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個經濟學的例子看「正法」中的魔難


【明慧網2000年2月1日】自「四二五」以來,大法經歷了種種未曾有過的磨難,以下僅談談我們對此的一點粗淺認識,敬請指正。

因為過去對氣功很感興趣,也接觸了一些佛道修煉法門中的東西,雖然煉大法後已不再接觸,但思想中仍然認為修煉應該是與世無爭,靜修獨煉的,所以對近半年來的事件不太理解。雖然在美的一些大的護法活動也參加了,但只是出於本心,並沒有在理上有較明確的認識。

偶然與一位「四二五」後回國待了很長時間的老學員交談中,忽然有所領悟。這位學員談到國內的弟子走出來護法,突破了很多人的觀念。大家互相幫助,共渡難關。誰的錢都是大家的錢,為了護法沒有任何猶豫拿出來,已經沒有了錢的概念。

現代社會雖有不同的體制,如公有制或私有制,其實根本上都存在對私有財產的肯定。由此引發出來各種法律政治和經濟的原則,用於社會運作,社會中每一成員都必須遵循,否則就會受到制裁。隨著社會的不斷發展,人們越來越重視科學技術,對道德的基本原則也越來越懷疑。個性解放思潮的過度泛濫,使每個人的自我意識急劇膨脹,私有的觀念越來越嚴重地滲透到了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大家都難以覺察。

隨著大法的弘傳,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到這一修煉隊伍中來了。修煉的深入,層次的提高,使修煉者對世間的名利情看得越來越淡,思想境界和行為方式也與常人越來越有差距。

舉個例子,如果一個普通人開飯館,他的目的就是為了多掙錢。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可以採取任何合法手段。他希望把菜價定得越高越好,以便獲取最大利潤。只是由於競爭的存在,他才把菜價定得顧客可以接受的程度。另一方面,一個普通消費者的目的是以最少的代價獲得最好的服務。如果他覺得吃了虧,就會投訴到消費者協會。所以,他們之間的關係是一種不可調和的利益衝突。為了保證社會的正常運行,一系列的機構和法令隨著相運而生,以求解決這一矛盾。但是,這種矛盾並不是生產者和消費者關係中必然應該存在的,它的產生是因為雙方都過於維護自己的利益。

如果是個生活在人類社會道德高尚時期的人開店,這種情況就會完全不一樣。店主根據自己的勞動及顧客的承受能力制定菜價,而消費者如果也是個修煉者,他也會更多地考慮店主的勞動成果。這樣店主可能會把價錢往下定,而消費者可能會把價錢往上抬,因為雙方為對方想得多,而矛盾也就不會出現了。

現代經濟學有個基本原理就是經濟活動中每個實體的行為都是為了追求最大利潤,但由於壟斷會導致質次價貴的現象出現,為了避免壟斷,自由競爭也就成了法寶。從上面的例子可以看出,這種理論實際上是有前提的,那就是經濟實體(其實也就是經濟活動中的人)自己的利益是至上的。而如果是修煉的人參與這些經濟活動,就會有不同的行為表現,從而在根本上動搖這種觀念。現代社會中商業有著非常重要的地位,修煉者對私有觀念的不同理解,就是從根本上改變著社會。

實際上大法弟子就是這樣做的。在微觀上,每個修煉者都盡可能把真善忍標準用於自己的生活中,潛移默化地改變著周圍的環境,糾正著普通人對大法的認識。宏觀上,大法修煉者中精進弟子越來越多,必然會對整個社會的意識形態有強大的影響,從而導致邪舊勢力的極力反對。不同的社會,由於人群,文化,體制的不同,會有不同形式的反映。在中國這種極權的無神論主導的社會,就會出現當今的這種表現。表面上看,這與常人中政治鬥爭很類似。實質上它是正與邪在人間的一種較量,是我們這一空間正法中必經的一個過程。所以做為修煉人,不應該把這看作是參與政治,而應以更高的理去看待它,就像修煉人看待病的問題一樣。一方面我們要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狀態,但是不要忘記,看待任何問題的根本點還是要站在大法的角度上。因此,我們對當今形式的看法根本上是與不修煉的人不一樣的。我們認為,現在就是新的人類空間演化生成的過程,同時舊的空間也在消散。

我們不能抱著坐等天象變化,瞬間即成新宇宙的想法。因為我們已在這種演化之中,是其中的一份子了,所以我們的所作所為也是很重要的。一方面是自我的修煉,另一方面在某種程度上也是法展現給世人的一種表現。

在這種環境下應該如何修煉呢?我們認為,一方面我們是被正法的對像,所以堅定一顆修煉的心是很重要的;另一方面,我們也應承擔起自己「助師世間行」的責任,積極弘法護法,為增強正的力量,消除邪的力量盡一份微薄之力。因為個人的修煉層次不同,環境不同,會有不同的形式,因人而異,因地制宜,但大的前提應該明確。忘掉自我和去除自我後天形成的所有觀念,全身心投入法中,才是真正的修煉。其實大法修煉與過去的修煉方法是不一樣的。過去無論甚麼修煉方法對理的認識都還是有侷限的,也就沒有足夠的力量糾正這個社會的不良狀態,所以大多數修煉人要躲到深山中,避開紅塵去修煉,如果他們在社會中活動,很可能被複雜的常人社會迷惑而掉下去。在當今十惡毒世,更是如此。

李老師現在傳大法,我們理解,主要是為了正法,度人只是附帶的。因為我們是在正法這一特殊時期修煉,其形式和狀態也就不同於過去普通的修煉方法。過去許多修煉方法都要求出家,不結婚等等各種戒律,而大法中不要求這些形式。這種不同是我們都認識到的。另一方面,清靜獨修這種狀態是不是也是過去那些修煉形式給我們的觀念上帶來的影響呢?走出來弘法、護法也是我們修煉中不可缺少的一部份啊!

以上為個人體會,寫出來與大家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