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媒體工作

【明慧網2001年9月28日】談到媒體工作,這裏是指與外界媒體打交道,一些同修感到很難,甚至有挫折感。從常人角度來講,很正常,──我們都不是學媒體的出身,很多人是搞計算機、物理、生物、經濟、工程技術,或者是做醫生、經商的,一生中和媒體的關係也就是偶爾看看電視電影、讀讀報紙或者上網瀏覽一下而已。隔行如隔山。

這裏,我想作為一個修煉人與做媒體工作的同修交流一下如何突破自身思想框框、重新審視媒體工作的問題。

首先想舉個例子,那就是我們北美學員720以來做政府工作的例子。兩年前風雲突變的時候,我們自然而然地知道要走出來維護大法、講清真相。可是怎麼講?向誰講?幾乎一無所知。在國會大廈前的草坪上靜坐、暴曬了多日之後,大家終於決定走進國會,直接向美國政府官員講清真相、呼籲聲援。我們從只有滿腔真誠和無私開始,從弄清參眾兩院的概念、學會約時間和準備材料做起,轉眼兩年過去了。完全沒有政治利益、完全沒有金錢交易,只有和當初同樣的滿腔真誠和無私,和在實際工作中學到的有關禮儀與程序的常識,按常情不足以和政治家們打交道,更不要說取得他們的支持。

為甚麼能夠打動人心?是因為我們站在修煉和正法的基點上對待問題。我們不約而同地覺得一定要向政府官員講清真相並取得他們的支持,

- 因為我們認定了要維護大法、要堅決制止江XX政府對「真善忍」大法的鎮壓。這是作為一個修煉人義不容辭的,符合修煉人的理;
- 因為我們明白了政府官員和選民之間的正當互動關係。這是建立在道德基礎上的、合理合法的官民關係,符合人間的一層正理。

有了上述兩個基本點,我們充滿信心,百折不撓,終於用修煉人修得的「真善忍」(真誠、善心、堅韌)打開了局面,讓更多的人知道了真相、做出了有益於他們生命未來的正確選擇。

回到媒體工作這個話題。其實大法弟子和媒體打交道,目的也是講清真相、揭露邪惡、救度眾生。能明白真相的媒體人在大法弟子正念的帶動下自會去做他們自己力所能及的正義之事。

現在的人類社會,一則消息經過主要媒體發表,就可以穿越國境、打破城市鄉村、千家萬戶、各行各業間的間隔。媒體成了現代人類傳播和獲取信息的主要渠道。這也是現代人信息生活的特點之一。在宇宙中正邪鬥爭激烈進行的時刻,對於媒體這樣有影響力的領域,邪惡不但不會放過,而且還會控制和利用它幹壞事。因此我們一定要也應該能夠打破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如果我們在阻力面前產生動搖,甚至放棄,估計那正是邪惡舊勢力求之不得的。

為甚麼至今沒有很好地打開局面呢?我想,除了媒體本身被邪惡勢力干擾和控制的因素外,我們自身人的觀念沒有突破也起到了侷限作用。比如說,怕心──怕媒體的影響力,怕人家認為自己沒經驗、做事不合行規,等等,這些都無意中把自己降到了世間有求於媒體的常人角色。還有迎合和屈就媒體觀念的心,把常人的觀點和經驗奉為指導或者條條框框,把自己降為了初涉媒體行業的晚輩後生。但是作為修煉人,我們有時恰恰忘記了「媒體」不是一個龐然大物,也不是一個抽象的概念,它是由很多世人組成的一個社會領域,而這些世人中可能很多都在等著我們去講清真相,以便他們能從自己工作的角度順應正法做他們那一層應該做的事,從而在未來中擺放他們自己的位置。其實從修煉的理來看就是如此。媒體工作者明白真相後為揭露邪惡所做的一切,表面上是聲援和幫助了法輪功學員爭取人權的努力,其實他們的作為是在為他們自己的美好未來奠定基礎。

正如對其他領域的世人講清真相、揭露邪惡一樣,我們需要對媒體講的也是為了引導對方理解和接受,因此要考慮到如何才能幫助對方按照人的高尚道德標準更好地理解。但是,引導不是一味俯就,我們不能把對方能否理解和接受作為我們是否應該去講真相的判斷標準,更不能用人的變異的職業意識來侷限修煉人自己。那些迫害致死的案例和勞教所殘酷暴力的事實是邪惡幹出來的,是發生在21世紀文明人類中的罪惡,必須要有正義的力量去揭露和制止它。而且邪惡勢力虐殺大法弟子是不分節假日和不考慮案件頻度的,我們揭露邪惡的標準是只要邪惡幹出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的邪惡壞事,我們就要最大限度地揭露它們,讓世人看清它們反道德、反人類、反和平的謊言、暴力、與邪惡。把這些事實真相告訴媒體,不僅僅是為了聲援中國大陸受迫害法輪功學員,也是為了媒體行業中有緣的眾生,及通過媒體能接觸到真相的有希望得救的眾生。

另一方面,人類的媒體不僅僅承擔著傳達信息的作用,還有引導社會道德風尚的輿論功能,因此,秉持公正、尊重事實、提倡道德應該是媒體工作者的基本職業要求。「無冕之王」的稱呼原本褒讚著獨行其俠的正義化身,而不是不分正邪、片面強調「真實、準確」的所謂無立場真實報導。──在正邪是非善惡面前,無立場(中立)是不存在的,不揭露邪惡就會起到幫助邪惡滋生的作用,不宣揚正義就扮演著壓制善良的角色。

但是,在人類社會的整體道德敗落中,由於廣告客戶、發行量、關聯企業關係等物質利益的作用,媒體的「公正」早就打折扣了。謊言與事實同時登載、善惡平分秋色被當成了媒體的「客觀」,秉持公正、主持正義被貶為不能保持「中立」,甚至還有唯利是圖、公開助紂為虐的,如此種種。這些,也是在淨化人類的過程中遲早被糾正的變異觀念所致,需要歸正。

當人背後起控制作用的邪惡因素被清除後,人在修煉人面前是很弱的。修煉人的善念能感化人、去除人的不好觀念。對我們來說,媒體工作不是工作,是正法修煉,我們如能放下自己對人的觀念的執著,樹立強大的正念,做好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因為那時大法的威力會通過我們體現出來。

魔難艱險橫歸徑,業障觀念攔路行;一身正氣走天下,慈悲坦蕩度眾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