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前後的心路歷程


【明慧網2001年10月16日】三千髮絲落塵埃,褪除鉛華換淄服,燦爛生活歸平淡,晨鐘暮鼓相伴隨。原以為生命的蛻變,可以啟迪沉寂已久的佛性,奔向成佛之路。由入世到出世,捨去繁華求聖道,從持佛名號、禮懺拜佛到密宗灌頂持咒,視為修行途徑。為維持廟宇生存,舉辦法會講經教學,繁忙的廟中事務,以及每日早晚課誦,身心忙碌不得停。外加業力感召,身體病痛難以描述,吃藥、打針、推拿、學氣功樣樣不錯過、這是修行嗎?三藏經律汗牛充棟,法理意境高深難以窺之堂奧,似是非懂,讓人捉不到頭緒,不知如何修起,如此的飄渺感覺,常浮心田。

在慈光的催促下,二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參加了亞太交流會,初次聽聞大法學員報告個人學法的心得,內心沸騰,情緒千變萬化,為甚麼這些人能在短短時日,就有如此的感人故事,每一個當事人述說著對李老師的感恩載德的心聲,每一個有淚有笑的情節,呢喃著他們是如何走過各項的考驗,以苦為樂,以修心性為主,使我對此法門更加好奇,而欲深入了解。

剛學法輪大法時,我仍住在寺廟中,有次慈光對我們五個人說,大家一起到大殿念《轉法輪》,把地上佛趕走,並請師父開光,請真佛法身降臨,那時我就動了念頭。到了晚上睡覺時,夢到很可怕的夢,只見有一位男性從佛像的地方,往我逼近,兩眼冷冷看著我,用冷峻的口氣對我說:你給我出去,這裏不是你住的地方。邊講邊向我靠近,雖然他長的不是很難看,但從他身上散發出一股強烈的氣息,使我不寒而慄,我一時害怕退兩步,及時念「李洪志老師」三遍,他不動,我改口念「李洪志師父」三遍他才漸漸退去,而我也從夢中驚醒,好在師父救我。

熟讀《轉法輪》後,了知德與業的關係,使自己後天形成的觀念有了改變。猶記以前,很喜歡幫別人按摩,用氣功治療病,見對方的病被我治好就沾沾自喜,無形中有顯示心而不自覺,卻不知自己很傻,拿自己的德去換別人的黑業,使自己身體也變差了,而今知道此理,更要守住心,不可隨心所欲,以枉師父一片苦心。

又有一次在睡夢中除惡,人躺在床上,雙手結印,口中念除惡口訣,只見手印中散發萬丈光芒,將對方消滅,但對方卻越戰越多,一批比一批多,等醒來時整個人身心疲乏,手隱隱作痛,且口裏吐出了一口血。這使我悟到除惡不分晝夜,而所遇到之事也是在考驗我們的正念、正信是否堅定,在任何狀態下,都不失正念。

自從學大法後,給我最大的考驗是來自出家的妹妹及暫時借我屋住的房東,每一次出去洪法,房東總是在方方面面干擾我、阻止我、折磨我、批評大法、……就像經歷一次革命般,並威脅叫我搬出去,加上妹妹阻止家人給我錢財,使我沒有任何的後援。這些都沒有動搖我去洪法的決心,由於我走出人來的心湧起,反而讓事情有了轉機,同時我也衷心祈禱她能不造口業。又有一次洪法回來,房東非常不高興,就踹我的房門,差一點門就破了,那時我的內心很平靜,剎那間體悟到甚麼叫身心的轉變,層次的提升,也同時感覺到周圍有人,卻又看不見,但知道對我沒惡意,維護著我,後來知道是師父在保護我,內心是多麼的感恩。

性命雙修的功法深深吸引著我,藉著五套功法的演變,使污濁的身體淨化清靜,讀誦師父的《轉法輪》,使染污的思想純淨無雜,明確的心性修持,使我飄浮的心,安定下來。我不再彷徨,我不再迷惘,修行的目標有了方向,對自己的未來有了肯定,自己做多少就有多少,很踏實,只要盡本分的努力做好,其它的演化一切由師父來定。對失與得的體會也有了深切的認知,沒有捨的心,豈有得大法的機會,師父太慈悲了,只要我們放下那後天觀念的執著,就得到很大的收穫。靈性的法輪在我們身上調整旋轉著,代表著師父功與法的威德力,把埋藏在深層的業力打上來,雖然身受苦痛,只要忍一忍就消業了。是誰給我們如此大的恩惠?只有師父,只有師父才能做到。對心性的考驗,以前只知原理,但始終未能把持如怡,而今深切體察到「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覺得自己很幸運,能得此法,能有師父眷顧,使我更能安然無慮的向前邁進。

時間荏苒,歲月如梭,二千五百年前的光輝,歷史已說明一切。宇宙的成、住、壞,重複的生,重複的毀,生毀毀生,新舊舊新,一代新人換舊人,一代君臣一代朝,一種法門一如來。法輪大法承先啟後,蘊萬物而生滋萬象而新,將是全球人類的希望所歸。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