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日學法所思


【明慧網2000年1月4日】近來麻煩不斷,內部的,外部的糾纏不休。在我們忙於護法時,真能置身於修煉中考慮問題嗎?在某地有學員說「我們來就是要遊行的」。我們來這世間是修煉和護法的,實質的東西一刻也不能忘記。

大家都會說:找自己。某地區在討論會上找來找去,終於開始找自己,但竟會發現:我們做得都很好,是誹謗大法的人太壞了。如果我們只會就事論事,那麻煩事就會反反復復,沒完沒了,永遠也斷不了那個根。魔等待我們出錯,我們有多少漏洞啊,那魔自然張狂盡極。9月9日之說被否定了,又冒出12月25日,1月1日……某時某地,多少心被帶動著。「倒髒水」錯了,又生出「熔煉」。不是法沒講明,是我們有漏啊。

我也曾仰觀天象,也詢問天目有何景,誰有奇夢,也「平靜地」詛咒惡魔,也說「用善念」去……,不知不覺用「圓滿」、「護法」掩蓋了那尚未修去的執著。一錯再錯,一拖再拖。

有同修悔悟道:你們看到的(缺點),就是我要修去的。大家都說誰誰修得好,為甚麼這些就學不到呢?

常人說我們不對,就與之「決裂」;同修說你不妥,你就說「層次不同」。執著心的確很少很淡了,但這最後的障礙是甚麼呢?修煉之嚴肅何在,圓滿之殊勝為何?

看書學法,去除低層次上的觀念,究竟放下多少,又裝進多少呢?大法好,可是我(們)修得還不夠好。