他封為甚麼東西,從今以後他立起來一個新的宗教。我告訴大家,這些都是屬於邪教,即使它不害人,它也是邪教。因為它干擾了人們信正教,正教是度人的,它卻不能。久而久之發展下去,背地裏幹壞事。』

這種不能度人的法門全世界各地都有。據我所知,台灣有相當可觀的信眾在不知不覺中也信奉他們了。但願有緣人能及時回頭。法度有緣人,只要你願意,李洪志老師曾說過:「我把所有的學員都當作弟子來帶,包括自學能真正修煉的人。」(《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