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法更要以法為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9月23日】最近,我發現有部份同修把發正念說成了「除魔」。我認為這種說法不符合法。正確的說法應該是「除惡」。師父說:「清除的是邪惡的生命與邪惡的舊勢力」(《大法堅不可摧》)「這個舊的勢力他也不是魔,他就是在漫長的歲月中偏離了法以後所產生的生命,他根本就不知道宇宙不好了。就是這一類生命,為了維護他們自己的這一切,阻礙生命得法,阻礙正法,形成了一個極惡的勢力。但他們不是魔,卻幹著魔都望塵莫及的事,他們假意為人好,可是他們的破壞卻是真的。」「表面上是神的形像,其實他不是善的生命,這股勢力在我今天傳這個大法中,起著嚴重的阻礙作用。」(《法輪佛法﹒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可見,把正念除惡認作「除魔」是不對的,很可能使邪惡鑽了空子而漏掉。

從另一個角度看,師父在講法中並沒有提過發正念是「除魔」,明慧網編輯部也沒有這樣的說法,如果大家這樣都用、都說就會造成嚴重的後果。師父在《佛性無漏》中說:「你們不能隨便拿來一個甚麼名詞大家都用、都說,這不就是在往大法中加人的東西嗎?……你們想想今天加一個詞,後天加一個詞,久而久之,下一代弟子就分不清是誰講的了,慢慢就會改變大法。」「大家一定要明白,我給你們留下的修煉形式是不能改變的,我不做的你們就不要做,我不用的你們就不要用,我在修煉中怎麼講的你們就怎麼講。注意吧!不知不覺地改變佛法一樣是破壞佛法啊!」(《法輪佛法﹒精進要旨》)

類似的事情也出現在講清真象中。有些學員個人在講真相中所用的說法明顯有抨擊的味道,容易給人造成我們與江氏媒體互相攻擊的印象,從而使人們對我們的講清真象產生誤解,認為我們和他們是一個水平的,是搞政治。實際上我們是站在法中的一個很高層次上俯視邪惡,再用常人的方式把謊言揭穿,把真象揭示給人看,從而救度眾生。這是大法慈悲、智慧和圓融的表現,決不是相生相剋的表現。所以,只要讓人明白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所謂報導等宣傳都是造謠、誣陷就行了,其餘的常人中的事情我們應當審慎地用修煉人的心態對待。

師父說:「善惡兩面在人的本身同時存在。我們排除惡的一面,只用善的一面來維護法。別人說我們不好,我們可以讓他們明白我們怎麼好,跟他講道理,完全用善的一面。」(《法輪佛法﹒在新加坡法會上講法》)由於我們自身還有沒有修去的表面的魔性與執著和變異的觀念,因而在講清真象中容易被邪惡利用,有時甚至與人吵了起來。這樣不但達不到救度眾生的目的,反而還會在一定程度上影響洪法。實際上我們在揭露邪惡中鏟除的是在背後控制人的實質的原因──也就是真正的邪惡。「我們不能把人當成敵人」(〈我的一點聲明》)。

在洪法中,有的同修只講讓人按真善忍去做,而不去告訴人是師父傳給我們大法
中的「真、善、忍」。這讓我想起了在勞教所時邪惡所宣稱的「讓你和法輪功決裂,不是和真善忍決裂」、「XX黨就講真善忍」、「真善忍是我們中國的傳統美德」等等盜法和故意曲解法的言辭,有的學法不深的同修因此而邪悟。實際上,人所說的真善忍是他們自己下的固定的定義,不是法,沒有更深的內涵,也不具備度人的法力,即使是修煉人說出來的也只是他所在境界的他所證悟的那一部份而已,與師父講的根本大法相去甚遠。

師父說:「不允許你用我的原話當成你的話去講,否則,就是盜法行為。」(《轉法輪》)我體會是師父把宇宙大法用常人的語言概括為「真、善、忍」三個字,賦予了其背後的內涵,這是法。決不能把這三個字的表面的文字當作法,隨便拿來就用就是盜法,解釋就是亂法。只讓人按真善忍去做,他怎麼能知道如何做呢?

如果告訴他按照師父說的「真、善、忍」去做或按照我們大法「真、善、忍」去做,他不明白就會找法看個究竟,這是從表面上看。師父說:「你只能用我的原話講,加上老師是怎麼講的,書上是怎麼寫的,只能這樣去談。為甚麼呢,因為你這樣一說,就帶有大法的力量存在了。」(《轉法輪》)我們做的只是表面,而真正起作用的是法。我們只是在表面上圓融法,而真正按照大法去做才能洪法,否則,只做了表面的形式就成了常人的勸善。

寫到這裏,我悟到「助師世間行」更是一個嚴肅的修煉過程,更要以法為師,時刻可用正念對待,才能修成更高標準的無漏正覺。

以上個人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