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大法的因緣


【明慧網2001年10月14日】過去慈光一直向我推薦法輪功,還寄來幾本書,我大略看了一遍,只覺得不錯,但還不想深入,況且要放下原來修行二十多年的法門,似乎不太可能。後來我們的剃度恩師圓寂,慈光回來拈香,又提起法輪大法並說明李老師來自於法輪世界,我心裏為之震撼,在她的述說中對大法有了更深的認識,因此就開始學習五套功法。

緊接著和慧佑參加二千年在師大辦的亞太心得交流會,大法學員一個個上台報告,每個故事都很感動,而我卻昏睡,事後才知道腦袋有問題,是老師在幫我調整身體。當天回去後,夢見很恐怖的事,驚慌中忙念李老師名字三遍,突然間全身感到一股熱流從頭頂灌下,通透全身,啊!感謝老師,多麼慈悲,在我有難時,幫我灌頂加持,我知道是老師開始管我了。我不用再去找氣功師治病,但是人家也很用心為我們調整身體,說甚麼也得向人家表白致謝一番。

於是選了一天去氣功師家,他說我身上有兩個法輪在旋轉調整身體,並說我的層次也提高了,使我更加相信法輪大法的不可思議。土城的大陸名醫也不用去看了,真高興這輩子就此告別醫生和藥罐子。反觀廟裏的師兄弟,三天二天就找名醫治病,可惜他們不信大法,有些人還惡言毀謗。那陣子,忙著講清真相並給她們資料看,希望她們能了解事實真相,而不造口業。

我連續的如飢如渴的看完李老師的所有著作,心靈的激動與震撼,不可言表。雖然出家學佛二十多年,對宇宙人生的道理仍然存有太多的疑問,也曾懷疑過如此修下去是否能到極樂世界?這下學了法輪大法,我甚麼都明白了。我開始重視心性的修行,對人、事、物的執著比以前更放的下。真的是退一步海闊天空,這樣的修煉讓我感到是真正的修行。

『誰煉功誰得功。』《轉法輪》中李老師說『我揭示了一個千古之謎。』『你想一想,哪家哪門不是這樣修煉的,你自己修來修去的你沒有功,你不可悲嗎?』確實我為千古的修煉者悲哀,到底他們修的只是副元神,主元神還得六道輪迴,就憑這點,加強了我選擇法輪大法的決心。

在每星期的讀書交流會中,我們彼此深入的學法,也慢慢的走出人來,我們不但參加國內的弘法活動,也參加了兩次國外的弘法活動,乃至挨家挨戶的去發簡章傳單,還到各個寺院去講清真相、教功。我自己出門時,也不忘帶幾本書和簡章,向車上的司機、乘客或有緣人士介紹大法及講清真相,有時步行到商店去向老闆介紹和教功,有一次作夢,夢到自己正滔滔不絕的在講清真相呢。

師尊在《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中說:「作為大法弟子,圓滿是修煉的結束,正法是在正法期間歷史賦予你們的偉大責任。所以,在目前講清真相、揭露邪惡中,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圓融大法。」為了助師世間行,為了樹立自己的威德,我們生為正法期間的弟子,應該如師所說的:「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變化。我們每個人都是給未來創造歷史,所以,每個人除了參加集體活動外都在主動地找工作去做,只要對大法有利,都要主動去做、主動去幹。在社會上接觸的一切人都是講清真相的對像,講清真相中體現出的是大法弟子的慈悲與救度世人。」(《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做好每一個人應做的部份,發揮整體的精神,把宇宙特性真、善、忍,播種在每一個眾生的心,

有待一日,讓他們知道做人的真正目的是--返本歸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