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敢捨去常人心

破壞大法比殺人放火更厲害


【明慧網2000年1月12日】我是北京弟子,95年得法。經過這一段時間和在京弟子的交流,感觸許多。外地來京弟子的生活很苦,每天吃很少的東西,渴了喝些自來水。他們得到北京弟子的幫助還不多,我看著這一情況,心裏不太是滋味兒,畢竟現在能走出來的北京弟子不多。

中午,我照常在辦公室堅持打坐看書學法,當我看到《轉法輪》最後一章最後一節"大根器之人"的時候一行文字映入眼簾:"但是我們也不是叫你碰著殺人放火都不管"。再看下去還有這樣一段話:"……你看到殺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問題,要不怎麼體現出好人來?殺人放火你都不管,你管甚麼呀?……"。對呀,眼前發生的這一切難道不比殺人放火還厲害嗎?它們破壞的是宇宙大法啊,它們的罪業比殺人放火還厲害,如果我們還不管的話,那不就是心性問題嗎?對,一定要管,坐在家裏不動就不對。於是,我更堅定了前一段時間悟到的要走出去的認識。現在有多少被電視、報紙的宣傳報導搞糊塗的人哪,他們在無知地謗佛、謗天法,面臨他們的是甚麼?這難道還不是比殺人放火更厲害的害人嗎?我們怎麼能看著不管呢?我們要不站出來把事實真相講出來,誰來講?我們修煉的人不是要為別人好嗎,畢竟有些人是在不了解的情況下做的,為了不至於使他們面臨絕境,我們難道不該把真實情況告訴他們嗎?把道理告訴他們嗎?我們難道不該完全用善的一面阻止它們繼續害人嗎?這不就是在救人嘛,我們怎麼能看著見死不救呢?

從我們無比偉大與慈悲的師父開始傳這部無比珍貴的宇宙大法時起,魔的干擾就從未間斷。特別到了今天,甚至使出了暗殺師父的卑劣手段。師父曾講過:"佛來世中行,常人迷不醒;毒者甚害佛,善惡已分明。"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怎能任由邪魔的胡為,怎能坐視不理?同修趙金華用自己的生命捍衛了宇宙真理的莊嚴與神聖,更多的同修在以自己的生命保衛偉大的宇宙大法,他們是在用自己大善大忍的心和邪魔的利刃碰撞啊,痛苦而又偉大的碰撞啊,在碰撞中純正的嶄新的永恆的生命在誕生著,邪惡的敗物在消亡著。我的同修們啊,不要再用聖潔的大法掩飾自己僅存的骯髒的私心吧,這同樣是對神聖的大法的褻瀆啊。邪魔妄圖毀掉我們僅存的希望,使我們和其他眾生變得和它們同樣的無知與邪惡,我們怎能"符合"於它,讓它們的險惡得逞?

法輪大法的弟子只能符合、同化於宇宙的特性"真 善 忍"。師父講給我們的法理是叫我們勇猛精進地修煉啊,不是拿來阻擋自己回家的路,如果不能正悟師父賜予我們的法理,不知恩師會有多傷心啊。我悔恨自己過去的不精進,我不願再讓師父替我承擔更多的苦難,因為師父已為我們做了太多太多,他為我們宇宙的眾生已操盡了心,我怎忍心看著恩師被漫罵而無動於衷?同修們啊,殺人放火的常人事我們看見都得管,更何況是大法的事,師父受辱罵、大法被破壞,我們怎能看著不管?!我們不站出來說師父好誰還說師父好?我們不站出來說大法好誰還說大法好?!有些不修煉的好人都敢說大法好,難道我們還不如一個不修煉的好人?靜靜地看看自己的心吧,不要再用常人心看待師父和大法了,那是魔的阻礙啊。你真能做到全心地正信師父嗎?如果真能這樣,你是否還記得師父的所言:"其實我傳大法必有難言之因,真相一顯,後悔晚也","你們不能總是讓我帶著往上走,而你們自己不走,法講明了你們才動,沒有講明你們就不動或反向動,我不能承認這種行為是修煉。關鍵時我要叫你們決裂人時,你們卻不跟我走,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有……"。捨掉擋住你的常人心吧,你就會再次邁出可喜的一步,珍惜這無數久遠年代鑄就的機緣吧,我願我所有幸運的同修都能明白師父的良苦用心。

最後,我引用師父《洪吟》中"誰敢捨去常人心"一篇與我的同修們共勉。

常人只想做神仙,
玄妙後面有心酸;
修心斷慾去執著,
迷在難中恨青天。

一九八八年八月九日

後註﹕以上為我個人所悟,怕說的不好影響大家,所以寫了很久時間才完成此文。我這裏決無意說誰的好壞,因為我沒有這個資格;我也無意叫誰怎麼做,因為我更沒有這個資格,我只是想成為同修們通向圓滿道路上的一塊鋪路石。懇請大家一定要遵照師父要求的做,以法為師,多看書,多學法。不對之處請慈悲指正,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