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走出個人修煉的框框

【明慧網2001年9月18日】兩年來一直在做著揭露邪惡、講清真相的事情,看到有的弟子走不出個人修煉的框框很著急,做了不少工作。但最近隨著不斷學師父的新經文,忽然發現自己在正法修煉的狀態中,也仍保留著很多個人修煉的侷限,因此在過去的正法中很多情況下沒能更好地起到正己、正人、鎮邪滅亂的作用。意識到做了很多大法工作並不意味著完全走出了個人修煉的框框。下面舉幾個方面的小例子。

一、「大事做好小節忽略」是個人修煉的侷限所致

兩年來正法進程飛快地進行著,能夠正確從法理上悟道,做好作為大法粒子應該做的,同時帶動周圍的學員整體提高、讓每個人都起到大法粒子的作用、最大限度地履行自己的誓約,已經阻力重重,特別是在師父「心自明」發表之前。在這種情況下,我曾不知不覺地對很多所謂的小事放低了標準,比如個人儀表的整潔莊重、工作環境的整潔有條理、有急事或不同意見時對人說話的態度、對家人和朋友的關心等等,不像過去那樣嚴格要求了,常常一次次沒做好也不在乎,似乎覺得這些都是個人的事,可以放一放,先把大法的事做好再說。

後來在正法實踐中逐漸認識到,全體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一個大法弟子的所有言行也應該是有整體性的,應該隨時向人們展現出大法的威德,大法粒子放下常人的「個人」或者「自己」的觀念才能把大法工作做好。而且,像「髒亂差」和「態度上不尊重他人」這些事,從人類社會哪個層面講都不是好事,常人中的文明社會也是排斥這些東西的。很多常人往往看修煉人、甚至個別修煉人的言行整體判斷大法,他們的觀念是錯誤的,但是如果我們任何時候在社會上、家庭中都能夠作為大法的一粒子表現出很正很善很無私的言行,那麼世人自然會對大法生出敬意、對修煉人格外尊重。反之,人家會覺得你學了大法也不過如此,某些方面還不如有的常人,等等,不尊重修煉人,甚至產生對大法的誤解。

所以說,「大事做好小節忽略」的想法是常人做好人的一層標準,對修煉人來說不過是個糊塗觀念,使修煉人的思想侷限在個人的框框裏,侷限在不高的心性層次中,不能完全站在法的基點來正己、正人、證實大法。其實,修煉人在艱難環境中的「懷大志而拘小節」,也有助於展現大法的威嚴與神聖,讓我們在做大法工作時擁有的更多的善心、智慧與真正的自在。

二、祛除講真相過程中的求安逸之心

如果有同修問:是為了救度世人講真相,還是為了做大法工作講真相?答案只能是前者。可是後來我發現,自己兩年來在朋友和家人中講真相,常常帶有求得他們認同我做大法工作的成分,沒做到完全出於對每一個生命的珍惜和負責感,為了幫助他們認識到大法好而講真相。這不是在法理上不明白究竟,而是一定程度的求安逸之心讓我選擇了先做自己覺得更重要的事。同時,經歷過老一輩XX黨教育的人可能會想到,這很像常人中那種「大公無私」地為了自己的革命事業而犧牲家人前途與利益的心態,而不是從修煉人救度眾生的角度,把家人也看作眾生的一員慈悲對待。也正因為有這顆心,每過一段時間,都不得不在矛盾中繼續爭取家人的理解才能按大法的需要做好自己該做的大法工作。

比如99年鎮壓開始的時候,一段時間內我遲遲沒有跟家人講我在做很重要的大法工作。雖然當時很像一個好的地下工作者,爭取了時間避免了麻煩,可現在想想,無非是覺得在當時謊言鋪天蓋地的情況下讓不修煉的人相信真相很困難,逃避了矛盾和責任。修煉是很嚴肅的,來不得半點蒙混過關,所以後來家人知道我在做甚麼的時候,因為受中共謊言宣傳污染,反應激烈。我還是沒有靜下心來悟道,只是抱著先把家人擺平、好繼續工作的想法,從常人的正義感和老一輩革命家為人民的利益拋頭顱洒熱血的角度強調了一番,結果家人雖然容忍了我做的事,還給我的工作提供了很多支持,但心裏卻把我從常人家庭背景的角度劃為「不是一路人」(指從老一輩家庭繼承來的意識形態不同)。後來我才意識到,這個結果不對呀,大法工作是對眾生都有重大意義的,怎麼變成了需要人「容忍」的事了呢?可當時覺得能繼續做大法的事就好,沒有從修煉和正法的角度去對待,結果很長一段時間內,大法工作照做,和家人之間在大是大非的認識上卻明顯有隔閡,給邪惡的謊言矇騙世人留下了市場。

後來又經歷了幾次風波,壓力中一直覺得家人被常人的虛幻迷得太深,對他們不能更好地支持大法工作有怨言。其實家人的迷雖是事實,但撥開迷幻也正是我們已經得法者的責任啊。有一天我終於橫下心來,放下人的情和不願「自找麻煩」的心,完全敞開地主動和家人、老人,甚至和朋友們也談了真善忍對每個生命的重要,澄清了很多鎮壓者散布的謊言,談了我為甚麼全身心地義務為大法做事。因為是從大法基點談的,一片善心完全是為了他們好,而不是旨在給自己創造工作的環境,結果當然也是最好的。──人們不但發自內心地支持、祝福、敬重,有的還用了他們當時認為最能表達羨慕的詞語讚美大法的威力。這個講清真相的過程中雖然也有其它空間的干擾,但結果舊勢力的把戲在修煉人的正念面前根本不堪一擊。這反過來使我更堅定了正念,更多地理解了正法的深刻涵義。

家人從不能接受到有條件地接受到真誠地盡力支持,這個轉變過程對我是個很好的教訓,讓我去掉了很多常人觀念,看到苦幹中的求安逸之心,和正法中存在不斷突破個人修煉框框的問題。有時看到學員講真相時只求對方表態反對鎮壓、或者支持法輪功人權,而不願深入講清真相、把幫助對方懂得「法輪大法好」當成額外的事,感到和自己當初的心態很像。其實我們講真相到底是為了甚麼呢?師父《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的講法》中說:「講清真相不是簡單的事情,不只是一個揭露邪惡的問題。我們的講清真相是在挽救眾生,同時還有你們修煉中的個人提高與去執著等因素,還有大法弟子們在修煉中為法負責的因素,同時還有你在最後圓滿中怎麼樣豐滿你自己的那個世界等等這些問題。」我想,哪個眾生了解真相到甚麼程度才算得救,不是我們能在個人的侷限中主觀想像出來的,真心幫助人們建立對大法的正面認識對他們的生命才是最好的。無私與慈悲能夠打開人的心扉。

個人修煉的侷限性在正法中還可以表現很多其它的方面,以上只舉了自己的兩個例子。

我認識到,個人修煉是歷史上所有修煉採取的形式,因此在很多大法弟子生命中對此也留下了深深的痕跡。在正法中,越能超越個人修煉的侷限,越能發揮大法粒子的作用。大法粒子真的應該隨時隨地都在證實大法、正內外一切不正的。一直在做大法工作不等於自然跟上正法進程,更不能對自己的心性問題有所保留,否則非但自己該提高的方面提高不上去,還會耽誤周圍很多有緣的眾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