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正宇宙,眾生得度


【明慧網2000年1月7日】 在新舊世紀交替之際,在大法弟子被判重刑之後,謹以此文與大家切磋交流,並向所有為大法受難的弟子們,致以崇高的敬意!

自四二五以來,中共當局一再漠視民意,不聽善意諫言,不顧國家形象,不理國際公論,一意孤行,強權鎮壓法輪功,公然抓人打人,肆無忌憚地使用暴力,動用私刑,百般迫害法輪功學員。據報導,受牽連的人數已超過三萬五千人以上,近日又羅織罪名,沒有公平的審判,不敢開放給世界媒體採訪,竟對那些僅為爭取煉功權益,而沒有任何政治意圖,沒有任何暴力侵權行為的法輪功學員判予重刑,甚至高達18年。

大家不禁要問,一個強大的政權居然如此懼怕以修煉為主的法輪功?當局寧可消耗國力,喪失民心,把打擊迫害那些一心要做好人的修煉者當作國家重要大事在幹,面對那些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善良的人們,只因不願放棄修煉,就要遭受嚴刑拷打,這些人怎麼狠心下得了手?人的正念何存?哪裏還有道德可言?而人心不正,為所欲為,是當前人類禍亂的根源。

在這段期間,許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割捨比他們生命都珍貴的法輪功書籍,又看到一幕幕被糟蹋的鏡頭,真是心如刀割,眼見讓我們再獲生命的恩師,不但為每位弟子承擔了苦難,還要在常人中被通緝,受惡意攻擊詆毀,弟子們縱有千個萬個不願,不忍,卻又一次看著師父默默地承受,明知那些是抹黑不實的報導,不齒那些造假欺瞞世人的行逕,在其強大的政治、經濟、外交等的力量衝擊下,或許一時之間措手不及,讓其得逞,但同時,卻也激起了大家更堅強維護大法的決心,天理昭昭,事實勝於雄辯,瞞得一時,卻欺騙不了一世,在弟子們的努力下,世人已逐漸在明白真相。得知同修在獄中遭到不人道的酷刑虐待,甚至迫害致死,他們不但逆來順受,還用善的一面去對待迫害者,這種偉大的情操,能不震動天地嗎?許多大陸弟子在認識到自己修煉沒有錯,不願看到當局一錯再錯,不顧自身安危,勇敢地站出來,紛紛上訪建言,明知被抓,仍前仆後繼,不論何時何地,他們從不畏縮地承認自己是大法弟子,從來也不願放棄要繼續修煉,他們修得如此光明磊落,怎不令人肅然起敬呢?不論中共當局如何對待我們,世界各地的弟子,都表現出平和、理性的高尚行為,從沒把中共當作敵人,從不放棄和平對話,大家不禁要問:在這道德淪喪的今天,怎麼可能有這麼多,這麼好的人呢?其實,這正說明了法正人心,因為真修弟子都在法中悟,不知不覺地提高,真真切切地親身感到受益,所以才能如此堂堂正正,清清白白,無所懼地面對一切難關,如果人人都能以"真、善、忍"為準則,都試圖做一個好人,那麼道德不就回升了嗎?禍亂不就遠去了嗎?天下不就太平了嗎?

任何事都可辯證地看,從一方面來看,大法的流傳及修煉形式,在中國大陸的確遭到嚴重的破壞及嚴峻的考驗。從另一方面而言,魔難越大,提高就越快,想早日圓滿,這不是最好的考驗時機嗎?法學得紮不紮實,修煉是否堅定,不就見真章了嗎?沒有充裕的書了,不就更珍惜法了嗎?不能公開交流,卻在監獄中,遇到各地大法弟子,不也是一種的交流方式嗎?修煉不在乎形式,關鍵是能不能堅持實修,這才是對每一位弟子的長期考驗,誠如師父在《見真性》經文中所說"堅修大法心不動 提高層次是根本」, 師父又在《溶於法中》提到:"多看書、多讀書,是真正提高的關鍵。再說清楚點,只要看大法你就在變,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大法的無邊內涵加上輔助手段煉功,就會使你們圓滿。集體讀與個人看都一樣。」這些日子,一路走來,我不但沒有絲毫動搖,反而更珍惜大法在海外的修煉環境,也更加堅定,更想要提高,我也深感自己干擾甚大,雜事增加,學法不夠精進,當讀到師父在《和時間的對話》經文中說:"他們總是和人比,和他們自己的過去比,而卻不能跟法的各個層次的要求來衡量自己。"我才驚覺到,我沒有在我自身層次中,嚴格要求自己,老在一個狀態中盤旋不進,無法突破,我清楚地明白,大法難得,我不願當一個有緣人卻又失去機緣的人,我不要修不成,再讓自己深深痛悔,打從我修煉的第一天起,我便立志修成正果,既然我想圓滿,如果忽略了在法上精進提高,能圓滿得了嗎?如果不能在法上認識,即便四處奔波忙碌,充其量也僅是做了常人之事,而非大法之事!

師父在《悟》這篇經文中說:"人世渾渾,珠目相混。如來下世必悄悄然。傳法時,必有邪門干擾。道魔同傳,同在一世"。這個法傳得多大,這魔難也少不了。師父洪量的慈悲將大法弘傳,都開到沒有門了,對世人是"能度多少就度多少,儘量地去多度。」甚至連破壞大法的魔,師父都度。今天,法輪功在大陸幾乎無人不知,人人皆曉,在世界上,亦拜傳媒之賜,廣為報導,雖然,一時之間因受中共宣傳的影響或有諸多負面的報導,然而,這不是讓世人有機緣聽聞大法嗎?讓大家都有擺放自己位置的機會嗎?對弟子而言,不正是弘法的最好時機嗎?如果咱們是助師世間行,咱們是否要讓那些不理解、誤解甚至刻意曲解之人,能有機會看看書或錄像帶,到我們的煉功點與大家切磋交流,對於那些主動找上門來的有緣者,我們是否該盡點心力,引導他們走上修煉道路。

這期間,我看到大家都有維護大法的那份心,因而有不同的悟,眾多的意見,有人想這樣做,有人要那樣做,更有些人非要爭取別人的認同,甚至在網上你來我往,電話叨擾不斷,我個人是這樣想,大家都知道,不同層次有不同的法,每個人的修煉道路也不一樣,那麼悟得不同,看法不一,自是正常的現象,既然誰悟誰得,那又何需別人一定要來認同自己呢?如果說,每個學員都有自己的考卷,自己不以法為師的來作答,卻照抄別人的答案,這不就是舞弊嗎?而自己作答後,卻要求別人照抄,那豈不是更亂了套嗎?再說,自己的悟,真的是那麼對嗎?就算今天是對,在沒圓滿前,明日又提高時,今天的理,難道不會發生變化嗎?我們所考量的一切,真的是站在大法的基點上嗎?我們的言行,究竟是維護大法亦或可能起到破壞作用呢?我們誰有資格去論斷他人之悟,給他人的考卷打分數呢?師父在《再認識》經文中說:"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我們做事的心態真的是那麼純淨嗎?我個人的想法很簡單,如果一億弟子,都能堅定實修,讓那些不相信我們是好人的人刮目相看,如果將來人人都能圓滿,不正是宇宙間的大好事嗎?

如果這一億弟子,在實修中起到好的作用,在周遭的環境中都能引導一些有緣人得法,那麼由一億變二億甚至更多,不就是輕而易舉嗎?我記得師父在《清醒》經文中有段話:"大法的任何工作都要為人得法和弟子的提高為目的,除去這兩點都是無意義的。"想一想那些為大法鋪路的弟子們,想一想那些判重刑遭苦難的護法者,想一想大法難得,提高不易,咱們是否應該更嚴肅地對待自己的修煉與大法的工作呢?尤其在此一艱難的時刻,縱使他人千錯萬錯,咱們可千萬別錯!

我聽到有些弟子鼓動大家站出來,到北京,去上訪,好像不走出去,就不夠堅定,好像不進趟監獄,就沒接受修煉的洗禮。好像站出來了,就圓滿了!甚至把自己一切作為或一切所發生的現象都說成是師父安排的。我想,如果一個人不在那個環境,不是自己所悟到,沒有發自內心的做法,是不是有為地向外去求了?師父沒說過的話,只憑自己的理解或道聽途說地去傳自己的悟,是不是亂法行為啊?如果事與願違,除了魔會干擾外,難道沒事給自己找些麻煩?如果咱們都修成了,自身的業力就滅盡,魔當然就不幹了,師父不是說:"非是修行路上苦,生生世世業力阻」 。在這十惡毒世,萬魔出洞的末劫人類,能不出亂子嗎?要撥亂反正,不得用更大的法嗎?其過程能是一帆風順嗎?如果我們不知提高,還人為地滋養邪魔,鑽了我們放任的空子,就會被其沒完沒了地干擾與破壞。師父在《道法》經文中說:"其實大法不只是度人的,也是講給各界眾生的,覺悟了的本性自會知道如何去做,愛護你們人的這一面是叫你們在法中能悟上去。大法圓融著眾生,眾生也在圓融著大法。"如果海外弟子不幹工作,這是圓融大法嗎?我們為甚麼不用本性的一面去正法呢?如果人人都能不計形式地真修大法,遇事能站在大法的基點上,理性地處理問題,而不是感性行動甚至被常人的觀念支配得理智不清,我相信,不論在自己的提高上,在護法與弘法等方面,才能起到最根本,最實質的作用。想一想,全球除了大陸以外,尚有許多愛好自由和平的地區,也有許多善良的民眾。我們的視野非得侷限在中國大陸而不能放眼天下嗎?海外弟子都有在當地提供有利的修煉環境嗎?讓當地民族得法之工作做得充份嗎?當初長春、北京、大連等各地不是從零開始嗎?我們為甚麼就不能在世界各地,建立第二個北京,許多個長春,無數個大連呢?法會目前無法在大陸上召開,難道就不能在世界其他地方去開?難道大陸弟子不能出國,海外弟子非得進京嗎?難道上訪才是解決問題的唯一辦法嗎?師父說:"大道無形",也一再告訴我們修煉主要是修心性,那麼不論在何時何地,在任何環境下,不都能修嗎?關鍵是不是只在那顆"心",而不在形式啊?

雖然中共當局一再執迷不悟,並非我們所願看到的現象,但我們也不必為表面形式所迷惘,我相信,大法能正宇宙,自然也能定乾坤。總有一天,他們會被弟子們的正義與善心所感化。我們不要忘了,他們也是宇宙眾生的一份子,師父都給他們機會,我們怎可以有想法呢?

願"真、善、忍"蕩盡人間一切污垢與愚見。願有世上有緣人皆能入道得法。願得法的弟子能精進提高,早日圓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