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溫幾篇經文後的個人體悟

【明慧網2000年1月8日】 年前,美國某弟子就我在網上發表的一點體悟(99、11、11、)曾寫過一篇題為《以法為師》(99、11、13、)的回應文章,大陸一學員也以《對同修者的心裏話》(99、11、17、)為題撰文回應。當時感到兩文實是由對我文中的一些話的誤解而引發的,而有些說法在法理上又似乎欠妥。曾想再寫一點感受,展開談談,以消除誤會,共同提高。但太太勸我應相信師父與大法,每個學員只要是從法中真修領悟到的,應「各隨己便,互相尊重」。想想又覺確應以學法修心向內找為主,那位學員若真的如他所說《以法為師》,相信一切會好起來,就索性放下了這顆「擔憂別人破壞大法」的執著心。

但元旦前幾天和身邊一些學員交流體會,也通過電話和山東學員簡單做了交流,發現問題似乎不這麼簡單。同修們談了談所見所聞,交流中又深入聯繫自己的心性和修煉感受,我們發現這段時間有許多心性不穩、關過不好的事情,都是因為並未真正地去履行師父在經文中屢屢申明的基本修煉原則,有的甚至可能無意中起到了亂法、破壞法的作用,起碼對身邊其他學員明顯違背大法的做法也沒有及時指出。修煉是嚴肅的,一味地「各隨己便」,對法、對修煉實際是不負責任的。因此我想在這裏簡短地溫習師父的幾篇經文,順便坦誠地和年前兩文的作者及其他同修交換意見。

師父在1999年3月31日的法輪大法公告欄通知批示中說:「能在法上認識法的弟子是在走向圓滿。執著於常人對大法的感情是橫在前進路上的一座山。」我常常想,「執著於常人對大法的感情」,或以人為基點,都是修煉中必須修去的障礙與執著。那麼,「鳴不平」也好,「就是要走出去」也好,「呼喚的聲音一天也不斷」也好,甚至將別的做法不同的同修輕率斥為「熟視無睹、無動於衷」也好,作為還在修煉過程當中的修煉人,我們的這些想法,這些激情充沛的想法,本身就有許多值得自己向內反省修煉提高的東西。「現在的情況下如何修?」我願意去想一想,因為有時可能只注意「現在的情況」而忘了「修」,或以為只要對「現在的情況」做出激烈的反應便已是「修」,其實修煉還是修煉,如師父所說「在法上認識法」,不斷提高自己的心性與層次,不斷用理性代替、衝破感情。就如師父詩中說:「堅修大法心不動 提高層次是根本 」。我也曾開口閉口「平靜地」如何,「不動心地」如何,結果被某同修點破:真要是達到平靜地不動心地做事,就不會想起掛在嘴邊了。身邊某同修也反省了自己的隱藏很深的爭鬥心和恨意,覺得有時對人對事的激烈反應令人不解,其實是被情緒支配的、帶著「常人對大法的感情」。無論是恐懼、激動、壯烈,還是感恩戴德、頑強不屈、英雄主義等等,也許有的「感情」目前還挺強,但我相信這些都無法使人達到圓滿,我會努力修去它。

師父所說「常人對大法的感情」是從學會《通知》提到的「私自保存資料」、「熱衷於打聽小道消息,傳播各種不屬於大法的東西」等現象中引發出來的。其實師父在《永遠記住》中明確地說:「今後任何人都不得對任何大法各地區的負責人或任何弟子講的話錄音、錄像,更不能整理文字或傳看。」可是現在一些學員熱衷於從網上按自己的觀念篩選一些學員的甚至常人社會的「文章」流傳,散發,廣為複製,以達到啟發同修去哪裏哪裏的目的。這不是亂法是甚麼呢?師父在《再論衡量標準》中明確地說;「其實這些人看到的都是假相。我早就講過衡量人的標準就看弟子的心性,而且我絕不會叫任何沒開悟、沒圓滿的人看清我弟子的真實修煉情況。」可是現在一些學員熱衷於到處散播自己或他人的天目奇景、夢中所見,同樣是為啟發同修去哪裏哪裏。其實師父已說明這很可能是「隨心而化」的。這不是亂法是甚麼呢?師父在《猛擊一掌》中明確地說:「還有些地區私自組織甚麼講法團,到各地學員中招搖撞騙,也有邀請個人演講破壞干擾學員修煉的,這些人明著好像在宣傳法,實質上是在宣揚他們自己。學員都有我的法身安排系統地在修,只是有些學員不悟,或沒感受到而已,那他們是不是在干擾!特別是那些剛剛學法時間不長的很難分辨清楚。有些人還在幾千人的會上搞甚麼報告,講的都是他自己,甚至給大法的那一句話下定義或解釋大法,身體向學員們散發著黑色的業力和執著的物質。」可是現在一些學員(有不少從獄中出來的)專門到外地用這巡迴「個人演講」的辦法宣傳鼓動,甚至個別的還在其「個人演講」中「下定義或解釋大法」,也是要啟發同修去哪裏哪裏,所謂「喚醒沉睡的同修」。這不是亂法是甚麼呢?

我自己切身感到我的一點一滴的「收穫」、「經驗教訓」都是從學法中得來的,而不是其它。心性和層次是紮紮實實修出來的,更重要的是上述這些都是師父手訂的基本的修煉原則,如《猛擊一掌》中所說:「不聽我的話,不能按著大法要求做的能是我的弟子嗎?這不是在和大法對著幹嗎?這不是破壞是甚麼?」我體會到「對著幹」的形式有很多,其中包括中述的幾種情況。師父在《永遠記住》中說:「這裏不是哪一個人的問題,也不是批評哪一個人,而是修正大法。」我認為「修正大法」是極殊勝的事,關鍵就在咱們的心是否能內求改悔。有些弟子可能喜歡聽「正法」,故而反覆強調「師父在給我們機會,大法在給我們機會」,這個「機會」是否指畢業答卷、圓滿的機會?卻不喜歡聽師父說「修正大法」,其實在「修正大法」的新情況下,糾正自己、對自己負責、紮紮實實地修自己,按師父《佛性無漏》中所說:「我不做的你們就不要做,我不用的你們就不要用」,不是真正珍惜了師父給開創的修煉心性、提高層次的「機會」嗎?

按我理解,過多考慮答卷而做事,正像師父《再去執著》中說的:「因為學法的人一定會為此而來學法,這是有求而學法。度人唯有求正才能去你們的執著心」。去除這「有求」之心,才能真正得到提高。如師父《再認識》中所言:「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這樣,我們這些有幸在正法過程中修煉的弟子的紮紮實實的提高就成了「助師世間行」的純淨而神聖的無形力量。

以上是我的個人體悟。

2000年1月7日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