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弟子必須以大法為基點


【明慧網2001年10月13日】走出來證實法的弟子,是為大法而確立的生命,是法的一個粒子,法中不同層次有不同的要求,大法弟子對走出來證實法這件事情的認識,必須整體站在一定高度上。我覺得以大法為基點而不是以個人為基點是對正法弟子的起碼要求。大法弟子能夠在邪惡的環境中堅定不移地正法、洪法、講清真象與救度世人,能夠跟上正法過程,是本著對「真、善、忍」法理的同化與正信,是本著對師父的正信,是理性的,所以才能夠金剛不破,堅不可摧。而僥倖感情帶動下的衝動、為私的目的、常人的孤注一擲與賭博心理,已經給很多大法弟子帶來過沉痛的教訓,足以使我們成熟,聞者足戒。

大法弟子證實法的對像,不只是世人,也包括宇宙中的佛、道、神,還包括那些邪惡的舊勢力,是面對著宇宙的一切眾生。大法弟子證實法的心態在另外空間真實存在。無私,純正,慈悲,苦度,為法負責,為法捨盡一切,光燄萬丈,能感化一切,融煉一切。而以個人為基點的為了走出來而走出來或為圓滿而走出來,其不純正也一眼洞穿。師父告訴了我們證實大法,講清真象是我們的慈悲,是在樹立覺者的偉大威德,就是做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同化大法,維護大法,這是我們生命存在的境界與意義。

我記得在師父的一次講法中曾有一年輕學員問師父,能不能以保持與其朋友的戀愛關係從而促進其朋友學法,師父告訴我們不能讓人有求而學法。「修煉是沒有任何條件的,要想修煉,那麼就修煉。」(《轉法輪》第一講﹒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在引導學員走出來證實法時,只能用法理來破其執著,而不能用執著來破其執著,也不能讓其有求而正法。能使人真正提高的只有法理。「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一個學員能夠走出來證實法可以成為正法弟子,走不出來後果不堪設想,差別太大了,走不出來的著實令人痛心,但修煉就是修人的心,要的不是單純的行為,好壞在一念之間。佛可以以洪大的慈悲無條件地幫人回歸、得度,但決不能降低法在不同層次對修煉者的不同要求。大法是衡量一切的標準,我們維護的是法。

對於走不出來的大法學員,如果是真修煉的,那就應該站在大法的基點考慮一下,那些所有使你走不出來的「理由」只能使你臉紅,對大法和師父還不能正信的,就是根子上的問題,應該清醒地找一找自己的根本執著是甚麼。

我的體會,在正法時期正法弟子能夠走出來做好應該做的基本保證是:要「念正、心靜、主意識要強」。

一、關於正念

關於正念,大法網站上有大量同修的深刻理解與體悟,並在助法過程中得到了莊嚴神聖的驗證。同修在看到、聽到這些法的莊嚴神聖後,需要注意不要起了歡喜心和顯示心。我對正念的體悟是──助師正法和護法是最正的正念,大法弟子的無私、純正、慈悲與一切偉大都是為法負責過程中的自然體現。我看到有的同修文章中提到在散發資料與講清真象時首先想到的是度人,同修的壯舉是偉大的。可是同修啊,你已經能夠因為你的度人起到了助法的作用從而使你偉大了,為甚麼你不明確地因為你在助法而度了人從而使你偉大呢?正法的內涵是深刻的,包括了度人。我們現在是正法修煉,已經走過了個人修煉時期,大法弟子做了多少大法的工作,是在多大的程度上助師正法,不單單是度了多少人,度人的事在任何時期都能做,但正法只有在正法時期才能碰到,大法弟子的真正偉大基於此,大法弟子能修出那麼大威德也基於此。「大法弟子偉大是因為你們與師父正法時期同在、能維護大法。」(《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助法與度人這兩念在同修做事時也許只是輕重不同或出現的先後順序不同,但一點偏差就可能使做事產生的效果不同,更為嚴重的是正法修煉與個人修煉的不同,我認為在思想上明確一下是必要的。

二、心靜(理智)

師父講過大覺者可以靜到「像一潭死水甚麼都沒有」(《轉法輪》第三講﹒ 修煉要專一)師父還告訴我們死水(「也叫本源」)「你扔進一塊東西,它不會有漣漪體現,聲音的振動也不會使他發生波動,完全是靜止的。」(《法輪佛法──在美國講法》﹒在舊金山講法)我悟到靜是真實的物質存在,是物質之微、密度之厚。我們不但要有正念,還要把正念層層壓入生命的最微觀,讓正念像本源一樣存在,這樣,在做事過程中跳出來的執著,思想業或外來干擾(包括突發的邪惡情況)只能在我們的強大正念之下解體,而不會使我們心動,這就是我理解的心靜。

三、主意識要強

師父說:「做為弟子,當魔難來時,真能達到坦然不動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層次對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過關了。再要是沒完沒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為存在其它問題,一定是邪惡的魔在鑽你們放任了的空子。」(《道法》)。那麼空子是怎麼產生的呢?師父在《轉法輪》第九講﹒意念中講:「因為人的主意識放鬆之後,沒有控制大腦的時候,稀裏糊塗像睡著了,或者在睡夢中,在無意識的狀態下就容易被副意識,也就是副元神主宰。」「因為人的大腦在主意識的控制下,越用腦的時候,他控制得越緊,副意識就越插不進來。」我悟到人的主意識不強、鬆懈就能產生一種空子。當這種空子存在時,我們的大腦就容易被其它靈體控制,像執著、不好的觀念、邪魔等鑽到這種空子裏來時,就有被它們控制的危險。「想像」就很容易鑽這種空子。主意識強能夠減少、消滅這種空子,使邪魔沒有機會。這種空子出現了也不可怕,可怕的是放任這種空子,這也要求我們主意識要強,去排除它,反對它,用正念鏟除它。

明白了法理就要用法理嚴格要求自己,自己證悟多高的法理,就用多高的標準衡量自己,不能「退一步」。一下子做不到,也要對自己嚴格要求。師父告誡過我們「他們總是和人比,和他們的過去比,而卻不能跟法的各個層次的要求來衡量自己。(《和時間的對話》)。已經明白了法理,卻因執著而「退一步」,降低對自己的要求,是對法理的動搖,是在向執著和邪惡妥協,對自己、對同修都不能縱容這種做法。而且自己證悟的法理標準與執行的法理之間的差距與間隔,是修煉人的另一種空子。懶惰、懈怠、拖拉、委曲求全、習慣等很容易鑽這種空子。放任空子等於滋養邪魔,也是邪魔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的藉口。以正法的整體進程看,現在是正法弟子的最後圓滿,懷大志而拘小節,勿因惡小而為之,勿因善小而不為。對自己,對同修的放鬆要求都可能影響自己和他人圓滿。同時我想到了我們的大法網站上刊登的同修的文章中「不妥之處敬請指正」之類的話,是沒有人的東西的,而是真正為法負責。

談到空子,我悟到還有一種空子在當今末法時期對修煉人影響較大,因為是在末法時期邪魔才敢於鑽這種空子。比如,在修煉中對宇宙根本大法的本身認識不足,對法理認識不足,對由法理而確定的宇宙中生命的尊卑貴賤高低不同認識不足,對自己身份(法粒子)與層次認識不足,對個人修煉與正法、護法的關係不明晰等。這些不足本身就是一種空子,它是認識與真實之間的距離與間隔。它的存在抑制了我們神的一面。師父說過修大法是有福分的,高貴、威嚴、威德、福分、美好等與大法是同在的,與我們是同在的,這是由法確定的,是法的表現。善有善報,大法弟子是最善的,是應該有善報的,在法的最低層──人間也是應該有體現的。可是變異的邪惡卻以所謂的考驗大法與大法弟子為由,讓大法弟子受到無理的迫害、羞辱、刁難、貧困等巨難。其實它們甚麼也不是,它們對大法弟子張牙舞爪、為非作歹,破壞著宇宙的文明和秩序,污辱著大法。一方面這是邪惡的變異,另一方面是我們意識不到或因被「怕」這種執著障礙縱容了它們,對我們應擁有的一切美好被剝奪時沒有要求和維護。我們要求和維護這些美好也是維護一層法的表現,因為這些美好是由大法確立的。當然我們的要求和維護必須站在法上,而不是個人修煉。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